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胎雷劫,按劍靈的說法到時引起的天地在異動,肯定會驚動六大勢力之人,而在亞聖之地的核心一是與他們相隔甚遠,二是中途還有不少的靈獸,如此一來,六大勢力就算有所行動,想要找上自己也得花一些時間,而這是李逸晨如今的處境下最好的選擇。

「去吧,這段時間我也指點一下青雲閣的那些傢伙,畢竟這些都是以後跟著你混的人!」劍靈說完隨即也就消失不見。

不過李逸晨卻知道這個無利不起早的傢伙去指點青雲閣之人可不僅僅是為了這個目的,顯然是看到自己收集了不少的念力而有所眼紅當下也打算行動起來。

不過對於這點,李逸晨到也無所謂,正如劍靈所說,這些人以後都要跟著自己混,而且按劍靈的計劃,哪怕到了上界也得跟著自己,那麼自然是他們的實力越強越好了。

跳出聖戒空間,催動著沙核,李逸晨瞬間遁入叢林之中,隨即在選定方向之後快速的向著亞聖之地的核心之處趕去。

一路走來,李逸晨發現不少的散修似乎也在向著亞聖之地的核心之地,但卻極少發現六大勢力之人,不由有些奇怪,當即選擇了幾個人悄悄尾隨其後,偷聽起來。

「你聽說沒有,好像這亞聖之地核心又有重寶出世,許多靈獸感覺到這股氣息都自己躲了起來!」

「是啊,這次六大勢力遭遇重創,好像都沒有派人過來,這到是我們這些散修一個發財的機會……」 重寶?

對於亞聖之地時常有寶物現世李逸晨已經習慣,至於是不是重寶,他並不關心,畢竟他如今在乎的是自己能否安然渡過道胎雷劫。

節外生枝之事自然沒必要涉足太多,而且從這些人的交談中李逸晨也意識到,他們判斷有重寶現世的依據僅僅只是因為這片區域的靈獸突然消失。

也許別人不清楚為何靈獸會突然消失,但李逸晨卻明白,那些靈獸並非突然失蹤,而是全被自己收入聖戒空間,所以李逸晨更不會為之動心。

想通此節,李逸晨自然加快速度越過人群繼續向前趕路而去。

雖然以李逸晨如今的修為,哪怕一直這麼跟著也不可能被他們發現,但李逸晨顯然沒有這麼多時間給他們消耗。

隨著不斷的前行李逸晨發現前方的武者也越來越多,而且實力也在隨之變強,顯然修為越高的人不僅趕路趕快,而且膽大一些。

不過即使如此李逸晨發現一路走來卻沒有獨行之人,哪怕散修也是三五成群結伴而行,而那些來自不同勢力武者更是各自團在一起,顯然哪怕早已聽說這片區域的靈獸已經消失不見,但大家還是沒有單獨行動的膽量,畢竟誰也不知道這個消息是否可靠。

而且就算消息可靠了,誰能保證這些靈獸會不會在他們進入的時候返回,雖然這些人中不乏一些亞聖階後期老祖,但這樣的修為面對亞聖階後期靈獸,一對一也許他們還有脫身的機會,甚至將靈獸斬殺,但這片區域一旦出現靈獸,那可就不是一頭兩頭。

甚至有人覺得最先放出消息之人也是有著這樣的顧慮,所以才故意放出消息,如此一來,進來的人多了,哪怕真有獸群出現也可以有其他人幫承擔一些壓力,雖然這樣他們得到重寶的機會降低了許多,但同樣安全上的保證也提升了不少。

不過隨著不斷的深入,李逸晨發現人數卻是開始逐漸減少,而且各個武者前行的速度亦放慢了許多。

顯然哪怕明知沒有靈獸駐紮,但長期以來對亞聖之地核心的擔憂,還是令他們謹慎了許多,不過如此一來,李逸晨到也樂意與他們拉開距離。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鬧海 如今修為得到大幅提升,同時又隨身帶著整個青雲閣,李逸晨自然不滿足於以前深入的位置,穿過之前他掃蕩過的區域,為了保險,李逸晨又深入近千里,一路上雖然也有不少的靈獸,李逸晨都盡量不去打擾,而是悄悄的避開。

畢竟身後那麼多的武者,這些靈獸留在原地對於李逸晨來說就是一層免費的屏障,而且就算真的有人要突圍而進,那麼他們與靈獸戰鬥的氣息傳來,也足夠李逸晨提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想不到亞聖之心的核心居然還有這般存在!

李逸晨越過一座山峰之後,發現下方一片翠綠之間居然還有著一個巨大的湖泊,湖面平滑如鏡,一層氤氳之氣盤桓其上,再映著四周雜草綠樹儼然如同人間仙境一般。

而且李逸晨發現自己所處的山頭彷彿一個分水嶺一般,身後的靈氣濃郁是一個程度,前方的靈氣似乎又要另加濃郁幾分。

微微一愣之間,李逸晨也就釋然過來,摩雲窟的靈氣一直是越入深入越發的濃郁,而人類雖然分出了初尊界、中尊界、尊王界和亞聖之地,但並不代表說後邊就都一樣,只不過這個嘗試已經很少有人探入,而且也已經不是很適合人類生存,所以縱然偶有強者進入,知道此地的情況,也不可能將其圈禁。

畢竟這裡的靈獸密度可遠遠不是身後所能比擬的,哪怕是眼前這片不大的空間,李逸晨精神力微微一掃便發現至少有五頭亞聖階後期靈獸,而且從氣息來看,這五頭靈獸幾乎已經達到亞聖階後期巔峰,甚至李逸晨開始有些擔心再往深處會不會出現大聖階的靈獸。

而且李逸晨也有些奇怪,這片不大的區域中,五頭同階靈獸並存,這在身後的叢密也是並不多見。

畢竟靈獸都有著各自的地盤,在自己的地盤中只能自己稱王,顯然這五頭靈獸絕對不可能哪四頭臣服於另一頭。

心中雖然有些奇怪,但李逸晨的眼中卻是閃爍起濃濃的戰意出來,亞聖階後期巔峰的靈獸,在此之間他也沒有遇到過,如今修為突進,本欲好好磨礪一番的李逸晨自然不願意錯過這樣的機會。

當即李逸晨向著五頭靈獸中氣息相對偏弱的一個的方向移去,畢竟就算練手,那也得先中實力弱小的開始。

當然這個弱小僅僅是五頭靈獸之間的比較,並不是說此刻李逸晨所選的這頭靈獸就真的弱得不行。

「吼……」剛剛踏入山腳前進不足百丈,一道兇猛的獸吼傳來,接著空間一陣波動,一股霸道無比的精神力瞬間橫掃而來。

驟不及防的李逸晨頓時感覺大腦一片空白!

精神攻擊!雖然李逸晨知道不少煉丹師和陣師因為其精神力強大的緣故都擅長精神攻擊,甚至一些武者也精於此道,但是會精神攻擊的靈獸李逸晨還是第一次遇到。

而靈獸的精神攻擊並沒有人類那麼多的技巧,有的只是狂暴與蠻橫!

也正因為這種純粹的力量的在詮釋使得哪怕神魂力量遠超同階武者的李逸晨一時也著了其道,不過好在李逸晨的神魂之力終歸強大,大腦在瞬間的空白之後又立刻清醒過來。

雖然依舊脹痛無比,但至少不會影響到他思維的正常運轉。

腹黑老公別吻我 呼……就在神智恢復的瞬間,李逸晨立刻一股巨大的壓力從頭頂傳來的同時,眼前一片陰暗,彷彿天空的光芒都被什麼巨大的東西所遮掩。

不及多想,身體本能的向後后個瞬移就在這一刻,李逸晨之前所站立之處,發出一聲大的轟

響,塵土飛揚之間地面深深的凹陷下去,而在凹陷之中屹立著一個身高數丈的龐大的身軀。

四肢如柱支撐著龐大的身軀,頭頂中央豎起的一隻獨角流光閃爍之間彷彿蘊含著令人心悸的力量,全身的毛髮根根豎起,有如一根根尖銳的鋼針,令人感覺他的身軀就像刺蝟一般,哪怕靠近一下都會受到傷害。

混元莽犀!

李逸晨大瞪著雙眼,對於混元莽犀他雖然談不上熟悉,但在典籍的記載中也曾見過,只不過按著典籍的記載,混元莽犀雖然體形高大,但也就二丈來高,絕對不僅眼前這般龐然大物,此刻混元莽犀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比自己之前感應的要強大得多。

更可怕的是在混元莽犀的身體四周居然還有一個個若隱若現的法則符文,這一發現完全顛覆了李逸晨的認知。

靈獸強大主要強大在於其肉身,但與此同時,靈獸不足則在於對於天道的感悟,否則如果靈獸在擁有著遠勝人類的肉身之外,天道感悟再不輸人類的話,那麼只怕這個世界早已不是人類統治,而是靈獸了。

可是眼前的混元莽犀身體四周若隱若現的法則符文雖然不僅人類同階武者,但是這也說明他已經有了自身對天道的感悟,而且剛才那一擊更清楚的詮釋了這一切。

李逸晨毫不懷疑,哪怕自己的反應哪怕再忙上一瞬只怕此刻的自己已經變成一灘肉泥,哪怕自己聖戒空間中擁有著一眾青雲閣的強者,哪怕自己擁有著天運神劍以及劍靈的幫忙,在剛才那樣的情況之下自己也根本沒有調用這些手段的機會。

「人類,滾!」見眼前人類躲過自己致命一擊,混元莽犀似乎也是有些意外。

聞聲,李逸晨剛剛平息下來的情緒瞬間又激動起來,兩隻眼睛更是鼓得銅鈴大不,「你會說話?」

靈獸境界到了一定的地步,的確是有著不輸於人類的智慧,但口吐人言,在李逸晨的記憶中,似乎只有如今還在聖戒空間中的靈猴能做到嗎?

而對於靈猴李逸晨卻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一些有異與靈獸的東西,難道眼前的混元莽犀也是一樣?

「三息,要麼滾!要麼死!」混元莽犀大概也感覺到眼前這個人類不怎麼好對付,但他仍然沒有多說廢話的情緒,同時他也有把握將這個人類徹底的留在此地,只不過獸神大人有令,近期人類世界將要大波動,若非必要,不要與人類動手,所以才會有著將李逸晨喝退的打算。

「要我死?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原本就是想要前來磨礪一番的李逸晨面對著這等強勁的對手,他又如何捨得就這麼放過。

「要滅你,我足矣!」在混元莽犀彷彿感受到李逸晨剛才釋放出精神力對其他四個鄰居的探視,一聲厲喝之間,身體騰空而起,眨眼之間便已經欺至李逸晨的頭頂,兩隻前蹄如同人類的雙掌一般猛然拍下,指尖那長長的指甲如同一道道利刃瞬間向著李逸晨直襲而來。

那之前還索繞在全身若隱若現的法則符文在這一瞬間變得澄亮起來,匯入那鋒利無比的指甲,立刻延伸出一道道如同劍芒般的精光,撕裂空氣之間發出陣陣尖嘯的呼嘯,一股無形的李逸晨罩向李逸晨。

四周空間劇烈的波動,這一瞬間李逸晨感覺自己彷彿被禁錮一般,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混元莽犀那利刃般的指甲刺入自己的身份。

轟……但早已今非昔比的李逸晨豈會如此就範,體內天道力飛快涌動之間,一聲轟響之中,那禁錮著自己的力量瞬間被震碎,與此同時天運神劍亦出現在手心之中…… 雖然修為已經達到偽道胎境,但要真正發揮出這個實力,那麼丹田中必須要凝結出胎道虛影,否則僅依靠丹田中的法則符文,那麼也僅僅只能發揮出比亞聖階中期強一點的力量。

但是面對著渾身透著詭異的混元莽犀,李逸晨哪怕敢有半點大意,天運神劍入手之際,丹田中的法則符文涌動之間便已經凝結出道胎虛影,隨即一股力量充斥著全身,而此刻的李逸晨天運神劍在手整個人的氣息也是陡然一變,彷彿一柄出鞘利劍。

無盡的劍氣在法則之力的催動下,無形化有質的瀰漫著整個空間,凝結出一道道劍刃襲向混元莽犀的同時,李逸晨長劍一橫斬向襲來利爪。

叮……叮……一聲聲如同金屬撞擊的脆響之中,伴著四濺的火花,一道道鋒利無比的氣勁四溢而出在四周地面留下一道道波及百丈的劍痕之際,兩道身影一合而分。

李逸晨的身體不斷後退之際,眼中閃過濃濃的驚駭之色,天運神劍何等的鋒利他自然清楚無比,如今以自己的修為催動天運神劍,居然沒有在混元莽犀在利爪上留下半點痕迹,這足以令李逸晨感到無比的震驚,同進在劍爪相擊之時,那股強大的反震之力更令李逸晨感覺到全身肌肉的顫抖。

不客氣的說,李逸晨雖然不知道對方這樣的肉身這力是否達到大聖境的標準,但他卻可以肯定,從某個程度講,這樣的力量已經超越亞聖階的範疇。

吼……吼……雖然能口吐人言,但混元莽犀畢竟還是靈獸,此刻李逸晨震驚於他的力量的同時,他同樣震驚著眼前這個人類的實力,這些年雖然極少有人涉足此地但偶爾也有有人闖入,而常年駐守此地他不是沒有與那些在闖入者交過手,但卻從未遇見過力量能達到李逸晨這麼恐怖之人,幾乎本能的發出幾聲獸吼,也不知道是因為與到對手的興奮還是因為化解沖入體內的力量。

下一刻,一人一獸幾乎同一時間動了起來,彷彿雙方都欲搶奪先機。

轟……轟……不過一人一獸彷彿都對自身的力量有著極大的自信,都希望在力量上挫敗對手,所以都沒有在速度上比拼,而是單純的開啟力量碰撞的模式。

兩道身影分而合,合而分,一陣陣轟響之中,一道道如波的氣勁不斷擴散開來,肆意的衝擊著四周的一切,厲喝與獸吼交織在一起,一時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許,但雙方眼中卻洋溢起同樣的興奮。

這般衝撞雖然每一次都感覺彷彿自己撞在大山上一般,全身說不出的難受,但同時李逸晨又能感覺到難受之後肉身之力有種隱隱在提升的感覺,這種感覺令李逸晨此刻有著一種欲罷不能的念頭。

同樣混元莽犀似乎也有著類似的感受,所以這一人一獸好像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雖然雙方沒有言明,但彼此這間的碰撞慢慢的演變得更像是大家在藉助著對方的力量磨礪著自己的肉身,而不是在進行著生死搏鬥。

如此沒有半點花哨和技巧的戰鬥,一人一獸之間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哪怕是李逸晨天道力渾厚無比也早已消耗一空,到了最後更是純肉身力量的比拼,如此又過半日,一人一獸皆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不過這一刻誰也顧不得去驚嘆對方的力量了得,而都是在拚命的恢復著自身的力量,兩顆丹藥入肚,李逸晨快速的淬取著丹藥中的力量,一邊快速的恢復著靈力。

而混元莽犀那邊雖然不如李逸晨這般有丹藥輔助也同樣用著自己的辦法恢復著自身的力量。

吼……吼……彷彿這種耗盡全力的戰鬥方式亦給混元莽犀帶來難言的快感,在恢復的過程中,混元莽犀不禁發出一聲聲愉悅的吼叫。

正在運轉著功訣的李逸晨微微睜眼之際,隨手將一個丹瓶扔了過去。

混元莽犀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但還是忍不住將精神力掃向丹瓶,確認丹藥沒有問題之後大嘴一張,一股吸力傳來,連瓶帶丹直接一股腦的吞入腹中。

吼……吼……丹藥入腹,混元莽犀立感覺到全身的皮肉以一種前所未有的節奏快速的跳躍起來,而在這個過程中自己的肉身之力似乎正在不斷的提升,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靈獸不同於人類沒有那麼多的丹藥服用,完全依靠自身的修鍊與進化來逐步提升著自己的實力,身上積壓下不少的潛能,而此時經丹藥之力一挑撥,直接迸發出來,所以此刻在混元莽犀身上發生的變化可比李逸晨服下丹藥要明顯得多。

突然,李逸晨眉頭微微,在這一刻他感覺到數道強橫的氣息悄悄靠近過來,雖然對方極其小心,但仍然沒有脫過李逸晨敏銳的感知。

亞聖階後期巔峰!

一共五人無一例外全是亞聖階後期巔峰,當然這僅僅是李逸晨感應到的,還會不會存在其他他感知以外的強大人物,這一點李逸晨無法肯定,但即使如此,對於如今已經脫力的李逸晨來說顯然也是巨大的危險。

「吼……吼……狡猾的人類!」不僅李逸晨,就連一旁的混元莽犀顯然也感覺到有生人靠近,使得他剛剛因為服下丹藥對李逸晨生起的好感也瞬間消失。

在混元莽犀看來,這些人類明顯是一夥的,肯定是想假這個機會來對付自己。

發出怒吼,但混元莽犀並沒有行動,此刻功訣正運轉到一半,若是強行收功不僅無法傷害到敵人,反而受到功訣的反噬自己也會受傷不輕。

這一刻他彷彿明白李逸晨為何要給自己丹藥,原來這狡猾的人類用心如此的險惡。

「真是踏破鐵腳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隨著一聲輕響,五道身影出現在場中,顯然以他們的眼力自然也看得出,如今不僅混元莽犀在運功的緊要拳關頭,就連李逸晨也是如此,看這模樣,他們似乎一時半會根本沒法移動自己的身體。

「幾位是?」看著五人並非六大勢力之人,而這模樣似乎又是為自己而來,李逸晨隱隱已經猜出他們的身份。

「李公子既然已經猜到我們的身份,那又何必再問呢!」其中一人輕輕一笑,緩緩向著李逸晨走來。

這到不是說要想給李逸晨帶來什麼壓力,而是傳聞李逸晨手段諸多,哪怕在這個時候他依然無比的小心。

其他四人也無視著混元莽犀的存在,身影一閃站著四方,將李逸晨圍在中央,顯然如此一來,李逸晨就算真有手段,也不可能輕易突圍而出。

「我很好奇,你們怎麼找到這裡的?」看著對方慢慢的逼近,李逸晨一邊開始慢慢收起功訣的運轉,一邊將精神力與逍遙聖戒聯繫在一起。

「李公子率靈獸軍團重挫六大勢力名動摩雲窟,那麼多的靈獸從何而來,自然誰都想象得到,如此一來,嘗到甜頭的李公子自然還會繼續尋找靈獸,所以我們只好用守株待兔這個最笨的辦法!」那人說著在距離李逸晨十丈之外突然停了下來,指間華光閃過之際一個羅盤狀的金光物體升空而起,瞬間投下無數金光,籠罩處李逸晨方圓十丈的位置。

「你也太謹慎了吧,我都這樣了,還用這些手段?」感覺到空間彷彿一下子被禁錮的李逸晨有色微微一變。

「李公子攻打千皇山時,我們就守在外圍,當時我們可只看到李公子一人通過,可是千皇山上卻人獸無數,顯然李逸晨身上有可以容納活物的至寶,為了保險起見,我自然只得先在鎖住這片空間!」那人微微一笑,這才緩緩的向走入金光籠罩的範圍。

「高明,看來這次我不認栽都不行了,不過我很好奇,為何你們雲嘯閣會如此對我?在我的記憶中我們似乎無怨無仇吧?」李逸晨一邊說話一邊嘗試,發現在金光籠罩之下,自己真的無法打破空間禁錮而將逍遙聖戒中的幫手叫出來。

「這個問題我可答不上來,不過我想很快你見到大小姐之後就會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那人呲嘴一笑,整個人驟然加速,化著一道流光向著李逸晨奔射而去。

他知道李逸晨和他說話是在拖延時間,但他何嘗又不是在放鬆李逸晨的警惕,雖然如今看來李逸晨根本沒有半點戰力,但能活上數千年,顯然除了強大的修為之外,小心謹慎也同樣是必不可少。

呼……呼……就在那人奔來之際,突然一團赤紅火焰憑空生起,瞬間向著四周蔓延開來,同時一聲厲喝之間,一道體形龐大的身體從李逸晨背後一躍而起。

聖戒空間暫時無法調動,但是一直被李逸晨收藏在後背的火靈卻不受上空金光的限制,驟然發難之際,只見漫天火海演化出一道道火箭如同狂風驟雨一般急射而出,與此同時火靈升空而起,雙掌直接拍向頭頂的那個羅盤。

「攔住他!」那人見火靈僅僅阻攔自己一下便攻向羅盤,心知大小姐猜測肯定屬實,而此時李逸晨與火靈的目的就是打破羅盤再釋放出他那個可以容納活物的至寶中的幫手。

這一點根本不用他提醒在火靈升空而起之時,那四道身影便瞬間一閃而出,下一刻已經出現羅盤四周,四人八掌直拍而下,在法則之力的催動下瞬間演化出八隻巨大的手掌,遮雲蔽日之間向著升空而起的火靈直拍而去…… 火靈雖然通過這些年的恢復也已經達到亞聖階後期巔峰的水準,但面對著四個同階對手的同時出招,他也只得暫避鋒芒,而且攻擊羅盤本來就是他的障眼之術,此時更不需要與他們死嗑到底。

在升空而起的同時,火靈便不著痕迹的拍出一股柔和的氣浪,只不過這一股氣浪用了幾分巧力,在其他四人升空而起之時,才落在李逸晨的身上。

頓時李逸晨的身體在沒有半點震動之際,便直接移出羅盤金光籠罩的範圍之內,而這也是李逸晨在召喚出火靈時暗中告知他的方法。

畢竟火靈再猛也不可能以一敵五,李逸晨知道要化解眼前困境還是要依靠聖戒空間中的青雲閣老祖們。

身體出了羅盤金光心神一動,立刻一道道華光衝天而起,雖然顧忌著此地乃是亞聖之地的核心地帶,李逸晨並沒有釋放出被馴服的靈獸,但青雲閣七位老祖及雷神等六大領主卻在同一時間齊齊現身。

轟……轟……且不說這些人皆是一個個身經實力不凡,單是數量上就比來人多出兩倍有餘,而且突然的出現更令他們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哪怕早已知曉李逸晨有著這等手段,但真真看到的時候,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吃驚。

原本境界不佔優勢,人數上又吃虧,如今更微微失神,五人頓時陷入困境之中。

此刻沒有人去關心他們什麼身份,什麼目的,大家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欲害李逸晨者死!

一交手就取得全面壓制的眾人此刻更是彷彿靈力不要錢一般的一頓狂轟亂炸,各種攻擊層出不窮,雲嘯閣五人雖然實力了得,但在這般攻擊之下也是捉襟見肘。

尤其是雷神如今對雷電的操控更是靈巧之極,雖然沒有其他人那般的狂暴,但夾雜在他們的攻擊之中,總是能靈活的擊中要害。

雖然大家修為相近,雷神為了保持攻擊的靈巧而無法賦予強大的力量,但雷電所帶來的麻痹卻總是令對手全身一滯,而在這等級數的交手中,那一滯往往就會決定勝敗的走向。

前後一炷香的時間,五個雲嘯閣之人除了之與李逸晨對話那個人之外,其他四人已經斃命,當然這個人能僥倖活下來,並非他的實力有多強,而是李逸晨先有交待。

不過打掃戰場,這次到不用李逸晨再去交待,不僅四個死人,就連活著那人的儲物戒指也被一起拔了下來,然後幾人隨著李逸晨意念的控制,身影一閃又回到聖戒空間之內,與此同時火靈亦直接遁入李逸晨的後背。

一旁的混元莽犀一臉震驚的望著李逸晨,雖然之前他已經覺得這個人類有些手段,但沒想到他的手段居然如此的詭異,更沒有想到他的那個儲物戒指居然可以容納活人。

如同剛才交手之時,他也給自己這麼來上一下,混元莽犀相信哪怕自己召喚其他幾個同伴,只怕也等不到他們前來救援。

「你是打算現在就說,還是我用刑之後再說?」想比起混元莽犀,李逸晨此刻自然更加關心這個雲嘯閣的傢伙。

「如果我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你會不會放我一條生路!」全身靈力被封,看著已經能站起來的李逸晨,此人知道李逸晨的力量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此刻自己的性命卻已經完全掌控在他的手中。

「不會!青雲閣的血債六大勢力是劊子手,雲嘯閣卻更罪大惡極,所以說與不說只能決定你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死亡!」李逸晨說話之間手心之中已經多出一排金針。

龍噩之針!乃是傳說中連巨龍也無法承受的酷刑,李逸晨雖然早已在別人身上嘗試過,但此時似乎也有些期待一個亞聖階後期巔峰強者能承受多少針。

「你問吧!」原本還想再堅持一下的那人,看著李逸晨眼中的興奮之色,突然之間彷彿泄了氣一般。

「啊……」李逸晨不由一愣,顯然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做此選擇,「要不你再堅持一下,等我用了刑你再招?」

剛才那個念頭閃過之後,李逸晨的確想要嘗試一下,亞聖階後期巔峰的承受能力。

「你到底想怎樣?」那人看著李逸晨眼中的瘋狂之意,幾乎有種想哭的衝動,他都已經準備招了,可對方還有種不放過自己的意思。

「好……好……好,是我過份了!」看著對方的模樣,李逸晨自己也的確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收起金針之際還是忍不住說道,「如果你想糊弄我,那一定不要放過這個機會,畢竟我說不定就被你騙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