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鑽石主要有三個方面需要克服,一是度過天劫,二是領悟法則,三是凝結領域,其實天劫李木倒是不擔心,但是這個領悟法則,凝結領域之類的事情,李木實在是一籌莫展。

「主人還沒有達到觸發進階的條件,所以小精靈迫於規則,壓根不能透露,還請主人原諒!」小精靈臉上滿是歉意的說到。

「呃……意思是你知道,如果你要是提前透露給我呢?」李木好奇的問道,他只是好奇,其實也不是要必須知道。

「灰飛煙滅!」小精靈說出來這四個字的時候臉色煞白,似乎非常害怕。

「呃……好吧,我不問了……」李木也被嚇了一跳,他哪裡會想到這麼嚴重。 經過一番和小精靈的對話,李木也了解了許多,只不過這個世界只有李木的意念可以進入,他的身體無法進入。

第二天三人繼續上路,李木暫時沒有泄露這個小世界的事情,他嘗試著逮住一條小兔子,直接把小兔子放入了小世界之中,頓時李木看到兔子出現在那方圓百里左右的陸地之上,小兔子有些驚慌的急忙鑽入一塊草地之中,李木沒有在意,他準備等幾天看看兔子有沒有異樣。

三人此時已經快接近絕望之城,現在出現在三人眼中的是一座懸浮在天地之間的龐大的城池,城池整體呈現一種黑色,若是仔細的看去,那黑色之中一股還有一些紫褐色,那是一種血液乾涸后的顏色。

雖然距離絕望之城還有一段時間,但是龐大凝重的壓力卻已經撲面而來,面對著這座城池,彷彿是一個面對一個至高無上的神祗一般,又或者是那高坐雲霄的魔神。

三人不斷的接近,龐大沉重的壓力也在不停地增加,而且一股淡淡的煞氣開始出現,似乎這座城池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殺戮一般。

「好恐怖的一座城池!」李木喃喃自語的說道,他曾經見過兵戈城那經過戰爭洗禮后的殘酷鐵血氣息,但是兵戈城的氣息與這座黑色的城池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一般的存在。

「木哥哥,絕望之城我曾經在我們家族的一本書上見過,據說這個城池生成與數十萬年前,直接是一個通天徹地的強者以莫大的神通凝聚而成,就是為了抵禦絕望深淵,聽說這絕望之城是那個強者煉製的魔器,當初那一戰打的極其慘烈,強者幾乎損傷殆盡,但是卻也幾乎把絕望深淵打殘,這十幾萬年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大戰才形成這種氣勢!」君嫣然回復了記憶,她似乎看過非常多的書籍,哪怕是絕望之城她也了解許多。

「絕望之城不是十三祖脈建立的嗎?」李木聽到君嫣然的話,反而有些疑惑的說道。

「現在世間傳來的消息都是說絕望之城是十三祖脈建立而成,其實絕望之城的十三祖脈不過是那建造絕望之城的強者的十三個徒弟而已!」君嫣然笑著說道。

「竟然是這樣!」李木驚異的說道,十三祖脈多麼強大,李木還沒有直觀的認知,但是只不過從其他人的隻言片語之中便可以知道這絕望之城十三脈的強大,那麼強大的十三祖脈竟然是一個人的弟子,這消息真是讓人感覺恐怖啊!

「確實是這樣,當初那個絕世強者和我們秦家老祖宗似乎也有一些關係,我在皇宮之中的典籍之中也曾經看到過!」秦禹也點了點頭說道。

「不過我相信木哥哥一定會修鍊的無比厲害,比那個絕世強者還要厲害!」君嫣然笑著說道。

秦禹的頭點的如同小雞吃米一般,他也感覺團長無比厲害,自己死了竟然都被團長救活了,這種本事誰能有?

若是讓其他人聽見這句話,估計非要笑掉大牙,不早說那個絕世強者,單單是那十三祖脈的老祖,都是已經超級強者的存在,更別說那絕世強者,也許在其他人看來,李木能夠修鍊到王者便是天大的幸運了。

李木笑了笑沒有回答,反而好奇的問君嫣然說道:「當時我碰見你的時候,看到一隻無比巨大的七彩手掌從天而降,似乎要抓住你,這是怎麼回事?」

君嫣然聽到李木的問話,頓時神色有些糾結,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李木見到這個情況,也沒有直接讓君嫣然回答,反而笑著說道:「你要是不想說也沒有什麼,有我在,沒有人可以強迫你!」

當然這句話有些吹牛的嫌疑……

「其實,那隻大手是我君家的老祖宗伸出來的,那是我君家唯一的一位王者,他想要我嫁給天龍宗的少宗主,但是我不願意,老祖宗直接把我囚禁起來,我在訂婚的前一天直接逃了出來,所以才會導致成這樣的情況!」君嫣然嘆了一口氣說道。

「君家……天龍宗……」李木的拳頭輕輕的握了起來,口中喃喃自語的說道。

雖然君嫣然說的輕描淡寫,但是李木還是能夠從中聽出君嫣然所面對的困境以及無助。

同時他心中的變強的念頭也越來越強大,因為他能夠越發的感覺到自己的縮小,原本他孜然一身,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現在則是有了朋友,有了愛人。

如果他不變得更加強大的話,那個君家所謂的老祖宗降臨,要強行帶有君嫣然,以他的實力能夠抵擋嗎?

幾人說話的間隙,此時已經快要抵達絕望之城的附近,在巨大的絕望之城下方,八個巨大的黑色台階斜著向上,在台階上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似乎有一股奇異的力量在黑色的台階上瀰漫。

而現在距離李木最近的一個台階之上,此時估計有數百人正在台階之上艱難的攀爬著。

而在此時,在原本李木救活秦禹,秦政幫助君嫣然恢復傷勢的地方,突然一股空間的波動開始蕩漾了起來,本來什麼都沒有的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如同門戶一般的存在。

一隻有些蒼老的手掌突然從虛空之中伸了出來,隨後這隻手輕輕的用力,空間彷彿破布一般直接被這隻手掌撕開,隨後一個頭髮蒼白,身體有些佝僂的身影直接從中走了出來。

他的手中拿著一個羅盤一般的東西,在羅盤的中央,靜靜地躺著一根黑色的頭髮,一個指針正在指向西方的一個方向。

老者隨便看了看周圍,隨後他的眼睛猛然看向了一個角落。只見角落之中一套黑色的鮮血,在那股鮮血之中,看著能夠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氣息,隨後老者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頓時黑色的血跡彷彿蒸發了一般,開始緩緩的從土地之中凝聚了出來。

這是一團拳頭髮現的血跡,隨後血液被老者輕輕的被老者按在了羅盤之上,一瞬間羅盤之上猛然開始變換了起來,指針直接在羅盤上消失不見,隨後一個光點出現在羅盤之上。

看著抬頭看向了遠處隱隱約約的絕望之城,頓時眼中有些詫異,隨後目光閃爍不定,最後直接消失不見。 三人來到這綿延數百米高的巨大的台階,在台階上也有此時已經有了幾十人,而在台階下方的年輕人更多,大多都是屏氣凝神,只有少數人眼中帶著不甘與無奈。

「兄弟,你怎麼不上去?」李木靠近一個模樣普普通通的青年,好奇的問道。

那人轉身,首先看到的便是君嫣然,眼睛之中不由得閃過一絲驚艷,隨後才看向這個臉上帶著微笑問向自己的年輕人。

「我也想上去,可是上邊的壓力太大,我實在是走不上去了啊!」年輕人眼睛之中帶著不甘,他原本以為自己哪怕不是最頂尖的天才,但是好歹也是一個天才級別的存在,可是沒想到走到這裡,他竟然連通過絕望之城的台階都無法通過,這對他的打擊無比嚴重,甚至可以讓許多人直接一蹶不振。

「壓力有那麼大?」李木驚異的說道,這個年輕人好歹也是鉑金級別的存在吧,竟然連一個台階都無法通過,這也是太說不過去了吧。

「沒有通過的不再少數,你登上台階便可以知道了,這個絕望之城,看來我是沒有資格上去了!」那人嘆了一口氣垂頭喪氣的說道。

「難道只能登一次?」李木看著這年輕人一臉失意的樣子,不由得詫異的問道。

「這倒是沒有限制……」年輕人愣了一下,然後訥訥的說道。

「那你還在這待著幹嘛?為什麼不恢復體力再試一次,要是不行就再試一次,反正每次都會有進步的!」李木很認真的說道。

年輕人猛然愣住了,是啊,自己不過是失敗了一次,又沒有人規定只能進去攀登一次,自己可以進行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也許每次只有一點進步,但是積少成多,自己只要敢嘗試,總是有機會通過的。

「多謝這位兄弟,不知道兄弟尊姓大名,在下董康!」董康鄭重的對著李木抱拳說道,其實他純屬是當局者迷,而現在被李木點醒,那麼以後無論面對任何其他的事情,那麼他也許都不會氣餒了。

「我叫李木,這是秦禹,這是君嫣然!」李木對著董康介紹說道。

「見過秦兄弟,君姑娘,李木兄弟,這個通往絕望之城的台階總共有八百八十八個,隨著不斷的上升,壓力也不斷的增大,此時大約已經五十多人已經上去,不知道李木兄弟什麼時候登?」董康問道。

「現在就登!」李木直接點了點頭說道,隨後眼睛看向了台階。

「好,咱們一塊!」

四人很快便直接踏上了台階,當李木踏上台階的一剎那,感覺身體微微沉重了一下,當然這對於李木來說不值一提。

李木如同閑庭散步一般,一步一個台階悠閑的向著上邊走去,這些壓力對於李木來說就如同清風拂面。

李木看了看秦禹和君嫣然,發現兩人也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而且董康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吃力感覺,李木便知道現在層數還低。

隨著四人的不斷前進,很快便超出了一百台階,壓力瞬間增長了一個層次,李木感覺迎面而來的風應該是從一級風上升到了二級風。

二百階,三百階,四百階,四人一口氣通過了五百階階梯,李木還是沒有多大的感覺,反倒是董康的呼吸有些沉重了起來,秦禹雖然年紀最小,但是卻沒有什麼太大的異狀,至於君嫣然,這點壓力對於君嫣然來說更是毛毛雨。

五百五十層,此時這裡停留了一小部分人,大多都是默默的感受著這壓力,等到適應這裡的壓力之後,才會再次前行,李木感覺這時候的壓力已經達到了半步鑽石的地步。

看到李木幾人過來,其他人的目光也隨之看了過來,首先便是看到臉不紅氣不喘的李木,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詫異,這個年輕人似乎很厲害啊,尤其是看到君嫣然之後,許多人眼中直接閃現出了亮光。

「兄弟,這幾人是誰啊?怎麼沒有見過?」有人小聲的談論道。

「這四人我只是認識兩人,一個是叫董康,一個是秦禹,董康你應該也知道,那個秦禹則是據說是大秦帝國最頂級的天才,現在才十七歲,便已經是鉑金級別的強者!」那人指著秦禹說道。

「十七歲……」問話的人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氣,十七歲鉑金,這實在是天才的有些可怕啊!

「其他兩人呢?」他再次問道。

「不認識,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天才,走到這裡竟然還臉不紅氣不喘,恐怕也是實力驚人的狠角色!」

隨著不斷的前進,很快李木等人便已經即將達到六百層台階,李木臉上沒有多大的表情,他自然能夠聽到別人的談話,但是卻懶得搭理。

突然一個人影大步的直接從下方直衝而上,速度驚人,每一步便是十幾個台階,整個人如同一道狂風一般,台階之上的壓力似乎對他沒有任何感覺一般。

看著此人驚人的攀登速度,許多人都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個人彷彿狂風一般直接超過李木,李木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麼,但是這個身影突然在他們的前方戛然而止。

「是狂戰士趙無良!」等到那個男子停下,頓時驚人驚呼的說道。

「狂戰士趙家天才之一的趙無良?他竟然也來參加絕望試煉,不是說前些時間他被人一劍打敗,導致心灰意冷了嗎?」有人小聲的說道。

「趙無良是誰?」有人認識此人,但是有人卻也不認識此人,不由得問道。

「趙無良是南嶺趙家的一位天才,據說在趙家之中僅次於趙天行的第二天才,據說曾經獲得過神秘的傳承,為人霸道好戰,而且戰鬥起來無比瘋狂,許多人和趙無良切磋都被他打的重傷,甚至有人當場死亡,而且據說此人極其好色……」有人低聲的解釋道。

李木的耳朵微微動了動,便聽見此人的話,也知道了停在他面前的究竟是何人。

趙無良的名字都已經夠無良了,此時他停在了力量跨越六百層的台階之上,但是他的目光卻看向了那說他是什麼人的一個年輕人。

他的臉上有一道近十幾厘米的疤痕,彷彿蜈蚣一般趴在他的臉上,更是帶有一股兇惡的氣息,而且眼睛更是呈現一種三角形,整個人的面貌看起來醜陋至極。

那年輕人被趙無良看著,頓時感覺渾身有些不舒服了起來,眼睛都不敢與趙無良對視,只聽見趙無良聲音有些冰冷的說道:「跪下磕頭,或者死!」

「什麼?」那年輕人頓時大驚失色的說道。

李木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來,別人只不過說了他一句,便是讓人跪下或者死,好霸道啊! 場面一時間靜謐了下來,幾乎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趙無良,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趙無良,你別過分,我芩無雙也不是吃素的!」那年輕人臉色漲得通紅的說道,自己只不過說了一下趙無良是什麼人,竟然都讓自己跪下,或者死,這簡直就是極大的侮辱。

「芩無雙?沒聽過,看來你是準備死了啊!」趙無良眼睛眯了起來,本來就呈現一種三角形的眼睛此時看起來更加的陰冷。

「哼,士可殺不可辱!」這個叫做芩無雙的年輕人也是一個有骨氣的人,雖然知道自己有可能打不過這個趙無良,但是如果他真的跪下的話,那麼以後他就別想踏足更高的境界,更是沒有臉待在這個世界之上。

其他人都靜靜地看著這兩個針鋒相對的兩人,都沒有說話,趙無良可不是好惹的,許多人都不想平白無故的引火燒身,雖然這個趙無良非常霸道,他們心中也看不慣,但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是許多人的生存選擇。

「我最喜歡有骨氣的人了,不知道我把你的骨頭一塊一塊的敲碎之後,你是不是還像現在一樣嘴硬!」趙無良嘴角揚起了一絲殘忍的笑容。

「你再厲害還不是被別人一刀砍的和狗一樣!」那芩無雙也是豁出去了,反正這個趙無良擺明不放過他,那麼就死磕,誰怕誰?

趙無良聽到芩無雙的話,嘴角揚起殘忍的笑容直接凝固,隨後眼中直接爆發出殘忍的殺意,整個人一句話不說,直接向著芩無雙沖了過去,整個手掌直接呈現一種利爪,似乎要一爪子直接把芩無雙的臉抓爛。

利爪與空氣都產生了劇烈的摩擦,一股火花直接在虛空之中亮起,趙無良的身體剎那間來到了芩無雙的面前。

芩無雙的劍眉猛然豎起,一把長劍直接出現在他的手中,口中輕吟道:「無雙劍訣!」

鉑金色的劍氣直接爆發,趙無良的利爪直接與芩無雙的劍氣碰撞,一股火花閃過,芩無雙的身體直接後退,而趙無良的身體緊跟而上,他的利爪竟然可以直接與劍氣硬碰硬而沒有任何傷口。

芩無雙的臉色大變,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趙無良的肉體竟然如此強悍,而且力氣無比巨大,他的長劍與趙無良都立刻處於下風。

「無雙落葉!」芩無雙怒吼一聲,他的劍光剎那間零碎了起來,隨後無數密密麻麻的劍光開始瘋狂的向著趙無良絞殺了過去,空間微微蕩漾,但是最終還是沒有撕裂。

儘管空間沒有被撕裂,可是劍光依然犀利,許多人都為之側目,沒想到這個芩無雙還挺強大。

「花拳繡腿!」趙無良臉上帶著不屑的嘲諷說道,隨後低吼一聲,利爪直接呈現一股淡淡的血紅色,隨後兩隻利爪瘋狂的爪擊起來,本來如同落葉一般的劍光瞬間支離破碎,趙無良的眼睛直接冷冷的與芩無雙相對。

芩無雙心頭大驚,他的拿手絕技竟然被對手硬生生的用雙手撕裂,甚至對方連鬥技都沒有使用出來,就是這樣暴力撕裂,這怎麼可能?

「螻蟻一般的存在竟然還敢議論我?給我死吧!」趙無良低吼一聲,身體剎那間貼近芩無雙,一隻手直接抓住芩無雙的長劍,另一隻利爪迅若驚雷的向著芩無雙的脖子直接抓了過去。

芩無雙的眼睛驟然收縮,但是他完全反應不過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利爪接近,心中充滿絕望,他哪裡能夠想到自己僅僅是說了一句話,便為自己招惹出殺身之禍。

這一刻許多人心中都為之嘆息,芩無雙死定了,被這樣一爪子抓在臉上,絕無生還的道理,但是他們嘆息歸嘆息,卻沒有人願意施出援手,畢竟趙無良無比強大與狠辣,誰要是出手,趙無良恐怕絕對不會放過的。

李木能夠感覺君嫣然抓住自己的手猛然緊了一下,一剎那,李木的腳直接輕輕動了一下,隨後在李木腳旁邊的一個石子瞬間飛出,凄厲的破空聲直接響起,無比快速的向著趙無良的身體直接射了過去。

趙無良感受到身後凄厲的破空聲,頓時顧不得殺芩無雙,直接扭身一爪子無比迅速的抓向身後,瞬間兩者直接碰撞,石子直接粉碎,而芩無雙藉機直接逃跑。

但是芩無雙沒有直接消失,雖然他的臉色極其蒼白,但是卻依然站在遠處,他現在還有些驚魂不定,剛才他直接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要不是有人出手相助,恐怕他現在整個頭顱都已經炸開了。

趙無良的臉色極其冰冷的看向了李木,李木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直接開口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一言不合便直接要殺人,這樣不妥!」

其實哪怕不是君嫣然的手微微用力,李木也準備出手的,他不是什麼聖母婊,但是作為21世紀的大好青年,還不至於到一種見死不救的地步,李木自認為他心中還保留著善良。

周圍原本靜靜觀戰的人看到李木出手,而且還說出了一些似乎是大道理一般的話,許多人都是為之嗤之以鼻,等到趙無良快要把你殺掉的時候,看會不會有人救你。

「多謝兄台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謝!」芩無雙在遠處突然抱拳說道。

「舉手之勞而已!」李木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趙無良的臉上此時卻露出了笑容,他臉上的傷痕開始爬動起來,看起來整個人更加的醜陋兇惡。

「我還沒有找你,你竟然先找到了我,正好,我看中了你的女人,乖乖的把你身邊的那個女人獻給我,我饒你一命!」趙無良有些貪婪的看了一眼君嫣然,他之前飛奔的時候,停下來的目的便是君嫣然,即便李木不出手對付他,他也會出手對付李木的。

芩無雙所說的趙無良的性格果然不錯,霸道,殘忍,好色,簡直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渣一般的存在。

李木的臉色冰冷了下來,竟然想要打君嫣然的主意,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了。

但是其他人可不這樣想,他們感覺李木壓根就是打不過趙無良,畢竟趙無良可是聲名赫赫,而李木這人是誰許多人都不清楚,由此可見應該不是什麼強者,所以倒霉的絕對會是李木這樣的一群人。

可憐這樣一個絕美的女子,竟然要被趙無良這樣一個醜陋的傢伙糟蹋,想想都為之可惜。

「看來你是想死了!」李木臉色有些冰冷的說道。

君嫣然輕輕的鬆開李木的手,直接向著後邊退了一步,許多人都有些不解的看著君嫣然,這個女人不會嚇傻了吧?這樣的絕美女子竟然是個花瓶……可是花瓶長的如此好看也有許多人要啊!

「哈哈哈……我想死,你給我去死吧!」趙無良大笑的說道,他的目光再次貪婪的看了一眼君嫣然,彷彿要把君嫣然吞到肚子之中一般,他的身體剎那間動了。

「木哥哥,這人好噁心,打他!」君嫣然距離李木只有一步的距離,此時在李木背後有些厭惡的說道,像這種人,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好女子,所以君嫣然很生氣。 趙無良直接揚起了巴掌,隨後一巴掌向著李木的臉龐扇了過來,李木頓時感覺一股無形的束縛力量將自己的身體凝固,李木如同嚇傻了一般靜靜的看著趙無良巴掌的來臨。

這不是趙無良自大,他看不清楚李木的虛實,但是他既然能夠輕而易舉的超越李木,那麼便說明他的實力應該比李木強,而且他的這一巴掌可絲毫不比之前與芩無雙對戰的時候簡單,甚至比他的利爪還要強大。

趙無良甚至有自信,如果和芩無雙交戰的時候,他直接用出這樣的一掌,恐怕芩無雙一招都抵擋不下來,他的這一招叫做吸星掌!

吸星掌出,便會形成一個奇異的力場,直接將對手束縛,讓對方避無可避。

許多人看著李木如同嚇傻了一般的神情,不由得心中暗嘆,不會有這麼弱吧?

在趙無良瞬間接近李木的時候,趙無良的眼睛之中甚至已經出現了輕蔑,但是隨後他的眼睛猛然瞪大,原本看起來平淡的手掌直接漲大一倍有餘。

因為此時李木已經抬起了手掌,幾乎同樣的姿勢,猛然一巴掌向著趙無良拍了過去,李木依然一臉輕鬆,周圍因為吸星掌所形成的奇異束縛力場似乎對這個李木沒有任何作用一般。

「砰……」兩隻手掌重重的扔在了一起,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之中,虛空直接被硬生生打成了一個黑洞。

隨後一個身影一個被毫不留情的打飛,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此人正是趙無良,當趙無良的手掌與李木接觸的一剎那,趙無良便一顆心沉了下去。

他明白這次恐怕要栽了,因為一股磅礴的力量直接從對方那隻似乎平淡無奇的手掌之中蓬髮了出來,在趙無良的眼睛之中,那哪裡是一隻手掌,簡直就是如同一座山峰撞過來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