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林牧得知這樣的信息,也是驚恐和喜悅交織在一起,非常複雜。

林牧看到她沉默后,沒有多說什麼,轉頭看向姜承龍他們,發現這些傢伙可能在與人通訊,都沉默不語。

(謝謝大家的票票支持!謝謝【xy星光】、【書友20170828211217926】的打賞!)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沉吟一段時間后,由姜承龍領頭,一一上前,配合默契地把80萬聲望轉給了林牧。

之後臉上帶著些許凝重和驚異之色的眾人低調離開了高台。

高台上矚目的交易到此結束。

台下很多玩家本想衝上來的,可惜,被前面坐席的玩家阻擋著,同時雪影也在安撫著。

高台上可是巔峰的交易,這些普通領地上來有何用。

場下的人,看到交易在沉默中結束后,都頗為不爽,因為這個交易實在是有些撩起他們的好奇心。

一個個翹首以望,希望能有人出來公告一番,可惜,並沒有。

交易會,秉承一個互利共贏的原則,既然人家買賣雙方都不想公布信息,那可得是保密的。

那些林牧拿出來的道具,都被大勢力收割了。

不管其他玩家如何,林牧心滿意足離開了高台,帶著臧霸崔武來到了童話鎮一處別院偏房中。

「林牧,兩位前輩已經在裡面等待著,就你進去吧,我們就不進去了。」

林牧點點頭,推門而入,順手又關上了門。

「雪影姐,那兩位前輩怎麼會找上林牧呢,是不是有什麼變故啊?」 最愛陽光下的你 她們二人到一處石桌坐下,才剛坐下,婉兒有些擔憂問道。

「不像,那兩位前輩過來的時候,面帶笑容,心情看起來非常好。找林牧,應該不是什麼壞事。」雪影凝聲道。

「恩,恩……」婉兒盯著房門,輕輕點點頭,不過臉上還是有些許擔憂之色。

「這次交易會,林牧收穫豐厚無比,到時候得要這傢伙請客,在現實中!」雪影拍了拍婉兒的肩膀,開朗道。

「沒錯,他拿出的那些物品,那麼好,之前給我們透露的物資表單卻很多都沒有的,太可惡了。」婉兒道

「對了,雪影姐,最後那柄清風劍和那份資料,你為什麼不湊合進去啊?你身上的聲望也挺多的,有七八萬吧,可以摻一腳啊!」婉兒狐疑道。

「你啊你,那些資料是林牧寫的,我們還怕沒有機會獲得嗎!而那柄劍,最後肯定是歸上面的,那些精明的傢伙也只能過過眼癮而已。」

「哦,原來如此!啊……那北堂雪那狐狸精也沒有摻合進去,難道也想要色誘林牧?」婉兒驚奇道。

「什麼叫『也想要色誘林牧』,難道我們也是需要色誘嗎?不過……如果真要色誘,就讓婉兒你這個青春活潑的無敵可愛小美女出手吧!」雪影輕輕一搖婉兒,作惡大笑道。

「啊,要色誘,也是雪影姐出馬,肯定能讓林牧眼花繚亂的,嘻嘻……」兩人開始打鬧起來。

……

揚州,會稽郡,山陰城。

山陰城,是會稽郡治所,其城池等級,達到重城級別!

村、鄉鎮、城鎮、縣城、重城、都城、王城、皇城……

山陰城,能成為重城,當然是熱鬧非凡,商業和農業都發達。其總人口,可能至少達到五百萬人!

在山陰城南邊,有一個巨大的湖泊,煙波縹緲,浩瀚無比,看起來如同仙境一般。

此湖在會稽郡赫赫有名,其名為【鏡湖】!

在鏡湖湖邊,一處古樸清雅的別院中,一個面華如玉,目似朗星的英俊錦服青年,坐在一石桌旁,品嘗著清茗,手中拿著一卷竹簡典籍,清茗書海相伴。

此人年紀約為二十來歲左右,身高約一百九十公分,行動洒脫利落,氣質超然非凡!

眉宇間,透著一股奇異的靈動,而那一雙眼睛,彷彿如皓月星辰般,眼神璀璨,星光閃爍,整體呈現出一種運籌帷幄,聰慧無比的感覺。

若是林牧在此,定會驚呼而起,因為這個人,就是位列神話世界【十大神謀榜】榜首,得天地賜予神號【鬼神】的郭嘉,郭奉孝!

郭嘉此人,若是熟讀現實三國歷史的人,都知道,其是一個天妒之才,是為曹操陣營平定北方,立下深厚根基的首席謀士!

可惜因病早逝,曹操陣營頂尖契合謀士缺失,乃世之大不幸!

很多人口中會有這樣一句流傳:郭嘉不死,卧龍不出!

郭嘉之死,卧龍出世,也是三國歷史上,頗為濃重的一筆!

劉備陣營中,因為卧龍之輔佐,而開始走向巔峰;而曹操陣營,因郭嘉之死,開始走下坡路。

這就是劉備之大幸,曹操之大不幸!

如今的神話世界中,卻不是如歷史一般。此時的郭嘉,哪裡像是一個病秧子呢!

神話世界,與神將榜對應的,有一個神謀榜,銘記的將是這個時代最輝煌傑出的謀士。

其中,神謀榜前二,乃是【鬼神】郭嘉,【星神】諸葛亮!

天地規則將郭嘉序列於這個時代第一神謀,力壓神謀榜第二的諸葛卧龍,想必其資質、潛力等,卓越非凡!

鬼神郭嘉出現在會稽郡,所謂何事,也只有其本人知道。

此時的神榜都還沒出世,所以很多人都不清楚郭嘉之容貌。也就林牧開了『掛』才知道。

郭嘉旁邊站著一位清秀的少年,行動也頗為機靈利索。

「少爺,這三個月,你一直讓我們匆忙趕路,折騰不已,方在前天趕到會稽郡。如今到了會稽郡,怎麼就又閑暇下來呢?一點都不心急!」清秀的少年輕聲道,語氣有些不解。

他利落又為郭嘉添上一杯香氣瀰漫的清茶。

「少爺,你目前的情況,可是非常糟糕的,之前入體肆虐的【九霄命濁雷】,仍然繚繞不散。神魂黯淡,命格碎裂。這樣的情況,連空間傳送陣都使用不了。若是遇到一些奇異的空間法陣,想必神魂中陰魂不散之雷會爆發,情況會更糟糕呢!」青秀少年臉上帶著深深的惋惜和無奈繼續說道,用雙手輕輕捶打著郭嘉的肩膀。

「心急吃不了熱粥的,更何況,這碗粥,還不知道在哪呢!急不來。」郭嘉輕輕把竹簡放下,輕搖頭笑道,抬頭望了前方煙波浩瀚的鏡湖,眼神深邃。

他的聲音頗為清冷和熙,讓聽到的人如在三月天突然遇上一股清風一般的感覺。

可以聽的出,他是一個頗具奇異魅力的人。

(感謝大家的票票!謝謝【地域小靈通】、【昊陽雲飛】、【五號天】、【世界甲】、【書1友9527】、【書友20170828211217926】的打賞!) 「如何能不急呢!那可是涉及到最神秘領域的傷勢,連擁有驚世之才的我,也不能治癒好。表面上少爺如常,可神魂中的情況卻九死一生呢!」清秀少年繼續為郭嘉捶背,嘴中嘮叨道,說到他自己,沒有絲毫介懷。

「少爺,你不是算到神州第二條龍脈在會稽郡南方開啟了嗎,怎麼不直接去那裡,反而留在郡北呢?」

「那裡凶吉難斷,瀰漫著一層迷霧,其內藏有大氣機,具體的位置我也算不出來,暫時不宜過去。」郭嘉輕聲道。

郭嘉扭頭望了望南方方向,眼神深邃。那個地方,他看不清!

這時,郭嘉星目中閃過一道黑色的雷光,這道黑光,如同九幽中最神秘的九幽之氣,蒼莽亘古又凶厲無情,深深紮根在眼眸中。

郭嘉微微一皺眉,雙手一握拳,眼眸中冒出一道白芒,壓制那道黑雷,糾纏一番后,那道黑雷和白芒都消失不見……

郭嘉眼中又恢復如常。

「算不出來,那就是有高人掩蓋了龍脈出世咯!要我說,少爺直接去冀州那邊不是更好嗎?」清秀少年繼續嘮叨著,絲毫不知道剛才郭嘉眼中發生的兇險。

「冀州之地,龍脈開啟得不完全,也沒有鎮脈之重器,龍氣稀薄,本源不顯,並且,那裡將是百戰要地,是非之地,進入其中,可能就身不由己了……!」郭嘉說著,就突然感覺到一陣熟悉的心神疲憊,語氣稍稍變化,顯得有些低沉。

一旁的少年對郭嘉的語氣變化,非常敏感,關切問道:「少爺,難道那道雷又肆虐戮力了?」

「我用神清三轉回元術恢復一下吧!」少年馬上說道,沒等郭嘉回應,他就凝神靜氣,整個人顯得十分神聖,全身彷彿冒著奧秘符文。

奧秘符文一閃而逝,剎那間,他的雙手,冒出一道濃郁的綠色元力。

他的動作,行雲流水,彷彿已經做過無數次般。

綠色元力不斷鑽進郭嘉身體,郭嘉感到心神一陣放鬆。

周遭的一些花草,隨著綠色元力的出現,竟然生生拔高了一寸,花朵盛開,青草翠綠,非常神異。

兩人對於院中的花草變化習以為常。

「小農,謝謝你!」郭嘉輕鬆一笑,感謝道。除了小農與親人,他從來沒有感謝過其他人。

原來這個服侍郭嘉的清秀少年叫小農。

「少爺好好養傷就是最好的感謝咯!」小農陽光一笑,坦然接受了郭嘉的感謝。

郭嘉點點頭,和熙一笑,此時的他,顯得頗為平凡,如同一個親哥哥一樣。

「對了,少爺,會稽郡南的龍脈開啟,難道龍氣不稀薄嗎?與冀州、洛陽的相比如何?」感受到郭嘉語氣恢復正常后,小農收手問道。

「不稀薄,甚至可以說是濃厚,本源豐盈!比洛陽,那日薄西山的狀況,更呈現蓬勃生機!」

「唉,也不知道龍脈的龍氣是否真對你的傷勢有效!竹籃打水一場空就遭了。」小農嘆氣道。

對於郭嘉的傷,連他這個超級藥師也束手無策,只能寄予希望於典籍上的方法【龍氣鎮護】!

「對於你的醫術,我是深信不疑的!放心,我這次推算不會錯的。」郭嘉自通道。

小農點點頭。

「咦,有人外人過來了!」郭嘉和小農同時感應到,有一個人慢慢走到他們這個院子。

小農略微疑惑,而郭嘉卻早有預料,顯得平靜。

「先生,不介意我進來拜訪一番吧!」不一會,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此聲如同從很遠很遠傳來一般,縹緲神秘。

小農狐疑看向郭嘉,外面那個人,一開口稱呼裡面的人為先生?這麼有自信?

郭嘉輕輕說道:「請進,茅草之屋,有仙則靈!」

仙?小農心中一凜,凝重看向院門口。

得到主人的許可,外面那個人緩緩走進院子。

只見一個手中握著兩枚晶瑩剔透的珠子把玩著的老人走了進來。

此人,長的並不高,鶴髮童顏,身著一襲寬鬆的青色道服,腳踏青絲雲履,頭戴青雲華冠,一股仙風道骨之氣瀰漫而出!

這是一個奇異的老人!這是小農的第一印象。盯了一會,感覺有些唐突,小農就埋頭忙活了。

「閣下應該是扶持許詔的神秘人吧!」郭嘉輕輕擺弄了手中的竹簡,眼神深邃問道。

扶持許詔的神秘人?郭嘉心中彷彿早有腹稿,直接把這個神秘人的身份顯明出來。

「先生謀算神異,不知道先生是否願意出仕,輔佐神主呢?」神主,就是許詔,因為其有九大神令之一的青龍令,故而被此人稱為神主。

「哈哈,你不怕我進入其中,輔佐許詔,脫離你的掌控嗎?」郭嘉淡然一笑,直勾勾盯著他看。

小農在旁邊,聽到兩人的對話,頓生一種他們早就相熟的感覺。可是又不對,因為他一直跟在郭嘉身邊,並且郭嘉還是人生中第一次離家,從來沒有見過此人。

想不明白,小農就沒有繼續糾結,因為跟隨在郭嘉身邊,遇到這樣的事情不少。

小農如僕人一般,為這個奇異老人端上了一杯清茶之後就沉默站在郭嘉旁邊。

銀髮老人,也不拘束,輕輕坐到石桌旁邊,看著郭嘉。

「以先生經天緯地之才,浩鴻之志,定想尋一位明主!眼下許詔就是一位明主!」老人輕輕把小農端上的清茶泯了一口,繼而說道。

「明主?許詔底蘊太差,底子太薄了!」郭嘉評價道。

「呵呵,許詔這孩子潛力深厚,底蘊等都可以積累,而且,能輔佐一位微弱草莽之主,慢慢成長為天地正統,這也不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嗎?你們不是都喜歡挑戰嗎?」老人瞭然說道。

「遇人不對,遇鬼不凶,乃是致命的。」郭嘉無厘頭說了一句。

遇人不對,那就是運氣不好,眼光不準;遇鬼不凶,那就是倒霉透頂,因為活人遇到的鬼,一般都是為陽氣生機而來,以此暗喻有小人作祟。

這是老人對郭嘉話的理解。

「這些若有先生之助,定能迎刃而解!」老人舉重若輕道。

「仙士謬讚了,我雖喜歡挑戰,但卻不想走一條不歸之路!」郭嘉意有所指道。

「不歸之路!呵呵……那條路,可是通向凝聚無數時代英傑的巔峰之地的道路,先生難道不想探索一番嗎?而且先生神魂中的傷勢,想必在那裡能恢復!」老人神秘笑道。

「無數時代英傑?呵呵,那些英傑只是失敗者而已!那個地方,我會去的,只是不是現在。」郭嘉把竹簡放到石桌上,輕輕起身,一股澎湃的自信瀰漫而出。

「可惜,許詔沒有福氣!」老人聽到郭嘉的話語,沉吟一會後,頗為失望道。

「如此,那就打擾了!」老人起身,緩緩離開了院子。

小農在一旁,疑雲滿天……

隨著郭嘉的出現,會稽郡是越來越熱鬧了!

會稽郡真是風雲變幻奇異!

……

童話鎮中。

「林牧,那兩位大人究竟和你說了什麼啊?怎麼聊了近一個小時呢!」婉兒盯著林牧,狐疑問道。

一旁的雪影也微微側著頭,想要聽林牧的答案。

自從林牧進入那個房間后,婉兒和雪影在外面等了大半個小時。

之後林牧率先走出房間,就準備和她們告別。

「沒什麼,只是接下了一場切磋而已。」林牧沒有多說什麼。

「切磋?」兩人疑惑不已。

「對!好了,接下來我會比較忙碌,有什麼情況通訊聯繫我!」林牧辭別道。

「哦,對了,你們這邊的剿匪任務進行的如何了?」林牧忽然轉身問道。

「剿匪任務?還行吧,那些賊匪不知道怎麼回事,抵抗力很低,並且賊膽如鼠。賊匪的寨子已經攻破了很多座,收穫頗豐呢!」雪影反應過來道。

「果然如此……那好,我就走了!」林牧瞭然道,輕輕揮手告別。

「宣高,阿武,走吧,我們需要正式參與進圍剿許詔的戰役中了!」林牧對臧霸和崔武說了一句,就轉身往壽春城的傳送陣趕去。

此次交易會,已經達到心中的期許,收穫頗豐,算是圓滿結束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要進行【滅詔計劃】了。

如今的許詔之亂,表面上,在曹操孫堅的謀略下,顯得越發明朗,但在林牧心中,卻警惕非常,總覺得此行變數多多。

早前,其一變數,乃是許詔。在前世,本來就是號稱百萬軍隊的叛亂而已,很快就被府兵殲滅。而如今,情況大是不同,許詔提前自立為王,並且發展到有卷席揚州之勢的規模,並且擁有徐晃、周泰等超級武將的輔佐,坐擁青龍令等至寶,底蘊深厚!

許詔這個變數,肯定會牽扯出一些辛密,林牧心中也有猜測,只是沒有依據而已。

其二變數,是曹操孫堅等超級大咖的出現,給這個局勢增添了更多神秘。

其三變數,那就是魔神典韋的出現,太平道的發展軌跡彷彿也變了,讓林牧心中凜然!

「真是多事之秋啊!」林牧騎在龍鱗馬上,輕輕自語一句。 鏡湖,別院。

在那個神秘老人離開別院后,一直沉默的小農開口問道:「少爺,你與此人熟稔?」

「只見過一次,不熟!」郭嘉搖搖頭。

「你們見過一次?什麼時候?」小農驚異道。

這個神異的老人,一看就不是普凡之人,在郭嘉少爺口中,那是【仙】的神秘存在,若是見過,他怎麼可能沒印象呢。

「還記得當時之前,紫微星耀世嗎?就是那個異象發生后第三天,此人就上門過,不過,他只是遠遠觀望著。」郭嘉知道小農的疑惑,解釋道。

「哦,原來如此!當天,貴星顯世,天機定會紊亂,此人肯定是覺察到少爺的情況。」小農一臉釋然道。

「沒錯,此人的望氣之術錘鍊得非常深厚,卜算天機之術也略顯破天之勢,覺察到一些將星、謀臣並不是太難。」

「那他當時為什麼不進門拜訪呢?」小農問道。

豪門少夫人 「他應該算到我們會來會稽郡,故而就沒有唐突上門。並且,對於他來說,我是一個不可掌控的因素,他怕我!」郭嘉眼神深邃,眺望著遠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