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址,是李眾提供的,因為剛昆是帶頭的人,所以蘇哲才會第一時間去剛昆的家。

蘇哲來到剛昆的家后,直接一腳把門踹飛了,但是他跑進去搜了一圈后,卻沒有找到人在。

不過這也是預料之中的,剛昆做了這樣的事情,哪怕他膽子再大,也會擔心東窗事發,所以根本不可能藏在家裡,等著警方過來追捕。

所以,在這個時候,就算剛昆他們沒有逃到別的城市去,也應該藏在某個隱秘的地方。

蘇哲事先也想到了這一點,他之所以會先來這裡,也只是為了萬一,先過來確認一下,再做其他打算。

而現在剛昆已經不在這裡了,如果他有心藏匿起來,蘇哲想要找到他的話,那還真的是很難做到的事情。

不過幸好蘇哲現在已經知道,剛昆他們和柳弘濟的關係了,不然的話,就算知道殺害秦奶奶的兇手是剛昆他們,蘇哲也無從找起。(未完待續。。)

… 所以蘇哲事先和李眾打聽好了,要不然的話,他還真不知道去哪裡找剛昆他們。

不過現在就沒有這個煩惱了,蘇哲已經從李眾里,知道柳弘濟就是剛昆他們背後的金主,這件事他也猜測是柳弘濟指使的。

所以現在只要找到柳弘濟,就可以找到剛昆他們,救出陽陽。

雖然李眾是出了名的不務正業,整天只知道偷蒙拐騙,但是他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

起碼蘇哲從李眾知道了柳弘濟的住處,不然的話,蘇哲想去找柳弘濟,也要費一番功夫才可以知道柳弘濟的住址,不過現在就不需要了。

既然剛昆他們沒有在家,蘇哲馬上動身去找柳弘濟了。

現在已經過了一天的時間,蘇哲很擔心陽陽會遭到毒手,他不敢再耽誤時間。

……


而在一間別墅的房間里,雖然房間有著冷氣,但是柳弘濟還是一頭冷汗。

這不是熱出來的,而是因為柳弘濟心虛,他一直擔心找會東窗事發,警方會找上門來了,所以急得他滿頭大汗。

到了這一刻,柳弘濟已經是六神無主了,他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嚇了柳弘濟一跳。

柳弘濟雙手顫抖著拿起了手機,然後選擇了接通電話。

「我不是跟你說了,以後不要打電話給我,萬一引起警方的懷疑,我們就一起完蛋。」

「是。我知道。我不會過河抽板的。總之你們先躲起來,我會給你們一筆錢,然後安排你們離開的,總之以後你們就不要再出現了,至於那小屁孩,你們就先看著,我再通知你們怎麼做。」

說完后,柳弘濟馬上結束了通話。之後他無力癱倒在床上。

之前,柳弘濟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剛昆他們的確是柳弘濟指使的,是他讓剛昆他們把陽陽抓走的。

經過調查后,柳弘濟並沒有查到蘇哲有什麼過硬的背景,所以他便讓剛昆他們開始動手了,不用繼續等待了。

只是柳弘濟並沒有想到殺人,他只是打算抓住陽陽,然後用來威脅蘇哲,新仇舊恨一起跟蘇哲算清楚的。

不過柳弘濟卻沒有想到。剛昆他們會把那老太婆給殺死了,現在還被警方的人發現了。柳弘濟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逃脫不了干係。

雖然現在警方的人還不知道兇手是誰,但是只要經過調查后,肯定會查出誰是兇手的。如果讓警方抓住剛昆他們的話,柳弘濟絕對會被供出來的。

所以,柳弘濟現在只能幫助剛昆他們逃脫,而且還需要給他們一筆錢,不然的話,剛昆他們這些人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柳弘濟遇到這樣的事,他完全是一團糟,他已經知道怎麼做好了,他只是一個只會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哪裡有辦法解決這樣的事情。

而且現在柳弘濟也拿不出那麼多錢,給剛昆他們潛逃。

所以,柳弘濟已經把這件事跟他的父母說了,讓他們幫忙處理了,單靠他的話,是沒有這個能力解決好這個問題的。

現在柳弘濟的父母,已經開始出去想辦法,安排剛昆他們潛逃了。

柳弘濟是他們唯一的孩子,雖然現在犯錯了,但是他們也不會看著不管的,所以一定會幫他解決這個問題,不會讓他受法律的制裁。

而且柳弘濟之所以會成為,一個囂張跋扈的紈絝子弟,也是因為他們的過分寵溺,才會成為這樣的人。

雖然現在柳弘濟很害怕,擔心這事情會暴露,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感到良心不安,他只是後悔沒有處理好手尾,留下了這個隱患,他只恨秦奶奶連累了他,而不是因為一條生命因為他而消失在人世,而感到痛心。

這就是柳弘濟,永遠只會為自己著想,一個自私自利,永遠不會知錯的人,他從來不會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而且柳弘濟現在非但沒有反省自己,反而更加恨上蘇哲了,柳弘濟認為不是蘇哲的話,那一切都不會發生,他現在也不需要提心弔膽,擔心警方會隨時找上門來,讓他可能要承受牢獄之苦。

就在柳弘濟提心弔膽待在家裡,不敢出去,等待著父母消息的時候,他聽到樓下傳來了一聲巨響,這讓他的腦袋都差點當機了。

雖然柳弘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也知道現在還待在這裡,和等死沒有什麼區別,所以他在聽到響聲后,第一反應就要逃跑。

但是柳弘濟剛有這個念頭,他的房門就被撞飛了,房門甚至差點砸到了他。

而在這個時候,柳弘濟也終於知道剛才樓下的巨響,是怎麼一回事了,是因為樓下的大門被人暴力破開了,就好象現在的房門一樣,直接被撞飛了。

但是柳弘濟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可以來到他的房間里。

房門被撞飛的同時,一個人影迅速衝進了房間,速度很快,快到柳弘濟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脖子就被人掐住了。

當柳弘濟看清來人的樣貌時,他驚駭睜大了眼睛。

「陽陽在哪裡,剛昆在哪裡,快說。」蘇哲一隻手掐住柳弘濟的脖子,冷聲問道。

如果不是因為陽陽的話,蘇哲現在絕對會有衝動,把柳弘濟活活掐死,這種人不配活在世上。

但是如果現在掐死柳弘濟的話,那想救回陽陽的希望,就會變得很渺茫了。

所以蘇哲不得不忍耐這一股衝動,而且就這樣掐死柳弘濟的話,那對他來說,也太便宜他了,蘇哲是不會讓他那麼輕易死去的,他要讓柳弘濟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陽陽是誰,我不知道你說什麼,你快放手,不放的話,我就報警。」就算柳弘濟再蠢,也知道現在絕對不可以說出真相,不然的話,他就真的完蛋了。

「你別給我裝模作樣,最好自己說出來,別逼我動手,不然的話,你絕對會很後悔。」蘇哲掐住柳弘濟脖子的手,力度漸漸越來越大了。(未完待續。。)

… 一旦柳弘濟說出真相,那他的一切就都完了。


這一點,柳弘濟非常清楚,所以他現在哪怕已經快要窒息了,但是他還死死堅持著,就是不鬆口,死不承認。

柳弘濟認為這樣的話,蘇哲就拿他沒有辦法了,他也在賭蘇哲不敢殺他。

這一次,柳弘濟倒是賭對了,蘇哲的確不敢殺他,不是因為其他原因,而是因為蘇哲擔心柳弘濟這樣死了的話,就再也找不到陽陽了。

所以,蘇哲為了陽陽,現在還不可以直接掐死柳弘濟。

「這是你自己選擇的,千萬不要後悔。」蘇哲說完后,就直接放開了手。

被蘇哲鬆開了脖子后,柳弘濟直接癱坐在地上,拚命喘著氣。

剛才柳弘濟甚至都感覺到自己,已經接觸到死亡的感覺了,這種感覺讓他十分恐懼,所幸他現在終於逃脫了。

「你最好現在就給我滾出去,再不走的話,我就報警告你私闖民宅。」柳弘濟以為自己賭贏了,蘇哲不敢拿他怎麼樣,所以柳弘濟開始在蘇哲的面前囂張起來。

「我奉勸你最後給我老實一點,我已經沒有耐心了。」說完后,蘇哲直接一掌拍在旁邊的電腦桌上。

隨著一聲巨響,這龐大的一張電腦桌既然轟然倒塌,碎成一地的木板。

這一幕讓柳弘濟驚駭到說不出話來了,他的眼皮直跳,用膽顫心驚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再恰當不過了。

蘇哲這種力量讓柳弘濟是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怎麼形容。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擁有這樣恐怖的力量。

不過。直到這一刻,柳弘濟還是堅決不說,一旦說出來的話,他的一生就毀了。

不說的話,或許這事情還有轉機,柳弘濟還是相信蘇哲拿他沒有辦法,他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因為畏懼,而讓事情暴露了。

「你不敢殺我。你殺我的話,你就給我一起陪葬,對,你不敢殺我。」柳弘濟猖狂的說道,與其是說給蘇哲聽,不如說給自己聽,讓自己可以鎮定下來。

「我現在的確不會殺你,因為讓你這樣死亡的話,太便宜你了,我要讓你生不如死。既然你不說的話,那你就準備接受這種滋味吧。」此時。蘇哲的眼神冰冷到極點。

「你想做什麼,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放過我吧。」這一種冰冷的眼神,柳弘濟之前已經見過一次了,當時就已經在他的心裡留下了陰影。

柳弘濟想沖房間,逃離這裡,他不敢再待在這裡面對蘇哲了。

不過,蘇哲那裡可能會讓柳弘濟如意,他直接一腳把柳弘濟踢回來,讓他摔倒在牆上。

以蘇哲現在的實力,柳弘濟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求求你放過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只要你放過我。」到了這種地步,柳弘濟還是沒有鬆開。

而蘇哲已經沒有心情去理會柳弘濟,現在陽陽還等著他去救,他已經沒有時間陪著柳弘濟耗下去。

蘇哲要讓柳弘濟主動開口,既然他不說,蘇哲就要讓他不得不說。

所以蘇哲開始在寵物兌換商城裡,開始兌換一些生物出來。

這一次,蘇哲兌換了一種螞蟻出來,這一種螞蟻是這世界上所沒有的生物,不過和子彈蟻有一些類似。

但是這一種噬魂蟻的體積,比子彈蟻要小很多,噬魂蟻的成蟲體長約0.2mm到0.4mm。

不過噬魂蟻的體積雖然小,但是其身上所帶的毒刺,威力卻是巨大無比。

雖然這毒刺無法對人類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是足以讓人體會到地獄般的滋味,不過噬魂蟻的毒刺,雖然可以讓感覺到無比痛苦,但是卻無法對人類的身體,形成真正的傷害。

噬魂蟻所擁有的毒素,似乎唯一的作用只能讓人感覺到疼痛,而不具備其他作用。

但是如果用在審問的時候,噬魂蟻卻是可以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因為沒有人可以承受這種疼痛,必然無法繼續堅持下來。

在施密特叮咬疼痛指數中,子彈蟻被描述為帶給人一浪高過一浪的炙烤、抽搐和令人忘記一切的痛楚,這疼痛可以持續24小時,而不會有任何減弱。

子彈蟻是所有昆蟲里最痛的,如果不幸被咬到,必須承受24小時的劇痛。

但是噬魂蟻給人帶來的疼痛,是子彈蟻的十倍以上,更加讓人恐懼,可以想象這一種疼痛有多麼恐怖了。

蘇哲想這噬魂蟻足以讓任何人,沒有辦法繼續保持秘密,而嬌生慣養的柳弘濟,則是更加不可能承受得來了。

有了這噬魂蟻,蘇哲就不信柳弘濟,可以繼續守口如瓶,不說出事實來。

當即蘇哲在寵物兌換商城裡,兌換了這噬魂蟻出來。

這噬魂蟻全身通紅,就好象火焰在燃燒一樣,在腹部處有一小毒刺,和普通的螞蟻區別並不大。

兌換了噬魂蟻后,蘇哲讓其中一隻爬到柳弘濟的身上,可憐的柳弘濟到現在還不知道,等一下他會承受怎麼樣的痛苦,他現在還以為蘇哲一直沒有動靜,是因為已經拿他沒有辦法了。

在蘇哲的命令下,這一隻噬魂蟻爬到柳弘濟的身上后,馬上用自己的毒刺刺入了柳弘濟的皮膚。

噬魂蟻的毒刺雖然小,但是卻是輕易就刺進去了,並且開始釋放體內的毒素。

在這個過程,噬魂蟻全身突然燃燒綻放起來,化為一個光點后,便消失不見了,而這一幕只有蘇哲看到了,柳弘濟還沒有發覺,他還在祈求著蘇哲放過他。

噬魂蟻突然會燃燒殆盡,這一現象,蘇哲並不意外,因為這是正常現象。

雖然噬魂蟻的毒刺威力無比,但是它短暫的一生里,只能動用一次。

一旦噬魂蟻動用到了毒刺,那就是它生命結束的時候了。

在這個時候,噬魂蟻的身體會化成最猛烈的毒素,進入對方的體內,然後迅速遍布全身,最後會猛然爆發,讓人體會到真正的生不如死的滋味。(未完待續。。)

… 雖然噬魂蟻的毒素,會讓人感覺到無比的疼痛,讓人體會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不過這疼痛只會持續一分鐘的時間,一分鐘過去后,這疼痛就會逐漸減弱,最後消失。

雖然只有一分鐘的時間,但是足以讓人體會到地獄的滋味,深入骨髓的疼痛,足以讓人恐懼一生了。

而且噬魂蟻叮人之後,不會流下任何的痕迹,一分鐘過去后,所有的毒素也會揮發出去,不會殘留一絲一毫,所以以目前來說,任何的科學儀器都無法檢查出來。

噬魂蟻是蘇哲第一次兌換出來,他以前從來沒有兌換過,而這一次,蘇哲要把噬魂蟻用在柳弘濟的身上,讓他付出痛苦的代價。

柳弘濟還在求饒,求蘇哲饒過他,放他離開,雖然柳弘濟的心裡,還在想著怎麼報復甦哲,但是此刻卻像是可憐蟲一樣,拚命向蘇哲求饒。

但是蘇哲並沒有理會柳弘濟,他怎麼可能輕易就放過柳弘濟,甚至他都覺得讓柳弘濟死去,都算是便宜他,所以怎麼可能就只有放過他。

是因為柳弘濟,秦奶奶才會遭遇不幸,而且陽陽現在還下落不明,蘇哲還要去救他。

所以無論柳弘濟怎麼求饒,蘇哲都不會就此放過他。

就在這個時候,正在祈求蘇哲的柳弘濟,突然癱倒在地上。

柳弘濟的眼睛驚突,拳頭緊握,渾身通紅,不斷流出冷汗出來。好象正在經歷最恐怖的事情一樣。

見到柳弘濟這個樣子。蘇哲知道是噬魂蟻發揮作用了。他在旁邊冷眼看著。

在這一瞬間,柳弘濟的身體已經被毒素控制住了,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彷彿置身於火爐一樣的熾熱,已經快要讓柳弘濟快要崩潰了。


這一種感覺,比死亡還要可怕,如果選擇的話,柳弘濟寧願就這樣死去。也不想再承受這種疼痛。

這疼痛一波接著一波,此時的柳弘濟,渾身沒有一處地方是不痛的,每一個地方都好象被烈火焚燒一樣,又好象被萬針刺入骨髓一樣,這種疼痛的感覺難以形容,足以讓任何人發瘋發狂。

柳弘濟很想叫喊,但是此時的他,卻好象被人掐住脖子一樣,他用盡全力。都沒有辦法叫出聲來,更是讓他難受至極。

在這個過程里。癱倒在地上的柳弘濟,全身只能發顫不已,除此之外,就再也做不了其他事情了,現在柳弘濟對自己的身體,已經差不多徹底失去了控制權,他只能承受這一種痛苦。

這個時候,柳弘濟已經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體會這生不如死的滋味。

對現在的柳弘濟來說,如果能昏迷過去,就是對他最大的恩賜。

但是這痛到極點的痛苦,不但讓他沒有辦法昏迷,更是讓他的意識清醒無比,非常清晰體會這種劇痛。

在這個時候,蘇哲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默默看著柳弘濟。

對蘇哲來說,一分鐘的時間很短,但是對現在的柳弘濟來說,這一分鐘卻是無比的漫長,彷彿過去的一年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