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洪凡,則是獨自離開了。

「站住!」

突然間,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帶著亘古的冰冷,旋即一道白衣身影chuxian,身後亦是跟了數位半神境界的武者。

郁寒心裡咯噔一聲。突然暗叫不好。

「姐姐,你回來了。」郁寒轉身,臉色有些難看,而後趕緊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等下我去找你。」

說完,她拉著楊羽便要離開。

「站住。誰讓你走了?幾天不見,膽子肥了。」那女子聲音冰冷,漸漸的朝郁寒走來。

楊羽仔細觀察。這女子果然很漂亮,唇紅齒白,肌膚雪白,隱約有寒氣發出。是可望不可即的美女。

比起郁寒。這女子無疑更加美麗凍人,嗯,確實是美麗凍人。

「這位是?」此女自然知道,楊羽乃是真神境界的武者,故此一來便如此詢問道,也算是給足了面子。

「我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一路護送我回來。洪老可以作證,他還救了我的命。」郁寒再度說道。

「朋友?」郁欣一愣。旋即冷聲道:「我怎麼沒有見過你這個朋友?不過,你這個朋友可是不簡單啊!」

她略一感應,便知道楊羽不簡單,神力充沛,神識強大,是個不好惹的角色。


關鍵,她竟然不知道楊羽修鍊各種力量奧義,這才是最讓她擔憂和不解的事情。

一般而言,同階武者之間,能彼此感應對方修鍊的力量奧義。

這次,她卻失算了,沒能知道楊羽修鍊的力量奧義。

「呵呵,這位就是郁欣姐姐吧?」楊羽嘴巴很甜。

「這位朋友可不要套近乎,我可不是你的姐姐,我也不敢當你的姐姐。」郁欣一臉冷冰冰,「朋友還是告訴我,你的來歷吧,在這方圓萬里之內,似乎沒有朋友這一角色。恕我孤陋寡聞,朋友來自哪個勢力,可否告知呢?」

「哦,我是散修,姐姐不知道也算正常。」楊羽微笑著解釋。

他不願多說,只想暫時在這裡待下去,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他的來歷,否則將惹出禍端,他暫時還不敢暴露出zi的真正身份。

有很多人都在找他,那些人目的各不相同,因為有人要殺他。

「這位朋友,你到底是哪家派來的卧底?來我郁家究竟有何目的?你若是不說,我可是不客氣了。」

郁欣掏出一柄劍,那是一柄散發冰寒氣息的劍,乃是玄冰淬鍊而成,是一件凡級三品的秘寶,能增幅修鍊寒冰之力武者三成力量,是她的爺爺尋求一位煉器師煉製而成,被她視為寶貝。

「姐姐你真的多心了,我真是散修,無門無派,此次為了加入郁家而來,而且我和郁寒一見傾心,此生不離不棄。」楊羽信誓旦旦,信口拈來,毫無壓力可言。

他暫時沒有恢復全部修為,所以郁欣才敢動手。

若是他的修為完全恢復,就算郁家的老家主郁宏,也要為之側目,不會輕易得罪此類人物。

恢復五成修為,三成神識的楊羽,在郁欣看來,就已經很強大了。

「多謝你一路護送,我郁家會給出報仇的。」

郁欣轉變語氣,而後呼喚身邊一人,吩咐道:「取出一百下品神晶,送給這位公子,謝謝人家的好意。」

他身後一位武者點頭,轉身離開,而後很快歸來,他拿著一枚幻靈戒,來到楊羽面前,道:「公子,裡面有一百下品神晶,是郁家的報酬。」

她這是下逐客令了。

「呵呵,這就是你們郁家的待客之道嗎?」楊羽看了一眼幻靈戒,而後冷笑道:「若是如此,郁家我不加入也罷,告辭了。」

他很失望,沒想到郁欣說話如此刻薄,超出了他的承受底線。

他看向郁寒,道:「寒寒,我要先離開此地,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我真的很喜歡你。」

說著,他在郁寒的額頭,淺淺一吻,便轉身離開了郁家。

「別走啊!」郁寒叫喊,楊羽離開,一路不回頭。

她狠狠的跺跺腳,很氣憤的道:「我的好姐姐,雨洋若是不會來的話,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說完,她便氣呼呼的朝zi的小院走去。

她知道,就算她強行挽留,楊羽也不可能回頭。(未完待續……) 郁寒氣呼呼的離開,也是頭也不回。

「寒寒,你還是在耍小孩子脾氣,我是為你好啊!」郁欣一路跟隨,苦口婆心的勸說,希望郁寒能消氣。

「只要你把雨洋找回來,我就不生你氣了。」郁寒冷著臉,依舊朝著zi的小院行去,根本沒有看郁欣一眼。

以往,她只感覺姐姐有點尖酸,待人刻薄,冷冰冰的,如冰山,令人難以接近。

但即使如此,郁欣也是很喜愛這個她的,什麼都為了她著想。


在外人看來冷冰冰的郁欣,在郁寒看來,卻是一個比較會疼愛人的姐姐,她甚至還很理解郁欣,因為她zi對待那些蒼蠅般的追求者,也是如此。

但今日,郁欣竟然把楊羽擠兌走了,這令她極度不爽。

以往慈愛的姐姐,今日竟然令她感覺如此可恨。

多少年來,無數的追求者,多如蒼蠅,其中不乏一些天賦極好的青年,甚至有真神武者在內,但被她無情拒絕。

那些人只是貪圖她的美貌,她時常想,要是zi長得丑一些,估計那些人就不會不要身份的瘋狂追求她了吧。

「你都這麼大了,什麼時候能成熟一點?」郁欣緊跟在郁寒身後,她很在意這個妹妹。

「我什麼時候不成熟了?」郁寒猛地轉身,語氣冰冷的道:「請不要用你的行為標準,來規範我的人生,你知不知道。我很討厭你?」

郁欣緊跟,和郁寒裝了個正著,她急忙後退幾步。

「這雨洋來歷不明。他接近你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目的,你不要被他和善的外表欺騙了。」郁欣解釋道。

「哼,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需要如此卑鄙下作?」郁寒掐著腰,滿臉冷冽,她很氣憤的道:「他是唯一讓我心動的男人,他若是不回來,我一輩子不會原諒你。」

「現在正是多事之秋。這雨洋突然chuxian,期間肯定有問題的。」郁欣很確定的說道。

眼下正值多事之際,三大家族動蕩。她覺得,這名為雨洋武者突然chuxian,肯定有問題,但她不確定。雨洋的chuxian有什麼目的。

剛剛傳來消息。劉家的天才劉徹帶領數位半神武者,另外還有數十位元師境界的好手,外出辦事,竟然被人全滅了。

這爆炸性的消息,如湖水中投入了巨石,一石激起千層浪。

毫無疑問,半神武者和元師境界的武者被殺,真的不算什麼。最關鍵的,劉徹也一同被殺。神魂俱滅。

這種事情,簡直不可能chuxian。

劉家乃是三大家族內最強大的存在,曹家和郁家都要退避三舍。

現今,劉家上下瘋狂,都在找殺人真兇,無疑徹底攪亂了此地局勢,她不得已老早的結束歷練,提前回來。

劉徹被殺,形神俱滅,劉家的希望被掐滅,最怕劉家之主劉禹瘋狂,會拉著另外兩大家族的下一代同歸於盡。

放在以往,劉禹絕不會如此放低身價,對小輩出手。

但現在不同,劉家沒希望了,最害怕劉禹瘋狂,會出手誅殺郁欣和曹家的天才曹貢。

郁欣、曹貢、劉徹乃是三大家族的希望,小小年紀便進階真神,雖然耗費了很多的天材地寶,但很多老輩人都承認了他們為領軍人物的事實。

「他如果也是為了你的美色而來,你會怎樣?」郁欣又道。

「哼!」郁寒冷哼,而後道:「你怎麼知道?」

郁欣頓時語塞。

「再說了,就算他是為了我的美色而來,也說明我有美色可圖,我心甘情願,總比你沒人要好得多。」郁寒也開始尖酸刻薄。

她怎麼看,都發現姐姐真的很煩人。

特別是,她一直在詆毀zi心動喜歡的人,更是放大了郁欣的可惡。

不就是比我早些進階真神么?有什麼呀,要不是你年長,現在進階真神的肯定是我。

郁寒心裡如此想著,更加討厭郁欣這個姐姐了。

「你怎麼這麼幼稚?」郁欣蹙眉,她感覺這不是好現象,這雨洋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值得一向對男人不假辭色的妹妹,如此的維護。

這不是好兆頭。

她懷疑,郁寒被那雨洋灌了迷-魂葯了,否則,郁寒會如此維護一個陌生的男子么?

「幼稚?你倒不幼稚,論戰鬥力而言,你肯定不如雨洋,說不定你在他手下走不了十招,真不知道你怎麼好意思這麼尖酸刻薄的對待他。」郁寒撇嘴,非常不屑。

和雨洋比起來,郁欣簡直弱爆了。

什麼三大家族的未來領軍人物,在人家面前,還不是跟紙糊的一樣,不堪一擊么?

郁欣和劉徹相比,差了些許,劉徹在雨洋麵前也只是土雞瓦狗,那麼看來,郁欣在楊羽的面前,就更加不堪了。

「他也就是比我強一點而已,沒你說的那麼強大。」郁欣辯解,她當郁寒在信口開河。

不入真神,根本不知道真神武者有多麼強大,或許,雨洋秀了什麼花段子,才讓郁寒信以為真,覺得雨洋十分強大,還在她之上。

她知道,妹妹平日愛開玩笑,沒大沒小。

「嘿嘿,你知道什麼,人家雨洋能格殺真神武者,你能做到么?」郁寒不屑嗤笑,嘴角揚起嘲諷弧度。

「你親眼所見嗎?肯定是他吹噓的。」

「哼,我還就是親眼所見了,劉家的劉徹,在他的手下,僅僅堅持十數個呼吸,就被他徹底撐爆了,最後連魂魄都被徹底滅殺,換你行么?」

郁寒一股腦將所有事情道出,很快他就後悔了。

她真想扇zi耳巴子,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泄露出去,真是太大意,她四下kankan,還好沒有別人。

「什麼?」郁欣不確定,再次問道。

她好像聽說,劉徹被殺的消息了,但不敢確定。

「哼哼,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再瞞你了。」

郁寒破罐子破摔,一股腦將他們獵殺冰甲巨鱷,遇上楊羽,遭遇劉徹圍殺,後來楊羽暴起,將所有劉家武者滅殺的事情說了一遍。

郁欣豎著耳朵,聽完之後,雙手緊緊抓著郁寒的雙臂,而後不可置信的問道:「你說,劉徹乃是被雨洋所殺?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郁寒掙脫郁欣的手,而後又道:「天下之大,你我只是井底之蛙,永遠不知道這天下有多少驚艷的武者,你我只是滄海一粟而已。」

「雨洋也修鍊極寒之力?」

「嗯嗯,那冰甲巨鱷很倒霉,被雨洋生生的砸死了,後來雨洋將寒潭內的極寒之力全部吸干,dagai恢復了一半的力量吧。」

「你說,現在的雨洋,只是恢復了一些力量,就將劉徹撐爆了?」

「我說的很清楚了,希望此事你不要外傳,否則你知道結果的。」郁寒警告姐姐,如此看來,兩姐妹距離翻臉不遠了。

這麼一個天賦youxiu,實力強大的武者,卻被生生的擠兌走,shizai可惜。

關鍵的是,她近水樓台的夢想被無情打碎,看來,要想征服雨洋,只能另想它法了。

只是希望,雨洋不要離開幽寂嶺的範圍才好,否則茫茫世界,她到哪裡去尋找那一個令他動心的男子?

「你說,那雨洋非但修鍊了極寒之力,還修鍊了雷電之力?兩者完美並存?」

「你說,雨洋一念之間,冰封劉徹除劉徹之外的數十位武者?而且在數個呼吸之內,將他們全部誅殺了?」

一連串的消息,令人意外,令人震驚。

「這,是真的么?」郁欣喃喃,站在原地失神,不敢相信這yiqie。

她想,zi究竟得罪了一個怎樣的妖孽啊?

如此來說,雨洋一旦完全恢復,豈非能和三大家主比肩的人物?

郁寒不再理會姐姐郁欣,而是徑直的回了zi的小院。

獨留下郁欣一人,在原地發獃。


「原來,殺死劉徹的兇手,竟然是那個其貌不揚的年輕小子,真是我的運道啊!」

在遠處的一個角落內,一個禿頂的半神境界老者看到了這一幕,神色震驚,他內心想著,若是將此消息告知劉家,肯定能得到不菲的獎賞。


屆時,進階真神有望。

他壽元將近,若是再不突破,他就會因壽元耗盡,最終隕落掉,他不想這樣,還想進階真神,繼續活下去,他還想繼續享受下去。

眼下,若是將這個消息告知劉家,肯定會有獎賞。


到時候他就能購買大量的天材地寶,還能購買丹藥,增長壽命。

等進階了真神,他還能購買一些漂亮的美女,供他採補修鍊,這樣的情景,他期待了很久,夢寐以求。

這傢伙看起來有些猥瑣,還有些陰厲。

「聽說,這小子竟然殺了一個半神境界的妖族武者,若是將此消息告知狼神教,不知道狼神教會不會給我大量的獎勵?」

這禿頂老者,越想越高興,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距離夢想如此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