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聽越迷糊,「什麼亂七八糟的!」梁平叱喝一句甩開梁淺的手,用手指著自己的警衛員,「馬上給梁帥打電話,讓他回來見我!」

「正在打……」老首長發飆了,警衛員連點三下腦袋。

梁淺看了眼聶曉雲,壓著聲音維護自己閨蜜,「媽,你別亂說話,我閨蜜不是那種人。」

「我沒說她是哪種人,我只是實話實話把自己看到的說出來,我剛剛聽說那個女人還有一個孩子,這樣身世不清白的人怎麼能跟你三叔在一起,你三叔可不是普通人,他不止是位高權重的少帥,還是梁家的頂樑柱,他……」

梁淺覺得母親越來越現實,直接不耐煩翻了一個白眼,「媽,能不能收起你那套老觀念,都什麼年代了還講門當戶對。」壓著聲音:「媽,我警告你不準亂說話,如果你敢欺負我閨蜜,我不會原諒你。」

「好了,好了,媽不說了。」挽住梁淺的胳膊,「我們去看看紀家送了什麼禮物過來。」

……

紀老夫人坐在中間,駱知秋跟紀佳夢坐在兩邊,一路上都是紀佳夢在說話。

前排副駕駛的紀澌鈞,全程沉默低頭看手機。

「媽,沒想到今晚居然會來那麼多達官貴人,如果兩家聯婚成功,無疑是幫我們在這邊站穩腳跟鋪路,這可是穩賺不賠的生意。」紀佳夢一口一句聯婚好,表現出自己特別支持紀澌鈞娶梁淺。

「嗯。」即使渾身疲倦,但老夫人仍舊保持上流社會貴族體面良好的修養,端正坐在車裡閉上雙眼,面對紀佳夢的話老夫人輕應一聲回復。

車子突然減速靠邊停下。

「怎麼停車了?」後排的紀佳夢問了句。

副駕駛的紀澌鈞單手解安全帶,抬眸看著後視鏡,「奶奶,我還有事要處理。」

這句奶奶叫的真是順口,哼!

看不慣紀澌鈞執掌公司的紀佳夢逮住機會就毫不遮掩自己對紀澌鈞的厭惡,立刻嘲諷一句:「誰知道是真的有事還是假有事,現在這些人,禮義廉恥沒學到竟是學會膨脹后在外面養女人的壞毛病,大晚上不回去,誰知道會不會是去找情.人。」

「多謝關心,這些抓姦經驗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紀佳夢用手指著副駕駛半天說不出話。

車門打開,發出,「滴滴滴——」聲。

開車的費亦行也跟著下車,從後面跟隨的車輛換了人過來開車。

紀佳夢盯著後視鏡,看到紀澌鈞帶著了上了後面的車,車子從她旁邊的車窗經過時紀佳夢氣得頭頂就快冒煙,「媽,你看看這個私生子,簡直是太目中無人了,現在當著你的面都敢羞辱我,指不定私底下為了替他媽出氣怎麼對付咱們紀家。」

「夠了!」老夫人瞟了眼紀佳夢。

「媽,我才是你的親生女兒,我被人欺負了,你怎麼也不心疼心疼我……」紀佳夢紅著眼一臉委屈。

「別整日沒事找事,有時間還不回去盯著你老公,別又給我鬧出什麼笑話。」一個紀心雨已經讓紀家蒙羞,她不想再看到任何敗壞紀家門風的事情出現。

起初是裝出來的委屈,現在是真委屈,媽居然偏袒紀澌鈞,看到她被那個私生子欺負也不幫忙,再這樣下去還有她紀佳夢在紀家的地位?

不行,她得想辦法挽回自己在媽心中的地位。

保鏢開車,費亦行坐在副駕駛,隔幾秒就抬頭看後視鏡留意紀澌鈞的表情。

今晚他雖然沒有跟著進去,但是在門口等人的時候聽到下人嚼舌根說了客廳里發生的事情,而且他也親眼看到木小姐跟寶少爺上了一個男人的車,難怪紀總一上車就沉著臉。

「紀總,我敢打包票這一定是誤會,說不定少帥是為了保護木小姐才故意說木小姐是他的未婚妻。」

「……」後座男人沉默不做聲。

費亦行開始轉移話題試圖從別的方向入手調整紀澌鈞的情緒,「紀總,梁小姐是木小姐的好朋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木小姐心裡一定很難過,您回去一定得跟木小姐好好解釋。」

「……」後座繼續保持沉默。

「……」石頭就算丟進深井好歹還有迴音,可現在是,後座完全沒動靜,費亦行發現自己越努力緩解氣氛,氣氛就越緊張,最後就連費亦行都因為這種氣氛的壓迫導致坐如針扎,呼氣都在小心翼翼。

在漫長煎熬中,車子終於抵達了半山別墅。

車子還未停穩後座車門就被推開。

就算裝的再平靜,此時此刻也在無意間泄露了他的緊張和焦急。

正在打掃衛生的孫嬸看到突然回來的人嚇了一跳,「紀總?」

紀澌鈞拉著一張寒冬臘月的冷臉快步上樓。

孫嬸攔住了後面進來的費亦行,遞了眼身影消失的走廊方向,「紀總,怎麼了?」

「木小姐呢?」費亦行答非所問追問一句。

「木小姐說今晚她閨蜜生日,帶著寶少爺去慶祝,到現在還沒回來。」

「這回真是火燒眉頭……」費亦行嘀咕一句。

「什麼意思?」孫嬸一臉好奇。

果然沒過十來秒樓上就傳來一聲怒吼聲:「費亦行!」

「在。」費亦行遞了眼樓上方向,壓著聲音快速說道:「紀總心情不好,你趕緊閃,別惹他。」

「知道了。」紀總不生氣就板著臉讓人害怕,這生氣起來更可怕。

費亦行快步衝上樓,順著聲音找過去,跑的氣喘吁吁,看見次卧跟主卧的房門打開,男人站在兩個房間之間一臉怒火。

「紀總。」

「馬上安排人把她們母子找回來。」

「是。」

在費亦行下樓時,從樓下上來的姜軼洋跟費亦行擦肩而過。

姜軼洋手裡拿著文件袋,剛走到樓道口迎面而來的人直接拿過他手裡的東西就朝書房走去,姜軼洋快步跟上。

紀澌鈞邊走邊拆文件袋,打開文件袋后,拿出一疊DNA檢驗報告翻閱。

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每一個字紀澌鈞都詳細閱讀。

最後一頁,結果那一項令男人眉心緊蹙。

「有誰接觸過這份東西?」

「醫生跟我,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人。」紀澌鈞只是皺眉沒有更多的表情所以姜軼洋看不出來結果到底是什麼。

距離書房門口還有十來米距離,姜軼洋快一步上前推開房門。

紀澌鈞進去后,姜軼洋反手帶上房門。

與此同時書房桌面的傳真機響了。

紀澌鈞伸手摁了接收后坐到真皮辦公椅。

文件接收后姜軼洋拿起文件遞給紀澌鈞。

「叩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進來。」

門外進來的保鏢手裡捧著八個文件袋快步走向紀澌鈞,「紀總,這是分散到各個國家檢驗的結果。」

「放下,出去吧。」

「是。」

紀澌鈞拿過桌上的文件,一份份拆開,緊蹙的眉心隨著幾份文件瀏覽后開始舒展開。

姜軼洋無意間看見桌上的文件全部都是DNA鑒定。

他以為紀總只安排他做鑒定,沒想到私下還有另外安排。

桌面上攤開十份檢驗結果,男人修長的手指輕輕點了點其中一份文件,「九份結果一樣,除了一份例外。」

按道理來說但凡是紀總吩咐的事情,手底下的人是絕對不敢馬虎,如果出了意外那就是……

「我們之中有內鬼?」姜軼洋差異一句。

紀澌鈞撿起一份文件丟給姜軼洋,下達命令,「我要活的。」

姜軼洋撿起桌上的文件,從文件的檢驗機構以及地址日期來看,就是他負責的那份檢驗,「紀總,抱歉,是我疏忽,我馬上叫人把他逮住。」姜軼洋掏出手機打電話。

紀澌鈞撿起那份傳真過來的DNA檢驗報告,反覆仔細瀏覽,最後目光落在那一句「父子關係成立」。

父子……

父……

從此多了一層身份,父親。

而且他兒子還是那個調皮搗蛋的小子。

一想到這些,紀澌鈞心裡除了有些不適應外更多的還是驚喜跟愧疚。

「紀總。」

男人抽回神,「說。」

「醫生出車禍身亡了。」

「下手動作很快。」

「我會繼續追查這個醫生的身份。另外那個男人的身份已經查到了,景城人,一個普通國外留學生,是孤兒,家裡沒有親戚,在景城買了房子跟車輛,用的是一個叫Augus的英文名。」

「普通留學生能察覺到你們跟蹤?」

「紀總,需不需要逮住他?」

「你去追查醫生的事情,對他,我另有安排。」

「是。」

……

同一片夜空下的另外一邊。

拿著啤酒站在陽台的男人,剛喝了兩口身後就傳來腳步聲。

男人頓了一秒繼續昂頭喝酒。

「你跟她們母子認識很久了?」

「一個月不到。」

直率毫無掩飾的回答。

拿起旁邊的啤酒遞給梁帥,「來一罐?」

「謝謝。」梁帥接過易拉罐。

「砰次——」易拉罐開瓶時氣噴出來的聲音配合陽台外的景城夜色別有一番風味。

「不到一個月,卻感情如此深厚,著實令人佩服。」

Augus回頭望著梁帥,嘴角微微勾起,「有共同點有話題有緣分相識一分鐘也會覺得相見恨晚,花一天時間就能抵得過好友列表裡無話可談的三五年好友,不是么?」

梁帥撅著唇點了點頭,非常認同這句話,舉起易拉罐敬Augus。

許久未嘗試過在夜裡喝啤酒看夜景,靜靜享受這種閑暇的時光。

「感覺怎麼樣?」

旁邊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梁帥有些摸不著頭腦。

「呃?」

「啤酒好喝不?」

「比起我入伍前喝的白酒好喝多了。」

Augus舉起易拉罐笑著說道:「感謝誇讚,樓下超市買一送一搞特價,冰箱還有一打……」回頭看了眼身後,壓低聲音:「可不能讓我那位木姐姐知道,所以一會你走的時候把剩下的一打帶走,冰箱里剩下幾罐我說做菜她也不會懷疑。」

「……」Augus「偷喝」又怕被逮住的模樣讓梁帥想起自己入伍前偷喝白酒的一次經歷,那是他第一次嘗試反抗父親,在小心翼翼中得到了滿足感,那種感覺至今都不會忘記。

「我木姐姐怎麼樣?」

緩過神來的梁帥收斂住自己的情緒,恢復那張嚴肅的臉,「嗯?」

「我木姐姐人漂亮又有責任心,如果你沒結婚可以考慮她,除了不會做飯之外她真的沒有缺點。」

Augus是在撮合他跟木兮? 都市神級超人 梁帥喝了一口啤酒後看著陽台外的夜景問了句:「孩子的父親去哪兒了?」

「木姐姐沒說,我也不會去問這些事情,關於木姐姐的事情我都是聽小寶說的,木姐姐的未婚夫腳踏兩條船跟木姐姐表妹在一起,後來公司出事了木姐姐未婚夫就甩鍋給木姐姐,木姐姐坐牢后那個人渣就拋棄了木姐姐,木姐姐被冤入獄坐了三年牢,卻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真相,所有人都認定一個版本,那就是木姐姐為了跟表妹搶男人害死了自己表妹才坐牢的,至於孩子的親生父親是誰,只要不是那個人渣的不管是誰的都好吧。」

「是誰冤她入獄?」

三年……

按現在算,應該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那會吧。

「JS集團的女婿唄,一位拋棄未婚妻入贅豪門的渣男。」Augus特別諷刺笑著說道。

JS集團?紀家?

對商界事情並不怎麼了解的梁帥只聽過紀澌鈞,對紀家其他事情並不清楚,但是對這個拋棄木兮的男人梁帥沒有好感。

梁帥垂落的目光掃過身旁的Augus。

Augus一口氣悶干啤酒,轉身看著梁帥,「時候不早了,就不留你們,明天早上我要送外婆去醫院,如果你有空的話那就麻煩你替我送木姐姐去公司上班。」

「沒問題。」

「鈴鈴鈴——」兜里的手機傳來響聲。

梁帥掏出手機后只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人就掛斷電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