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固急忙上前扶起董作斌:「董前輩,快快起來。」

「小固,你若知道一枝梅的下落,不妨說出來,我們丐幫必然會承你這個情。」安慶緒說道。

「安前輩言重了,懲奸除惡乃是俠義輩所當為之事,何必說什麼謝與不謝。」李固說道。

「那惡賊如今在哪裡?」董作斌眼中冒火的問道。

「一枝梅,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李固說道。

「你的意思是?」

「不錯,一枝梅就是盧桂芝。」李固說道。

「什麼?」

整個執法堂中頓時起了一陣喧嘩,眾長老都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小固,你能確定嗎?」安慶續問道。

「他胡說!」盧桂芝大聲大喊道:「安長老,他這是在誣陷我。」

「盧桂芝,我知道你不會死心的。」李固瞧了瞧自己的紙扇,「你難道不想知道,是誰告訴我你在四湖城東有一套秘密的房子的嗎?」

「你什麼意思?」盧桂芝說道。

「論刺探情報除了魁星閣,恐怕整個江湖上沒有哪一個門派能夠比得上冥府的。」李固說道。

「不可能,你胡說。」盧桂芝突然大驚失色的喊道。

「常言道,不見棺材不落淚,今天我一定讓你好好見一見。」李固給秦依依使了一個眼色,然後秦依依就走了出去。不一會兒,秦依依就領進來兩個人,一個婦人,頭髮披散,手腳上綁著兩條鐵鏈子,一個孩子,大概有十歲左右。

「盧前輩,你可認識這兩個人嗎?」李固問道。

「我不認識。」盧桂芝乾淨利落的回道。

「爹!」這時這個孩子突然間叫了起來,接著便嚮往盧桂芝這裡跑。可是很快便被兩個丐幫弟子給架住了。

「沒想到,竟然是你!」董作斌怒火攻心,舉起自己手裡的打狗棒就向盧桂芝的頭上打去。

「惡賊,今日老夫就要殺了你!」

但是董作斌的打狗棒並沒有打下去,就被李固給架住了。

「李少俠,你讓開,將這惡賊千刀萬剮也不解老夫心頭之恨。」董作斌憤恨的說道。

「董前輩,他既然罪大惡極,當然不能就這麼便宜就讓他死了。」李固說道。

董作斌聽到李固的話,收起了自己的打狗棒:「好!你來說怎麼懲治他。」

李固點點頭,反身對盧桂芝說道:「我的確沒有你私通冥府的證據,可是你不會想到他們將你的秘密透漏給了我。」

「不可能,你胡說。」

「你以為我們是死對頭,但你根本不了解冥府,一旦你對他們沒有了用處,就會將你像臭石頭一樣扔掉。不過你還對他們有一點價值,那就是你的秘密。」李固盯著盧桂芝的眼睛繼續說道:「所以他們肯定會將這個秘密告訴了我。」

「為什麼?」

「因為夏青衣很了解我,我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而且我生平最厭惡一種人。」李固說道。

「什麼人?」

「採花賊。」李固站起身來,敲著紙扇繼續說道:「他很清楚,如果我知道你是江湖上有名的採花賊,那麼,我肯定會將你折磨到死,而這樣就會耽誤我的時間。」

「什麼意思?」

「不明白?冥府想要尋回秘籍,又怕我在他們的前面找到,於是就將你當成誘餌拋給了我。夏青衣很清楚,我對待採花賊必然會折磨他痛不欲生之時,才會讓他死。而這段時間來說對他們來說,就有了足夠的時間優勢。」李固解釋道。

「小固,秘籍要緊,不值得為這個惡賊耽誤時間。」安慶緒說道。

「安前輩,不用擔心,即便沈言找到了藏寶地點,他們一時半會也進不去。」李固說道。

「這……」

「安前輩,那地方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

「李少俠,大事要緊。」董作斌過來勸說道:「這惡賊就留給老夫,他不值得你浪費時間。」

「讓這個惡賊受到懲罰才是真正的大事。」李固突然陰惻惻的對盧桂芝笑道:「盧桂芝,這是你兒子第一次見你這個爹吧,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了。 「哼!」

「楊昆我尊敬你叫你一聲前輩。」

「我若不尊敬你,你又算什麼東西?」

被楊昆借題發揮,雷凌卻惱羞成怒。

他欠人情,但不是被人拿來當槍使。

是以願為,楊昆故意挑釁,壓根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他是羅剎轉世,是天下的公敵。」

「你雷凌助紂為虐,還這麼強詞奪理,你真的以為可以守護他一輩子?」

「就算老夫不殺他,那也會有人六他不得!」

楊昆瞳孔收縮,看雷凌沒有一點誠意,他也就不客氣。

修羅不滅,地獄將臨。

這是所有修行者應有的責任,是每個人的義務。

「少說那些沒用的?」

「別仗著你幫了我們,就可以在這裡妖言惑眾。」

「現在的花雲毅,體內的意志已經被封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茅十八不愛聽。

看楊昆那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他就覺得可笑至極。

「哼!」

「你封得了一時,卻封不了他一輩子。」

「你們這是在玩火自fen!」

楊昆冷哼,對雷凌與茅十八心存極大的不滿。

修羅現世,天下必將大亂。

說完楊昆狠狠一咬牙,轉身便甩袖離去。

「這個老東西,說發脾氣就發脾氣。」茅十八氣惱,看楊昆離去被背影,他卻被氣的直嘟囔。

李天龍、小彤兩人擔心楊昆會出事,急忙前去送楊昆一程。

雷凌蹙眉,抬手摸了摸鼻子,楊昆之所以反目成仇,當然是因為修羅一事。

但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花雲毅,所以不會退步半分。

轉過身,雷凌將花雲毅扶起,伸手將花雲毅後腦金針取出。

「啊!」

金針被取出瞬間,昏迷的花雲毅突然痛叫一聲,后睜開雙眼,雙手握住後腦,齜牙咧嘴的疼痛不已。

「好疼!」

「雷凌,你對我幹什麼了?」

蘇醒的花雲毅,見雷凌在自己身邊,誤以為雷凌對他使壞。

「幹什麼?」

「你小子差點就被體內羅剎控制。」

「要不是李天龍及時發現,你現在早就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敗類!」

雷凌臉色很難看,為了解救花雲毅,他們可是煞費苦心。可他花雲毅到好,醒來就是想他問罪。

「什麼?」

「你別嚇唬我?」

聽到雷凌說的那麼邪乎,到讓花雲毅不知所措。

自己就睡個覺,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弄得他可是一頭霧水。

「沒嚇唬你。」

「你體內的羅剎蘇醒,還跟雷凌交過手。」

「要不是道爺我們救你,你小子可就真的成了過街老鼠了。」

茅十八點頭,為雷凌所說證實。

「我體內的羅剎不是被你給鎮住了嗎?」

「怎麼會突然又跑出來?」

花雲毅不解,自己沒有一丁點察覺。

「你想想,昨晚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道爺我跟雷凌懷疑,有人故意使壞,想要藉助你體內的羅剎對付我們。」

茅十八神色凝重,看著花雲毅有意詢問一下。

「昨晚?」

花雲毅若有所思,想了許久他突然瞪大眼睛,道:「昨晚我睡覺,好像突然感覺全身熱的受不了,隱隱約約里聽到有人叫魂剎這個名字?」

「魂剎?」

「十二羅剎排行在怒羅後面的魂剎?」

茅十八吃驚。

因為他知道,魂剎是十二羅剎之一,擁有不滅之魂的一位羅剎。

「看來,我們猜想的沒錯。」

「敵暗我明,如果不把他們揪出來,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雷凌眉頭緊皺。

得知還有一位羅剎存在,他不得不慎重對待這件事。

「怎麼揪?」茅十八神情凝重問向雷凌。

雷凌蹙眉,思來想去的他,最終還是將目光停留在花雲毅的身上。

茅十八詫異,看雷凌看向花雲毅,他似乎讀懂雷凌的意思,同樣看向花雲毅。

「你們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別告訴我,你們想要對我非禮!」

花雲毅慌張了,見茅十八與雷凌怪異的眼神,讓他渾身不自在,嚇的急忙用被子捂住全身。

……

轉眼,夜幕降臨。

將軍府,雷凌帶著茅十八、李天龍、花小蕊、李珊珊、蒂娜、蘇夢、東方月一行人走出將軍府,紛紛上了車。

他們有說有笑,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將軍府。

可就在他們離去時,殊不知在將軍府對面的角落,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他們。

直到雷凌等人的車消失不見,躲在角落裡的姬雲鵬緩緩走了出來。

「為什麼不見那個花雲毅的影子?」

「難道怒羅沒有對他們動手?」

姬雲鵬面色陰沉。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他竟然沒有聽到將軍府裡面傳來一點動靜。

他百思不得其解。

怒羅復甦,沒有大開殺戒,這一點不符合怒羅的性格。

「先別廢話,我們進去一看便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