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值長老言罷之後,便快步走入了大殿之中,將鳳四十暫時安排在大殿中等候,而她本人則因為事情關係重大,啟程前往鳳凰祭祀城,親自面見族長去了!

而就當鳳凰族為事情突然變得複雜而忙碌的時候,阿修羅一行人終於是一路前行,走出了朔火帝國的範圍,一路上馬不停蹄,繼續朝著傭兵城進發!

傭兵城坐落在火焰大陸的三角地帶之上,圍繞在這個區域的四周,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國家,然而傭兵城則夾在國與國之間的縫隙當中,自成了一個勢力,不受任何一個國家的管轄。

這裡是全大陸傭兵職業和冒險家職業的聚集地,同時也是各種黑市的交易場所的所在,魚龍混雜黑白兩道勢力,錯綜複雜的混合在一起,使得這個區域出了名的混亂!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地方,卻也成為了很多大勢力,競相爭奪的一塊大蛋糕,大陸上的勢力都知道,誰要是掌握了傭兵城,那就意味著掌握了整個大陸的情報和所有的黑市交易,如此誘人至極的一個地方,怎能不讓有著某種野心的人們垂涎呢!

阿修羅一行人就在即將趕到傭兵城的時候,一直和阿修羅失去聯繫的妖馬炎蹄,竟然念念不忘的循著氣味找到了阿修羅,這不免讓阿修羅欣喜不已!

「前面就是傭兵城了!」

一行人行走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之上,天色漸漸昏暗了下來,天空一片寂靜,沒有任何星光和月色,大地一片黑暗,但是在遠方地平線處,一座宛如洪荒巨獸橫卧在地面上一般的宏偉都城,燈火通明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當中!

而就在阿修羅一行人剛剛進入傭兵城的時候,在同一時間裡面,一則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飛快的傳遍了整座傭兵城!

「知道嗎?居住在豐都城的絕色美女凌婭,據說是因為和那身懷神兵的阿修羅有著某種淵源,從而她的的湖嵐別苑,遭到了一群神秘人的攻擊,湖嵐別苑如今已經化作了一片廢墟,而身為主人的凌婭,生死不明蹤跡全無!」 ?儘管此時已經是接近深夜時分了,但是傭兵城內依然熱鬧非凡,商鋪客棧內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全部都敞開著大門,迎接著因為各種任務而才遲遲歸來的各路傭兵團和商隊,雖然傭兵城規模不是很大,但是繁華程度和人流量,卻是大得令人咋舌。

而此時阿修羅一行人穿過巨大的城門樓,沿著寬闊的主幹道進入了城區之中,眼前儘是一片熱鬧的景象,看著身著各種服飾戰鎧的傭兵們來來往往,耳邊儘是商隊過往時候的駝鈴之聲,街道兩旁酒館客棧之中,儘是滿堂賓客,如此繁華的都城,當屬阿修羅第一次見到。

「這傭兵城真是太熱鬧了,天色都這麼晚了,這大街上還跟白天一樣人這麼多,誰要是當上了這座城池的城主,那這一年年的稅收該有多少啊!」

跟在阿修羅身旁的納蘭蝶雨眼見此景之後,於是間不由得感嘆的說道。

而對於納蘭蝶雨的感嘆,阿修羅幾人也是深表贊同,如此人流量這麼密集的都城,想來各種產業都極其的繁華,傭兵城定然是一座財富驚人的城池。

伴隨著阿修羅一行人走過之後,身後緊跟著的炎蹄,凸顯的尤為的神駿高大,不由得吸引了來來往往人們的注意力。

「這位小兄弟,您這匹妖馬願意出售嗎?我可以出萬金和稀有靈藥跟你交換!」

有幾名傭兵圍了上來,開口便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心思,如此性情倒也爽快。

「對不起各位大哥,它是我最忠實的夥伴,我不可能將它當做交易品出售的!」

面對幾名傭兵的熱誠,阿修羅微笑著婉言拒絕了,而這幾名傭兵倒也沒有繼續糾纏,苦笑了一下之後,便失望的走開了。

期間發生的這個小插曲,並沒有引起阿修羅的反感,一行人順著幹道走了許久,才終於是找到了一家相對來說人員較少的客棧。

現在已經是臨近深夜了,長途跋涉雖然對於阿修羅一行人算不得什麼辛苦,但是一路上馬不停蹄的趕路,多多少少讓人的心理有一種疲倦感,所以才會著急找客棧暫時安頓下來。

進入客棧之後,熱情的店小二忙裡忙外的招呼了起來,有的上來引導阿修羅幾人進入大廳,手腳麻利的擦拭桌椅讓眾人暫時坐下歇腳,也有的小心翼翼走上前來,牽著炎蹄,將其安頓進馬廄裡面。

「老闆,給我們一人開一間房,還有現在有什麼吃的喝的給我上一些,走了這麼遠的路,都有點餓了!」

阿修羅獨自走到前台,和老闆交談了起來,而聽到你阿修羅的要求之後,慈眉善目的老闆不由為難地說道:「真是對不起客官,你們一行五人要開五間房,可是現在我們只剩下三間房了,實難滿足不了您的要求,還請見諒啊!」

聽到老闆如此一說之後,阿修羅心中也是不由的再次為傭兵城的繁華而微微驚訝了一下。

他們之所以選擇這家客棧,就是因為看到了這家客棧人流量相對較少才會進來的,可是事實上依舊出乎了意料,這不免讓阿修羅微微為難了起來。

回頭看了一下已經坐下開始點餐的金苑幾人,阿修羅微微思量了一下之後,便回答說道:「那三間房我們全要了,讓小二抓緊收拾一下,我們吃完東西就上去休息。」

見到阿修羅如此好說話,這不免讓老闆在心中,將阿修羅和那些以往稍有不滿就大發火氣的傭兵相區別開來。

「好的客官,您稍作休息,我們吩咐手下人。」

老闆笑面顏開,招呼手下服務生忙碌了起來。

「大姐,現在就剩下三間房了,而且就我們這一路走來看到的,想來想要再找到別的客棧有空房間的可能性不大了,所以我就做主了,就在這裡住下了,你覺得怎麼樣?」

阿修羅坐到座位上之後,拿起納蘭蝶雨細心遞過來的茶水,快速的抿了一口之後,便將這裡的情況如實告訴了金苑。

「沒關係,反正不管怎麼樣我要自己住一間房子,剩下的你們自己分配。」

言罷,金苑便樂悠悠的開始享用小二端上來的水果了。

「用不著為難阿小弟,我和摩柯二人一間房子,你和小妹妹一間房子,正好,挺好的呵呵呵!」

一旁的幽冥如今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沒有了籠罩全身的迷霧,軀體也真實顯現了出來,但是唯有面孔還是遮著一層黑紗,讓旁人看到,也只是認為是一個不願顯真容的美女子。

而聽完了幽冥的建議之後,阿修羅也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便贊同的答應了下來。

安排好入駐事宜之後,眾人便開始慢慢享用桌子上的美食了,長途的跋涉,如今能夠坐下來休息吃東西,雖然是修行者,但是能夠短暫的享受這一刻帶來的安靜,倒也感覺十分的舒服。

「知道嗎?聽說豐都城發生了一樁大事。」

正在吃東西的時候,旁邊桌子上的幾名傭兵,趁著用飯的時候,開始談天說地,講述自己的所見所聞。

而聽到了豐都城這個詞時,阿修羅吃東西的動作,不由得微微一滯,而後便專心偷聽了起來。

「早聽說了,不就是那有著絕色之姿的凌婭,其住處遭到了一群神秘人的襲擊嘛!」

旁邊的傭兵對自己的夥伴的情報收集能力,略微的顯現出了一絲不屑。

「大哥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據說那凌婭,和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阿修羅有著莫大的關聯,想來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想利用那凌婭和阿修羅的關係,來逼迫那阿修羅現身,說到底,為的還不是傳言中阿修羅身上的那三件神兵。」

「肯定是,據說那凌婭居住的地方,如今被人付之一炬,而那凌婭本人如今也生死不明,不見了絲毫蹤影,這件事惹得豐都城城主都震怒了起來,全城戒嚴來搜捕兇手呢。」

幾名傭兵的談話,全部一字不落的進入了阿修羅的耳中,雖然他們把這件事當做飯後談資來講,但是對於阿修羅來說,卻宛如天塌地陷了一般嚴重。

「赤靈軍團!還有那火氏家族!」

阿修羅咬牙切齒的握拳說道,心中的怒火萬丈難以自控,雖然這幾名傭兵不知道那襲擊凌婭住所的人的來歷,但是阿修羅心中卻是十分的明白,定然就是那火氏家族和赤靈軍團的所作所為。 ?意外的道聽途說,雖然還沒有經過阿修羅刻意的去驗證,但是阿修羅的心久久不能平靜,雖然只是旁聽到了這一則消息,但此時阿修羅的心卻猶如火燒一般。

「噌」

忍耐不了的阿修羅猛然一下子站了起來,徑直的朝著那談論著的傭兵走了過去。

「幾位大哥打擾一下!」

走到近前,阿修羅言語客氣的朝著面前的幾名傭兵打著招呼說道。

「怎麼了小兄弟?」

當中一位生有全臉鬍鬚的大漢,抬眼看到阿修羅之後,便放下了手中酒碗,疑聲問道。

「各位大哥,剛剛我聽你們談論,說到豐都城的凌婭住所被襲擊一事,趕到十分的好奇,不知道大哥們的情報可否屬實?」

聽完阿修羅的詢問之後,在座的這幾名傭兵,個個都是混跡江湖的老油條了,見到阿修羅如此的上心此事,那滿臉鬍鬚的大漢不由好奇的追問說道:「小兄弟為什麼如此上心好奇此事呢?」

「實不相瞞,我的一位朋友正好在那凌婭的手下做傭人,而剛剛聽到你們的談論之後,心中不免擔憂啊!」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阿修羅也沒有去在乎大漢的疑慮,只是略微的編造了一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原來是這樣,那小兄弟你那朋友該倒霉了!我們剛剛所談論的在豐都城發生的事情,正是剛剛從那裡出任務回來的一隊傭兵親眼所見所聞,當時豐都城主震怒封城,搞得他們差一點就回不來被困在城裡面了。」

聽完大漢的講述之後,阿修羅的臉色當即變得極為的陰沉,彷彿能滴出水一樣,沉默了一會之後,才略微的恢復了一些臉色,抱拳道謝說道:「多謝大哥。」

言罷,阿修羅便轉身過來,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阿哥,你也別太著急擔心了,凌婭姐姐身邊不是有那個身手高明的車夫保護著嘛,我想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的。」

見到阿修羅如此狀態之後,一旁的納蘭蝶雨不免出言安慰說道。

「對方是赤靈軍團,背後還有火氏家族的支持,阿依大哥雖然是少有且修為高深的精神系武者,但是一人難敵四手,凌婭姐的湖嵐別苑都被付之一炬,如此情況怎麼能不讓我擔心呢。」

此刻間,阿修羅的臉上已然寫滿了焦慮和擔憂,就像一隻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心中焦急擔憂令他坐立不安。

「臭小子,別告訴我因為你的事情而連累到了別人,這種事情我可最討厭了!」

扒開一隻香蕉,金源有滋有味的品嘗著,同時還對阿修羅如此說道。

「哎呀金苑姐姐,你就別火上添油了,阿哥他已經夠煩躁的了。」

一旁的納蘭蝶雨勸說道。

「既然你這麼擔心,幹嘛還坐在這裡,你的炎蹄是吃素的嗎?依照它的腳力,全速趕路的話,一天的時間應該就能趕回去了,事情到底發展到了一個怎樣的地步,你自己去查自己去問,總之和火氏家族糾纏到了一起,就算你想罷手,人家還不願意呢,與其拖拖拉拉,還不如一次性了結清楚,你的拖不起的,畢竟你是一個人,人家是一家族人。」

快速的講完之後,金苑甩手將香蕉皮仍在了桌子上,拍拍屁股就準備上樓去了。

「要是決定了就趕緊行動,反正我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裡玩幾天,要是有什麼困難的話,就把這個掐碎,我感應到了就動身幫你去。」

說完,金苑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一個還不及半隻手掌大小的一個迷你版香蕉樣子的玉質品。

「這可是好東西,是我們金剛猿族彼此相傳下來的傳信物,掐碎之後,裡面的一滴血液會立即蒸發,挾裹著一股空間之力,瞬間傳送到我這裡,萬里之內都有效。」

交代完之後,金苑便不再說什麼了,一邊喊著好累一邊走上樓梯休息去了。

「我們也撤了!」

幽冥和摩柯見狀,也紛紛起身效仿,上樓睡覺去了。

「阿哥你真的要去?那我陪你。」

見到阿修羅已經打定了主意之後,納蘭蝶雨便欲跟隨。

「不!這一次你就不要跟我去了,我要獨身前往,我一個人好辦事,遇到麻煩也好脫身,你就跟金苑大姐呆在一起吧。」

聽到阿修羅拒絕了自己的加入之後,納蘭蝶雨的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哼!還不是因為我實力弱小,你怕我成累贅才這麼說的。」

納蘭蝶雨小聲的抱怨,自然沒有逃過阿修羅的耳朵,而阿修羅聽到之後,不免微微無奈的說道:「我可沒說你實力弱,你才修鍊幾天啊就已經達到了現在的境界,這可是超越了大陸很多天才的不爭事實,你的潛力巨大難以估量,沒準以後我還要靠在你這個大樹底下乘涼呢。」

阿修羅安慰了一番之後,便鄭重的交代納蘭蝶雨好好修鍊,不要輕易離開金苑的身旁,以防出現什麼意外。

「我走了,事情順利的話,兩天之內我必趕回來。」

說完之後,阿修羅便急匆匆的走出了客棧,從馬廄裡面把炎蹄拉了出來。

「炎蹄,我現在有十萬火急的事情,要在一天之內趕回豐都城,你可要幫我啊!」

靈性十足的炎蹄聽完阿修羅的話后,順從的抬了抬頭,打了幾個響鼻,來彰顯自己的決心。

「好,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言罷,阿修羅快速跨上炎蹄的背上,手掌一拍,炎蹄當即便像一陣風似的奔了出去。

「金苑姐姐,阿哥他就是從豐都城的玄火門出來的,你現在讓他重新回到那個龍潭虎穴之中,萬一被玄火門發現了該怎麼辦啊!」

和金苑站在房間的窗口邊上,看著縱馬離去的阿修羅,納蘭蝶雨心中充滿了擔憂。

「他以後要面對事情,其危險和困難度要勝過現在千百倍,不經歷一些挫折和磨難,他怎麼才能完成他那報仇的心愿啊!」

已經全方面理解阿修羅過去的金苑,心中深知阿修羅將來要面對的仇人是如何的難以對付,單單對方能夠將鳳凰族的族長擊殺掉,就可以看出來對方的實力是如何的可怕了,而如今的阿修羅雖說實力已經算不得弱小了,但是和將來的仇人相比,縱然還不知仇人的底細,但是金苑斷定,人家一隻手就能將現在的阿修羅鎮壓的灰飛煙滅。 ?這是金苑默默地對阿修羅的一番良苦用心,雖然說金苑和阿修羅相識並不是很就,也算上不關係有著多麼的親密,但是或許是因為阿修羅自由和妖獸在一起長大的原因,導致了阿修羅本人身上,帶有一種能夠令妖獸不自覺親近的氣質,而金苑更多的是知曉了阿修羅這個人的本質,心中對其忍不住的贊同,很是對脾氣。

而在另一邊,阿修羅出城之後,沒有絲毫的懈怠之心,全力催促炎蹄趕路,而這一次,阿修羅終於是見識到了妖馬炎蹄這個種族的厲害之處了!

炎蹄經過這段時間在阿修羅身邊,不斷地浸染著阿修羅身上散發出來的鳳凰氣息,血脈之力一點一點的進化純凈,如今已經比當初初見的時候,要厲害了很多。

炎蹄此時的四隻足蹄,在奔跑的時候,已經凝聚出了明亮的足焰,而為了能夠在最短時間趕到豐都城,所以在趕路的同時,阿修羅還不忘用自己的火焰,灌注到炎蹄的身體當中,來加持和增長炎蹄的力量。

一人一馬,一路上可謂真的是風馳電掣,俯瞰荒涼的平原,只見炎蹄四蹄生焰,像是一道火焰一般緩緩地在平原之上,留下了一道火焰燒灼過的痕迹,宛如一抹流光一樣,漸漸遠去,直至消失在了地平線處。

「豐都城!」

終於,在阿修羅和炎蹄的共同努力之下,一人一馬在接近晌午的時候,終於是趕到了豐都城東門外面的一處高坡上。

阿修羅翻身從馬背上跳了下來,默默地駐足在炎蹄的旁邊,目光深邃的看著下面遠處那豐都城的城門,一時間思緒百千!

在阿修羅沉默的這一段時間裡,耳邊聽到的,除卻呼呼的風聲之外,就是炎蹄因為一路奔波沒有絲毫的休息,從而產生的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氣聲。

如此距離,如此方式的趕路,如此的速度,饒是身為妖獸的炎蹄,雖然有著阿修羅在路上的火焰加持,最終也是有些難以承受了。

「豐都城,我又回來了!」

看著下面那座,自從出山以後自己進入的第一座城池,就是在這座城池裡面,自己滿心歡喜的加入了一個叫做玄火門的宗派,當初的美好憧憬,如今皆化作一片泡影,當初的美好記憶,如今剩下的只有恨意和傷心。

「炎蹄,你就不要跟著我進城了,就在這附近休息吧,我快去快回,探查完畢之後我就來找你。」

回過頭來,阿修羅用自己的手掌,親昵的撫摸著炎蹄的脖子,感謝的拍了拍炎蹄,而從炎蹄的眼神之中,阿修羅讀出了同意的意思。

「不要遠去哦,我快去快回。」

再三囑咐完畢之後,阿修羅便快步朝著城門口走去。

路上,阿修羅從靈芥玉之中,取出了凌婭當初送給自己療傷用的冰雕面具。

手指默默的順著面具上的紋路滑動,而阿修羅的心中卻有著千絲百緒,看著這個已經失去療傷效果的冰面具,阿修羅默默的調運處火源力,將其半邊臉頰的部分融化掉,使得原本完整的圖案,如今變的殘缺不全,而重新戴到臉上之後,一種詭異的感覺油然而生。

「戒嚴沒有結束嗎?」

走進之後,在距離城門盤查還有幾丈距離的時候,阿修羅停下了腳步,看著把守在城門口,依次按照循序盤查進城的人員時,阿修羅心中才微微一凜,想來凌婭的事情真的鬧得很大,否則豐都城是不會戒嚴這麼久,而且只允許進城不允許出城了。

「你,幹什麼的?把面具摘了!」

輪到阿修羅被盤查的時候,守門的軍士在看到阿修羅戴著面具的是後續,心中頓時不滿,立即呵斥,命令阿修羅摘下面具。

「我是玄火門的弟子,因為前段時間被派出公幹,所以今日才遲遲歸來,還請軍士大人行個方便。」

阿修羅心知一旦面具被除,自己的樣貌絕對會被人出來,於是阿修羅編造了一個理由,企圖用玄火門在城中的影響,來矇混過關。

果然,在聽到了玄火門三個字之後,盤查的軍士立即改變了態度,滿臉堆笑的說道:「原來是玄火門的弟子,小人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不過按照城主的吩咐,還需要大人您出示一下信物,否則我不能輕易放您進去。」

聽到信物的時候,阿修羅也先是微微一愣,正要思考信物從何出的時候,阿修羅猛然想起了一樣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