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胖子說了一句,說道:「羅小冬,你用你的氣功試試,如果不行再送醫院,或者我們邊送醫院,邊用氣功試試治療!」

羅小冬看過去,仔細瞧去,只見那劉福芝的嘴角歪斜,眼睛里流露出驚恐和無助,羅小冬問道:「你有什麼感覺?」

劉福芝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好像半身偏癱了!」

羅小冬大驚,宋青鳳說道:「媽媽,是右邊嗎?」

劉福芝點頭,說道:「是右邊,而且我感覺我右邊的嘴巴,好像歪了。」

羅小冬看過去,果然歪掉了。

羅小冬心想,這斷骨可以重生,但是這偏癱的癥狀,自己可從來沒治療過,不知道管不管用。

於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輸入了仙力進去。

當然,輸入的是天靈蓋,羅小冬也不知道其他位置管不管用,也不知道到底該輸入哪個位置,所以乾脆,就從最明顯的天靈蓋輸入進去這股子仙力,神力,這種可以控制的力道。

這種力道,羅小冬一下子就控制住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反應。

當羅小冬灌注入這股子仙力的時候,那劉福芝,就感覺自己偏癱的身體彷彿有了生機,這時候,就好像是洗熱水澡一般。

巧合的是,這時候,宋青鳳的姨媽也來了。

宋青鳳的姨媽在隔壁白石村呢。也就是郭大路的村子。她也是孤身一人,和老公老頭離婚了。

這次,也是被宋青鳳招呼來的。

宋青鳳的姨媽,叫劉福美,和劉福芝是親姐妹,劉福美是姐姐,劉福芝是妹妹。

兩個人都接近五十歲了。

劉福美嫁到了白石村。

這時候,劉福美讓老頭趙三開著三輪車來了。

劉福美這人就是有這種本事,和老公趙三離婚了,有時需要幫忙的時候,趙三還是馬不停蹄的來幫忙。

幫完忙,劉福美照樣不同意復婚。

把趙三整天吊著。

這劉福美和趙三進了院子,看到羅小冬正在輸入仙力進入那劉福芝的天靈蓋,大叫:「你這小子在幹嘛?」

羅小冬來不及說話,胖子揮手說道:「別打岔,沒看正運氣呢嗎?」

……

大家安靜下來,呆了一會,那劉福美實在憋不住了,說道:「這是氣功嗎?」

胖子說道:「當然是氣功了,應該說,是超絕的氣功才是。可以治療人的疾病的。」

但是羅小冬心裡並無把握,而另一方面,郭大路說道:「羅小冬可是一個出神入化的人物啊。你想,這點小偏癱算啥。」

一說到偏癱,大家都驚了個呆,趙三說道:「啥?偏癱了?這,天啊!」

劉福美也驚愕萬分,說道:「偏癱了,我的天,妹妹,你可不能這樣啊!」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結果,那劉福芝的眼角歪斜著的毛病,居然在仙力的灌入之下,有所緩解了。

羅小冬再運力十分鐘,停下手來。

胖子急忙上前扶住羅小冬,說道:「你怎麼樣?」

羅小冬很感激胖子如此關心他,轉頭說道:「我很好,看看阿姨吧!」

結果,那阿姨劉福芝,居然可以走路了!

但是眼角歪斜的樣子,雖然有所緩解,卻還是不行。還是稍微有一點歪斜!

重生之財迷小神醫 羅小冬說道:「我儘力了!接下來,送醫院吧。」

的確,羅小冬已經運功十五分鐘,盡了全力了,但是眼角歪斜的毛病還是沒好,可是偏癱的身體,卻好了起來。

大家都驚異萬分。

三輪車蹬蹬的響著,胖子開著車,羅小冬和宋青鳳坐上面,連夜,把宋青鳳的媽媽劉福芝送到了縣裡的醫院。

但是,其實這是白忙活一場,因為縣裡的醫院的醫療設備和條件實在是差勁啊!

況且,大半夜的就剩下一個人在值班了,還是個實習生。

羅小冬無奈,說道:「咱們回去吧,你明天白天打電話,我們直接去市立醫院吧?」

大家想了想,也沒啥好辦法,於是都點頭同意。

劉福芝說道:「謝謝你,羅小冬!」

郭大路說道:「你客氣啥,我們羅小冬羅大哥,和你不是早晚一家人嗎?」

羅小冬嚇一跳,這郭大路說話怎麼口無遮攔?

胖子笑道:「是啊是啊!」

羅小冬擺擺手,不置可否。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羅小冬和胖子等人去城裡醫院,去挂號。

由於羅小冬穿的太土氣,所以挂號的人瞧都沒瞧羅小冬一眼,胖子在旁邊喊道:「嗎的,歧視鄉下人嗎?」

那挂號的醫師這才正兒八經的給掛了號。

市立醫院就是不一樣,氣派。

羅小冬說道:「胖子,這市區就是豪華,金海市的農貿市場那邊,夠繁華了,但是比起市立醫院旁邊,不同。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胖子說道:「這裡是金海市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完全不同的。在咱們國家,凡是市立醫院所在的地方,一般都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羅小冬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生了一個想在此開個小飯館的想法。

這時候,輪到宋青鳳的媽媽劉福芝了。

大家都進去。

小小的診療室里,胖子、郭大路、羅小冬,宋青鳳,還有她媽媽,顯得比較擁擠。

醫師問道:「女士你有什麼病症?」

那劉福芝說道:「我現在眼歪斜,身體倒是好了,主要是這位小兄弟用氣功給我治好的。」

那醫師說道:「這,怎麼可能呢,我看看!」

但是看了之後,大為驚異,說道:「你這還真是偏癱,但是偏癱的癥狀卻被疏導開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羅小冬不作聲,醫生看了看羅小冬,說道:「你真的會氣功嗎?」

羅小冬說道:「我會氣功的,不過,這個眼角歪斜的毛病,我使勁運氣,也治不好!但是她的身體的確是我給治療好了的。」

這醫師還算不糊塗,五十多歲了,見過的世面比較的廣,說道:「的確民間有一些偏方,是可以治療的,你這明顯是中風偏癱,但是卻硬生生的被疏導開了。 民科的黑科技 只剩下嘴角和眼角。」

宋青鳳急道:「那這嘴角和眼角,要怎麼治療呢?」

醫師說道:「這就要打幹針和藥物結合著來了,中西合璧。」 大家聽的一愣一愣的,醫生又跟宋青鳳講了很多這裡面的原理,總之,要打兩三個月的干針呢。

十分痛苦。

但是知道有的治,還是心存寬慰的。

最後,醫生又問了一下羅小冬關於他氣功的事,羅小冬給忽悠糊弄過去了,羅小冬不想暴露自己太多,免得被科學家怪叔叔抓去做科學研究!

平安鎮,最大的酒樓,叫千禧樓,乃是陳鋒和梁天賜的產業,現在陳鋒把它變賣了,賣了三千萬,給徐總。

徐總是誰,就是和諧飯店的老闆,和諧飯店是僅次於千禧樓的飯館,現在相當於兩家合併了。

羅小冬和胖子等人,為了避免顛簸,給宋青鳳他媽媽叫了計程車,然後他們幾個小夥子坐著三輪車,回來了。

就這樣,宋青鳳的媽媽每隔三天,就要坐大巴車,去市區的市立醫院打幹針。

也因為這個事情,宋青鳳對羅小冬的幫助,很有感恩之情。

羅小冬說道:「這事兒放誰身上,都會管的,你放心吧。」

但從那之後,宋青鳳看到羅小冬,都會主動跟羅小冬打招呼。

很熱情。

胖子說道:「你看宋青鳳是不是喜歡你?」

羅小冬說道:「別瞎胡說。」

但是儘管如此,還是在心裡埋下了一個種子,總覺得宋青鳳似乎有著一點與眾不同的地方。不知道是為啥。

轉眼,冬去春來,在劉建的領導下,大黃魚的養殖基地,也開始為春苗的下種而準備著,這種季節性的活兒,總有人辭職的,但是這次辭職的人卻出奇的少,因為給的工資比較高嘛!

羅小冬又給這些老員工們,每個人加了四百塊錢。

也就是說,每個月四千四百塊。

劉建的心中,有著宏圖大業,羅小冬知道,也明白。

但是羅小冬卻不僅僅志在此,羅小冬想開一個飯館,這是他很早以來的心愿。

現在,選址成了問題,去城裡開飯館吧,開不起,因為羅小冬只有五十來萬,但是如果只是去平安鎮上,又覺得開起來沒啥意思。

李麗香知道羅小冬的難處,主動把工資拿出來,給羅小冬,羅小冬拒絕了。

胖子說道:「要不還去貸款吧,我們三個一起貸款,也許能貸的多一些。」

郭大路說道:「行啊,我爺爺那邊,其實用不到太多錢,我只是不好再要出來。」

羅小冬笑道:「沒事的,我看看吧。」不言語了。

胖子說道:「男子漢大丈夫,做事彆扭扭捏捏的嘛。有什麼事直說。」

羅小冬說道:「再等一年,也沒什麼,今年養殖的規模,根據劉建的意思,要擴大一倍,很快就有價值百萬千萬的大養殖場面世了,到時候,開個飯館不是輕而易舉嗎?」

胖子說道:「那我們還去挖海參吧,今年春天,海參季節又要到了,海底下全是寶貝啊,不挖白不挖。」

羅小冬說道:「行,我也去挖,我們一起去。」

胖子說道:「要不再雇幾個人吧,我之前聽說,不少人想挖,但是沒錢買船,沒設備。」

羅小冬說道:「行,那我再招募點工人,我們羅小冬集團,也該找點其他生意了。」

打定主意,羅小冬等人,再次去了市場,平安鎮市場上,這次賣海參船的人,很多了,因為之前是梁天賜把持著,大家不敢放開了做,現在不一樣了,大家都想去掙一筆,除了兩部分人,一部分是體質弱的人,這部分人不敢,怕殘廢了,另一部分人,是沒錢買船的人,他們連下水的成本都沒。

羅小冬這兩樣都具備了,自然就可以下海撈野海參了。

買了兩條新船,加上原來的船隻,一共是三條船,可以容納十二個人。也就是六組,每條船兩組人,四個人。

然後,羅小冬去了鎮上的人力資源市場,去看看有沒有人願意當海猛子,身體素質過硬,並且沒有船隻的,可以股用來,結果果然有,很快就召集了四名員工。

但是這樣,還差六個人呢,所以,羅小冬決定,去金海市招募員工。

金海市很大,羅小冬決定去人力資源市場去,找人。

金海市的人力資源市場和平安鎮的人力資源市場,是完全不同的,羅小冬等人去了,便有一種鄉下人進城的感覺,這也應該是羅小冬第一次正式招募員工!

胖子笑道:「他娘啊,這麼多人,海了去了,一定能找打海猛子的。」

羅小冬已經為將來打算了,說道:「我想找一個志同道合的會管人事的,將來好開飯館的時候用。咦,那邊有酒店的招聘公告呢,我們去看看。」

其實,三個人,都沒有資格在這裡招聘,羅小冬是註冊了一個公司,就叫羅小冬公司。

但是要想在人力資源市場擺上攤位,是要交錢的,五百塊一個星期。遇到大的招聘會,還需要另交錢。

胖子說道:「狠狠心,交吧,這地方不交錢,也不上檔次啊。」

羅小冬說道:「等等,後天是大型招聘會,我們不如後天再來找人,你看如何?」

前台小姐說道:「你們是來找工作的嗎?農民工區域在那邊。」

胖子沒好氣的說道:「娘個西皮的,我們就這麼像是農民工嗎?告訴你,這是我們羅小冬老闆,他是羅小冬公司的老總呢,自己創辦了公司呢。」

前台小姐說道:「不好意思,實在不好意思。」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算了!」

前台小姐說道:「你們如果想招人的話,後天是大型招聘會,當天的攤位是六百塊錢一個,如果現在預訂,還送一張精美海報。怎麼樣?」

羅小冬說道:「現在交錢嗎?」

前台小姐說道:「是啊,現在就可以預訂,越早預訂,位置越好,否則就要靠後了。」

羅小冬說道:「那現在排到多少了?」

前台小姐說道:「排到四百多號了,也就是在你們前面,有四百家用人單位。」

羅小冬說道:「我了個去,好吧,我排!」

交了錢,和胖子等人坐著大巴車,興高采烈地的回來了,在回來的路上,羅小冬說道:「希望這次能招聘成功吧。我們的大業,就在今天,就在今天啊!」 羅小冬和胖子等人回家,晚上吃飯,李麗香問道:「你去金海市區招聘海猛子,也行,但是住宿問題怎麼辦呢?」

羅小冬皺了皺眉,說道:「我本來打算是包吃不包住的。」

胖子說道:「包吃是肯定的,包住的話,我們在小龍村也沒地方住啊,如果住在平安鎮上,那就有點遠了,另外,平安鎮上的旅館,不知道便宜不?或者有沒有民租房?」

羅小冬說道:「這倒是個問題,你們問到點子上了。我好好考慮一下,要不在咱們村蓋三間大瓦房,配上空調,當員工宿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