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現在八枚假丹自從太古時期到現在,也算是第一次的匯聚了,呵呵,接下來似乎也不需要我們再多做什麼了,對吧?」鳳霖見到妖昊也將假丹取了出來了,當下就是微微一笑。

而八枚假丹的出現,此刻也是令得暗地裡不少的目光變得貪婪而炙熱了起來。雖然說,只要開啟了入口的話,所有人都能夠進入這界神殿之中,但是,手裡有假丹的人,或許能夠在裡面得到一些先機。

只不過,雖然不少人都這麼想,此刻倒是沒有人膽敢出手破壞了此刻的情形。誰若是膽敢在這個時候貿然出手的話,那麼最後他的結局,定然會是極端的不堪的。

不過,此刻杜飛倒是沒有心情來關注這些其他的強者的想法,而是視線死死的落在了半空之中的八枚假丹之上。

「咻——」

突然之間,就見到一道道的赤紅色光速,驟然間從那假丹之中呼嘯而出,然後八道光束在半空之中匯聚,最後唰的一聲,就是射入了那巨大的漆黑裂縫之中去了。

「嗡嗡嗡——」

伴隨著這八道光速的匯入,頓時就見到原本還算穩固的空間,此刻發出了一陣陣的波動,而一波波極端炙熱的毀滅性能量波動也是散發而出。而這等波動,卻是令得不少人的面色變得有幾分難看,然後都是小心翼翼的退後。

炙熱的波動,不斷的向著四面八方之處蔓延而開,然後,就見到那八道鎖鏈,在無數人的注視之下,如同消融的雪花一般,緩緩的消散於無,然後露出了那漆黑無比的通道。

而在這漆黑通道出現的時候,無數道目光都是瞬間死死的落到了那通道之中,顯然每個人都是看出了,此刻空間通道已經算是出現了。

「行了,界神殿入口已經開啟了,諸位,請自便。」

見到入口開啟,那妖昊卻是第一個一翻手,收回了那枚假丹,而後身形飛快的向著後方退去,回到了遠古妖鳳族的諸多強者所在之處。

而其他七人一個個對視了一眼之後,也是收回了屬於自己的假丹,然後飛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勢力所屬之處。

而此刻,界神殿入口雖然已經開啟,但是太古八族的強者的退回,卻是令得很多人都是微微的眯了眯眼,雖然眼眸之中依然是一片的炙熱,但是此刻他們卻是全部都是冷靜了幾分,看著那空間通道的眼神之中雖然依然炙熱,但是明顯卻多了幾分謹慎的味道。

「這些傢伙,倒是真夠小心謹慎的啊!」

杜飛見到此刻這反而是詭異的安靜下來的場面,倒是忍不住的笑了笑。看來,能夠抵達這個地方的強者,就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想要讓他們傻乎乎的第一個衝進去,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事情了。

不過,杜飛的視線落到了那已經開啟了的漆黑入口之上的時候,手掌卻是忍不住緩緩的握了起來了,他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炎帝槍在此刻傳出了一種淡淡的呼應之音,就彷彿,炎帝槍和這空間之中的某樣東西,有一聲血溶於水的聯繫一般。

而杜飛若是料得不錯的話,這聯繫,多半就是來自於那枚傳說之中的炎神丹了!

「看來,這一次又得我們現在進去了……」

杜飛緩緩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才是沉聲開口道。

聞言,不僅僅是鳳霖,就算是和杜飛認識了許久的小冉,此刻都是微微的一愣。在他們的印象之後,杜飛是一個極端小心謹慎的人物,但是此刻沒有看到多少的東西,也沒有等到人先去試探一番,居然就準備這般進入其中了……

「杜飛閣下,這…恐怕不太好吧?」鳳霖略帶幾分遲疑的開口道。

「是啊,小杜飛,你不好好考慮一下,我們先去探路?」小冉也是微微皺眉道。

「你忘記了炎帝槍在我手中?」杜飛聞言,卻是微微的笑了笑,臉上浮現了一抹輕鬆的笑容,「你們儘管放心便是了,我能夠感應到,進入這裡面的話,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但是……如果有其他的情況的話,我就說不準了,不過先進去總是沒錯的,要是錯過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的話,恐怕就會後悔莫及了!」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話音落下,杜飛卻是不管其他人是不是在微微的發愣,而是不多說什麼,隨意的一揮手,旋即就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第一個進入了那黑色的入口,而後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走!我們也進去!」

見到杜飛的動作,鳳霖和小冉兩人都是遲疑了片刻之後,而後他們同時一揮手,就是帶領著遠古天鳳族和遠古妖狐族之人,飛快的竄入了其中,不到瞬間,這兩族人馬就是瞬間失去了蹤影。

「這…少主…這遠古天鳳族和遠古妖狐族這麼著急,不會是有什麼線索了吧?」在遠古妖鳳族之處,妖昊身後的幾個強者都是皺了皺眉之後,然後緩緩的開口道。

「哼,遠古天鳳族敢這麼做,難道我們遠古妖鳳族就不敢了不成?不論如何,都不能讓炎神丹或者界主傳承落入遠古天鳳族的手中,我們也走!」妖昊冷笑了一聲之後,而後他猛的一揮手,頓時就是帶著大批人馬,飛快的向著那空間裂縫之中竄了進去。

「遠古妖鳳族都進去了,我們似乎也不能太慢了,要不然以妖昊的性子來說,最後我們可是會連根草都撿不到的。」青羽輕笑了一聲,而後一揮手,就是帶著遠古青鸞族眾多強者,飛快的竄入了那黑色的空間裂縫之中,瞬間的失去了蹤影。

「事情既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進去了。」遠古天龍族所在之處,紅綾皺眉片刻之後,才是微微一揮手,頓時就見到遠古天龍族一行,也是飛快的竄入了那空間裂縫之中。

伴隨著這幾族的進入,剩下的幾族也是再也忍耐不住了,而是一個個飛快的進入了那空間裂縫之中,隨之進入的還有其他各方勢力的強者,顯然,有了杜飛一行探路之後,這些強者是一個個都再也忍耐不住,一定要進入界神殿之中尋寶了! 眼前的一切如同幻影一般的扭曲著,令得杜飛眼前一黑,不過下一瞬間,他的意識卻是再度恢復,而後他的視線飛快的望著前方,眼眸之中就是有著驚詫之色浮現。

此刻,杜飛可以清晰的見到,自己應該是位於一座花園前方之處,在自己的身前位置,有著一座石橋。石橋看起來古樸而蒼老,但是通過石橋的話,應該可以進入那看起來令人眼花繚亂的花園之中。

而在花園裡面,卻有著四座看起來雕欄玉砌而成的閣樓分立四角,而在四個閣樓的中心之處,則有著一座龐大而古老的宮殿,宮殿古樸而又充滿了霸氣,一種難明的氣息從宮殿之中呼嘯而出,隱約間帶著幾分無法形容的威壓。

而透過那些花叢,還可以見到在宮殿的前方之處,有著九尊身穿鎧甲的石像。只不過,杜飛的視線在這些石像之上停留片刻后,卻是瞳孔猛的一縮。

這些東西哪裡是什麼石像? 八尺之門 而是最為純粹的魔丹奴了!只不過因為歲月流逝的關係,這些魔丹奴的身上都覆蓋上了薄薄的灰塵,所以倒是令得他們看起來如同石像一般。

而望著這些魔丹奴杜飛的瞳孔深處卻是閃過了凝重之意,因為原因很簡單,從這些魔奴的身上,他可以感應到一種極端危險的氣息。

「唰唰唰——」

就在杜飛微微皺眉的時候,就見到其身後之處的空間突然一陣蠕動,而後很快的,就有三道身影從空間之中竄出,然後一臉迷茫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杜飛視線掃了過去,卻發現是小冉、鳳霖和白凌三人。

「怎麼只有你們三個?其他人呢?」見到這一幕,杜飛倒是微微皺了皺眉道。

小冉顯然也是很快恢復了過來,她的視線在四周掃了一圈之後,才輕聲道:「我們所有人都是一起進來的,只不過現在卻是這個情況。」

「這處空間會隨機傳送么?」聞言,杜飛微微頷首,「這麼說來的話,所有進入界神殿的人,都會被隨機的傳送到這界神殿之中的各處。」

「應該是這樣沒錯了。」鳳霖等人視線在四周掃了一圈之後,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此刻四人所在之處,明顯是一處相對獨立的空間,或許此處屬於這界神殿的一部分,但是不論怎麼看,都不會是他們想要去的地方便是了。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直接前進?還是看看能不能等到其他人?」白凌皺眉道,眼前的這一幕幕令得他的心頭也是有了幾分危險的感覺,所以他倒是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不用等了。」杜飛緩緩搖了搖頭,他回頭看了虛無的空間一眼,隨後淡淡道,「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然後接下來應該要去哪裡,只有弄清楚這些,我們才能夠參與到界神殿之爭中。而我們的時間,也是絕對不多的。」

話畢,杜飛目光微微一閃,而後卻不再多說什麼廢話,而是一步緩緩的向著前方邁出,就是走上了那石橋之上。

只不過,就在杜飛的身形踏上石橋之上的瞬間,卻驟然間見到那無盡的花海突然飛快的蠕動了起來,而後一股奇異的香味就是瞬間瀰漫而出。

「魔吞草!?」

見到這一幕,鳳霖的面色卻是微微一變,而後身形一動,將杜飛擋在了身後之處,略帶幾分驚愕的開口道。

「魔吞草?這是什麼東西?」

「我曾經看過族中典籍的記載,說的是滅世之戰的事情,而在上面曾經提到過一種毒草,便是這魔吞草。據說這魔吞草內含奇毒,雖然對於域外天魔一族來說沒有任何的作用,但是,如果普通的人類強者聞到的話,那麼體內的元力念力,都會被這種奇毒吞噬。」鳳霖帶著幾分苦笑的開口道。

聞言,就算是以杜飛和小冉、白凌的心性,面色都是微微的變了變,顯然是沒有想到,這界神殿之中居然會有這等東西。

「如果你說的沒錯的話,那麼這界神殿之中,為何會有如此多的魔吞草?」杜飛緩緩的吁了一口氣之後,才一臉凝重開口道。

「我也不知道,只不過……滅世之戰的時候,那最後一戰似乎就是在這界神殿之中展開的,當時域外天魔族的九天魔王一起出手,想要吞噬這界神殿,雖然他們最後失敗了,但是從那之後,界主也將界神殿徹底的封鎖了,或許,就是因為這些原因吧?」鳳霖帶著幾分沉吟的開口道。

聞言,杜飛點了點頭,下一瞬間,他卻是右手一揮,頓時就見到一道元力光束呼嘯而出,直接掃到了那些奇異的香味之上。

但是,很快的,杜飛的面色就是變得有幾分精彩了起來了,因為他這一次用出的元力不但沒有絲毫的作用,而且居然飛快的在那些魔吞草之上,被吞噬得乾乾淨淨,就彷彿,這些魔吞草本身就是域外天魔一般。

「有趣的東西。」杜飛微微眯了眯眼,隨後的一開口道。

而後,他也不多說什麼廢話,而是雙手印記一變,頓時一道雷光從其掌心之中呼嘯而出。

「嗤嗤嗤——」

很快的,就見到這些魔吞草在雷霆的呼嘯之下,有一大部分瞬間消散於無。

「果然是域外天魔一族的手筆么?」見到輪迴冰雷丹奏效,杜飛倒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這些極端詭異的魔吞草,看來果然是那域外天魔一族搞出來的東西。就連杜飛也是第一次知道,這域外天魔一族,除了本身恐怖之外,居然還有其他的能耐啊!

不過震驚歸震驚,杜飛此刻雙手印記變化,頓時又是道道雷霆呼嘯而出,只不過杜飛倒是沒有天真到以為自己能夠將所有的魔吞草盡數解決了,所以他只是操控著呼嘯的雷霆,硬生生的在那魔吞草群之中,開出一條路開。

「走吧!」

做完這一切之後,杜飛才淡淡一揮手,而後當先走進了花園之中。

見到了杜飛的動作,鳳霖等人對視了一眼之後,也是快步的跟了上來,雖然眼前的這一幕還有幾分詭異,但是既然杜飛的天地元丹能夠奏效的話,那麼倒是不用太過擔憂。

就這般在花園之中行走著,即將靠近了那大殿和四個閣樓所在之處的時候,杜飛突然間微微一皺眉,視線就是再度落到了那花海之中。

此刻,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浮現了杜飛的心頭,令得他的面色變得有幾分難看。

而鳳霖等人彷彿也是察覺到了什麼一般,當下他們也是飛快的來到了杜飛的身邊,四人警惕的視線都是落到了四面八方之處。

「嘭——」

在這等警惕的注視之下,突然之間,就見到這些魔吞草的地面之處,有著一隻白皙的手掌驟然間破土而出,而伴隨著第一隻手掌的破圖而出,很快的,就見到無數只手掌都是從那魔吞草之下破土而出。隨後在杜飛等人的注視之下,這些手掌飛快的撕裂了地面,然後一具具渾身蒼白得如同紙張一般的少女軀體,就是顫顫抖抖的站了起來。

在這些少女的身軀之上,隱約間也是有著呼嘯的天魔氣息瀰漫而出,令得她們那看起來搖搖欲墜的身軀,多了幾分更多詭異的死氣。

「這是……」這一幕,令得杜飛微微皺了皺眉,要說這些少女是魔奴的話,似乎又不太像,但是不是的話,似乎又……

「屍鬼!」鳳霖望著這一幕,下一瞬間卻是苦笑了一聲,面色變得極端難看。

「屍鬼,據說是當年滅世之戰中,域外天魔一族的一種手段,他們尋得成年的少女,然後將她們活生生的養在這魔吞草之下,最後魔吞草毒氣入體,這些少女就變成了空有軀體的傀儡,而此物,就喚作屍鬼!」

「據說滅世之戰中,域外天魔一族最喜歡養屍鬼,屍鬼成軍,可以鎮殺絕大多數的人類強者!」

隨著鳳霖的聲音落下,小冉和白凌兩人才好,顯然他們對於滅世之戰和域外天魔一族的了解,絕對在杜飛之上。而此刻杜飛聽到這種說法,在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卻是眼角微微的抽搐了起來。

雖然他一直以來都知道,域外天魔一族定然是這天地間最大的禍害,它們和這片天地水火不容!

但是,杜飛也絕對想不到,這域外天魔族除了吞噬武者之外,居然還能做做出這等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看來,這界神殿倒是被這域外天魔族侵蝕得頗深,我們此行都要注意一些,或許那炎神丹,不像傳說中的那般好取……甚至,我們此次開啟界神殿,未必就是什麼好事!」杜飛緩緩的吁了一口,面色凝重的開口道。 域外天魔一族,當年在滅世之戰中對這片天地的傷害之深,只從眼前這群屍鬼群,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這也難怪這天地眾生和所有種族會攜手一切對抗那域外天魔一族,然後當年才在滅世之戰中取勝。

但是,以域外天魔一族的手段,它們在這片天地之間已經潛伏了如此之久,若是再度出現的話,滅世之戰再開,那麼那等後果,說不定是天地眾生無法承擔的。因為,這片天地之中,至今也沒有出現第二個界主。

而杜飛也不認為自己,靠著自己這點實力能夠做什麼,或許遇到普通的天魔王,杜飛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但是那傳說中的九天魔王,雖然杜飛已經抹殺過第七天魔王和第九天魔王,但是,這都是因為他們處於被封印的狀態,如果它們處於全盛狀態的話,杜飛倒是知道,自己就算手段眾多,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除非自己能夠達到洪荒九帝那個境界,才會有幾分可能性。

這些想法飛快的浮現在了杜飛的腦海之中,片刻后他才嘆了一口氣,而後視線緩緩的落到了此刻那些接近無窮無盡的屍鬼身上。

這些搖搖晃晃的屍鬼少女,面色蒼白,神色麻木,沒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在她們的眼眸深處,卻有著一種極深的怨氣存在一般。

就彷彿,在這麼多年的歲月裡面,她們都被囚禁在了這個地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長年累月之下,怨氣衝天!

此刻,這些屍鬼少女體內的怨氣隱約間彷彿是匯聚在了一起,然後衝天而起!這怨氣之濃郁,堪稱驚天動地!

此刻,這些極端恐怖的怨氣形成了一股怨氣的浪潮,就是向著杜飛四人所在之處席捲而來,那等模樣,彷彿是要用這怨氣來將杜飛等人盡數的同化一般。

這等一幕,令得小冉等三人的面色都是瞬間變得極端難看,從進入這界神殿開始,雖然只遇到了兩件事情,但是這兩件事情卻都有幾分超乎想象之外。

「哎——」

杜飛嘆了一口氣,下一瞬間,他雙手印記一變,頓時就見到雷光同時向著四面八方之處蔓延而開。

而伴隨著雷光蔓延,那些被雷光觸碰的屍鬼,一具具都是身形一顫,體內深處的天魔氣消失,而她們的身軀很快就是軟倒在了地面之上,然後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伴隨著雷光的呼嘯,很快,這些雷光就是幾乎覆蓋在了整個花園的上空之處,令得那些密密麻麻接近無窮無盡的屍鬼,開始一具具的消融在了這片天地之間。

「轟——」

然而,就在杜飛全力出手解決這些屍鬼的時候,卻聽到花園中心的大殿之前,傳來了一陣轟鳴之聲,而後感覺到地面一震,那九具如同石像一般的魔丹奴驟然間都是同時睜開了猩紅的眼眸。

它們的身形同時一動,瞬間就是向著前方呼嘯而出,而那目標赫然便是此刻正在全力出手的杜飛,顯然,它們的目的是阻止杜飛的動作。

鳳霖見到這一幕,卻是身形一踏,身上七彩光芒瞬間瀰漫而出,而後他雙手一揮,天鳳元力如同彩條一般,就是纏繞在了三具魔丹奴身上,將它們扯到了自己的身邊之處。

而小冉和白凌兩人也是同時一步跨出,身後的天狐之尾搖曳之下,巨大的天狐爪拍出,分別對上了三具魔丹奴。

後方的杜飛見到這一幕,倒是微微吁了一口氣。這些魔丹奴隱約間都具備了半步武聖級別的實力,雖然要對付的話也不難,但是,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在此,在全力出手對付那些屍鬼的時候這些魔丹奴撲出,那麼自己的下場也定然不會好到哪裡去,畢竟,這些魔丹奴的身體強度絕對難以想象,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對付的。

「轟——」

杜飛手中印記再變,剎那之間,千道雷龍呼嘯而出,如同萬龍入海一般,狠狠的落在了這整個花園之上,就是令得那些怨氣衝天的屍鬼,盡數癱軟在了地面之上,而後化為了虛無。

等到杜飛做完這一切之後,他回頭看過去,才看到,此刻小冉等人也是分別將那些魔丹奴擊退,然後收了起來。顯然,這些魔丹奴也算是不錯的寶物了,只要能夠重新煉化的話,日後也算是不錯的東西了。

「怎麼?需要我幫你們煉化么?不要忘記了,我可是丹聖強者。」見到這一幕,杜飛倒是笑了笑開口道。

「想法是不錯,只不過現在卻不是什麼適宜的時間。」白凌笑了笑道,顯然有幾分心動,不過他畢竟還是冷靜,知道此刻到底是什麼狀況。

「說的也是。」聞言,杜飛笑了笑,而後卻也不多說什麼,他不過開口說幾句,讓氣氛輕鬆一點。

隨後,四人的視線都是瞬間鎖定在了那正前方被四座閣樓環繞的大殿之上,一個個微微的皺了皺眉。

此刻的情況很明顯,眼前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存在了,所以,想要繼續深入的話,明顯只能夠進入眼前的這個大殿之中。

只不過,經過了剛才的兩波攻勢之後,杜飛等人倒是不認為,想要進入這大殿之中,會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我們還是走吧,不管有什麼危險,還不是早晚要面對,而且我們也確實沒有太多的時間在這裡浪費了。」小冉沉默了片刻后,輕聲開口道。

聞言,杜飛也是點了點頭,就如同小冉所說一般,若是只有他們四人進入這界神殿的話,那麼不妨繼續在這裡慢慢的研究。但是此刻如果自己這邊的動作慢了幾分的話,那麼最後,說不定炎神丹就落入了其他人的手中了。

一念及此,杜飛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而後一揮手,就是當先緩步的走進了那大殿之前。

只不過,在杜飛的腳步落到了那大殿前方的第一道石階之上的瞬間,驟然間就見到四周突然有著無形無色的水霧浮現。這一幕令得杜飛的眉頭一揮手,腳掌一點,身形就是向著後方退去。

只不過就算是如此,這些水霧卻是越來越多,最終,卻居然在杜飛等人的面前,這些匯聚的水霧之中,有著四道巨大的水霧巨人浮現在了天地之間。這些水霧卻將身後的大殿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望著這一幕,杜飛皺了皺眉,這些水霧巨人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所化而成,但是它們的實力卻是比起剛才那些魔丹奴恐怖多了,估計得有一品巔峰武聖的實力。

四道水霧巨人剛一出現,極端恐怖的威壓就是從他們的身上瀰漫而出,而他們也沒有多說什麼廢話,而是同時抬手。

剎那之間,就見到水霧凝固,半空之中,四道巨大淡淡手掌瞬間化為最為凌厲的攻勢,就是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拍了過來。

「武技!」

見到這一幕,杜飛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動,這些水霧巨人,居然會使用武技!?

而且,這四道巨大的手掌匯聚在了一起,卻是如同組成了一個極端恐怖的陣法一般,就是瞬間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碾壓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