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他們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當他們兩個的目光定在了那個男人的身上,男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渾身散發出一股迫人的氣息,令他們兩個人不敢再將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這個男人的氣場好強。

果然是指揮官的男人。

也只有這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他們的指揮官大人。

整個京宮,就如同整個Z國的縮影,在這時包羅了整個Z國各地的代表物。

到了京宮裡,那位Z國總理便帶著人在京宮裡四處行走,旁邊有人為他們介紹京宮裡的一切,也讓W國的代表們一行人了解整個Z國。

傅芊芊沒來過京宮,站在旁邊也聽著介紹人介紹,了解各地的風土人情和習俗,看到了許多以前她沒見過的東西。

偶爾的,裴燁會拉著傅芊芊的手,指著一些東西讓傅芊芊看。

兩個人偶爾還會相視一笑,真是羨煞旁人。

京宮快要介紹完的時候,他們已經幾乎快要到達盡頭。

傅芊芊由裴燁拉著她的手往前走,然後微闔上眼睛,打算用第六感探視一下四周的環境,和未來將會發生的重大事件。

當傅芊芊集中了注意力之後,整個人的身體微顫了一下。

然後,她驟然睜大了眼睛。

裴燁感覺到傅芊芊身體的異狀,關心的看著她。

「芊芊,你怎麼了?」

傅芊芊抬頭看向裴燁,然後淡淡的搖頭:「沒什麼!」

待裴燁的視線移開,傅芊芊的眸光凝重了起來。

她的第六感沒有使用成功,說明……在酒店裡殺死魔法師的那些人,很有可能也在這裡。

他們為什麼在這裡?又有什麼目的? 不過,那些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此時此刻,她還有其他的任務,也沒有時間去管那些人要做什麼,只要他們……不妨礙她就成。

站在傅芊芊身側的裴燁,注意力始終在傅芊芊的身上,當傅芊芊臉上有表情變化的時候,他就已經感覺到了。

傅芊芊應當是有什麼事瞞著他,或者是因為目前的場合不妥,她無法對他說。

裴燁握緊了傅芊芊的手,試圖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傅芊芊,如果她有什麼事的話,儘管告訴他,她現在不是一個人了,她有丈夫了,他是她可以依靠的人。

當感覺到裴燁握住自己的手時,傅芊芊很快便感覺到了裴燁傳遞過來的意思。

似乎,在兩個人彼此確定了彼此的心意之更,更容易理解對方表達的意思。

而傅芊芊也握著裴燁的手,輕輕的按了按,算是回應裴燁的話。

感覺到傅芊芊的回應,裴燁臉上的表情溫和了幾分。

與此同時,在京宮靠近展示區最邊緣的位置處的外圍,有兩個人悄無聲息的走到了外牆旁的兩名守衛身側。

當兩名守衛發現有人打算闖進京宮的時候,手立刻放在了警示器上,打算髮出警示,讓其他人注意戒備。

可是,那兩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將信號發出去,靠近守衛的人便用消音槍擊中了兩人的眉心處。

那是致命的位置,能讓人迅速斃命,還能來不及做出其他的反應。

在那兩個人倒下之前,闖進來的人便迅速將那兩個人拐到了拐角處,然後迅速將腕上的機械鉤爪射上了牆頭,然後,他們的身體迅速凌空而起,並躍了進去。

他們避過了京宮牆頭上的紅外警戒位置,在底下的巡邏衛兵到達之前,迅速躍下了牆頭,離開了原地。

而在那同個人離開之後,牆頭一道嬌小的人影迅速在牆頭的邊上遊動著。

看到有人闖到了京宮附近,那道嬌小的人影按了按耳朵里的對講機,笑眯眯的說著:「親愛的芊芊,獵物出現了!」

站在京宮內的傅芊芊,從耳機內聽到了曾月月所說的話。

眼看前方已經到達了京宮內離外圍最近的地方,看來……他們是打算在那裡下手。

就在大家準備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傅芊芊悄悄的鬆開了裴燁的手往旁邊移動。

見傅芊芊鬆開了自己的手,裴燁皺了下眉,他知道……這是傅芊芊要行動了。

裴燁叮囑傅芊芊:「一切要小心。」

傅芊芊對著裴燁微勾了下唇:「放心。」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然後,傅芊芊便離開了原地。

在來之前,傅芊芊就已經從杜希明和冉來慶他們那裡得到了整個京宮的地圖,所以,此時她對京宮內的環境十分熟悉,不一會兒,傅芊芊便來到京宮的外圍,

並且找到了藏在拐角里的曾月月。

曾月月看到傅芊芊出現,高興極了。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還沒開口,就被傅芊芊比了一根手指表示讓她噤聲,而不得不閉上了嘴巴。

曾月月給傅芊芊指了一下前方,並用手勢告訴傅芊芊那些人所藏的位置。

傅芊芊點了下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示意傅芊芊回去京宮的展館裡面,讓曾月月按原計劃行動,曾月月馬上對傅芊芊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預謀成婚,強寵傲嬌御姐 待曾月月離開,原地就只有傅芊芊一個人。

傅芊芊將目及之處的獵物全部看了去。

然後,她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突然她感覺到一陣疾風從背後襲來,她迅速的閃躲開了自己的頭,一顆消音狙擊槍的子彈便從她的耳邊劃過。

看來,偷偷溜進來的老鼠,並不僅僅是那四個人,還有其他人,而且……曾月月之前並沒有發現,她已經被人給跟蹤了,若是她晚來一會兒,曾月月恐怕是要被偷襲了。

一個神偷,居然被人從背後偷襲,將來能讓曾月月吃癟好多次了。

幾乎是在瞬間,傅芊芊就已經反應過來,然後按下了頸間項鏈的機關,並把項鏈變成了手槍,反手射出去了一顆子彈,射中了傅芊芊還沒有來得及消失的腦袋,被傅芊芊一槍擊中,那顆腦袋頓時被爆了頭,腦漿四射。

在傅芊芊回頭時,一眼就看到,在後面,偷偷溜進來的老鼠,不止是前面的那幾個和剛才的人,還有很多。

就在這時,一陣消音槍的聲音響起。

伴隨著那陣消音槍的聲音落下,有一個人倒在了地上,如果傅芊芊聽得不錯,那槍聲是從其中一名偷溜進來的老鼠方向發來的。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杜希明出現在了傅芊芊的視線中,然後與傅芊芊對視了一眼,然後倆人分別和對方點了下頭。

與此同時,傅芊芊按住了耳中的微型對講機輕聲說道:「吳名,開始行動。」

耳機里立馬傳來的吳名有些興奮的聲音:「是,隊長!」

待吳名的聲音話落之後,傅芊芊無聲的朝杜希明比了幾個手勢。

杜希明也是上校的軍銜,那幾個手勢,杜希明一眼就看明白是什麼意思,與傅芊芊對視了一眼,便開始囑咐自己的手下。

杜希明離開之後,傅芊芊便看向前面的那幾個人。

很快,傅芊芊便撂倒了其中的三個人,剩下最後一個,被吳名的狙擊槍一槍擊斃。

杜希明那邊也沒有閑著,依照傅芊芊的指示,很快的找到了目標,並將那些目標,一一擊斃。

京宮外面局勢緊張的時候,京宮內卻還是一片和樂的景象。

總理帶著海蒂一行人,眼看就要到達京宮最易狙擊處。

只要到了那裡,開森和科文等人暴露在那些人的射擊範圍內,就會引起一場紛亂。

然而,當海蒂他們快要走到任務區域的時候,卻在這個時候發現,傅芊芊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京宮內不見了。

她去哪裡了?

在海蒂出神的時候,曾月月笑眯眯的從海蒂的身邊經過,並假裝不小心碰了海蒂一下。

海蒂因為曾月月碰了自己一下,腦中的警鐘立刻大作,下意識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腰間。

她藏在那裡的小型暗器,果然不見了。

是曾月月! 曾月月依照傅芊芊的叮囑,沒有故意在海蒂面前顯擺,而是故意躲在了裴燁的身後,面上裝出一副天真無知的表情。

看著曾月月的這副表情,海蒂的心裡有怒,但是,表面上她卻什麼都表現不出來。

海蒂原本是打算,一會兒就算是狙擊槍射不中他們中的其中一人,她也會使用暗器。

可是,現在她的暗器已經被曾月月給偷去了,以她對傅芊芊的了解,外面的人,恐怕也已經被傅芊芊解決的差不多了,今天的任務……她算是徹底失敗了。

任務失敗后,身為W國特使,她還要繼續對著面前的人賠著一副笑臉。

參觀完京宮,海蒂等人便從京宮去宴堂。

在去宴堂的途中,海蒂看到了不遠處走來的傅芊芊。

當傅芊芊與海蒂兩個人目光對上的瞬間,傅芊芊嘴角微勾起凌厲的弧度。

看到傅芊芊的這個表情,海蒂知道,傅芊芊這是……認出她來了。

在到了宴堂之後,大家陸續去了洗手間。

而海蒂也起身,準備往洗手間走去。

在海蒂起身去洗手間之後,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傅芊芊也隨後起身,並跟在了海蒂的身後。

當海蒂進了洗手間,傅芊芊也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然而,傅芊芊剛進了洗手間,洗手間內一個拳頭驟然伸了出來,朝傅芊芊的身上砸去,傅芊芊的身體一轉,幾招之後,傅芊芊的手以一種極刁鑽的手法,掐住了海蒂的脖頸。

兩個人比拼之後,氣息均有些亂。

海蒂在看向傅芊芊的時候,整張臉上是漫天的仇恨。

看著海蒂臉上表現出的仇恨,傅芊芊冷笑出聲:「你終於不再露出你那偽善的樣子了。」

海蒂因為脖頸被傅芊芊勒住,一張臉因缺癢而憋的通紅,可是,這個時候,她的臉上也沒有一絲畏懼,還是露出嘲諷的譏誚冷笑:「紫車,你現在不能殺我,我是代表和平來到Z國的特使,倘若我死在了Z國,Z國和W國恐怕免不了會因此反目成仇,你想試嗎?」

因為海蒂的話,傅芊芊不得不把海蒂的脖子放了開來。

看到傅芊芊放開了自己的脖子,海蒂趕緊大口的呼吸著。

剛才……她是真的以為自己會死在傅芊芊的手上,現在……就好像她終於活過來了似的。

而海蒂因傅芊芊鬆開了自己的脖子,臉上露出了狂妄的笑容。

「呵呵,紫車,你不敢殺我,因為我是Z國的特使,所以,你不敢殺我。」

傅芊芊危險的眯眼看著海蒂因瘋狂變得有點扭曲的臉:「白蔻,在你訪問Z國期間,我勸你最好老實一點,否則……」

傅芊芊從齒縫中一字一頓:「我不保證我在那之前會做出什麼來。」

「難道……你就不怕兩國的建交因此破裂?」海蒂的話有些猖狂。

傅芊芊嗤笑道:「特使倘若不是被殺死,而是病故,那結果又當如何呢?」

海蒂的臉色微變:「被殺和病故有根本的不同,你以為別人是傻子嗎?」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傅芊芊:「我記得,現在W國國內經濟迅速下滑,必須要與Z國進行貿易合作,為了一個特使,影響了兩國的合作,W國總統會這麼做嗎?而且……」

傅芊芊補充了一句:「現在裴氏集團的生物技術已經是整個世界上拔尖的,你既然能夠變成現在這副尊容,裴氏集團自然也能把你變回原來的白蔻,也能再重新造出一個新的海蒂,你的計劃……是不會成功的,」

海蒂頓時瞠大了雙眼的看著傅芊芊,眸底閃過了一絲畏懼來。

她忘了,傅芊芊現在不僅僅已經回到了軍部,而且……她現在還是裴氏集團總裁裴燁的妻子,背後是整個裴氏氏族。

裴燁這個人她以前還是聽說過的,裴氏氏族裡鮮有的手段狠辣、殺伐決斷的一個人,富可敵國的裴氏集團,掌握著整個Z國幾乎半數的財富,這樣的人,想要做什麼做不出來?

就算是他想讓一個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更何況,裴燁還是W國最想拉攏的對象,而裴燁又對傅芊芊簡直可以說是寵溺至極,百依百順,如果傅芊芊想讓裴燁做什麼,裴燁的回答顯而易見。

想到這裡,海蒂的臉色驟然變了起來。

「紫車,你威脅我。」

傅芊芊學著裴燁平時的樣子,輕蔑的冷笑道:「如果你這樣認為的話,那也可以,我的話還放在這裡,假如,W國的特使一行人,有一個人少了一根毫毛,我都會把這筆賬記在你的頭上。」

海蒂:「……」

說完這話,傅芊芊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往洗手間外面走去:「你先好好用洗手間,我去宴廳等你。」

等傅芊芊離開之後,海蒂的臉徹底扭曲變形。

可惡的傅芊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那麼……她還整成現在的這副鬼樣子做什麼?

她整個人頹然的靠著牆壁跌坐了下去。

曾月月從洗手間裡面走出來,看到坐在地上的海蒂,笑眯眯的跟她擺了擺手打招呼:「阿姨,這天雖然熱,可是,坐在地上容易著涼的,你還是趕緊起來吧。」

海蒂驟然朝曾月月射去凌厲的目光。

看到海蒂的目光,曾月月的心頭一緊,立馬往旁邊閃了一步,然後笑嘻嘻的又對她擺了擺手。

「海蒂阿姨,既然你想坐在地上乘涼,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再見哈!」

說罷,曾月月一溜煙的從洗手間里走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