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人群的最前沿,除了婁知縣等一行官府人員外,還有三個普通人,兩女一男,分別是小郭、楊蕙蘭、還有大嘴。

這三個人,兩個是關係戶,一個是在這次剿匪中出了大力氣的,婁知縣也不好驅趕他們,故而也就由得他們站在一旁。

兩女這幾日來那是明爭暗鬥,互相看對方不順眼,現在就連搶位置這種事都要爭。

而大嘴這幾日則是成了楊蕙蘭的跟屁蟲,楊蕙蘭走到哪他就要跟到哪,尤其是知道楊蕙蘭今天要來迎接小六時,他更是二話不說就跟了出來。

這大嘴不在店裏,那客棧自然是沒法開張,故而掌柜的也是帶着小貝他們出來。

一是看看熱鬧,隨便一同迎接得勝歸來的小六和老邢他們。

二也是擔心大嘴會犯渾,這要是當眾跟小六拚命那事情就大發了。

兩女相互暗暗較著勁,雙方是誰也不服誰,而大嘴則是在一旁獃獃的陪着楊蕙蘭,痴痴的看着她。

「嗯嗯!」一旁的婁知縣都看不下去,直接怒咳一聲。

大嘴聽到婁知縣的怒咳,連忙害怕的低下了頭。

看着大嘴這不成器的樣子,婁知縣憤憤的甩了甩衣袖,真是丟人啊!

他現在多麼想趕緊離開這裏,省得看着心煩。

而就在婁知縣心煩,大嘴害怕,兩女相互較勁時,師爺突然指著遠方出聲道:

「大人快看,邢捕頭他們回來了。」

眾人聞言連忙尋聲望去。

果然,只見一道長長的隊伍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中。

最當先的是三匹大馬,正中的身穿藍色緇衣,國字臉,正是邢捕頭,而左邊的同樣身穿藍色緇衣,面容較老邢較為老些,正是韓捕頭。

最後,右邊的身穿捕快裝,而正是這身裝束告訴了眾人他的身份,此人正是小六。

在三人之後,出現的是一個個精神飽滿的捕快,他們驅使著那些被俘的山賊,讓他們抬着那些焦屍前行。

看到小六的一瞬間,楊蕙蘭和小郭相互看了一眼,小郭連忙就歡喜的跑了過去,而楊蕙蘭則是遲疑了一下沒有跟過去。

不過事實證明,小郭跑過去也沒用。

看着向自己迎來的小郭,小六不由搖了一下頭,而一旁的老邢和韓捕頭則是紛紛向他打趣道:

「哈哈哈哈,燕副捕頭果然是少年英雄啊,這麼快就有美人相迎了,看來老夫在喝你的升職酒之前,還得先喝你的新婚酒了。」

韓捕頭打趣到。

老邢也是緊接着跟小六小聲說道:

「六啊,這郭姑娘青睞你,你可得好好把握住機會啊,以你的能力,這要是在當了郭巨俠的女婿,那前途不可限量啊!」

聽着二人的打趣,小六不由搖頭苦笑道:

「師傅、韓捕頭你們都誤會了,我和郭姑娘真的沒有什麼,最多只能算是朋友罷了。」

「嗯,是嗎?」老邢兩人皆是不信的看着他,接着兩人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小六搖了搖頭,也知道解釋不清。

而這時小郭也是來到了他們近前。

「小六!」小郭歡喜的叫到。

小六看着遠處等待的婁知縣等人,估算了一下距離,現在下馬還太早了。

不過他不想下馬,但老邢和韓捕頭兩人相視一下,卻是笑着翻身下馬。

看到一正一副兩個頭頭都下馬了,小六自然也只能是跟着下馬。

三人牽馬走着,而小郭則是來到了小六的身旁,跟着小六各種無微不至的關心。

小六不由無奈的對着小郭問道:

「郭姑娘,不知有何要事?」

聽到小六的話,小郭不由有些鬱悶的說道:

「小六你不要對人家這麼冷淡嗎?」

小六聞言苦笑了一下,不過想着小郭從這麼多人中跑出來,要是自己對她不理不睬,那真的就太過分了。

小六的心也是軟了一下,他對着小郭溫聲說道:

「小郭,這樣,我現在還在當差時間,今晚,今晚我在和你單獨聊聊,你看這樣好不好?」

『今晚?單獨聊聊?這莫不是?』小郭的心中不由聯想到了某些羞羞的場景。

小郭連忙害羞的點頭道:「嗯!」

看着小郭這樣,小六知道今晚還是把話說開些的好,要不然讓小郭再這樣鬧下去,越鬧越大,那他就死定了。

不是說小郭不好,而是豪門這碗飯難端,娶了小郭那必然不可能再和無雙有任何瓜葛,要不然都不要郭巨俠和郭夫人出手了,就小郭那些師兄就能把小六給活撕了。

而且更為關鍵的是,小六是真的不喜歡小郭這種類型,小郭有她自己的個性,自己的美,自己的優點,但是她真的不是小六想要得另一半。

做朋友小六熱烈歡迎,但要是做伴侶,那就抱歉!

性格不合,又不是自己想要的,就是勉強在一起,雙方也註定不會幸福。一炷香之後,毒蜂老祖早已飛出了近百里之外,仔細感受了一下,身後早已沒了追兵的氣息了,不由得暗暗得意,冷笑道:「嘿嘿,修羅王、黑閻王還有那忘塵真君,一群傻瓜,一個個還不是被我耍得團團轉?」

毒蜂老祖取出玉盒,打開一看,玉葉金花閃耀著光芒以及濃郁的靈氣,深深吸了一口,清香馥郁,渾身舒泰至極,毒蜂老祖食指大動,恨不得將玉葉金花佔為己用,但一想道獸尊檮杌,便只得強捺渴望,嘆道:「媽的,這麼好的東西,我卻不能……

《縹緲仙鴻傳》第403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林玄看到余小魚的時候也是一愣,沒想到居然是當時在撤離的時候,自己就的那個記者。

其實林玄對余小魚的印象也不錯,當即笑着問道。

「昨晚在廢墟里拍攝的也是你們嗎?」

雖然昨晚林玄可以發現余小魚和攝影師在廢物中拍攝,但具體的人他還是無法看清。

畢竟當時的實在是太黑了,自己也不是貓頭鷹,能看得遠不一定代表的可以看得清。

聽到林玄的問題,余小魚笑着點了點頭。

本來她還是有一絲的緊張,當看到是林玄后,她的緊張反而消失了不少。

見余小魚點頭,林玄對他招了招手。

「既然如此,那我們進來聊天吧。」

隨即,余小魚便跟着林玄來到了會議室,此時她近距離的看到這些戰士,心中更是感到一股豪情。

來到臨時辦公室后,林玄對着余小魚說道。

「我們這邊只有白開水,不嫌棄吧。」

「多謝,我也不太愛喝其他的飲料。」

余小魚說完,繼續問道。

「不知道,我們這次採訪可以採用攝像機嗎?」

「可以,不過你最好快一點,因為我自己還有事。」

林玄談笑着說道。

見狀,余小魚興中一喜,連忙對着攝影師做了個手勢。

攝影師也十分清楚,連忙將攝像機架了起來,打開了錄製功能。

見一切都準備就緒。

余小魚看向攝影機十分熟練的說道。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余小魚,這次我們很榮幸的採訪到了前線的一名指揮官,我們將通過他知道目前前線的戰況。」

說完便將話筒遞到林玄的身前微笑的問道。

「可以給民眾介紹一下目前前線的大概情況嗎?」

「目前,我們前線已經抵擋住了第一波凶獸的攻擊,被破壞的工事也在加緊的搶修之中。

雖然第一波只是普通的凶獸潮,但我相信在我們九州戰士的率領下,我們一定可以守住前線的。」

看着林玄氣勢十足的說着,就連余小魚的心中都忍不住產生一抹感動。

「沒錯,我也覺得我們九州內的其他民眾也會給予你們最大的支持的。

那麼可以問一下,您是否知道下一波凶獸潮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呢?」

余小魚繼續問道。

「這個我還不太清楚,畢竟凶獸的習性我們再是還沒有辦法掌握,但是我們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不管它們什麼時候上來那迎接它們的都將是我們的怒火……」

就在林玄接受余小魚採訪的時候,鷹醬國黃岩公園裏的地震已經達到了兩小時一次。

而且地震的等級也開始變得愈發的明顯起來。

這是除了一些不要命的主播跑過去直播,其他的人都已經陸陸續續的撤離了這裏。

因為就是傻子都能看出來黃岩火山地震早已經是必然發生的事情了。

鷹醬國原本還有幾個平穩的幾個洲,此時也紛紛爆發了騷亂,各種零元購的活動也在陸續的發生著。

九州時間下午2點26分,也就是鷹醬國時間凌晨1點。

一股比之前更加強烈的地震,伴隨着劇烈的山崩從黃岩公園裏傳出。

此時不僅僅是爾堡特洲,就連和鷹醬國相連的幾個國度都感受到了不同的震感。

此時一個在黃岩公園裏的主播則舉着手機興奮的說道。

「你們看到了嗎?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煙花盛典!兄弟們告訴我,你們準備好了嗎!!!」

雖然此時是鷹醬國的凌晨1點,但這種謠言滿天飛的情況下,早已經沒有人能睡的著了。

所以此時這位老哥的直播間里足足有上萬人,這些來自全球各地的人紛紛看着發生在黃岩公園裏的一幕。

因為黃岩公園裏早已經沒有記者了,所以這位主播幾乎就是黃岩公園裏最後的數人之一。

「主播牛比!你還在黃岩公園嗎?你就不怕爆炸嗎?」

「是啊,你們看着主播的鏡頭,一直都在晃,證明那個地方一直都在發生着地震。」

「別說是黃岩公園了,就算是離黃岩公園數百公裏外的,也有劇烈的震感。」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