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風散發出的血色金光頓時強烈起來,漸漸地,金光被轉換成了完全的血色後,老頭才呼出一口氣,驚訝道:“你的體質真的很特別,與古神精血的融合進度竟然如此完美,真是奇人,奇人啊!”


過了良久,血色光芒全部隱沒入塵風的身體內部,使得他看起來再也沒有任何的特別之處,但是,就是因爲這不特別,始終給人的感覺總是有點特別。

老頭苦笑道:“我重傷了一萬年,如果不融合古神精血,我必死無疑。我花了整整一萬年的時間因爲你才巧合下融合了古神精血,沒想到你卻用了一年,而且還如此完美,或許這一切都是天機吧!”

他彈出一道白光落在塵風身上,塵風那給人一點特別的感覺也突然消失不見。塵風,還是一年前的塵風,沒有任何變化。此時,老頭卻又道:“這古神精血可不是一般的東西,你能得到也是造化一場。但是這古神精血卻是忌諱之物,爲了避免讓你被人盯上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我就將你的血液封印,使你變回原來的樣子。但是,待你修爲漸漸強大後,我的封印也會漸漸地減弱,你的古神血脈也會漸漸甦醒。孩子,後會有期了,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們還會相遇的!”

他消失在原地,站在幾十萬米高空看着面前的一切,長嘆了一口氣,道:“也罷,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今日,古神精血已經暴露出去,定會有很多強者前來,那麼我就設下一道封印,相信,一般人還是進不來的!”

說完,他再次揮動手臂,只見一層透明的光芒將一切完全覆蓋起來後,老頭便消失了……


老人走後半個月,塵風終於醒了過來。他沒有睜開雙眼,而是在閉着雙眼的狀態下立刻感受身體。真元力從丹田內流出,運轉一圈後返回丹田,體內的經脈和真元力的運行軌跡他看的一清二楚,真元力是白色的,經脈錯綜複雜,就像一片山河一般,但是開闢出來的主要行功經脈還是很清晰,很粗大的!丹田內部更加神奇,丹田似乎很廣闊,中間還有一個雞蛋大的氣團,這氣團在丹田內似乎顯得非常渺小。

剛剛醒來,確認沒有死後睜開了雙眼,入眼處 一片漆黑,偶爾還能聞到一股幽蘭的香氣。

“這是什麼鬼地方?天還沒亮嗎?也難怪,我剛剛做了一個夢就醒了,怎麼可能天就亮呢?不過夢裏的老頭真奇怪,竟然把什麼狗屁血融進我身體了!”感受了一下身體,並沒有什麼不適之處,才傻傻笑道:“我這是怎麼了,竟然夢也相信,不過,那夢超級真實了。”

山洞內伸手不見五指,適應了一下也就習慣了,勉強可以看清物事。這時,他才確信這裏是個山洞。他有點奇怪,當日被衝擊下來,應該在外面纔對,怎麼就到了山洞內?

“這裏不會有猛獸吧?”他嚇了一跳,因爲他見過山林間的猛獸了,非常兇猛,甚至有的還不是他能應付的。心撲通撲通地跳着,雖然不畏懼無盡白骨,因爲那是死物,如果有猛獸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小灰的影子突然出現在他的腦中,他眼神一陣黯淡,想來小灰已經凶多吉少了!

平心靜氣聽了一會也沒有聽到任何猛獸的喘息聲,他終於放下心來,沮喪地向外走出!

“哎呀,媽呀,疼死了!”不小心絆了一跤,臉蛋與冰冷的大地來了一個親吻,疼的他齜牙咧嘴!

走出山洞,外面雖然也是一片黑暗,但是從空氣的感應來看,這個地方肯定很大!他不敢胡亂瞎走,要是闖進猛獸老巢豈不完蛋。於是他盤膝坐下,等待天明時分,視線更加開闊,再做決定。

等待是個十分枯燥的事情,想到猛獸以及那一男一女,連修煉都不敢。想到修煉,他的眼睛突然睜的大大的,激動自語道:“剛,剛纔,我好像,能夠內視了。豈不是說我已經是心動期了?”

“天地無極,乾坤諸法,法由心生,開天視,查探!給老子看!”手捏法決,雙眼之內頓時瀰漫上一層白色光芒,一會,驚叫出來:“哈哈,果然是心動期,加上剛剛內視的情形,完全說明我已經是心動初期了!爽,睡一覺就能提升境界了,這真是太爽了!”

“這身體內太神奇了,竟然就像山川河流一般,哈哈,真的太像了,我要在內視看看,感覺太美妙了!”

被晉級刺激,他完全忘記了剛纔的警惕心理,平心靜氣,只是一會就做到了心如止水,體內的一切再次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一時間深迷其中……

長夜漫漫,但是在他初次內視的好奇之中也不顯得多麼漫長。在他睜開雙眼的一刻,此地終於有了昏暗的光線,藉着光線,他才一陣驚歎,這個地方真的很大!比之他的白骨深淵之地還要大上很多。

在地面上,還有無數種花草,顏色各異,形態萬千,有的像草有的像樹,甚至還有果實。對於這些東西他沒有什麼研究,當然叫不出花草的名字,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些花草定是寶貝貨!其中一些靈芝啊,人蔘啊什麼常見的當然是懂的!

現在他也知道很多仙草靈芝什麼的,有的是有毒的,有的是無毒的,有毒的東西吃下去不死也要廢掉,當然無毒的吃下了也只能是浪費天材地寶,這些東西需要練成丹藥才行的!

“要怎麼帶走這麼多的好東西呢?”歪着腦袋想了一下,嘆氣道:“儲物袋有逍遙子的印記,我是打不開的,那麼只能選擇一些裝在懷裏了,希望能有用吧,大不了以後有需要過來採摘就是了!”

一路走過,這些東西還真的不好隨身攜帶,最後只好摘取了一些奇異的果子。翻開衣領看了一眼懷裏五顏六色的果子,他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突然,前方火光閃動,想起那顆大紅樹,立刻上前查看,原來只是大紅樹的一截樹枝,眼前沒有多餘地方存放,也不能拿在手裏,因爲聽那男女所說這東西是至寶,那麼明顯拿在手裏出去定會惹來禍端,思量再三,放棄帶着這紅樹枝離去。

“那一男一女肯定以爲我死了,所以,也應該不會再來糾纏了吧!”塵風腳踏無塵劍,背上揹着鏽鐵劍,化作一條長虹向上而去。一路上飛,飛了大約半個時辰纔出了深淵之口。

他看了一眼下方,黑黝黝的看不真切,嘆了一口氣道:“他爺爺的,沒想到這懸崖如此之深,幸好小爺現在是心動初期,否則飛起來還真的要費點力!”

突然,他目瞠口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喃喃道:“我不是在做夢吧?那個大紅樹爆發起來有這麼恐怖,竟然把一切都毀滅了,看遠方的山林來比劃的話,因爲大紅樹的一擊,似乎這山林的水平面下降了千米不止,還好,幸好當初早點掉落懸崖,否則小命還真的沒了!” 不過他有點不理解,大紅樹如此威猛,怎麼的也消失不見了。

他一陣後怕,再也顧不得一切,飛劍直飛而上,瞬間進入雲層之上,再次看了一眼下方,再次驚呆了,下方竟然森林茂密,看不出任何毀滅過的痕跡,似乎剛纔的經歷只是一場視覺上的錯覺!

他當然不知道,這一切已經被那老頭用通天之術變化過了,可以說,現在他看到的和別人看到的都是真實幻境,太真實了,所以根本分辨不出真僞!但是他是目睹一切之人,立刻有心下去一探究竟,剛欲落下,卻發現遠方有劍光閃爍,隨眉頭微微一皺,警惕地跟隨過去!

來到近處才發現,竟然是塵燕子在與一個蒙面人鬥法。塵燕子給他的感覺一向都很不錯,人也漂亮,也沒有欺負過他,所以,他一看到塵燕子與人鬥法,就有心幫忙。想到與一男一女一起的蒙面人,他不禁想到這是同一人,因爲眼前的蒙面人的形態和動作似乎和那個一模一樣。

不難看出,塵燕子被蒙面人壓制,再有數個回合一定落敗。

他剛一出現,打鬥的兩人同時停下,幾乎同時喊出:是你!

塵燕子眼中有着一抹驚喜,但是那蒙面人語氣中不但有震驚,還有殺意。突然,蒙面人的飛劍閃電一般射向塵風,塵燕子花容失色,驚叫道:“師弟,小心!”

塵風的翠瀾幽衣已經損壞,再次啓用的話,威力自是大打折扣。他看着急速而來的白光,不急不慢,無塵劍從腳底飛出,化作一道流光撞擊在蒙面人的飛劍之上。

碰!兩把飛劍撞擊,蒙面人的飛劍倒飛而回,無塵劍同樣倒飛而回。這一次較量不相伯仲,塵風只是感到輕微的碰撞,站在無塵劍之上,信心大增,看了一眼塵燕子道:“師姐,讓我來收拾他,你不要讓他逃了!”

再次捏出劍訣,口中喝道:“劍道無極,仙劍法旨,影動無形,疾!”無塵劍的白光亮起,化作一道長虹飄向蒙面人,速度之快讓蒙面人一陣驚慌!但是蒙面人也非常了得,飛劍再次迎了上去,轟隆對碰中,蒙面人向後疾退,飛劍回身,立刻就要逃之夭夭!

此時,塵燕子的見他要逃跑,同樣祭出了飛劍攻之!

嘭!炸響在蒙面人身前爆開,將之面巾撕裂粉碎,塵燕子驚呼出聲:是你! 在這太古戰場當中,由於天道法則的不同,修士使用任意品階的法寶,已不再受自身境界的限制。

像虛冷夜的半仙器火翎扇,裴羽的半仙器憐霄劍,都是如此。

凌墨手中那口火紅飛劍,雖然不是半仙器,但卻也是一件天階極品法寶,以地心火晶鐵煉製,密布各種玄奧符文,神妙無雙。

然而現在,這口飛劍卻被陳汐一拳給轟碎,化作漫天碎片火雨,紛紛洒洒,猶如煙花般消失,畫面美麗,但卻令人心悸。

眾人皆都震驚,實在很難想象,陳汐這一拳究竟蘊含了多麼恐怖的力量,竟然能夠直接搶天階極品法寶輕易震碎。

「噗!」飛劍被毀,凌墨心神遭受重創,猛地噴出一口血,神色劇變,已帶上了濃濃的忌憚恐懼之色。

他原本以為,憑藉一件天階極品飛劍,無聲無息的,完全可以將陳汐偷襲致死,哪想到陳汐所展現出的實力,竟然會如此可怕。

這就是知易行難了,只有親自和陳汐交手,才會徹底明白他有多麼的可怕。

「唰!」

就在這時,陳汐再次殺來,右掌虛按,掌心凝聚出一抹雷暴漩渦,化作一道曲折鋒利的閃電,「噗」的一聲劃出一道血光,凌墨右臂差點被劈斷,鮮血橫流。

「轟!」

接著,陳汐再次劈出一道炫亮璀璨無比的雷暴漩渦,這一次全部轟擊在了遭受重創的凌墨身上,他難以防禦。

「啊……」凌墨慘叫,通體焦黑,直接橫飛了出去,難以起身。

這一系列殺伐與動作都是一氣呵成,從燕魚兒突遭重創昏厥,再到陳汐拳出如雷,轟飛凌墨,只幾個呼吸時間而已,快到讓人反應不過來。


砰砰兩聲,燕魚兒和凌墨兩人也都被陳汐丟在一側,和黎峻、狄萬樓兩人並排躺地,重傷不醒。

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一陣心驚肉跳,這才一會功夫而已,四大強者就敗了,根本不是陳汐對手,那凄慘的模樣簡直令人不忍睹視。

裴羽、秦逍等人也面露驚色,思緒如飛。

「真強,想不到人族中也有如此人物,單是煉體修為,足以媲美遠古神魔的後裔了。」畢靈韻清眸湛然,輕聲自語,眉心青晶散發出刺目光澤。

陳汐目光一掃四周眾人,見絕大多數人都面露忌憚之色,尤其是雪虹王朝和天狼王朝的天才強者,雖然仇視自己,但卻再不敢輕舉妄動。至於另外一側的東夏王朝的一群天才強者,自始至終都冷眼旁觀,沒有任何出格的舉動。

取得這樣的威懾效果,陳汐這才感覺稍稍安心一些。

自來到隕寶之島之後,他和皇甫清影、周四少爺三人的處境就變得不妙起來,附近有眾敵虎視眈眈,身旁有盟友包藏禍心,處境堪憂。

而想要暫時改變這種局面,就只有亮出自己鋒利的獠牙,展現出自己的強悍和霸道,狠狠威懾眾人一番,如此方才能讓敵人心生重重忌憚,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一幕幕。

可以說,無論是擊敗狄萬樓、黎峻,還是重創燕魚兒和墨凌,他幾乎沒有任何保留,為的就是在最短時間內,以摧枯拉朽般的攻擊力,碾壓擊敗對手,給觀戰眾人造成強烈的震撼和衝擊。

獸王一吼,尚且能震懾百獸,號令萬禽,更何況是陳汐以一己之力一舉撂翻四大天才強者?

這,就叫威懾。

……

「大楚王朝的卿秀衣沒來,卻來了一個陳汐,實力同樣的驚艷無比,這等人物若不早早剷除掉,日後必然成長為掌控一方的巨擘。」遠處人群中,數名青年正在低聲傳音交談,


「可惜,咱們大玄王朝的頂尖強者都不在,連太子也前往太古戰場另外一處禁地尋找秘境去了。如今只有咱們四人在,想要殺死大楚王朝的這三人……很難。」

「哼,那陳汐已經樹立這麼多仇敵,也不差咱們一個,等進入遺迹之後,咱們尋機出手,就不信滅不了一個陳汐。」

交談的人模樣皆都年輕之極,乃是來自一流王朝「大玄」的天才強者,不過他們似乎隱藏了身份,直至現在,也沒人察覺他們是屬於哪個王朝的。

「哼,大玄王朝竟然也有人來了,加上咱們大乾王朝,大楚王朝的仇敵都快到齊了,真是壯觀啊。」

另一邊同樣有一批人,眸子冷冽,寒光閃爍,透著仇恨的光芒,他們相互傳音,也在商量進入遺迹之後如何對付陳汐等三人。

細算起來,從陳汐踏入隕寶之島后,各種仇敵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出現。大玄王朝、大乾王朝、雪虹王朝、天狼王朝、東夏王朝,再加上對陳汐包藏禍心的大晉王朝太子裴羽、大秦王朝太子秦逍……這個數字,簡直稱得上駭人聽聞了。

而此情此景,也足以用殺劫將至,暗流涌動來形容。

……

陳汐沒有殺死黎峻他們,原因很簡單,一旦當眾殺死這四人,那絕對是這些人背後的勢力所無法容忍的,屆時免不了會發生一場惡戰。

而這四人只要不死,事情就多出一絲可斡旋的餘地,對自己等人的處境極為有利。

總之,陳汐擊敗這四人,剛開始的確動了殺機,但後來分析利弊之後,還是打算放過他們。畢竟他是為了威懾眾人,而不是去激怒眾人。

「陳汐,厲害!」見陳汐靠近過來,周四少爺由衷誇讚道。

「沒事就好,這次可真多謝謝你了。」皇甫清影也笑吟吟說道,她蕙質蘭心,猜出剛才陳汐是在立威,為的就是改變自己等人的處境,心中自然感動不已。

「雖然暫時安全了,但咱們依舊不能大意,剛才我觀察四周,暗地裡同樣潛藏著咱們大楚王朝的仇敵,還是要小心提防,以免發生不測。」陳汐笑了笑,目光有意無意瞥了遠處兩群人一眼,那正是大玄王朝、大乾王朝的天才強者們。

周四少爺和皇甫清影皆認真點頭,他們早已對陳汐所表現出的能力心悅誠服,對他的意見和建議自然也是言聽計從。

「古怪,山門內寶光不時飛掠,一看都是太古諸神征戰時遺落的寶物,為何大家不進去追逐?」陳汐笑了笑,目光望向巍峨山門內,不由問道。

「剛才我已打探清楚,早在咱們抵達隕寶之島時,就有一批人進入其中,但幾乎都殞命了,那些寶物宛如通靈,極難捕獲,並且寶物出沒之地,有時會伴有太古死靈,一旦接近,就會遭到可怕的攻擊。」皇甫清影解釋道。

「幾乎都死了?」陳汐凝眸。

「砰!」

就在這時,在那巍峨的山門內,一道黑影穿破濃霧,噗通一下,跌落在山門外,渾身傷痕纍纍,鮮血淋漓,裸露的皮膚泛著令人心悸的黑氣。

「不——!」這人跌跌撞撞欲要爬起來,然而其身體表面猛地騰起一片黑霧,將其整個人吞噬掉,眨眼已消失不見,只餘一聲凄厲的慘叫響徹天地間。

「又有人死了。」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眼瞳皆是一縮,神色凝重許多,但卻並不驚慌,顯然他們之前都已見慣了這樣的場景。

「遺迹內竟然如此危險,怪不得沒人敢輕易踏足其中呢。」陳汐望著那遺迹內的重重霧靄,以及在霧靄中不時閃現的一道道寶光,心中警惕萬分。

隕寶之島,雖然是一座令人垂涎的寶庫,但同樣它也是一座魔窟,財富和危險並存,想要獲得好處,必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不過,陳汐也發現,眾人儘管不曾踏足遺迹內,但似乎並不著急,好像都在等待什麼一樣。

轟隆隆!

就在陳汐心中剛剛升起這個念頭,巍峨山門內的遺迹中,倏然升起一輪璀璨奪目之極的太陽,金光如燒,光照乾坤,那籠罩遺迹內的重重霧靄頓時劇烈洶湧,旋即紛紛消散起來。

幾個呼吸之間,重重濃霧已消散大半,但並未徹底消失,只是變得稀薄起來,若隱若現,不過這樣已經能夠令眾人看清裡邊的情景。

「時辰終於到了!濃霧化解,遺迹重現,危險也將大大降低。」人群一陣騷動,激動亢奮之極,似乎對這一幕早已翹首以盼許久了。

「走!」

畢靈韻突然身影一展,顯露其原型,青翼震空,發出一聲清唳,帶著百澤王朝其他數名妖修,倏然沖入遺迹內。

「哈哈哈,金烏懸空,遺迹重現天日,我們也該動身了。」大秦太子秦逍大笑一聲,當即也毫不遲疑朝遺迹內掠去,在他身後,韋空、程峰、以及天狼王朝其他天才強者也都緊跟了上去。

其他人見此,也都紛紛行動,化作一道道黑影,暴掠而去,唯恐慢了一步就和寶物失之交臂。

而陳汐他們,也都加入了這個行列,化成幾縷光,衝進這傳聞中太古諸神征戰隕落寶物的神秘遺迹中。

透視醫聖 ,巍峨山門外已是清冷一片,再無一人。

————

下一章晚11點左右。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在微微驚愕之中,塵燕子和塵風失去了良機。塵風看着急速遠去的蒙面人覺得大是可惜!他並沒有看到蒙面人的臉,也沒有追趕,而是來到塵燕子身邊,問道:“師姐,你認識他?”

塵燕子目中有着一絲痛苦之色,道:“是塵明子!”

塵風一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半晌才道:“沒想到我們橫嶽派出了這樣的一個叛徒,只是他爲什麼要殺我?還要殺你呢?”

塵燕子沉默,良久嘆了一口氣道:“這個畜生真是人面獸心,他竟然想把我擒下,行那,那,那,齷蹉之事!”

塵風拍了拍塵燕子的肩膀,以示安慰道:“師姐,你在這裏等着,我就抓他回來給你處置,這個畜生!”

他剛要追趕,塵燕子道:“師弟,不要追了,大家畢竟還是同門一場,這事你也不要節外生枝,等回去後讓長輩處理吧!”

塵風不由得對塵燕子另眼相看,道:“師姐真是菩薩心腸,奈何這畜生做出如此不堪之事,實在讓我難以甘心!”

塵燕子比較低沉,兩人空中站立良久,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塵風突然想到什麼,問道:“師姐,那個塵飛子呢?”

塵燕子道:“我們以爲你要不是回宗門,要不就是去仙劍宗,怕你路上出事,就分開追你,他向宗門而去,而我就是向仙劍宗方向追的,沒想到途中遇到這個畜生,還險些遭了他的毒手!”

塵風子感到塵燕子的關心,心中一暖。但是想到塵飛子,卻是不屑,在他想來,塵飛子纔不會管他死活,肯定一路大搖大擺回宗門了!

塵燕子突然看向塵風,目中有着驚訝之色,道:“師弟,你現在什麼境界了?竟然能夠和塵明子不分上下!”

塵風笑道:“我也就是剛剛到心動期而已!”

塵燕子嘴巴張的大大的,驚訝的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半晌才道:“師弟,你修真不過5年就到心動期了?太不可思議了,而且還能以心動初期的境界打敗心動中期的塵明子,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塵風笑道:“這都是僥倖而已,哈哈,師姐,我們去仙劍宗吧!”

塵燕子想怪物一般看着塵風,須知她自己花了二十多年時間才堪堪達到心動期,越是往後,修煉的期限就越會更長,哪有他那麼個樣子的!其實他並不知道,塵風身體構造本來就非比常人,而且得到神祕女子的諸多好處,所以提升境界那是隻是時間問題。當然,塵風很多時候也是莫名其妙的!

塵燕子隨他飛行了一段路,突然停下,道:“師弟,師祖讓我們回宗門的,我看去仙劍宗不太好吧?”

塵風道:“現在這個社會全亂套了,妖魔橫行,正是我修真之輩斬妖除魔之時,我只是要盡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師姐,我是不會回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