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不知是不是有人在壁壘空間后默默地打分,如果有的話,前面那兩個老梆子和這打『S+』的帥哥/美女必然不是一路人…

起碼心性不是一路。

【壁壘綜合評價為:C-】

「綜合評價獎勵:所有基礎屬性+2、自由屬性點X10、藍色精粹X6500、橙色精粹X8、成就點X4。」

註:以上評價獎勵為兩個主線主線任務的綜合。

註:檢測到探索者–4396號回歸環境特殊,已扣除5000點藍色精粹。

「探索者–4396號,你的歷練獎勵已統一發放,現在您可以選擇前往壁壘空間,也可以選擇回歸您所處的世界。」

王業想了一下,問道:「我現在的成就點數是多少?可以提升至什麼軍銜?」

【檢測中…】

【您目前的成就點數為:24,軍銜可提升至:中士!】

「選擇提升,並請求告知『士官』軍銜可獲取那些壁壘空間特權。」

【傳輸中…】

「您的軍銜已提升至中士,獲得的壁壘空間特權有:裝備強化、技能升級、提前與往返。」

「裝備強化:可用兩種精粹或特殊道具提升裝備強化等級、注入精魄。」

註:強化等級可提升裝備的已有屬性,在特殊等級節點時會觸發額外的強化效果。

「技能升級:可用兩種精粹或特殊道具提升技能等級。」

註:技能等級提升可增強已有傷害/效果,在特殊等級節點是可額外獲得等級效果…

「提前與往返:將會提前兩小時告知歷練資格。在未獲得歷練資格時,可往返一次壁壘空間,時限為24小時。」

……… 望著升騰而起的白色火焰,林洛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諸般情緒壓抑而下,林洛要用萬物鼎煉自己。

準確來說,是煉製自己的不死皮。

望著熊熊燃燒的火焰,林洛緊咬牙齒,神色堅毅,腳步輕踏鼎身,身形躍入萬物鼎內。

剎那間,白色火焰升騰而起,將林洛身形包裹,萬物鼎內只有熊熊烈火,極致的溫度使得林路皮膚干煸,嘴唇乾裂。

烏黑的長發、眉毛在這一瞬間皆是灰飛煙滅。

林洛在鼎內苦苦支撐,希望可以用凈蓮妖火,來煅燒自己的不死皮,助自己踏入不死銅皮境界。

可以說,林洛這個做法極為冒險,如果出現任何意外,對於林洛造成的傷害,將是恐怖的……

鼎內熊熊火焰,林洛咬牙死撐,在林洛的眉心,三葉青蓮再度浮現,散發出青色熒光,將林洛身體包裹在內,抵抗著凈蓮妖火的焚燒。

在林洛踏入萬物鼎的一瞬間,鼎壁之上的紋路,再度發生了變化,詭異藤曼、神秘花朵皆是隱去,無數血液水滴,凝聚出萬古巨人背影出現在鼎壁之上。

鼎壁之上,巨人呈烏黑之色,雙手堪比山嶽、只手可摘星,日月星辰分崩離析,大地龜裂,海水倒灌。

完全是一副上古景象。

而此刻,萬物鼎內林洛卻是感覺到,自己身體上的銅銹越來越多,到最後青銅之色竟然詭異的轉化為黃銅,這銅色越來越重,到了最後,他幾乎成為了一個銅人。

林洛全身猛地一顫,耳邊傳來咔咔之聲,似有什麼東西碎裂。

他的皮膚在這一刻,竟出現了裂紋,這裂紋越來越多,密密麻麻覆蓋全身時,劇痛更強烈的傳來,可在林洛的忍耐下,慢慢的,那些裂縫內居然有一抹銀光出現!

不死皮,分為鐵,銅,銀,金四個層次!

就連林洛也沒有想到,自己用萬物鼎煉製自己,竟然推動自身的不死皮,突破了銅皮之後,居然再次突破。

轟轟之聲在林洛的體內回蕩,一連持續了數個時辰,他的皮膚碎裂更多,到了最後,如同蛻皮一樣,開始脫落,每落下一塊,露出的皮膚赫然是銀色。

半日過後,當林洛身上最後一塊碎裂的皮膚脫落後,他全身上下,散出銀色的光芒,儘管只是淡銀色,可他睜開雙眼時,就連目中也都有銀芒一閃。

林洛睜開雙眸,鼎內白色火焰已經消失,看著自己散發出銀茫的膚色,突破之後膚色再度恢復成白凈之狀,就連先前燃燒掉的髮絲,此刻也是再度長了出來,烏黑的長發猶如瀑布一般散落在腦後。

林洛嘴角流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身體一晃,躍出鼎內,速度之快,直接掀起驚人的破空聲,陰顯比之前,快了至少兩倍以上!

見到此幕,林洛穿好衣衫,收起萬物鼎迫不及待的朝烏坦城周圍山巒衝去。

山巒之頂,目光所及皆是一片枯黃之色,山林間的樹葉早已飄落,光禿禿的山林,充滿了寂寥,寒風更是比城鎮內大了許多,東北風呼嘯而過,在耳邊響起「呼呼」的風聲。

林洛右手握拳,向著一旁山岩轟去,巨響滔天,那岩石瞬間就崩潰,不是成為碎塊,而是化作了碎粉!

這種力量之大,一樣是之前的數倍之多。

…………

帝都。

米切爾沿著通道,來到會長辦公室外。

「咚咚咚!」

「請進!」

一聲低沉的聲音傳出。

米切爾推開房門,走進房間,看到是米切爾到來,法獁再度拿出一個茶杯,放在茶台前面,倒上剛泡好的上等靈茶,沉聲說道:

「來常常,這是米特爾家族剛派人送過來的,據說可以讓人氣血再生,有美容、長壽的效果。」

「哈哈,我們這個歲數,如朽木一般,美容什麼的就不想了,倒是著長壽…..我還真想來一杯。」

米切爾笑道,坐到茶椅上,端起茶杯一飲而盡,緩緩說道:

「如院長所料,今日煉藥師協會附近的異國探子,已經所剩無幾,唯獨只有出雲帝國的探子,依舊在監視…….看這模樣,恐怕短時間內,他們是不會離開了。」

聽聞此話,法獁笑道:

「出雲帝國…….他們想在這守著,就讓他們守著便罷了,只要他們監視煉藥師協會一天,洛兒就安全一天。」

「會長大人說的是,還是會長大人老謀深算….智謀雙全,能夠想到金蟬脫殼這個方法….」

米切爾為法獁沏上新茶,笑道:

見狀,法獁手指敲打桌面,沉思半晌后,問道:

「方木這個假少主,最近怎麼樣?讓他代替洛兒和納蘭嫣然通信,效果如何?納蘭嫣然沒有看穿吧?」

聞言,米切爾沉聲說道:

「方木表現還不錯,納蘭嫣然並沒有和林洛少主過多接觸,此事,我們做的天衣無縫,納蘭嫣然沒有絲毫起疑。」

「這就好。」

聽聞此話,法獁滿意的點頭,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

白駒過隙,時日流逝,冬去春來,南雁歸途,林洛才恍然發現,自己來到這烏坦城已有三年。

自從三年前,以萬物鼎焚煉自身後,林洛的資質彷彿再度洗禮一般,著三年來,林洛的修為可謂是與日俱增,原本二星大斗師的實力,經過三年時間,直接跨越三階,已經是五星大斗師圓滿的境界。

林洛的不死長生功,在著三年的時間內,也已經達到不死金皮圓滿的境界,距離突破只差一絲。

在一個月後,林洛盤膝打坐修鍊鯨落化萬法時,腦海浮現一尊巨大的藍鯨,體內修為全面爆發,如百川匯海,在他的體內,他的鬥氣轟鳴,隱隱好似成為了大海。。

仔細一看,這大海由無數水屬性鬥氣組成,凝結出幽藍光芒,遊走全身經脈時,他的肉身傳出咔咔之聲,背後居然出現了一頭藍鯨的虛影。

那巨象通體幽藍,似乎在仰天咆哮,尾巴輕搖似要衝入雲霄一般,林洛右腳抬起,狠狠的向下一踏,地面如常,可卻有一股看不到的波紋,猛地擴散,使得山林間的巨樹全部一震,而最靠近林洛身邊的幾顆樹木,竟然是直接從中折斷開來,林間鳥獸紛飛,嫩綠的枝椏灑落一地。 一下午的時間,就在眾人的打鬧和聊天中過去。

這一下午,馬紅俊也帶著水冰兒逛遍了史萊克學院,就是他們後面跟著四個電燈泡,著實有點礙眼。

在馬紅俊帶著水冰兒熟悉史萊克學院的時候,眾人在交談中也知道了水冰兒的第三魂環,來自一隻一千三百一十四年的劍羽冰鴞。

魂技為冰凰劍羽,發動時,無數由冰屬性魂力凝成的寒冰劍羽,攜帶武魂受陰寒之氣行成的寒毒,萬劍齊發,劍氣如雨般沖向體驗客戶,附帶技能鎖定,可謂劍氣縱橫,威力莫測。

雖然這個魂環的年份沒有戴沐白、唐三、小舞和馬紅俊他們的高,但是她有氣旋,魂力比別人深厚,還是可以彌補其中的差距的。

等她慢慢將體質提升上來,以後吸收魂環的時候,她就可以吸收超越極限的魂環了。

一下午時間就這樣過去,傍晚眾人在食堂吃過飯,就各回各的宿捨去了。

史萊克學院雖然看這不行,看那也不行,但是食堂的伙食現在還是不錯的。

頓頓有肉不說,隔三差五的,還有一些魂獸的肉讓他們吃,這也是讓水冰兒覺得滿意的地方之一了。

不過她是真不知道史萊克學院到底有什麼魅力,算上她,六個學員,竟然各個都是天賦頂尖的少年魂師天才。

晚飯過後,馬紅俊陪水冰兒回到他的宿舍,然後就被他老師弗蘭德給叫去了。

唐三則被突破四十級的大師叫走,看樣子是詢問唐三的魂環和魂骨情況。

不出馬紅俊所料,弗蘭德叫他過去,除了問他這將近一年的情況,就是考察他的功課和修鍊情況,結果等到馬紅俊說完,弗蘭德那個氣啊。

第一次對馬紅俊發了火,語氣非常冷冽的訓斥道。

「混賬,你看你這一年都幹了什麼,走的時候魂力就31級了,以你的修鍊情況,現在至少應該有34級才對吧?可你呢?」

「你再看看沐白他們,他現在35級,三舞31級,奧斯卡28級,你想想剛回來的時候,你是多少級,他們是多少級。」

「說吧,今天要是不能給勞資個滿意的回答,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嚴師出高徒!」

馬紅俊苦笑,他就知道會這樣,幸好他早就做好了準備。

「老師您息怒,您也知道我的情況,修鍊的越快,死的越快,上次已經是第二次邪火爆發了,要是再來一兩次,我恐怕就真的撐不住了。」

「所以我將精力都放在了修鍊精神力、研究開發魂技和錘鍊身體上,說實話,魂力我真的沒怎麼修鍊,現在有33級,基本都是隕落心炎幫我提升的,但是我敢打包票,我不開第三魂技,我現在戰鬥力絕對還是比他們高。」

「不過老師您放心,我這一年的收穫,保證會讓您滿意的。」

他和原來時空的馬紅俊不同,原來時空的他經常在發泄邪火,雖然爆發的頻繁,但也沒多大的事。

但是他不是,他一直都沒有發泄過邪火,因此一旦爆發起來,也更加的猛烈。

他的那些方法雖然可以延緩邪火的爆發,但是治標不治本。

要想真正解決武魂缺陷,他唯二的方法,一是按照大師說的煉化武魂,徹底將其掌控。

二是等待以後他師弟給他帶來仙草,雞冠鳳凰葵。

不過選擇仙草的話,他有一點擔心,如果他還沒徹底煉化掌控武魂,就選擇服用了雞冠鳳凰葵,那他就沒辦法藉助這個仙草提純他的火焰了。

甚至雞冠鳳凰葵會將他體內的其他火焰當做雜質清理掉,最後只余鳳凰真火,那他這麼多年的努力,就相當於被廢了一半,或者白打了水漂,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弗蘭德聽完馬紅俊的解釋,冷峻的臉色緩和了一些,聲音低沉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