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個多星期的協調后,孔從夢也接受了自己患有多重人格障礙的事實,也跟杜明進行了民事和解。

在羅前的介紹下,孔從夢決定找元嘉進行心理治療。

.

. 「誒,啥時候帶你女朋友出來給我們見見,談個戀愛藏著掖著幹嘛呢。」

熟悉的宵夜攤,元嘉和羅前說著話。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是五月中旬了。

這半個月來,元嘉的小日子倒是過得美哉,有課就上課,沒課就在諮詢室接待來訪者,晚上搞搞直播,周六日就帶著蠢妹妹和小肥貓一起去許南梔家陪她過周末。

關鍵是現在每天中午,元嘉都不用到外面吃快餐了,許南梔早早地就做好飯,中午他一下班就準時送過來,廚藝也是越來越好了。

許南梔目前的進步相當的順利,跟元卉彷彿親姐妹似的,白妍也把元卉當成自己的閨女了,天天念叨著她來。

元嘉計劃著,下周就開始帶許南梔嘗試走到家門外,如果順利的話,等夏天到來的時候,也許她能親自過來小區這邊摘那朵梔子花了。

聽著羅前的話,元嘉笑了笑道:「再晚一些時候,她害羞。」

「你這是跟誰談呢?大學同學?外面的朋友?」羅前刨根問底。

「你認識。」

「我認識?」

羅前驚訝了,然後開始列名字。

他和元嘉是三年的高中同學,兩人的交際圈也自然都是高中的同學。

「噢噢!哈哈,我知道了!沒想到你小子居然和甘夢旋搞到一起去了,我記得她高二時就在班上跟你公開表白過吧? 豪門復仇千金 你還不肯從,難怪我那天看她朋友圈發了一條神神秘秘的動態,好像是談戀愛了。」

聽著羅前『恍然大悟』般的分析,元嘉翻了翻白眼,無語道:「不是她。」

羅前愣了愣,又一拍大腿,說道:「那肯定就是郝婷了對不對?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班上最好看的就是她了,那腿是真的長啊,以前整天找你問問題,我特么都煩死了,每次都占著我的位置,趕都不走。」

元嘉無語道:「郝婷最漂亮嗎?」

「不然還有誰比她漂亮?」

「不是她,我都好幾年沒跟她聯繫過了。」

羅前盯著元嘉看了好一會兒,彈了彈煙灰,肯定道:「那不用猜了,絕壁就是沈曼青,她比郝婷還漂亮,雖然不是我們班的,但我也認識,那時候還是勞資幫忙給她送情書的。」

「我抽屜里的那些紙鶴是你塞的?」

「不用感謝我,為父應該做的。」

「……不是她,我壓根就沒加過她的聯繫方式。」

「那是何盈盈?也挺可愛的,那時候你挺喜歡跟她講話的吧。」

「不是……」

羅前乾脆從N年不上的QQ空間里翻出來曾經的畢業照,一個個女孩子問過來,元嘉全部否認了。

「你搞我呢!咱兩這圈子就這麼大,還有誰我不認識的?別廢話了,快說是誰。」

羅前氣急,對於他這個鋼鐵直男來說,要想猜出元嘉曾經跟誰有意思,可實在是太難了。

高中畢業之後,班上也有好幾對情侶官宣了,當時羅前還驚訝極了,沒想到某g竟然暗地裡跟某m搞在一起了,真是後知後覺啊。

元嘉笑了笑,說道:「我同桌。」

羅前眼睛瞪大,下意識跟元嘉拉開距離。

「元嘉,爹可是一直把你當兒子的,你別有奇怪的想法,很危險我跟你說……」

「?」

元嘉撿起一粒花生米,精準地爆了羅前的頭,好笑道:「在你跟我同桌之前的那個女孩。」

羅前有印象了,只是腦海中一直浮現不出來那個女孩子的容貌,隱隱約約只記得她幾乎都是窩在座位的角落裡,羅前甚至都沒看過她的全貌,更別說聽她講過話了。

「哦……我想起來了……她叫……叫什麼來著……」

「許南梔。」

「是這個名字嗎?」

「對。」

「確實印象不深,我記得她不是才上了半個學期不到就退學了嗎?你倆就搞到一起了?這都十年了吧,還有聯繫?」

羅前很是驚訝,時間過於久遠,只當是普通同學的他,自然是記不得許南梔了,畢竟她連畢業照都沒有留下來。

「前段時間聯繫上的,然後就在一起了。」

「真有你的,有照片嗎,快拿出來我幫你過過目!」

兄弟八卦起來,比閨蜜有過之無不及,元嘉推開拱到他面前的羅前那張兒子臉,點亮手機的鎖屏給他看看。

「你還把照片當壁紙了!勞資怎麼以前想不到你竟然這麼騷。」

「這不叫騷,叫深情。」

「滾。」

等羅前定眼看到照片時,也是不由地愣住了。

照片是上次元嘉和梔子兩人的合照,元嘉丑,梔子美,一丑一美的烘托下,梔子就顯得更美了。

以至於羅前都有些看愣了神,失聲道:「你小子P圖的吧!」

「咱們班什麼時候有過這麼好看的女生?!」

「你是不是在網上找的圖片P上去的?!」

「這不可能是我們班的吧,一丁點印象都沒有啊!」

只是讓羅前瞥了兩眼,元嘉就寶貝地把手機收了回來,鎖屏放回兜里,不給他看了。

「哎哎,沒看清呢!」

「滾滾滾。」

小鬧了一會兒,羅前也是表示了祝福:「你終於找到伴兒了,爹也就安心了。」

然後被花生米精準爆頭。

跟元嘉簡單地聊了聊,羅前也是大莫約知道了許南梔的情況,他眉頭微皺,嘆聲道:「那你跟她在一起,不會很累嗎?」

「不會啊,人之所以會疲累,是因為沒有得到積極的反饋,梔子現在的情況比起正常女孩子確實差得多,但她一直在進步,我和她都很享受這個過程,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在越變越好,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身為祖傳單身狗的羅前體會不到這種感覺,卻也能從元嘉那一提到她時就變得溫柔的目光中,感受到他的情緒。

「那她能遇到你,還是挺幸運的。」

「是我挺幸運的,能遇到她。」

「嘶,酸掉勞資的牙了!別說了別說了!特么的,說好當單身貴族的,一個個都找了伴,你們對得起我嗎?」

「哈哈哈。」

……

被元嘉餵了一波狗糧之後,羅前被這個話題打擊得體無完膚,便聊起了手頭上剛處理完的案子。

崇禎十五年 作為刑偵警官,羅前總能遇到很多奇奇怪怪的案件,隨著刑偵網路和社會監管的完善,犯罪成本越來越高,朋友里也就元嘉能跟他聊得來這些了。

孔從夢的案子,算是羅前從業以來,最特殊的一件案子了。

「我當時還以為是孔從夢在撒謊,而且演得也太逼真了,要不是監控的話,真的很難相信一個人竟然能同時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人格。」

羅前點上煙,繼續道:「我讓她這兩天跟你諮詢,她有聯繫你了嗎?」

「有,約了明天下午過來。」

元嘉說著,又道:「世界之大,多得是你想象不到的事。」

羅前好奇道:「多重人格我倒是在電影、電視劇里看過不少,這倒是第一次見,你是搞心理研究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元嘉是學習過多重人格障礙的課程的,對此十分的了解,而且他每次在系統里的模擬體驗,要是沒有系統的負面效果清除的話,久而久之,這種體驗也有可能演變成他的其他人格出來。

他沒有直接回答羅前的話,而是反問道:「你確定你自己是真實存在的嗎?或者說,你懷疑過你自己的記憶嗎?」

這句問話讓羅前愣了愣,心裡有些毛毛的感覺,他訕笑一下,道:「我當然是真實存在的了,記憶屬於我的,這還需要懷疑嗎?」

「你現在隨機回想一段話或者一個場景,你可以完整地還原對話的內容,以及場景的全景嗎?」

羅前沉默,剛剛他就在不停地回憶,班上的女同學、高中的事,記憶是有些模糊的,而且他驚訝地醒覺到,查看記憶的時候,自己居然是以上帝視角在看的,他甚至能看到某年某日某事自己的表情……

「發現沒有,你深信不疑的記憶,其實你並沒有全部的把握確定它是真實發生的,在你的潛意識加工下,這些記憶不是記錄的過程,而是加工的過程。」

「而這,就是人格產生的原因。」

「常態的人只有一個人格,且人格和情緒穩定,非常態的人有多重人格,你可以理解成同一具軀體里,同時居住著幾個不同的靈魂。」

「當這些不同的靈魂掌控身體的時候,哪怕你的生理狀態沒有任何改變,但你的表現將截然不同,甚至連你說話的口音、處理事情的方式、所擁有的生活技能等等,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

「剛剛說到了,記憶其實是我們自身加工的過程,那麼同一種記憶,非常態的人便會出現多重的記憶加工以此演變出不同的人格。」

「假如你曾經受到了巨大的傷害,在自體不能形成自動的心理防禦的時候,自我和內心就會失衡,自我接受原本記憶,形成主人格。」

「但這種傷害又讓人無法承受,於是無意識地生出一個子人格去應對這種傷害,讓主人格可以逃脫面對這種傷害。」

羅前聽得有些懵,元嘉便以孔從夢的例子來解釋。

「孔從夢也許是幼年時長期處於這種傷害當中,但主人格沒有能力表現出反抗或者憤怒,她不敢表現出『惡』的方面,但又重到無法承受,於是產生了次人格。」

「次人格修改了她的記憶,她假想著自己做出了反抗,假想著自己狠狠地將對方千刀萬剮,越是壓抑得厲害,這種記憶的修改就越真實,甚至任何細節都足以媲美真實。」

「於是一個跟『懦弱無能』的主人格截然不同的次人格便產生了,次人格『強硬暴躁』,形成了兩種巨大的反差。」

「正常人的心理防禦機制是一個完整的閉環,也只有內心的平衡,人格才會穩定。倘若心理防禦機制出了問題,那麼一旦遇到難以解決的事情時,便會形成散落的人格碎片,隨著經歷的事越來越多,這些人格碎片將不斷被補充完整,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完整的『次人格』」

「完整的次人格擁有『屬於自己』的記憶、自我形象、身份、甚至名字,就像是多個靈魂共宿一體一樣。」

「愚昧的年代里,人們常把這種截然不同的表現,稱為鬼上身。」

聽完元嘉的分析,羅前也是對多重人格障礙有了基本的了解,不由地打了個寒顫。

大腦是人體最神秘莫測的區域,哪怕到了現在,人類對大腦、記憶、人格等課題的研究,也只是皮毛而已。

一些體驗派的演員也容易患上多重人格障礙,因為在體驗角色的過程中,他會不斷地豐富角色的記憶、形象、身份、經歷等等,越是豐富,他就越演得逼真,而『真』到某個程度的時候,這個角色就活過來了。

類似的一些作家也會有這種體驗,文學形象塑造的最高層次,便是構建出了角色的整個人生,包括每一個成長的細節,於是角色便擁有了生命,彷彿真實存在一樣。

「你看過《你的名字》嗎?」元嘉問道。

「看過啊。」

羅前好奇道:「這跟人格障礙有什麼關係?」

元嘉笑了笑道:「假設是在現實中發生的話,那麼以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主角瀧和三葉便是雙重人格障礙,而且病得不輕。」

「瀧是一個奇怪又特別的人,他會在夢中過另外一個人生,但一覺醒來做了什麼事、看到什麼東西,全部都不記得了,店長的裙子破了,他可以修補好,還貼心得加上小花小草,但有時候他又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記得和朋友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和店長的第一次約會,也變得很生疏,失魂落魄,記憶似乎有很多空白,第一次去攝影展,獃獃地站在一張照片前哭了起來,好像自己曾經去過那個地方,他甚至能清晰地跟朋友訴說著另一個身份生活的所有細節,但那個小鎮卻早已不在……」

聽著元嘉的分析,羅前也是入了神。

好一會兒,他才學元嘉那樣,撿起一顆花生米給他爆頭。

「打住打住!你特么別毀劇了!勞資難得有喜歡的狗糧劇,你再說我就逮你回局子喝茶!」

.

. 多重人格的治療是非常困難的,治癒的方式通常分為兩種。

第一種是將其餘人格進行融合,當主人格可以主導自我的時候,就會表現為一種人格,情緒及內心呈現穩定狀態。

第二種是殺人格,可以理解為其餘人格的死亡或者長久地休眠,某一人格強大到壓制住其他人格的時候,其他人格便無法感受到自己的獨立存在,也就不能佔據身體的主導權。

這一種方式存在比較大的風險,要是主人格比較弱勢的話,很可能會反過來被次人格所替代,曾有案例中,便是主人格被次人格殺死了,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長久且穩定地生活著。

元嘉更傾向於第一種方式的治療,雖然難度會很大,但相對他來說,這種方式更能夠接受。

畢竟當一個人格完整的時候,其實無異於一個活生生的人,只不過是沒有屬於自己的軀體罷了。

第二天下午兩點鐘,孔從夢如約來到了元嘉的諮詢室。

她目前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好,臉色很蒼白,頭髮也有些凌亂油膩,自從上周的事情之後,她就沒有再去上班了,自己躲在家裡調整情緒,卻沒想到次人格出來的頻率更高了,幾乎每晚都會出現,她也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發現身上的衣著、擺放物品、監控錄像時才知道的。

可以說,她對次人格幾乎毫無辦法。

元嘉讓孔從夢坐下,又給她倒了一杯水。

孔從夢沒有喝,只是迫不及待地追問他:「元老師,我該怎麼辦……」

「你了解多重人格障礙症嗎?」元嘉問道。

孔從夢這些天里也有去查資料,對此也是一知半解的,便搖了搖頭。

元嘉沒有急著告訴她怎麼辦,只是從抽屜里拿出來一隻小狗狗的木雕,放到孔從夢的面前。

「拿著它,先平靜一下心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