織田志春非常善於揣度人心,他指著秘密監控系統的監控畫面道:「從我們目前的位置出發,抵達最近一個監控攝像頭的位置,需要7分鐘;最遠的一個攝像頭,則需要11分鐘。石村閣下,你們可以給我11分鐘,如果我還不出現在監控攝像的畫面中,並且為你們提供密碼,你們便可以出來追殺我。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會在身上帶一個gps定位手錶,你們可以追蹤這個gps定位手錶,查詢我的位置信息。不過,一旦我為你們提供了密碼,我便會取下gps定位手錶,希望石村閣下可以諒解。」

對於織田志春提出來的要求,石磊還真的沒有辦法拒絕。如果不答應織田志春的要求,恐怕織田志春不會交出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

「好!」石磊考慮了良久,最終答應了下來。

織田志春心中鬆了一口氣,他從懷中取出了一個gps定位手錶,解釋道:「這是gps定位手錶,石村閣下,你們可以追蹤這個手錶的gps信號,我需要大約九分鐘時間,最遲十一分鐘,便會抵達秘密監控系統,然後通過監控攝像系統,將密碼提供給你們。最後,希望你們遵守諾言,放過我們網路安全部的其他人!」

「放心,我只要技術資料!」石磊肯定的回答。「你走!記住了,你只有十一分鐘的時間!告訴你,別以為你逃得掉,即便你擁有十一分鐘的時間優勢,你也逃不掉!」

說著,石磊駕駛著曙光者,爆發了一次恐怖的移動速度。那種宛若鬼魅的速度,深深震懾了織田志春。

「石村閣下,您也放心!」織田志春回應之後,便迅速的逃離網路安全部地下基地。

織田志春離開之後,葉峰有些焦急的問道:「老闆,我們真的放過他嗎?」

「當然!」石磊嘿嘿一笑,「我們會放過他,但衣卒爾會操控鋼鐵號,終結他的命運!」


在網路安全部地下基地外面,埋伏著五十一架鋼鐵號,織田志春真的逃得掉嗎?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啊!

十分鐘之後,織田志春如約的出現在了秘密監控系統的畫面中。

織田志春依舊採取了老方法,拿出一張a4列印紙,在上面寫出了機械鎖的密碼,然後放下了a4列印紙,迅速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衣卒爾,控制第二代鋼鐵號,追蹤這個傢伙,暫時不要被他發現!」石磊立刻吩咐衣卒爾,同時,按照織田志春給予的密碼,準備嘗試解鎖。

由於織田志春表示保存室裡面有高爆炸彈,葉峰等人已經抽出了合金盾牌,擋在了石磊面前,石磊通過合金盾牌之間的縫隙,轉動著機械密碼錶盤。

『咔咔咔~』

機械密碼錶盤發出清脆的聲音,當石磊將所有密碼轉動完成後,發出了『咔噠』一聲,保存室的金屬門被打開。

織田志春並沒有耍花樣,他同樣希望石磊的確是拿著資料便離開,而不會對網路安全部的專家們,做出什麼不友好的事情。

若石磊真的團滅了網路安全部的專家,即便織田志春逃脫了鋼鐵號的毒手,也只能流亡國外,餘生只能在陰影中度過。

所有,織田志春不可能耍花樣!

石磊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拉開金屬門,在金屬門後面,連接著一個爆破裝置,還有一個牛皮紙袋,放在了一個金屬架子上。

「這就是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嗎?」石磊壓抑著激動,拿起了牛皮紙袋。「衣卒爾,給我聯繫劍無雙!」

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的真偽,在石磊的勢力體系中,只有劍無雙可以判斷!

石磊打開了牛皮紙袋,通過曙光者將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掃描記錄,然後傳送進入iwn秘網,再通過iwn秘網,傳回一號伺服器儲存。

「老闆?」劍無雙的聲音,在曙光者一號機內艙響起。

石磊連忙道:「無雙,你身邊有電腦沒有?我已經取得了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快點鑒定一下!」

「老闆,我這裡有電腦,資料在哪裡?」劍無雙詢問道。

石磊立刻說出了一個ip地址,然後道:「進入這個ip地址,資料立刻發送過去。」

劍無雙按照石磊說出來的ip地址,登陸了進去,衣卒爾瞬間控制了劍無雙的筆記本電腦,然後以遠程共享的形式,向劍無雙展示了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資料。

「老闆,稍等一下,我需要一點時間。」劍無雙立刻快速的閱讀起來。

片刻之後,劍無雙帶著一股嘆息道:「老闆,這是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但是,這份資料,並不完整!這份資料,只是一份技術簡述,詳細的技術資料,沒有任何提及!」

「什麼?」石磊臉上泛起一股惱怒之色,織田志春竟然膽敢欺騙他!「暫時就這樣!」石磊掛斷了與劍無雙的通話,立刻吩咐道:「衣卒爾,控制第二代鋼鐵號,幹掉跟蹤的目標!」

第二代鋼鐵號配備了山寨電磁炮,擊殺織田志春,完全是輕鬆加愉快的事情。衣卒爾控制著第二代鋼鐵號,在三十多米的天空中,無聲無息的瞄準了織田志春。

「嗖~」

超音速彈丸引發的音爆,在聲音還沒傳到織田志春耳朵中的時候,織田志春的胸口已經被山寨電磁炮擊穿。

織田志春甚至不明白,為什麼他還是被殺了?難道石磊不僅僅是為了資料嗎?

事實上,織田志春並沒有欺騙石磊…

.(未完待續。。)

ps:【打賞感謝】南希北慶,打賞588.gal11,打賞100.

————

西門慶,感謝了,友情打賞。 .


織田志春並非一個勇敢的人,若是織田志春敢於直面死亡,樂於為國捐軀,又何必如此麻煩的繞圈子,只是為了交一份不完整的資料給石磊?

織田志春的確沒有欺騙石磊,這一份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並沒有任何問題。真正的問題,並非是網路安全部發生的…

「sir,根據目標的紅外熱輻射反饋信息,目標已經失去生命特徵。」衣卒爾彙報了一個悲傷的故事!

石磊帶著葉峰和馬良,返回了網路安全部地下基地的避難所。

曙光者一號機拿著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的牛皮紙袋,石磊現在非常的生氣,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關係到凌雨墨和穆霜的性命安危。

如果石磊沒有獲得這一項技術,凌雨墨和穆霜必死無疑!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這一份技術資料,並不完整呢?」石磊掃視著在場的每一個人,人類面部特徵識別引擎,正在檢索每一個人的面部表情。

人類面部特徵識別引擎,可以通過識別人類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從而判斷目標是否在撒謊。只是由於目前技術不成熟,這種測謊的準確度,並不是太高,只能作為一個參考。

在場的安全專家們,集體保持了安靜。甚至,沒有人敢抬頭看石磊,生怕被石磊誤會了,從而惹來殺身之禍。

這些網路安全專家們,由於被織田志春,強迫定下了叛國罪,他們滋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只要可以活命。他們願意苟且偷生。

「難道沒有人願意告訴我嗎?」石磊將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隨手丟在了地上,這一份技術已經通過文字識別引擎和照相技術,一起上傳至了iwn秘網與一號伺服器儲存,石磊已經不再需要它。

丟下了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的牛皮紙袋,石磊右手抽出了合金重劍,語氣冷漠無比的開口道:「如果你們還不告訴我,為什麼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儲存的資料並不完整。那麼,我將每隔十秒鐘。殺死你們之中的一個人!如果你們認為自己足夠幸運,可以堅持到最後,那就保持沉默!」

「十!」石磊說完之後,立刻開始倒數起來。

「九!」

「八!」

……

倒數聲如同死亡的喪鐘,敲擊在每一個安全專家的心裡。

當石磊數到『三』的時候。其中一名年輕的安全專家,受不了巨大的壓力。他大吼道:「雅蠛德唷!停啊!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石磊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也許死亡不可怕,但等待死亡的感覺,絕對非常可怕。

「那麼,告訴我,為什麼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不完整呢?」石磊盯著那個年輕的黑客高手。

年輕的安全專家,喘著粗氣,快速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請等一下。我知道誰知道!」

石磊點著頭,沒有痛下殺手。

「知道這個秘密的,應該是織田部長,還有正式安全專家小組的各個組長!」年輕的安全專家,直接把問題推到了別人身上。

「很好!」石磊讚揚了一句,沒有對這個年輕人,做出任何傷害的舉動。雖然這個年輕的安全專家,沒有提供準確的答案,不過他也提供了線索。

如果在這個時候,石磊不理智的傷害了年輕安全專家,萬一石磊還需要什麼情報,又有什麼人敢提供情報呢?

反正都難逃一死,不如死得有尊嚴一點,不如以死亡為敵人製造麻煩!

「首先要告訴你們一個悲傷的消息,你們的織田部長,以你們所有人作為人質,擔保他的某些行為。但讓人非常遺憾,織田部長選擇了拋棄你們,逃出了地下基地的範圍。不過,我們在基地外面,也布置了一些防禦力量。所以,織田部長已經回到了天照大神的懷抱!」石磊用一種平淡的語氣,敘述著織田志春的死亡。

同時,石磊還黑了一把織田志春,將織田志春形容為『領導先走』的渣渣。這種拋棄下屬逃跑的行為,將會引起網路安全部其他人的不滿。

果然,在石磊說完之後,一些安全專家,小聲的交頭接耳起來。

「咳咳!關於織田部長的問題,我希望不要再次發生。即便你們逃出了地下基地,那又怎麼樣呢?我們在外面布置了大量的狙擊手,你們根本無法逃脫!現在,請所謂的正式安全專家小組長,站到最前面來。我需要你們為我解釋,為什麼這一份資料不完整。」石磊掃視了一圈,將目光盯著麻生淺崗。

麻生淺崗正低著頭,露出了一抹竊喜,織田志春死了,從內心深處而言,麻生淺崗的喜悅多過了悲傷。如果可以逃過這一次劫難,麻生淺崗將擁有極大可能,晉陞為網路安全部的部長!

『織田志春,現在,你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了嗎?』麻生淺崗深吸了一口氣,向前一步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網路安全部第一安全小組長麻生淺崗。」

石磊知道麻生淺崗的身份,如果沒有外力干擾,按照『前世』發展的軌跡,麻生淺崗最終將出任網路安全部的副部長。

但現在嘛,或許他有機會成為部長呢!難道不是嗎?

「麻生君,你有什麼要告訴我的嗎?」石磊盯著麻生淺崗,他之所以敢命令衣卒爾,擊殺織田志春。便是因為麻生淺崗的存在。

織田志春知道的事情,麻生淺崗基本都知道;織田志春不知道的事情,麻生淺崗依舊知道。織田志春太注重一些權謀詭計,而忽略了實際掌控屬下的力量。

「石村君,你需要的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應該在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總部。有一個紙質資料檔案保管室,專門用於儲存紙質資料。那個紙質資料檔案保管室,進出的檢查十分嚴格,不允許攜帶任何電子設備的進入,也不允許攜帶資料離開。」麻生淺崗介紹著基本情況。

為了增加可信程度,麻生淺崗繼續道:「我曾經進入過一次,在裡面發現了幾份屬於我們網路安全部保存的絕密資料,當時我心中就產生了強烈的困惑。後來網路安全部遷移至江戶川的臨海基地后,我才發現,在臨海基地的絕密資料。全部都是一部分資料,完整的資料,全部保存在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

「總部嗎?」石磊低聲問了一句。

其實,石磊已經相信了麻生淺崗的說辭。外務省國際情報局故意在內部網路中,存放了一些信息。遮遮掩掩的表示一些尖端技術,隱藏在網路安全部的地下基地。事實上。這種做法非常合理。這樣的做法成功吸引了外界不懷好意的窺探。他們為什麼不能用網路安全部做靶子?

只是一開始石磊沒有想到而已!

「沒錯!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是不是天神計劃的核心技術?」麻生淺崗也豁出去了,反正在場的所有人,全部承擔了叛國罪,即便麻生淺崗說得再多,他們也不可能舉報麻生淺崗。

「對!就是天神計劃!」石磊心中一喜。肯定的回應。


「那我敢保證,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一定在總部。因為,天神計劃的全套資料。也在總部的紙質資料檔案保管室。」麻生淺崗毫無半點慚愧的便說出了沃桑國關於生物基因科學方面,最高的成就與科學研究。

石磊放下心來,既然麻生淺崗將天神計劃都說了出來,看起來這一次的信息,絕對不會出問題。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一定在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

但是,這裡有一個問題!

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位於東京都,沃桑國的首都。

想要強行闖入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那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可以說基本不可能!

「麻生君,如果你返回總部,是否可以進入紙質資料檔案保管室,從裡面拿出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的資料?或者是天神技術的資料?」石磊詢問道。

麻生淺崗的呼吸一滯,心跳陡然加快。

『好機會!』麻生淺崗心中暗自驚呼,石磊提出的問題,透露出一個想法,那就是他需要藉助麻生淺崗,進入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從紙質資料檔案保管室中,取出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

如果麻生淺崗進入了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那他基本就安全了!

『究竟應該怎麼說呢?答應這個石村七次郎,假裝幫他從總部盜取資料,然後回到總部后,通知其他部門來滅了他?』麻生淺崗心中思考著。

石磊看著沉默的麻生淺崗,他似乎知道麻生淺崗在打什麼小算盤一樣,警告道:「麻生君,希望你考慮清楚,你究竟能不能從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將我需要的資料取出來。如果原本是不能,但你又惡意欺騙我,表示你可以,那麼我會親自送你見天照大神!」

稍微停頓了一下,石磊指著其他網路安全專家道:「我想他們非常有興趣,揭發檢舉你的欺騙行為。特別是,若你說謊,而有人檢舉,我將會放檢舉人一條生路,任由他離開!」

原本麻生淺崗還有賭一把的心思,按照麻生淺崗的想法,如果他可以順利逃脫,便可以將網路安全部淪陷的消息傳出去,從而通知官方派遣力量來救援其他安全專家。

如果石磊沒有說後半句,網路安全部的專家們,或許真的不會揭穿麻生淺崗的謊言,但面對活下來的希望,麻生淺崗不敢保證,會不會有人出賣他…

「怎麼樣?麻生君,考慮好了嗎?」石磊不耐煩的問道。

.(未完待續。。)

ps:強力推薦好基友宅豬的精品力作:《帝尊》,好書不解釋! .

沃桑國,東京都,江戶川區。時間,六月十三日,二十三點。

網路安全部的地下基地,石磊看著麻生淺崗,希望麻生淺崗的回復是肯定的,但石磊自己都猜測得到,麻生淺崗不可能從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攜帶出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的資料。

如同石磊預測的一樣,麻生淺崗再三猶豫,最後嘆息一聲:「抱歉,石村君,我無法從總部將你需要的資料帶出來!」

麻生淺崗只是網路安全部的第一安全小組長,即便他是網路安全部的部長,也不可能從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將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資料攜帶出來。

因為,沒有合適的理解啊!

麻生淺崗用什麼理由,從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將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資料帶出來?

難道麻生淺崗要老老實實的表示,他已經決定將這份資料,交給一個暴力闖入了網路安全部地下基地的神秘人嗎?

石磊升起了一股濃濃的遺憾,哪怕他提前猜到了,但得到了最壞的答案,石磊依舊十分的失望。

「麻生君,你知不知道,什麼人可以從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將轉錄激活子樣效應因子核酸酶技術,順利的帶出來呢?」石磊重新詢問了一個問題。

如果有其他人,可以做到這件事情,石磊不介意通過最簡單的方法,完成複雜的事情。

麻生淺崗臉色有些變幻不定,他明白,如果他無法說出一個讓石磊滿意的答案,有可能被惱怒的石磊殺之泄憤。

但如果他胡亂編造一個答案。萬一石磊隨時可以調查相關的人口資料數據,他更有可能悲劇。

所以,麻生淺崗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石磊,麻生淺崗的確不知道有什麼人,可以從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總部,順利的攜帶出絕密資料。

即便是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大局長藤下澗人也不行!

外務省國際情報局擁有嚴密的制度,紙質化的絕密資料,想要帶出外務省國際情報局的總部,必須得到一半以上內閣成員的授權,或者是首相的授權。

難道石磊還能綁架一半以上的內閣成員。或者是首相嗎?

「石村君,我…」麻生淺崗決定賭一把,但他還沒有說完,網路安全部地下基地的廣播系統中,傳來了一道嚴肅的聲音。

「裡面的暴徒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限定你們於十分鐘之內。放下武器。主動投降。否則,我們將強攻進來!」

麻生淺崗聽著廣播中傳來的聲音,他壓抑著心中的喜悅,『太好了,東面那群傢伙,終於發現我們出問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