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陳洛以為自己會重重的砸到地上的時候,卻感覺腰間傳來一股力量將自己拖住了,這時耳邊適時的傳來聲音。

「記住了嗎?」

「……可惡的色老頭!不許占我便宜!」陳洛先是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後手中竹劍狠狠的劈在了佐佐木的額頭上。

畢竟他是女裝的,如此進的距離萬一被察覺了怎麼辦?這可不只是社死那麼簡單啊~

半晌后,二人重新做回了石桌旁,佐佐木小次郎依舊在悠然的品著茶,如果不是額頭紅通通的一片的話,或許會認為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吧?

而陳洛則是在回憶剛剛的那一戰,他不快嗎?很快了!但可惜只是對普通人來說。

面對這種死後四百年來一直都在變強的傢伙,他真的比不上啊~那四百年來積累的戰鬥經驗根本就是他望塵莫及的。

而這只是佐佐木小次郎這種傢伙實力的冰山一角,打他的時候甚至連劍法都還沒有用過!

難怪能和神明1v1,同台競技啊~

「我說……小洛洛啊~你剛剛用的是什麼秘法嗎?」佐佐木小次郎這時突然問到。

上鉤了!

陳洛暗喜,他做這麼多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讓他對金光咒感興趣啊!然後再借他的手把金光咒傳播開~

畢竟像呂布、亞當這樣的大人物可不是他這樣一個小丫頭能隨便見到的。

「嗯,是我祖上傳下來的一部秘術。」陳洛說到。

「這樣啊……」

此話一出,佐佐木小次郎眼中的好奇頓時散去大半,畢竟那是人家祖傳的秘書,隨便探聽是十分不禮貌的行為。

「佐佐木先生想學是可以的哦~」陳洛悠悠的說到。

「我明白,祖傳的秘書嘛……等等!我可以學!?」佐佐木小次郎先是一副理解的樣子說到,而後反應過來后一臉震驚的反問到。

「可以的。」 在13區,一個大型勢力中六階頂多也就十多個,七階一兩個。

他現在一個人就比一個大勢力更加強大。

甚至只要他想,隨時可以覆滅一個在13區中算得上大勢力的勢力。

當然,路聖不會那麼喪心病狂,無緣無故的就去獵殺一家大勢力的人。

在野豬人首領的帶領下,路聖成功來到了野豬人部落。

隨後路聖就把整個部落的野豬人全部宰了。

看着滿目瘡痍的部落,野豬人首領眼中沒有任何多餘的情緒。

甚至他還有暴露一個秘密。

「主人,部落中間有一個圖騰柱,這根圖騰柱可以讓主人在血月世界和這個世界之間往返。」

「哦?這玩意是有什麼限制嗎?」路聖有些不解。

既然能自由穿梭兩界,那為什麼野豬人部落之中才這麼點人。

既然野豬人部落這麼一個相對來說是小勢力的部落都有這種自由穿梭兩界的物品,那為什麼其他部落沒有?

「這東西是我們被吸入到這個世界之後形成的,限制就是只有這顆星球的人才能使用。」野豬人首領說出來的話也把路聖的疑惑解開了。

「原來如此,話說你們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還有血月世界的勢力分佈你給我講講。」路聖一邊朝着部落中間的位置走去,一邊詢問野豬人首領。

「我們進來這個世界並不是我們自願的,是被血月世界統治者強行送進來的。」

「要我們過來的唯一的一個目的就是搞破壞,同時血月世界的統治者告訴我們,破壞這個世界的種種好處。」

「能提升實力,能提升品質,能增強我們的潛力…….」

「所以,就算我們不是自願到來這個世界,但是在確認這些好處都是真實存在之後,都會選擇破壞這個世界。」

「整個血月世界都在嗜血蝙蝠族的統治下生存,想要活下去就只能聽從嗜血蝙蝠族的命令。」

路聖見野豬人首領沉默,於是接着問道:「那整個血月世界有多大,就沒有更多的信息了嗎?」

野豬人首領想了想:「整個血月世界我也說不清楚,我只知道除了嗜血蝙蝠族的統治外,還有五大種族也很厲害。」

「白毛怪,寒冰狼人,巨牛族,飛蛇族,毒蟾族。」

「這五個種族不是數量很多就是實力很強。」

路聖聽完皺眉,貌似野豬人首領知道的信息也並不多。

他想要通過野豬人首領了解那個世界看來還是有些困難。

白毛怪他手裏就有,看上去實力並不算強。

「白毛怪是因為數量多還是實力強才成為強大種族的?」路聖詢問白毛怪的信息。

「因為數量很多,而且也有十階高手存在。」野豬人首領解釋了一下。

路聖點頭,說着他們也來到了部落中間。

路聖看到了野豬人首領說的柱子。

柱子的確是有一根,上面充滿神秘的咒文,路聖觸摸上去之後就能感受到一股吸力。

而且路聖能夠清楚的感知到,不抵抗這股吸力的話就會被吸進一個他完全陌生的地方。

那個地方可能就是野豬人首領說的血月世界。

路聖不清楚媽耶不但算現在就進入到那個世界之中。

用力一拔,把這個柱子從地面拔起來,隨手放好。

什麼時候能用到,那就要看他什麼時候實力會變強大了。

這可是目前路聖唯一知道能入侵異世界的渠道。

……

路聖拿出13區的地圖,準備按照地圖上面的標識去殺怪。

不過路聖也知道,現在整個13區中肯定有大量怪物,說不定他一路過去就能一路碰見怪物。

只不過這些怪物可能不是六階的。

只要是有六階的,他也不介意一路殺過去。

抬頭看了眼懸浮在13區的浮空大陸,路聖眼中閃爍不明意味。

這玩意他現在不打算去碰。

他不知道這一座浮空大陸上面有什麼,但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並不算強。

不說別的,起碼他要把藍色品質怪物復活的條件滿足之後才會去探索這個浮空大陸。

騎上白焰藍鱗鳥,路聖朝着自己選定好的方向開始前進。

飛在空中,路聖才能看到地面下的情況。

只不過讓路聖錯愕的是,地面上並沒有他想像之中的大量怪物。

地面光禿禿的,連一隻怪物的影子都沒有。

比那些光束降臨之前還禿。

路聖一開始還有些不解,覺得不應該。

但是隨着他看到地面那些被吸乾的屍體后他明白了。

這不就是自己嗜血蚊弄出來的嗎?

難怪今天熊大彪找自己吐槽。

以他們營地為中心,周圍怕是一隻低階怪物都不會存在。

那是不是說明活下來的就是六階怪物?

路聖眼前一亮。

或許自己可以在周圍搜尋一下六階怪物的蹤跡。

他去自己挑選的地方不就是為了擊殺六階怪物從而獲得法則石嗎?

那在這裏殺六階怪物還不是一樣的。

想着路聖也就沒有急着離開,而是準備在周圍逛幾圈,找一下有沒有活着的怪物。

只要是活着的怪物絕對是六階怪物。

因為路聖給嗜血蚊的命令就是,六階之下格殺勿論,六階之上直接放棄。

不一會的功夫,路聖就找到一隻落單的怪物。

在荒野上肆意遊盪,時不時看看周圍的環境,顯得有些迷茫。

路聖降落下去,召喚出三隻七階野豬人。

在這一隻怪物還處於懵逼的情況下,三隻七階野豬人就動手了。

幾秒鐘的時間,這一隻怪物就被野豬人用長槍捅死。

掉落出來一枚無屬性法則石。

這也讓路聖確定自己的推測沒錯。

沒想到釋放出去的嗜血蚊還有這個作用,可以幫自己區分開六階和六階之下。

說實話,要是讓路聖去擊殺大量的低階怪物,路聖此時還是有些不願意的。

那樣太麻煩,浪費他大量時間不說,又不會給他帶來多大的回報。

現在六階之下的怪物給他帶來的利益他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計。

只有六階掉落的法則石才會引起他的興趣。

擊殺完這一隻六階怪物,路聖接着在這一片光禿禿的大地上搜查。

想要找到更多的六階怪物。

不一會,他倒是發現了六階怪物,但是同樣他也看到了熊大彪他們。

此時熊大彪他們正在圍殺一隻六階怪物。

路聖摸了摸鼻子,想了想還是沒有下去搶他們的獵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