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魔鬼帝只要能夠拖住領袖,整個天位學院也就完了。

「蘇杉,你敢!」蒙面大小姐也震怒了,全身星光勃發,似乎就要出手,但是閻魔鬼帝的目光立刻就鎖定了領袖,「新任領袖是吧,你個後起之秀不錯,修鍊到達了大聖境極高的階位,可惜的是,畢竟年紀輕了許多,來吧!既然蘇杉以諸神的名義起誓了,我倒是不得不出手,和你一戰。還有,別妄想保護你的屬下,如果和我的決戰,你居然能夠保護屬下,那我閻魔鬼帝也就白白稱呼為太古魔王了。」

為了冥神之矛,閻魔鬼帝算是豁出去了。

「是嗎?」領袖也死死盯住了閻魔鬼帝,他皺起眉頭,覺得形勢有些嚴峻了,眼下蘇杉的態度太過強硬,使得他也有一種被咄咄逼迫的味道。

他可是整個豐饒大陸第一人,被一個傳奇境界的人逼迫,還是天位學院的聖徒,顏面何存?

但是,如果真的按照蘇杉所說,自己被閻魔鬼帝纏住,那真的恐怕頃刻之間,整個天位學院上上下下的人,要被蘇杉殺得是乾乾淨淨,一個不留。

更為厲害的是,蘇杉的背後,還有神秘的天位境高手。

頓時,他就處於了一種進退兩難的地步。

「住手,蘇杉!住手!」

突然,正在這對持之間,地面上一道封印破裂,隨後魔氣衝出來,百花聖女居然出現了。很顯然,是百花聖女被封印在地底,居然是被封在一些鎮魔殿中。

這是人犯了大過錯,才會被關押在其中。

不過,百花聖女這一衝而出,身上還有一些鎖鏈,也生生崩潰,她衝出來,落到了蘇杉的面前,「住手!蘇杉,雖然你一走之後,我就被太上長老找借口封印,不過在鎮魔殿的深處,我倒是得到了不少好處,實力得到極大的磨練,也算是因禍得福,素素已經跟隨兩位大聖境界的太上長老,橫渡虛空,離開豐饒大陸,尋找天位學院前人留下來的信息,同時尋找玲瓏一族的上古族群。你如果滅了天位學院,會對素素造成很大的影響。」

「是嗎?」

蘇杉看著百花聖女,「你犯了什麼過錯,居然我一走,就把你封印,這天位學院處事不公,實在是令人髮指,還有什麼好獃下去的?素素的事情,我會去尋找她,你也退出天位學院吧。和我一起。」

「那不行,天位學院對我有巨大的恩情,我是不能夠退出的。」百花聖女搖搖頭:「而且,你也不能夠對天位學院動手,雙方各退一步如何?」

「事到如今,太子晉陞了大聖的境界,你以為還有退路么?」蘇杉搖搖頭,「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已經來臨,事到如今,也只有撕破了臉。」

「不行!」百花聖女堅決的道。

「愚昧!」蘇杉突然出手,一指點在了百花聖女的身軀上,她就暈迷了過去,被收入大帝塔中,蘇杉修鍊神象鎮獄勁,承載了諸神的意志,行事強橫霸道,如太古神象一般,哪裡會受到任何人的束縛?

一下打昏了百花聖女,他也沒有了什麼後顧之憂:「不管怎麼樣,領袖,這個天位學院我退出定了,你如果要阻攔,今天就是血流成河,伏屍百萬,我蘇杉是秉承了諸神意志的人,不容小小的天位學院褻瀆,不管你相信好,不相信也好,我就是這麼一個態度,你自己看著辦,是選擇動手,還是選擇全面退讓?」

「好了!」

領袖臉色神色不定,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這樣逼迫。不過閻魔鬼帝實在是厲害,沒有一點把握戰勝。

(未完待續。) 「那是『殺生石』吧。」中年人想吊人胃口,然而高台上的小林健一口叫出了他手中巨鬼雕像的材料名字。

「你……怎麼知道?」中年男人臉上的得意還沒有收斂,立刻變成了錯愕。

「其實在你開口的時候就已經告訴我們它的材料了,『殺生獨角』,我想那『殺生』肯定不是隨便加上去的吧?」小林健侃侃而談,顯得胸有成竹,如果不看他那恐怖的皮包骨的形象,說不定可以吸引很多的女人。

「你說的沒錯,這巨鬼雕像就是以『殺生石』雕刻而成,我給它取名為『獨角』。」中年人錯愕過後,也暗惱自己得意過頭,把「殺生」也加了上去,否則不會有人第一時間猜到它的材料是什麼。

「真的是『殺生石』嗎?」在座的人原本對於巨鬼雕像的忌憚和嫌棄,又轉變為了毫無掩飾的貪慾,畢竟殺生石也是一種「傳說中」的寶物。

「『殺生石』是什麼?」李學浩確實第一次聽說這種材料,問著對面的鈴木菲亞娜。

「哦?真中不知道『殺生石』嗎?」鈴木菲亞娜臉上明顯帶著古怪之色,似乎是因為他的「孤陋寡聞」而驚訝。

李學浩搖了搖頭,其實早在中年人解開黑布的時候,他就已經查探過了,那個巨鬼雕像除了雕刻得精緻栩栩如生之外,並沒有別的突出之處。

而之所以散發出那種邪惡不祥的氣息,是因它的材質本身,這種材料顯然也是一種「天材地寶」,不過和那些對身體有益處的天材地寶正好相反,它的存在,是屬於陰暗的一面。

世界有陽就有陰,有好就有壞,雖然邪惡的「天材地寶」沒有正面的增益之處,但也有特殊的作用,就比如作為惡靈的寄居之所,可以增強惡靈的實力,當然也會令惡靈變得更加兇猛。

只是眼下中年人手中的巨鬼雕像里並沒有寄居惡靈,所以它只是一個空的役具,正好適合用來作為交易的物品。

鈴木菲亞娜解釋道:「『殺生石』是一種毒石,也被稱為『不詳之石』,有很多關於它的傳說,最誇張的一種說法是,『殺生石』是封印著九尾妖狐玉藻前的靈魂的妖力結晶,如果有誰得到它,甚至可以召喚出裡面的九尾狐妖靈,讓它聽命於自己……」

李學浩當然不信什麼九尾狐的妖靈被封印在裡面的誇張說法,如果「殺生石」裡面真的有靈體的話,根本就瞞不過他的神識。

「當然,以上只是傳說故事,比較可信的一種說法是,『殺生石』是生於火山內部的一種石頭,因為石頭中含有有毒的物質,在火山爆發時被噴出山體之外,而鳥獸靠近『殺生石』,會在瞬間被有毒的物質殺死,所以這就是『殺生石』的由來。」鈴木菲亞娜繼續說道。

李學浩沒有接腔,這個說法就比較科學了,但其實他知道,殺生石根本就沒有毒,是因為它內部的陰邪之氣太濃了,有血有肉的生靈靠近它,就會被陰邪之氣侵蝕身體,嚴重點的當場死亡,估計這才是殺生石的真正由來。

「啪啪啪……」高台上突然響起一陣拍巴掌的聲音,是小林健。他將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來之後,這才清咳一聲,看著那個中年人說道,「不得不說,你的……哦,我該怎麼稱呼你?」

「香川儀人,來自北海道。」中年人僵硬著臉介紹道。

「那麼,香川先生。」小林健點點頭,咧嘴笑了起來,「首先我要說的是,『殺生石』作為一種珍貴的原材料,確實對我很有吸引力,但實在很抱歉,之前我就得到過一塊,所以,已經有的東西我不會再交換,你還是仔細想想,還有什麼能更令我心動的東西……」

中年人聽他這麼說,一臉失望地坐了下來,同時將那個巨鬼雕像重新用黑布包裹好。

連續兩個人都被拒絕了,底下的陰陽師們就更加顧慮了,都在心裡衡量著,自己有沒有可能和小林健達成交易。

要是像前兩個人被拒絕的話,那就有些丟臉了。

眼見下面的人又安靜下來,小林健目光微微一動,突然看向正對著高台一方的座位上的千葉住持說道,「千葉大先生,身為一個神社的住持,會更需要這樣的神器不是嗎?難道您就沒有準備一些用來交易的東西嗎?」

眼見他將目光對準自己,千葉住持面色不變,就好像沒有聽出他話中的譏諷一樣,只是淡淡地說道:「很抱歉,我沒有可與之等價交換的東西。」

「那真是可惜呢。」小林健深深看他一眼,收回目光,看著底下的眾多陰陽師說道,「既然沒有人再繼續『出價』的話,那麼我只有宣布這件神器『流拍』了……」

「等一下!」話沒說完,底下又有人的聲音響起。

小林健微微一怔,眼睛卻下意識地看向了聲音的出處。

那是一個年輕的……不,不止是年輕,看長相甚至都只是一個十幾歲的高中生少年,身材頗為高大,長相也同樣帥氣。

七日為限 只是,如此年輕的面孔,他是怎麼出現在福神聚上的?要知道,能參加福神聚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國內聞名的陰陽師,可是對方這麼年輕,顯然不會是什麼知名的陰陽師。

「這位少年,可以先介紹下你自己嗎?」小林健微微眯起眼睛,仔細打量著的少年,似乎是想從他接下來的話中判斷出他是什麼人。

「真中浩二,來自橫濱市。」李學浩很乾凈利落地學之前幾人的介紹方式。

「看你的樣子,也是想『出價』嗎?」小林健饒有興緻地問道。

「沒錯。」李學浩點點頭,如果能不用搶的,那自然最好,反正他原本就帶了交易的東西來,現在不過是「廢物利用」而已。

校園之心跳回憶 「那麼,拿出你的交換品吧,如果我滿意的話,會和你達成交易的。」小林健一臉鼓勵地說道,但誰都聽得出來,他這只是公式化的回答而已,根本不抱任何期望會達成交易。 ?他想著想著,臉色逐漸恢復了平靜,淡淡道:「這件事情,就此揭過,你也沒有什麼罪孽,也不用退出天位學院,這樣,反正你要和太子決一死戰,大約會在一百天之後,太子會脫離遮天大聖的封印,到達豐饒大陸,我會安排四大學院,還有皇朝聖祖做公正,你和他決一死戰,誰勝利了,誰就是天位學院的領袖。我給你一次最為公平的機會。你雖然不是大聖,但是如果能夠戰勝太子,你也有了擊敗大聖的能力,當天位學院的領袖,當之無愧,如何?你們去爭奪吧,我懶得理會了。從今天開始,天位學院的所有大長老,太上長老,全部中立,不得插足太子和蘇杉之間的恩怨!」

領袖突然拋出來了一個震撼人心的決定!

也就是說他要退位了,接任他的人,就是太子和蘇杉,誰勝利了,誰就是新的領袖。

眾人都大吃一驚,沒有料到領袖居然會妥協,而且是當眾妥協。

領袖要退位,接班人就給太子和蘇杉之中選擇一個,用這個條件,來使得蘇杉不退出天位學院。

這簡直就是荒謬,荒天下之大謬。

但是,眾人一想,卻又覺得領袖未必沒有道理,現在蘇杉大勢已成,背後甚至隱隱約約有閻魔鬼帝撐腰,而且自身的實力,可以斬殺半聖,如果和太子爭鋒,一旦擊敗了太子,那整個天位學院肯定是在他的掌控之中,這和當領袖沒有什麼區別。

這樣一個強勢的人物,與其讓他脫離天位學院,成為敵人,還不如讓他當做學院領袖,為學院謀得福利。

「嘖嘖……」

閻魔鬼帝聽見這個話:「領袖小子,你好算計,也捨得,拿得起,放得下,心胸倒是頗讓我佩服,年紀輕輕,就修鍊到達這一個境界,在太古洪荒時代都罕見。」

他發出來了一陣陰笑:「不過,就算蘇杉答應,我也要和你一戰,試試看我最近練成的閻魔六道神拳,到底如何。」

蘇杉雖然能夠利誘他,但是卻不能夠指使他,剛才讓他去殺這個領袖,現在如果又答應,這不是在耍他么?所以閻魔鬼帝自然是不依不饒。

「閻魔鬼帝,你暫時聽我的安排。」蘇杉道:「不管事情成功不成功,我會傳授你一篇口訣,乃是太古冥王的感悟經文,雖然不是冥神之矛的修鍊方法,但是對於惡魔,那是有非常巨大的好處。」

「是嗎?」

閻魔鬼帝一愣,雙眼之中再次閃爍出來了貪婪:「既然如此,那我就暫時聽你的安排,不過事後你不給我感悟經文,別怪我大開殺戒,殺不了你,但是可以把整個豐饒大陸上所有的人都滅絕。」

「放心,我蘇杉說過的話,沒有不算數的。」

蘇杉語氣很淡。

「領袖,你不要拿天位學院領袖的位置來誘惑我,這個小小的位置,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值得誘惑的地方,不過反正我要和太子一戰,你說一百天,那就一百天,反正大約一百天以後,就算我不戰,太子也要回來殺我。不過,我明確的告訴你,只要我戰勝,統一天位學院,我就會把這個學院改變名字,破除舊習,這一點你可要想好了。」

「隨便你,只要你戰勝太子,我就退位,讓你全權主宰大局。」領袖十分淡然:「我也要去做該做的事情,整個豐饒大陸,隨便你來折騰就是了。」

「那好,一言為定,現在我就此離開,百天之後,太子降臨,我和他決一死戰!」蘇杉身軀突然一下沖了起來,化為長虹,消失在了天空之上,就留下這裡許多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太狂了,父親,他太狂妄了,比太子還囂張一百倍,太子雖然破壞規則,但是沒有到達消滅規則的地步,他現在口口聲聲要滅掉天位學院所有的人,這種大逆不道,簡直是無法形容。」

蒙面女子憤怒的道。

「等這件事情結束了,我帶你橫渡虛空,去尋找上古星光體的族人。」領袖道:「就看百日之後,蘇杉和太子之間的交手,誰勝誰負了。」

「蘇杉不過是傳奇境界,他如何能夠戰勝太子?太子現在可是大聖的修為,而且他一晉陞到達大聖的境界,體內天神下凡的血液全部激發了出來,只怕蘇杉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蒙面大小姐分析著。

「那也不一定,你沒有看見,蘇杉和閻魔鬼帝在進行一場交易么?以蘇杉的手段,既然答應了百天之後的決鬥,那肯定是有幾分把握。閻魔鬼帝的手段,會瘋狂提升他的修為。」

領袖的雙眼很是深沉,似乎想到了很多東西。

「諸位,各就各位,重新建設天位學院吧,把鬼神都呼喚出來,清理廢墟,安頓弟子。」想了想,領袖大袖一揮,頓時從袖子裡面飛出來了許多巨人,呼風喚雨,開始清理廢墟,建立新的學院,而且一個又一個空間誕生了,許多弟子都得到很好的安頓。

新的秩序,在廢墟上建立了起來。

「領袖,才是簡簡單單的大聖發威,我們天位學院的所有建築都毀滅了,如果剛才您和閻魔鬼帝真正衝突起來那會怎麼樣?」一個太上長老心有餘悸的道。

「那會大地陸沉,生靈塗炭,整個天位學院除了我之外,沒有人可以活下來。」領袖道,「這件事情,不能夠讓其發生。」

「難道領袖,我們所有的人加起來,都不是蘇杉的對手?您纏住閻魔鬼帝,我們這麼多的太上長老,半聖,傳奇九變不死強者,全部圍攻他一個人,恐怕他也要隕落吧。」

一位太上長老道。

「沒有用的,和他拼人數,那是找死,此人掌握了一門無數強大的召喚氣功,可以從虛空之中,源源不斷的召喚出來比自己境界高強無數倍的惡魔來。組成惡魔軍團,橫掃整個大陸,只要地獄惡魔一天存在,他的惡魔軍團就永不消失。」領袖搖搖頭:「上次他修補天闕,就能夠召喚傳奇六變的青銅燃燒惡魔,現在的境界比那個時候高出了很多,尤其打破空間,恐怕能夠召喚八九變的惡魔,想一想,他如果召喚出一群八九變的阿修羅,你們怎麼抵擋?」

「這不可能!哪裡有這種召喚之法。就算是傳聞之中,太古洪荒時代,一些人可以召喚仙之位面的仙靈,也是召喚比自己等級低的存在,否則壓制不住,傳聞可以召喚比自己強大境界的惡魔,這違背了修鍊的常理。」這些太上長老紛紛表示不相信。

「你們不相信也沒有辦法,也許是蘇杉背後那神秘存的原因。」領袖搖搖頭:「算了,討論這些沒有意義,總之從現在開始,任何人都不得招惹他,一切都等待百日之後,太子和遮天大聖的賭約完成之後,強勢回歸,和他決鬥吧,我現在把這件事情,告訴另外四位大聖,甚至也可以邀請西方大陸的六位大聖來參觀。」

「領袖英明。」

許多人都道,不再說話了。

茫茫雲海之上,閻魔鬼帝始終跟著蘇杉:「蘇杉,你剛才說要把冥王感悟的經文傳授給我,現在來吧。」

「慢點,我還要你幫助我做一件事情。」蘇杉道。

閻魔鬼帝臉色一變:「你到底有完沒完?本座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是在耍本座么?」

「這件事情對於你非常的容易,幫助我一個長輩還魂而已。」蘇杉道:「我的一位長輩,傳奇九變,不死變的人物,被人擊殺,你救活他而已,我現在可以把三分之一的經文傳授給你,你聽好了。」

蘇杉的神象鎮獄勁之中,有許多不是主幹,而是來自於地獄的信息。

眉心之中,諸神印記為他傳授經文的時候,除了真正的神象鎮獄勁神級氣功之外,還有一些來自於地獄的感悟,經文,這不屬於神級氣功,但是也非同小可,其中一篇太古冥王經,就是其中。

「鴻蒙初開,幽冥為暗,滋生魔煞,光暗交替,王者誕生……」一篇經文,是太古冥王的感悟,其中帶著上古神族的文字,出現在了閻魔鬼帝的面前。

閻魔鬼帝一看,雙眼立刻就不動了,簡直是愣住,無數的魔氣在身上醞釀著,根本說不出話來,似乎境界得到了很大的啟發。

「不愧是太古經文,來自地獄深處的感悟,我只要細細研究一下,參悟了萬年的境界,會再度提升,可惜啊可惜,不是冥神之矛,那才是最為正宗的諸神法門,落到你的手上,簡直暴殄天物啊。」

閻魔鬼帝感嘆了起來,雙眼眯起,說不住的享受,似乎是在吸食某種毒品。

但是,不一會兒,這經文就消失了。

「下面呢?還有下面呢。」閻魔鬼帝憤怒的吼叫出來:「蘇杉,快點把下面的經文演示出來,本座剛剛有所感悟,你就掐斷,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讓本座走火入魔么?」

「這是三分之一的經文,你如果要再看下去,就得救活我的那位長輩。」看見閻魔鬼帝氣急敗壞的模樣,他得意的一笑,以後慢慢的吊胃口,遲早有一天,會讓閻魔鬼帝上當,陷入其中。

「我這樣的經文還多,都來自地獄,什麼最深處的阿鼻地獄,無間地獄,泥犁地獄……都有經文的存在。」蘇杉道,「雖然不是諸神的功法,但是你如果修鍊了,到達天位境界還不是什麼難事。」

「好好好……」閻魔鬼帝興奮的搓手,「你的那位長輩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被人殺死,我是無法救活,但是如果有屍體,血肉,殘魂之類的東西苟延殘喘,我還是能夠施展無上魔功,把他的魂魄重新煉製的,尤其是不死變的高手,只要不徹底隕落,總是有機會還魂。」

「去日月學院。」

蘇杉手一揮。

華天雄被太子殺死,蘇杉一直不相信,因為從華天雄的符籙上來說,還沒有徹底的黯淡下去,這就代表著,他還有機會還魂。

不過令得傳奇九變不死變的高手還魂,蘇杉是無能為力,一般的大聖也恐怕不能夠,不過閻魔鬼帝卻可以。

既然華天雄有希望被救活,蘇杉是必須要解救的。

閻魔鬼帝這尊高手,利用他可以做出很多事情來,這樣一尊無敵的強者在自己身邊,想殺誰都可以。

這次要不是閻魔鬼帝的鎮壓,天位學院還有那領袖,指不定會對自己怎麼樣。

救活了華天雄以後,蘇杉就要召集自己的兄弟,家族,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利用自己現在手上的資源,再次提升實力,來一個大的躍進。

而且,華天雄和遮天少爺對太子進行擊殺,卻被反殺,其中的許多細節,他都不知道,太子到底強橫到達了一種什麼程度?他必須要了解。

蜜戰100天:冷梟寵妻如命 閻魔鬼帝也急不可耐,他恨不得跳腳,快點救活華天雄,得到那下面的經文。

到達現在,他越來越是相信蘇杉隱藏實力很強了,天位學院領袖一直不敢對蘇杉下手,間接的證明了,此人是碰不得,一旦被碰了,引發諸神印記,後果不堪設想。

閻魔鬼帝被封印了數萬年,耐心非常的好,已經有足夠的時間去糾纏,不會急功近利,把自己處於一種危險的境地,而且他相信,諸神印記落到蘇杉的身上,絕對不是偶然,冥冥之中,有一種偉大的力量,在支持著他。

越是和蘇杉相處越久,閻魔鬼帝就覺得他的身軀上有一種偉岸的氣運,似乎是天之驕子,不可褻瀆。

面對諸神的意志,閻魔鬼帝也只能夠戰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