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停住了腳步,扭頭看著離蕭一眼,聽著他的話語,心中明白了什麼,急忙看下去,哪裡還有丹爐的影子,就連挖掘的地道,都被毀滅了。

心中頓時怒火中燒,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影,中年男子身體不禁顫抖起來。

再次看向離蕭,雙眼噴出火來,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閣下為何要來此地鬧事。」心中雖然升起怒火,但表面很是平靜,現在還不知道離蕭的底細,還不敢輕舉妄動。

「我要為八十一個女子報仇。」離蕭平靜道,雙眼緊盯著眼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微微愣了愣,雙眼輕輕眯起,陰沉道:「是誰派你來的。」


「果然是你做的。」離蕭輕聲道,雙眼帶有濃厚的殺機,背負著雙手劍氣緩緩的流出。

「你不說,我自有辦法讓你開口。」中年男子厲聲道,身體上的劍氣流露出來。

「哼!」離蕭冷哼一聲,佩劍握在手中,劍士九品的劍氣狂湧出來。

這種喪盡天良的人,讓他存活在劍靈大陸,指不定又有很多人受到傷害。

「要打起來了。」

「這少年,怎麼招惹到了厲成大人。」

眾人議論紛紛,雙眼有些同情的看著離蕭。

那個中年男子可是霞光城的城主,聽聞三年前已經踏入了劍師之境,現在的實力眾人都還不知。

「此人用八十一個女子來煉丹,實在歹毒,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八十一個女子!」眾人臉色一變,震驚道。

他們大多數都是平庸之人,並沒有修鍊任何劍氣,聽到離蕭這般說話,心中頓時涼嗖嗖的。

雙眼帶有不相信的神色看著離蕭。

「厲成大人守護城池多少年了,怎麼會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定是你嫉妒厲天大人的城主之位。」

「對一定是這樣的,厲天城主怎會做出這種事情。」

離蕭心中冷哼一聲,看來說什麼也沒有任何人相信他。

「我再問你一次,到底是誰派你來的。」厲成怒聲道,臉色陰沉可怕。

「啰嗦。」離蕭淡淡的道,粉紅色長劍拿了出來。

中年男子的實力比他還要高出幾品,離蕭心中不敢大意,有劍器上階兵器在手,他也凜然不懼。

「好猖狂的小子。」中年男子冷眼看著離蕭,既然離蕭知道了他的秘密,他智自然不會讓他活著出去。

中年男子右手放在腰間,抽出了一把三尺四寸的薄刀握在手中,薄刀流露出一道黑色光芒,很是怪異。

「劍師兩品。」離蕭喃喃說道,雙眼看著中年男子帶有一絲疑惑,想道丹爐中的靈藥足以提升一個大境界,可這中年男子才劍師兩品,莫非他在替人做事。

只見一道黑色劍氣朝著離蕭扑打而來,劍氣很是詭異,猶如霧氣一般,半空中都是黑色霧氣。

離蕭面色一愣,身體朝著身後退去,躲閃過黑色霧氣。

看著黑色霧氣,離蕭眉頭緊皺,劍靈大陸中的劍氣劃分不是只有四中顏色嗎?根本沒有黑色,為何此人竟然發出黑色霧氣。

「嗤嗤……」

黑色霧氣籠罩在房子,房子竟然溶解起來,半響之後已經沒有房子的蹤影。

「這劍氣有古怪。」離蕭緊盯著黑色霧氣,黑色劍氣竟然能變成黑色霧氣。

厲成輕喝一聲,「狂刀刃。」

半空中的黑色霧氣形成了一把把黑色刀刃,每一把刀都充滿了怪異。

離蕭緊緊盯著黑色刀刃,隱隱約約感受到每把刀刃中都存在這一股怨氣。

「哈哈!」看著他的模樣,厲成狂笑一聲,用劍氣傳音到離蕭的耳朵上,「此刀用了三百個怨男怨女的靈魂所打造,很快這把刀就會多了一個怨魂。」

「出!」

一把一把刀刃鋪天蓋地的朝著離蕭刺來,肉眼可見的黑色劍氣席捲在半空中,陽光頓時被黑霧所遮住,猶如黑夜一般。

「厲城主好厲害,有如此強橫的城主守護霞光城,我們也就放心了。」

眾人點了點頭,恭敬的看著厲成。

離蕭心中恥笑一聲,這種喪盡天良的東西,也值得你們恭敬。

粉紅色長劍握在手中,感受到一股鑽心的冷意從劍柄中傳來,離蕭一聲冷聲道「天劍萬影!」

丹田的劍氣注入到劍身中,長劍輕輕顫抖了起來,凝出了五道長劍虛影。

一股凌厲的劍氣擴散開來,劍氣中還摻雜著一股冰寒之氣。

咻咻咻……

五道長劍虛影朝著黑色霧氣中刺去,速度猶如驚雷一般。

「劍器上階的兵器,哈哈!這把兵器是我的了。」中年男子狂聲笑道,雙眼緊盯著離手中的粉紅色長劍。

… 長劍虛影狠狠的撞擊在黑色刀刃上,轟然一聲,颳起了一陣狂風,嘩嘩響起一片。

「嗤嗤……」

離蕭臉上帶有驚訝之色,肉眼可見的刀刃竟然把五道長劍虛影給融化了。

「嘩嘩……」

黑色刀刃形成了一個包圍圈,把離蕭包圍在其中,陰風嘩嘩四起。

「毛都沒長齊也敢來搗亂。」厲成陰沉道,手中的薄刀發出黑色霧氣,頃刻間有數把黑色刀刃包圍住了離蕭。

離蕭看著數把黑色刀刃,每把刀刃都有怨魂,無頭鬼,惡鬼,很是猙獰。

離蕭臉色變了變,把粉紅色長劍掛在腰間,他還是小看了這個春花樓了。

數把陰深深的黑色刀刃,讓他感覺到一種危機感。

厲成雙眼緊盯著離蕭,當看見他把長劍掛在腰間的時候,笑容更加濃郁。

「你破壞了我的東西,你以為向我求情我就會放過你嗎!」厲天陰沉道。

「向你求情,你配嗎!」離蕭冷笑一聲,嘴角掛著笑容。

雙手閃現出幽藍色的細小驚雷,噼里啪啦的響起,一股狂暴的能量在離蕭手中轉動,能量一出,似乎要扭動空間。

「雷……爆幽鏈!」離蕭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雙手顫抖,努力讓四道驚雷融合在一起,額頭冒出了冷汗,臉上變得蒼白起來,這一擊使用太耗費劍氣了。

噼里啪啦的驚雷響起,四道驚雷緩緩的融合在了一起,狂暴的能量開始融合起來,一聲聲爆破聲音在半空中響起,飆風涌動,煙塵滾滾四起。

「這是什麼劍之技。」厲成瞪大了雙眼,緊盯著離蕭雙手的四道驚雷,在這四道驚雷中,感受到一種令人心悸的能量。

「怎麼可能發出這種能量。」厲成心中一震,無法想象一個劍士九品的修士能凝結出這種東西。

這股能量讓他感覺到能量中摻雜著一股巨大殺傷力,而且這股能量還沒有打出,只是在融合而已。

「我要你三更死,你豈能活過五更。」離蕭爆喝一聲,咬了咬牙把四道驚雷融合在了一起,頓時間他的手上爆發出一股幽藍色的光芒,光芒猶如白晝一般,很是刺眼。

「給老子爆!」冷喝一聲,離蕭手中驚雷向前甩動,凝成了一條四尺長的幽藍色鏈條。

「該死!」厲成暗罵一聲,這股能量已經超過了他所能承受的能量,即使是一個大劍師在場,也只能敬而遠之。

劍師二品的劍氣涌在身上,厲成急忙朝著後面飛去,包圍離蕭的黑色刀刃也在同一時間朝他刺出。


「死!」爆喝一聲,離蕭站在的房頂上的樑柱突然爆碎起來,無法承受這種能量,手中的幽藍色鏈條隨之甩去。


「不想死的快退!」不知是誰在地面上大吼一聲,隨著這股能量的甩動,心臟也隨之一顫。

「嘭!」

幽藍色鏈條猶如一條洶湧的藍龍,讓人驚心動魄,無數的黑色刀刃在鏈面前瞬間瓦解。

「怎麼會這樣。」厲成一臉不可思議,狂刀刃可是有三百個怨魂在其中,威力更是不凡,可在這鏈條面前卻是不堪一擊。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嘩然一聲,瞬間來到了厲成面前。

「陰罡罩!」厲成大喝一聲,身體上的黑色劍氣狂狂湧出,形成了防護罩維護在其中。

厲成看著幽藍色鏈條,瞳孔劇烈收縮,心中猛得一顫,一股危機感圍繞為心頭。

「死!」離蕭再次喊道,冷眼看著厲成,嘴角閃現出一絲不屑。

劍士七品到劍士九品,使用爆雷幽鏈威力更加不凡,比之前更加容易掌握這種暴亂能量。

「轟!」

一聲爆炸響出,天空劇烈一顫,幽藍色鏈條轟擊在厲成的防護罩中,爆發開來,猶如煙火,光芒四射。

「啊!」厲成凄慘吼道,陰罡罩猶如蜘蛛網一般瞬間破碎,幽藍色的鏈條猶如巨蟒一般,纏在他的身體中。

厲成猶如斷線風箏一般,朝著地面墜落。

離蕭猛踩地面,身體騰空起來,再次抽出粉紅色長劍,再空中划動著長劍。

五道虛空長劍在凝出,咻咻咻的朝著地面上的厲成刺出。

離蕭做事很是果斷,殺就要殺徹底,一心認為留下隱患是蠢貨的做法。

嘭嘭嘭……

五道虛空長劍刺在了厲成身上,瞬間被刺成了刺蝟。

「自作孽不可活!」離蕭冷哼一聲,拿一劍,殺盡天下惡賊,拿一劍,殺盡天下負我之人。

離蕭清冷的看著地面上的屍體,喃喃道:「我替你們報仇了。」

「啊!厲城主死了!」

「你竟然殺死了厲城主!」

離蕭殺死厲成只不過六十息的時間,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死了。

「殺死他,為厲城主報仇。」

「你這個天殺的,竟然敢殺死厲城主,你不得好死。」

眾人怨聲罵道,怨恨的雙眼死死盯著離蕭,但卻沒有人敢上前一步,在原地辱罵。

「一群蠢貨!」離蕭冷哼一聲,雙眼猶如冰冷的鋼刀一般,看著眾人。

面對離蕭的眼神,眾人無不變色,不禁退後幾步。

「你們怕他作甚,殺死他為厲城主報仇。」不知是誰冷哼一聲,在人群中大吼說道。

離蕭眯起了雙眼,一道白光突然照射在臉上,身形一退,躲過了刀芒。

看清楚了此人,離蕭冷哼一聲,此人正是在客棧遇上的二世祖。

「快看是大公子來報仇了。」

「你竟然殺死我父親。」厲天蓋怒聲道,手中的匕首朝著離蕭的心田刺去。

「你父親該死,你想殺我,你也該死。」離蕭冰冷道,看著厲天蓋的匕首,心中帶濃濃的厭惡。

這把匕首發出的劍氣竟然也是黑色,摻雜著很幾道怨魂,有其父必有其子。

右手伸出,離蕭握住了厲成蓋的右手,緩緩用力,他的右手瞬間響出咔嚓破碎骨頭聲音。

劍士八品離蕭就有兩千斤臂力,如今到劍士九品,力氣已經有兩千五百斤,神幽玉吸取的能量越多,力氣的提升更加恐怖。

「快放手!」厲成蓋痛苦道,感受自己的被鐵夾握住一般,無法動彈,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讓他劇烈顫抖。

「你比你爹差勁。」離蕭撇了撇嘴,一道殺機從眼底劃過,左手拿出了粉紅色長劍,輕輕一刺,瞬間刺穿了厲天蓋的身體中。

「我不喜歡給自己留下隱患。」離蕭輕聲道,手中的長劍抽了出來。

右手輕輕一甩,厲天蓋的身體猶如肉彈一般,撞擊在地面上,雙眼瞪得老大,氣息已絕。

「咳!」離蕭輕咳一聲,經脈隱隱作痛,爆雷幽鏈的威力比他想象更是兇狠,也幸虧他到了劍士九品之境。

丹田中的驚雷變暗了幾分,離蕭輕嘆一聲,看來一個月才能使用這一擊了。

「他不但殺死了城主,還是死了大公子。」

眾人震驚的無法言語,遠遠得看著離蕭,害怕這個殺神對著自己痛下殺手。

但他們又怎能懂離蕭,該殺之人,殺之。負我之人,殺之。對我身邊的人圖謀不軌,殺之。

「你們應該去春花樓的下面看看,看完了之後,還想殺我的話,我隨時恭候,我叫離蕭!」

這股話充滿了霸氣,在眾人心中烙下了烙印,聽著離蕭的話,一些人朝著春花樓的下面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