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老孃一定是太累了,都出現幻覺了。

不僅是她,直播看到這一個畫面的數十萬觀衆,集體失聲。

這畫面,太離奇了!太詭異了!根本就不像是真實的。

可這是直播啊,而且數十萬人看到,哪裏會有假?

這一刻,居然沒有人發消息了,所有人都下意識的看着直播,看向地面,看向那一隻雞一頭野豬的交流。

少時,在安靜之中,公雞突然轉身,看向大樹,開口說話。

“浩哥,這野豬兄弟說,樹上那小子殺豬越貨,殺豬可以不計較,但是貨必須還回去。” 卞利娜:“……”

匕首男:“……”

直播觀衆:“……”

“它,它,它……說話了?它怎麼……”卞利娜瞪大眼睛,結結巴巴,說不出完整的話。

直播觀衆也都沸騰了,消息快的都看不清楚了。

陳浩身影一掠,直接從樹上騰空而起,飛落在匕首男所在的樹上,看着一臉懵逼的匕首男道:“原來是衝你來的,是男人就敢作敢當,下去當面聊聊唄。”

匕首男手握匕首,目光凝重的看着陳浩。

陳浩道:“你可以拒絕,不過你拒絕了,我立馬就走,結果如何,自行負責。”

匕首男沉默了,隨後轉身從樹上下來。

陳浩笑了笑,再次從樹上飛掠下去,身影如同樹葉,飄然而下。

看到這一幕的卞利娜,徹底的三觀崩潰了。

一直以爲的普通野營愛好者大哥,自己能飛,身邊跟着的公雞,能夠說話,還可以和野豬交流。

臥槽,我這算是接觸到神祕羣體了嗎?

就好像哈利波特一樣,這是世界的神祕一角?

卞利娜三觀快速重組,自我腦補,然後激動的對着直播說出了自己的見解,讓觀衆們熱火朝天,各種打賞,如同下雨一樣。

隨後,卞利娜也不害怕了,操縱着飛爪從樹上下來,開始直播這超脫現實的一幕。

很快,場面就變成了,野豬羣包圍,野豬王和陳浩,匕首男對立,卞利娜在一旁直播。

此刻的直播,再次爆炸,觀衆超百萬,並且每秒鐘數萬的速度在增加。

卞利娜激動的渾身都在發抖。

這一次不是大火,而是爆紅了啊,不僅拍攝到了刺激的場面,更見證了神祕羣體的存在,今天之後,她辣姐說自己是直播界一姐,誰敢否認?哼,老孃也要做到,加微信要錢。

眼看各就各位,陳浩笑眯眯的道:“好了,現在雙方都在場,有什麼恩怨,明明白白的說出來,來,野豬這邊什麼情況。”

公雞道:“浩哥,野豬兄弟說,它在山中發現了一塊石頭,每天舔就能變大變厲害,野豬兄弟就是受益者,結果這事情被手底下一個小弟發現了,那個小弟偷了它的石頭,跑了,然後被這小子殺了,石頭也被搶走了。”

這話說出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匕首男身上。

職場之步步向上 同時,直播視頻中的百萬觀衆,也是譁然一片。

居然還有這樣神奇的石頭?那要是人得到了,舔一舔會怎麼樣?或者說,能不能從中研究出能夠基因變化的藥劑?

變成超人?壽命延長?力大無窮?

一時間,無數人心思百轉,甚至已經有人開始開始行動。

陳浩目光詫異的看向匕首男。

之前看他,就是平平無奇,除了氣血強盛一些,也沒啥特殊。

倒是沒想到,身上居然帶着這樣的東西?

不過有些疑惑,這樣的石頭,應該算是寶物一類,爲什麼自己感知不到?

聽到這話,匕首男錯愕,隨後開口道:“是,一根,長長,一頭圓,一頭大,石頭?”

公雞道:“對,就是這個。”

匕首男道:“沒了。”

公雞一愣:“怎麼沒了?”

匕首男道:“我在,野豬,肚子裏,取出,拿到手裏,破碎。”

公雞無語。

陳浩仔細打量匕首男。

匕首男一副心無愧疚,心口如一的表情。

好一會兒後,陳浩道:“那個石頭破碎後,你有什麼變化沒有?”

匕首男想了想,擡起右手。

“那天后,我,氣力變大。”

陳浩一看,就發現匕首男手掌心有一處黑漆馬虎的東西,看起來像是胎記一樣。

仔細感知,陳浩就發現,這東西有種特別的玄機,非常微弱,和匕首男的氣血混合一起,幾乎難以察覺。

沉吟片刻,陳浩看向公雞:“給這野豬說清楚,東西沒了,而且這東西是他從另外一頭野豬身上得到,這等於東西和它緣分盡了。”

公雞翻譯了一下,巨大野豬頓時暴怒,兇性大發,直接衝向匕首男。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擋在了野豬前面,揮手一拍。

啪的一聲,巨大野豬整個兒揚起翻滾而起,凌空砸在了地上,地動山搖。

巨大野豬被拍的眩暈難起,發出哼唧哼唧的悶哼。

不過再看向陳浩,巨大野豬卻是害怕了,嗚嗚嗚嗚的叫。

陳浩冷冷道:“滾。”

公雞聽了急忙道:“浩哥,就這麼放它走了?”

陳浩看看天,又看看匕首男,笑道:“看來是不能到處亂跑亂搞事了,否則做了就要還的,真是天作孽,尤可爲啊!”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說完陳浩招呼幾小,也不管匕首男和卞利娜了,迴轉車上,直接駕車離開,留下匕首男和卞利娜,茫然無措。

好在這會兒,巨大野豬帶着野豬羣跑了,二人倒也無事。

車上,公雞還是不明白,問道:“浩哥?那倆人是不是有啥問題?”

棄女驚華 陳浩一邊駕車一邊道:“是啊,開始遇到,我以爲是普通事,但是後面算是看清楚了,這是天道算計呢,藉由我的手,讓外界知道了那種石頭的存在,日後這一片,怕是不能安靜了。”

“天道算計?不是吧?那咋辦?”公雞有些慫,老天啊,惹不起。

陳浩道:“不用擔心,一般是算計我的,這一次算是主動招惹,畢竟王爺存在於這一片天地,肯定後面有不少屬於它的故事,被我擺了一道,強制輪迴,等於打破了規則,改變了不少命數。改變的,自然要補回來,所以那種石頭纔會出世。”

公雞恍然,隨後看着陳浩,雞眼崇拜。

浩哥就是浩哥,現在打交道的都是天道了,牛了個逼的!

“那現在咱們去哪啊?”公雞問道。

陳浩道:“找個地方住下來,這一次經由我的手,發現了這種兇獸,發現了石頭,肯定還有更多的連鎖變化,先看看再說。”

繼續駕車,這一次陳浩沒有出錯了,在導航的幫助下,一個小時後,來到了一座小縣城。

在一家酒店開了房,洗漱之後,陳浩躺在牀上,拿起手機,準備看看這一次的直播有什麼影響。

不過剛打開微博,陳浩突然愣住。

契約情人 出現的第一條說說,居然是一個熟人的。

說說帶着圖片,上面人物正是身穿廚師裝,面前一桌佳餚的宋敬廬。

說說標題則是,華夏廚神,一席定規則。 再次看到老宋,居然是在頭條上,陳浩也不由得驚歎一聲。

這貨一去無消息,還以爲受挫的不好意思聯繫自己呢。

沒想到人家現在混得風生水起,都登上頭條,成爲人生贏家了。

仔細看看說說,陳浩這才發現,宋敬廬能登上頭條,是因爲它創造的七道佳餚。

這七道菜可不是普通菜,而是用地下生物搭配出來的藥膳,每一種都有特別的功效,解釋的一清二楚。

看到這個,陳浩就知道,這事兒不簡單。

畢竟地下生物現世很短,有能力研究出這些生物的特別之處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如果猜測不錯的話,宋敬廬應該是和某些人合作了,它求名,別人求財。

看到文章最後說,宋敬廬要制定屬於華夏的廚師界標準,而這個標準就是新出現的生物做出來的佳餚。

看完後,陳浩笑了笑。

宋敬廬這一波,可是還有百年道行啊!

原本不期待,不過現在,陳浩覺得,這事兒或許能成,到時候百年道行加身,先天瞬間達標!

不過陳浩也只是想想。

把希望寄託在宋敬廬身上,誰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心思還在放近一點比較好。

隨後陳浩繼續翻看其他消息。

世界變化,關於明星的消息少了許多,更多的是奇異事,地下生物,異常之地。

尤其是地下生物,這是目前最火的一類了,但凡出現消息,都是數十萬的評論點贊,多數是羨慕嫉妒恨和求地址。

原本巨大生物出現,讓人驚慌害怕,如今人們卻更害怕,這玩意不敢從地下出來了。

畢竟巨大生物,和健康,和金錢掛鉤啊!

最後,陳浩終於扒拉出一條關於他的消息。

這是一個視頻,內中播放的正是關於陳浩一行面對野豬羣的一幕。評論數無數,各種話語都有,比較多的就是,懷疑陳浩是修仙者,公雞是妖,野豬王是新的小妖,所以野豬王纔對公雞恭敬。

畢竟在華夏,修仙纔是玄奇主流啊!

看到這些,陳浩啞然失笑,倒是猜對了。

只是陳浩要找的關於石頭的新聞,卻沒有發現半點消息,顯然是被封禁了,有內幕。

之後陳浩繼續尋找消息,然後看到了更多。

太平洋中出現巨型怪獸,摧毀遊輪。

這個是真的巨型怪獸,比遊輪還大,擁有數百米長的觸手,活生生的把遊輪拉入海底。

花旗國海軍追擊,結果一整支艦隊幾乎被打殘,也只不過留下了巨型怪獸幾條觸手,讓那貨逃跑了。

熱帶雨林出現恐怖食人小獸,連綿無盡,吞噬萬物,把方圓數百里變成了空白區,被當地政府用火攻這才消滅。

倭國出現地震,富士山死火爆發,吞沒周邊區域,似有詭異從火山中出來,目前蹤跡不明。

南美洲一座小山脈,整體沉入地下,只露出尖頭部位,目前尚未發現傷亡。

……

這些消息平時出現,幾乎都可以成爲熱門。

但是國內明顯更關注自家的事兒,卻不如以前那樣熱衷於國際,畢竟比起外人,自家的小日子纔是最重要的。也只有一些大V呼籲什麼人道主義,提供捐款渠道,發表感人肺腑的言論,爲外國人民揪心之類,少有人搭理。

看了片刻,陳浩也算是瞭解了一個大概,隨後便不再關注。

不管如何,這些變化,都是人類要自己面對,慢慢適應。

如果能適應了,那人類還是主角,不能適應,就要被淘汰。

天道變遷之下,沒有任何道理可講。

收起手機,陳浩正打算休息一下,突然動作一頓,身影飛掠而起,來到了窗戶口。

目光透過窗戶,看到了遠處一片陰氣呼嘯而過。

在那陰氣之後,還有一道陰煞之氣尾隨,看起來就好像陰煞之氣正在追趕前面的陰氣一樣。

眼看着陰氣和陰煞之氣遠去,陳浩沉吟起來。

“浩哥,好像是厲鬼作祟!”公雞開口說道。

黑貓也變成了小女孩模樣,從陳浩腿上爬了上去,抱住陳浩的脖子,目光炙熱的看着外面,開口道:“吃它!”

陳浩伸手把小黑抱入懷中,捏了捏小黑臉,笑道:“別總想着吃,先看看再說。”

說完,陳浩帶着仨小離開酒店,駕車追向陰氣和陰煞之氣。

一路飛馳,因爲是凌晨之後了,路上無車,陳浩開的比較快。

不多時,陳浩就來到了縣城西邊。

看到了這裏,陳浩發現了一個神奇的東西。

前面是一個高樓小區,裏面有四棟十五層的樓房。

仔細一看,陳浩就發現,這小區應該是五棟樓,只不過有一棟,倒了!

這會兒,一大片陰氣潛伏在那倒下的樓房中,而另外的陰煞之氣則化作了一個老頭站在廢墟上,正趾高氣揚的說着什麼。

陳浩默默觀看,沒有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