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張若塵擁有五行混沌體,體內就是一片混沌之海,任憑龍魂如何衝撞,卻傷不了他一分一毫。

花費半個月時間,張若塵才將龍魂完全馴服,從嘴裏,將它吐了出來,托在左手的手掌心。

原本七十餘丈長的青龍聖魂,變得只有半尺長,當然,卻依舊能夠感受到,龍魂中散發出來的龐大氣息。

「要想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必須先要在左手的手臂熔煉龍魂,右手的手臂熔煉象魂。」

張若塵的左手手掌心,湧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將青龍聖魂包裹進去,漸漸的,龍魂融入進左臂。

當然,現在僅僅只是初步融合。

想要真正煉化龍魂,那麼龍魂,必須要與張若塵左臂的骨骼、肌肉、經脈、血液,完全融為一體。

這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

可是一旦成功,那麼,張若塵左臂的將會化為一條青龍臂,力量狂增數倍。

「嘭!」

張若塵的左臂,承受不住一條聖境龍魂的強大力量,出現一道道血紋,直接崩碎而開,變得血肉模糊。

第一次融合失敗。

一股鑽心的疼痛,從手臂的傷口處,傳入大腦,痛得張若塵的臉上冒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

張若塵咬緊牙關,並沒有被放棄,手臂的傷勢痊癒之後,立即進行第二次融合。

「嘭!」

第二次也失敗,手臂再次崩裂,就連經脈和骨頭也都差點斷裂,顯得極其凄慘。

融合的過程相當兇險,稍有不慎,張若塵的左臂,就會廢掉。

接下來,又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每一次失敗,傷勢痊癒后,張若塵的左臂就會變得更加堅韌,一直到第十二次融合,終於一舉成功。

「哧哧!」

張若塵的五指一捏,左臂的所有毛孔,全部打開,瘋狂吸收天地靈氣。

因為吸收得太快,竟然形成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

張若塵的雙腿一蹬,彈射而起,一直飛到百丈高的位置,隨後,又以更快的速度向下衝去。

左手的手掌,向地面一按。

大地,立即向下崩塌,發出轟隆的巨響,形成一個直徑兩百多米的手印大坑。

大坑的四周,泥土堆壘起來,化為一座座小小的山丘。

張若塵收回力量,落到地面,看了看手掌,道:「還沒有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修鍊成功,已經可以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若是修鍊成功,豈不更加厲害?」

張若塵更加期待,將龍象般若掌第十掌修鍊成功。

隨即,張若塵又檢查了一番自己的修為,察覺到,體內的聖氣猶如萬龍奔騰,果然已經達到二階半聖的巔峰。

只要買到三品聖元丹,他就可以嘗試衝擊三階半聖的境界。到那時,他的戰力,將會更上一層樓。

接下來的時間,張若塵來到圖卷世界之中的一座修鍊城池,親自給明宗的第一代弟子講課。

不僅如此,他還根據每一位弟子的體質不同,專門傳授給他們不同的頂尖修鍊功法。

張若塵閱讀過大量典籍,傳授給他們的功法,自然都是頂尖級別,最低也是鬼級上品。

其中一些資質較高的弟子,更是得到王級功法。

只要他們的修為,達到魚龍境,就能夠改換修鍊功法。

得到一等一的修鍊功法,自然也就極大程度,調動起他們的修鍊熱情,每個人都想儘快衝擊到魚龍境。

做完這一切,張若塵才退出圖卷世界,再一次,出現在小黑的背上。

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收了起來,問道:「小黑,還有多久可以到血神教的領地?」

「應該天黑之前,就能到達。」

一連飛行八天八夜,即便是小黑,也有些筋疲力盡,說話的時候也是有氣無力。

「倒是還有一些時間。」

張若塵盤坐下來,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本冊子。

這本冊子,乃是慕容月交給他,上面記載有關於血龍公子的一切資料。

既然,張若塵決定要偽裝成血龍公子,潛入進血神教,自然是要將冊子上面的內容全部熟記下來。

「血龍公子,六十八歲,名叫顧臨風,心機歹毒,性格殘暴,貪戀美色……」?張若塵看完冊子上面的內容,頓時不停搖頭,笑了笑,道:「這位血龍公子真是一個十足的惡人,唯獨只有一個優點,自身的體質倒是相當強大,算是一個天生的修鍊奇才。」

血龍公子以魚龍第九變的修為,可以爆發出堪比一階半聖的戰力,也就證明,他比聖體還要厲害幾分。

若不是他太過懶惰,再加上縱.欲過度,那麼,絕對不止現在這樣的修為。

張若塵的掌心,釋放出一團聖氣,將冊子捏碎成齏粉,揮灑在了半空。

到達血神教領地的外圍,張若塵讓小黑降落到地面,進入一片叢林。

小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說道:「張若塵,本皇想到了一件事。以血龍公子的修為,絕對不可能只用八天時間,就從元府,逃走血神教。血神教的人只要去查,肯定會查出破綻。」?「不會有破綻。」

張若塵將一卷聖旨取出來,捏在手中,道:「血龍公子的身上,有一卷海冥法王親自賜下的聖旨。憑藉聖旨的力量,血龍公子足以在八天之內,逃到血神教。」

張若塵的手中,就是那一卷聖旨。

只不過,聖旨中的聖力,早就已經耗盡。

帶上聖旨,張若塵徑直向血神教的領地,急速趕了過去。

血神教可不比兩儀宗,張若塵潛伏在兩儀宗的時候,即便再危險,至少還有太一祖師在暗中幫他。並且,兩儀宗又是名門正派,並不算太危險。

血神教卻不同,那裏是邪魔的匯聚之地,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他,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

因此,這一次,張若塵也就格外小心謹慎。

踏入血神教領地之前,他先將自己打成重傷,偽裝出,因為長時間拚命趕路,而傷上加傷的樣子。 我懵然了半響,這只是個夢啊,怎麼會這樣?跌跌撞撞的跑下床,雙腿猛的酸痛起來,「咕咚」一聲跌落在了地上。我用力起身,卻發現身體跟散架了一樣,根本起不來。這一刻,我意識到這不是夢,身體的一系列都在提醒我他真的來了。

我心裏猛的一驚,剎那間我的額頭好像有什麼閃過,鏡子中本就天生麗質,眉目如畫的臉上正有一道微微忽明忽暗的紅光若隱若現,與如雪般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反差。我愣了愣,這時耳畔傳來我哥夏雨的聲音「你在這愣著幹嘛,你班同學李小男來了,在樓下等著,看起來有點怪。」「怎麼了」我問道,心裏想着怪能怪的過我嗎?我都這樣了。他湊過來跟我說到:「不知道,蠻怪的,看起來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什麼事要跟你說。」下樓后,我看見李小男在沙發上一副難以在琢磨的表情。李小男看見我一下子湊到我面前,滿臉無畏的驚叫到:「你知道嗎,咱們班出大事了,就是啊咱們班的王迎雪死了!她們一家都出事了」「什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死了呢?」我滿臉驚恐的問道。

對於王迎雪這個人我並不陌生,他在學校里仗着自己長的漂亮,是校花,為人特別高傲,也很冷漠,成績也不怎麼好總在學校里混,跟別的班男生在一起鬼混,被學校通報過好幾次,高考時考了一半就跟別的學校的男生跑了。不過這都見慣不慣了。這也難怪她的父母離異她跟着她媽媽,就在半年前她媽找了一個,她現在跟她媽媽還有繼父住一起,不過聽說她繼父對她挺好的還總來送她上學。怎麼會死呢?我始終不敢相信。、

李小男一臉毫不畏懼,嚴肅的對我說道:「不知道,只是聽說,她死了,死的很慘,她的屍體在學校里血肉模糊,腦漿肆意,整個腸子都被拽出來了。現在剛剛高考完,成績還沒有出來,學校怕學生心理出現什麼問題已經讓全面封鎖消息了。」

我看着這李小男,心中莫名的忐忑起來,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今天找我來什麼事,不會就告訴我這件事吧。」我有點疑惑的問道。「當然不是,她畢竟跟我們一個班的,她出事了,她媽媽現在有點精神失常了,所以班長讓我們沒事去陪陪她媽媽。」說完李小男拉着我跟我哥夏雨就要走,她說什麼拉着我哥男的壯陽氣。

到了她家樓下,不知怎麼的,一種奇怪的感覺湧上了心頭,讓人感覺有些反胃。到了她家門口,這種感覺強烈的讓我直接吐了出來,敲門沒有人,李小男拉着我們又轉身去了學校,聽同學描述的什麼她是跳樓死的,場面一片血腥,又有人說她是跟搶了別人的男友被人仇殺,被別人妒忌肚子都被人掏空了,尤其那張臉血肉模糊,身體也直接被分成兩截。

「卧槽,這麼血腥,老妹別怕,哥保護你。」我哥一臉英勇無畏略帶興奮的對我說到。看着他一臉興奮的表情彷彿不是什麼死人的大事情,也難怪從小聽我爸夏侯講這些事,早就對他的幼小心靈形成一種強大的保護牆了,整天盼著降妖除魔,拯救世界。不能與他相比,我被他們說的有點膽怯了,我的額頭開始有點有點熱熱的感覺,那道光又在閃了起來。

※※※※※※※※※※※※※※※※※※※※

我的媽媽啊!!好怕怕喲,我還是孩子這個場面對我來說有點瘮人了,復仇,兩截,這麼可怕的字眼,你騙人小編/昨天不是還說只有一點點小刺激嗎?哼,大騙子,,,嘻嘻,相對與明天來說今天確實只是一點小刺激呦,別急別急,不可怕,再大的場面不是還有我們高冷的冥王殿下罩着嗎??不過夏雨大哥面對這樣的場面你的表現怎麼看起來有點像個憨憨呢,一臉的英勇無畏,嘿嘿老實說你是不是有那麼一點害怕呢,嗯??李小男單身都是有原因的,這一點在你身上體現的一覽無餘,作為一個女孩子這中場景怎麼能這麼星興奮呢,還有夏伊啊,你這個女主光環呢,機智,勇敢,智慧體現在了哪裏呢?夏伊:「老娘有人罩着,要不然讓我老公半夜找你聊聊人生,談談理想。」「不了,不了,小編這麼膽子,還是不要了吧,你是女主,你說的都對,你有光環,就算慫也對。」小編還是退下吧。。 提著一串車鑰匙站在車庫裡,林風一時有些頭大,這麼多車豪車並沒有符合他胃口的。

轉悠了一圈,最終他把目光放在了拐角處一輛特別普通的奧迪轎車上,這輛車算是便宜的,比較符合林風的身份。

他在天海市不宜成為別人眼中的關注點,所以林風很滿意這輛奧迪車。

開出莊園,一路朝著老李的飯店去。車上落滿了灰塵,疾馳在路上有一種正在逃亡的感覺。

……

馬峰住在天海富人區楓林灣。

此時他皺著眉,厭惡的看著陸老六,這小子像是染了傳染病,渾身奇癢,胳膊胸口已經撓出了血印。

馬峰甩了一萬塊錢給陸老六,擺了擺手說道:「拿著錢趕緊滾遠些,別傳染給我了。」

「馬公子,我這不是傳染病。」陸老六臉色扭曲,雙手不停的在身上狂抓。

「滾…」馬峰怒吼。

陸老六看馬峰是真的發脾氣了,忍著奇癢撿起地上的錢就走了,他知道這都是林風搞的鬼。

肯定是林風用針在他身上扎,然後給他下了毒,他現在要去醫院檢查。

就像林風說的,陸老六並沒有把林風發現他的事告訴馬峰,他得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陸老六走後,馬峰迫不及待的就打開了家裡的電視,隨後十幾個黑漆麻烏的小方框出現,但是卻沒有畫面。

他這些針孔攝像頭都是最先進的,能防水防摔,所以他不擔心會出現問題。

馬峰臉上露出了邪惡的表情,現在就等柳雪瑤那個賤女人回家,然後脫衣服,洗澡…想想這些,馬峰忽然就有了感覺。

恰巧這時候,一個女僕扭著屁股端著果盤就來了,馬峰一把將她拉入了懷中。

「公子,您輕點兒。」女僕輕輕一笑,嬌嗔一聲。

「伺候伺候公子。」馬峰淫笑,雙手就開始撕扯女僕的衣物。

……

天海市一家規模一般的菜館。

林風風塵僕僕的把車停在了對面的洗車店。

自己則是朝著菜館里走去。

李明鞠躬盡瘁的含笑送走了幾個吃飯的客人,準備回店的時候就看到了林風弔兒郎當的朝他走了過來。

「老李,不地道啊,趕我走工資都不給我?」林風走近飯店,與李明恰巧給碰上了。

「你不是和老虎一起進去了嗎?」老李面露疑惑,伸手打開了門帘。

「哈哈…你消息到靈通,不過我又沒做虧心事,還能在裡面過日子不成?」

林風很輕熟的就和老李鑽進了飯店內的一間茶室里,這裡曾經是他打了半年工的地方。

老李從保險柜掏出了幾千塊錢丟給林風,說道:「這是你的工資,拿著錢趕緊跑路吧,老虎不會放過你的。」

林風看了眼手中的錢笑了笑,說道:「老李啊老李,你怕得罪老虎就把我的住處給他透露了。」

林風心裡一直記著這事兒,老虎能夠在短時間內找到自己的住處肯定是老李說的。

因為他住的地方很隱秘,而且林風一直以來都是很小心的隱藏自己,他的住處只有老李一個人知道。

老李點了根煙坐在了林風對面,面色很平靜。

「是我說的,我沒必要為了你跟老虎作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