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寧越苦惱,ming也更是有些煩躁!

做為一個正統出身的輔助,小明的遊走範圍也就僅限於中路和峽谷先鋒的那波關鍵團戰,更多的注意力還是放到對線上!

但是lvmao不是!即使有越我下塔的意願,我依然敢走。

這種錯開的行為讓RNG下路根本無法發揮對線的優勢!

畢竟adc往塔下一縮,RNG如果想要擴大優勢就必須要越塔,那樣的風險是非常高的,尤其是在事業匱乏的前期。

眾人聚在一起一同商討可行的方案,並且不斷的在戰術板上提出可替代的英雄選擇。

2天時間很快就過去,就在RNG眾人專心備戰的時候,隨著爆料者不斷在微博上更新消息,輿論的聲勢越來越大!

一個俱樂部的總經理參與DB,並且還被曝出指揮二隊隊員打假賽,這讓網友們更加相信曾經那個S8陰謀論!

RNG運營官被迫關閉了微博下的評論功能,其他所有退役的RNG主播被迫宣布暫時停播,等待官方調查。

就在這種環境下,RNG迎來了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一場比賽!

只要贏下JDG,RNG不論決賽輸贏,根據積分他們都有參加世界選拔賽的機會!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準備,簽到,化妝,等待,時間終於來到了下午5點。

做為挑戰者的RNG首先登場,迎接他們的卻是全場的噓聲,連前天那些拿著應援物和燈牌的也消失不見了。

當全場的觀眾為JDG加油的時候,那巨大的落差讓寧越這個「新人」都握緊了拳頭,就更別提將榮耀視為一切的xiaohu和ming!

「那個,大家都冷靜一下!」

「我們沒事,準備BP吧教練!」選手們成熟的表現讓Tabe放鬆了一些。

「好!」

在雙方選手簽字確認設備沒有問題后,比賽正式開始了。

出乎RNG所有人預料的是,JDG不光沒有選擇藍色方,而且在後兩手Ban位上直接把豹女和男槍全都送了上去。

這直接就給RNG整不會了,寧越更是差點錯過了ban英雄的時間。

「?這他們什麼意思?」

「不管他,正常ban吧!xiaohu把青鋼影ban了!」

RNG也一改常態的在一樓搶下了寒冰,而這也大大出乎了JDG的預料。

畢竟,Gala整個賽季只玩了1把寒冰,雖然被打亂了節奏,JDG還是接連鎖下奧恩和千珏。

「果然還是這兩個英雄啊!」

RNG很快鎖下了塞拉斯加上盲僧的中野,這樣的選擇頓時打破了JDG企圖給牙膏選擇加里奧的想法,被迫選出的佐伊也正中RNG下懷!

BP鎖定!

藍色方RNG:鐵男,盲僧,塞拉斯,寒冰,蕾歐娜。

紅色方JDG:奧恩,千珏,佐伊,燼,泰坦。

鐵男的選擇是RNG給千珏體系準備的秘密武器!

做為New最近不停練習的英雄,Tabe的唯一要求就是盡量控好兵線,然後苟活!

兩邊的陣容平心而論,RNG只要鐵男發育正常,打團是有優勢的!

而對於JDG來說,奧恩配千珏的體系已經是他們很熟悉的東西了!ban掉兩個野核英雄也是為了遏制寧越在打野端的發揮!

中路雖然迫於塞拉斯的壓力不能拿出加里奧,但是JDG的教練相信拿到招牌英雄的yagao,會打出很好的表現……

其實也就RNG自己沒什麼感覺,就像寧越對Kanavi的豹女心生忌憚一樣,幾場比賽打下來,JDG對寧越在打野端上所製造出的輸出也非常忌憚!

所以,這是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結果!

很快進入到比賽中,雙方沒有一級團的安排,在泰坦把自己的飾品眼插在了中路草叢后,同時按下了回城。

在這種中路帶控制的情況下,河道的草叢視野可以抵擋對方打野三級抓中!

在上路河道插完眼的ming回家更換了掃描,卻徑直的趕往中路河道草叢附近。

不僅僅是他,連上路鐵男都已經在趕往下路……

而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小虎和佐伊在河道照了面后,當著yagao的面插下的一個飾品眼…… 新的四大豪門格局形成,評選結果一出來,整個京都都轟動了。

原本就暗流洶湧的京都,各個層面的關係,各界的人脈開始悄無聲息的變動起來。

牽一髮而動全身,盤根錯節的關係網重新組建到重新牽連,一切似乎措不及防又似乎早有準備。

慕非池在酒店門口和記者媒體說了結果之後,在保鏢的護送之下上了車直奔總統府。

喬家成為新的四大豪門之一,尤其還是站在首相那一邊的,提防的同時還必須做好一切萬全的準備。

格局被打破,四大豪門之間失去了平衡,喬家剛上位,如果沒有能力平衡和其他三大豪門之間的關係,整個京都的經濟和政治都會亂成一鍋粥。

這種時候更是有心人可趁之機的時候,稍有不慎就能引發國內外的危機。

這不是小事,他身為少帥又是三大名門的掌權人之一,不得不做好防範。

更何況,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件事還是他的女人捅出來的簍子,有些事他必須要對總統有個交代。

喬希敏原本還想趁此機會跟慕非池打好關係,畢竟她已經是四大豪門的千金小姐了,身份上要配上他已經綽綽有餘。

可惜慕非池一點面子都不給,開完會只跟喬德浩道了聲恭喜之後就直接走了,一句多餘的客套甚至是廢話都沒有!

喬希敏又失望有沮喪,可偏偏當着這麼多豪門的面又不得不維持好千金小姐該有的架勢和矜持,壓根不好舔著臉往慕少帥跟前湊。

喬德浩知道她的心思,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撫了聲:「來日方長,以後有的是時間和機會!」

既然他們已經躋身四大豪門了,比起名不見經傳的小豪門有更多的機會和少帥打交道培養感情。

「更何況,名媛宴會很快要到了,韓婉靈已經進去了,放眼整個京都你沒有幾個競爭對手,競選第一名媛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提及第一名媛的頭銜,喬希敏就跟打了一針雞血一樣滿血復活了,滿心的憧憬和期待。

只要她能拿下第一名媛的頭銜,她也就有了站在少帥身邊的資格。

這時的喬希敏滿心自信,她卻忘了,她的上頭還壓着兩個人。

一個是首相千金。

另一個是慕非池的心尖寵。

不論哪一個出手,她都必敗無疑。

————————

評選結果出來的時候,雲曦正在天譽山山裏,正準備去看被關押的那個私生子,向元久把記者媒體現場的發佈新聞送到她面前。

看着筆記本上的新聞,新聞鏡頭裏喬德浩那毫不掩飾的得意,真是一點都不低調。

不過,現在也不需要他低調的時候了。

既然韓家下馬了,這麼個好消息她自然要過來和他好好分享分享了。

畢竟,他是韓宏斌的私生子,韓宏斌一直把他保護得很好,如果不是太過重視這個兒子,那就是完全不當一回事。

相比較起來,從韓宏斌上一世對韓耀天的態度可以看得出來,她更相信是前者。

只有在乎,才會想要保護。

同樣是私生子,韓耀天在韓宏斌這裏恐怕除了利用也就只剩下利用了。

一切,不過是為這一個私生子做嫁衣罷了!

而這一個,如果利用得好,既能是韓宏斌和韓耀天的殺機,也能是她這盤棋全盤大勝的轉機。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為什麼讓安宜負責這麼重要的事呢?

能買下那棟樓的人實力不凡,若不是廖老師說可以去那裡做實驗,甚至沒有人知道那邊是做什麼的。

但有一件事是大家公認的。

能和那棟樓的人有聯繫,絕對是一件好事。

安宜聽到楚楠這麼問,心裡才踏實些。

一個不喜歡她的人突如其來的展露好意,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哦,大概是因為,我在那裡做實驗吧。」

安宜轉身,笑容燦爛的對著楚楠說道。

看到她表情皸裂,臉上刻意堆積起來的偽善逐漸消散,安宜嘴角一勾,毫不客氣的補刀。

「那裡實驗室管理很嚴格,我也是去了很久才熟悉起來,大領導脾氣不好,稍不留意就可能關門謝客,廖老師也是怕出事,才讓我幫忙搭線。」

安宜一字一句的解釋,她以前最不耐煩這些,後來經歷了一些事才明白過來,任由他人污衊一點都不帥氣!

楚楠此人,自認為聰明,說話總會繞幾個彎,現在不解釋清楚,簡簡單單的一件事,沒準過幾天就會變得面目全非。

果不其然,楚楠和她身邊的人聽懂了安宜的意思。

廖老師能拿到和那棟樓聯繫的機會,是因為安宜嗎?

所以他們實驗室是託了安宜的福?

楚楠反應很快,馬上就明白了安宜的意思。

難道說,安宜去做實驗的地方,就是那棟大樓?

楚楠習慣了在老師下面爭取資源,所以她下意識的認為,安宜心機深沉,才能剛來實驗室,就能到別的地方做實驗。

可現在……

安宜本身就能為實驗室帶來資源?

憑什麼?

……

安宜來到校外,打算去做會兒實驗,順便慰問一下林瘋子。

誰知偏偏這時候,收到了兩個微信。

一個來自駱秋霽,一個來自師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