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猜的沒錯的話,這個女孩,應該是摩洛哥基地這邊的人。

至於對方為什麼對她態度這麼惡劣,秦未央還真不知道!

她皺了皺眉:"小姑娘,你認錯人了吧!"

女孩鄙視的看著秦未央:"我能認錯人,這個別墅里,就你一個人我不認識,你要不是新來的那個狐媚子,還能是誰,果然長得不錯,要不然,也不會讓老大著迷,我還真是沒想到,像老大這樣的男人,居然都過不了美人關,可是,你也別得意的太早,你不會高興太早的!"

秦未央完全不懂這個小姑娘,到底在胡攪蠻纏什麼。

她無語的搖了搖頭,轉身繼續干自己的事情。

她將床單塞進滾筒里,打算洗。

結果,小姑娘突然衝過來,一把將秦未央推開,將滾筒里的床單拉扯出來。

她憤憤的開口道:"你先別動,誰知道你在洗什麼臟污呢?"

秦未央就算是耐心再好,被這個小姑娘這樣一再的騷擾糾纏,她也沒好脾氣了。

她冷聲道:"你給我放下東西!"

小姑娘倔強的瞪著秦未央:"怎麼?你還要在摩洛哥打我嗎?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在這裡打我,我肯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我爺爺更不會放過你的!"

秦未央愣住了,居然連爺爺都搬出來了。

她可真是氣得不輕。

她嗤笑了一聲,冷冷的看著這個小姑娘:"我正在洗東西,你沒長眼睛吧,就算是你爺爺來了,那又如何!" 秦未央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道:"我沒打你沒罵你,倒是你非要胡攪蠻纏的,如果你爺爺來了,我也想跟你爺爺要個說法呢!"

聽得秦未央這樣說,小姑娘頓時有些鬱結。

因為她發現,秦未央並不是那種好欺負的女人,更不會像那些白蓮花一樣,柔柔弱弱的裝可憐。

她頓時兇巴巴的瞪著秦未央,將床單抱在懷裡:"反正這是你的臟物,我就是不能給你!"

秦未央想到床單上的血跡,絕美的小臉有些發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怎麼的。

她沉聲道:"小姑娘,我希望你別無理取鬧,我只是想洗個床單而已,你要是再這樣,我可真的對你不客氣了!"

小姑娘聽到秦未央這樣說,頓時鼓起胸膛,一臉我不怕你的表情:"有本事你就來打我啊,只要你敢動手,你今天你就別想走出這裡!"

說實話,秦未央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無賴的人,還是個小姑娘。

當然了,以往的她,如果有人敢在自己面前這樣,早就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

如果不是因為身份和地點限制的話,秦未央真的很想給面前這個小姑娘一巴掌。

她也不想再浪費時間了,本來還想洗了床單,去看看路彥昭的傷勢呢!

結果,白白在這裡浪費時間。

她伸手就去跟小姑娘搶床單。

只不過,秦未央顯然是小瞧了這個小姑娘,她以為對方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小丫頭。

看起來年紀也不是很大,應該沒有什麼威脅。

結果,她的手剛伸出去,對方的手裡,突然多出來一把明晃晃的刀。

小丫頭心狠手辣,加上秦未央沒有注意,直接把她的手劃破了。

鮮血一下子流出來了。

秦未央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就在這時,許沫兒突然經過,看到秦未央在洗衣服里。

她都沒有看這個小姑娘,直接笑著看向秦未央:"未央,你來洗衣房裡幹什麼,有什麼東西,你就讓阿姨幫你……"

她最後一個洗字還沒有說完,就看到了秦未央流血的手。

許沫兒的眸子,一下子沉下來了。

她轉身,冷冷的看著一手抱著床單,一手拿著匕首的女孩,冷聲道:"冷汐月,這是誰幹的?"

被韓作冷汐月的小姑娘,頓時氣鼓鼓的看著許沫兒:"你凶我幹什麼,難不成你還以為,是我乾的不成?"

許沫兒的臉色更難看了:"冷汐月,你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你手裡拿著刀,不是你乾的,還能是誰幹的!"

冷汐月固執的看著許沫兒,小臉倔強:"我說了,不是我乾的就不是我乾的,明明是她自己撞上來的,再說了,她一個狐狸精,害的我們摩洛哥基地損失慘重,你為什麼還要向著她,沫兒姐,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聽著冷汐月口口聲聲的說秦未央是狐狸精。

許沫兒頓時氣不打一出來,她直接衝上前,對著冷汐月就踹過去一腳,一點也不客氣。

許沫兒在暗夜組織的名氣,冷汐月是知道的,她不敢在許沫兒面前撒野,所以,順勢往地上一滾。

雖然許沫兒的腳踹倒她了,可是還真的沒怎麼弄疼她。

結果,她倒在地上,就不起來了:"沫兒姐,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來的人打我,我要告訴我爺爺去!"

秦未央對於這樣的小姑娘哭鬧的把戲,真的很厭煩。

她對冷汐月的舉動,真的一點都不好奇,她現在只想儘快洗了那個被她弄髒的床單。

她冷聲道:"你要走可以,床單給我留下!"

結果,冷汐月頓時像是炸毛的獅子:"床單不知道藏著你什麼不能見人的證據,我要留下來,不能讓你銷毀,今天你休想從我手裡把床單拿去!"

秦未央對於這個冷汐月,現在真的是一點耐心都沒有了。

她以閃電般的速度上前,以一個極為刁鑽的角度,直接到了冷汐月後面,一手拉住冷汐月的胳膊,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把她的胳膊一擰。

冷汐月手一疼,鬆開了床單。

秦未央一把將她甩開。

這個過程,不超過三秒時間。

秦未央撿起地上的床單,結果,冷汐月一下子撲過來,抱住她的腿,哭嚎起來:"你這個狐狸精,你居然打我,我爺爺不會放過你的,彥昭哥哥更不會放過你的!"

秦未央眸子閃了閃,看來這個小姑娘,跟路彥昭關係也不淺啊!

就在她發獃的時候,許沫兒已經走上前:"冷汐月,你別再鬧了,不然的話,老大是不會帶著你去倫敦的!"

聽到許沫兒這樣一說,冷汐月整個人頓時僵住了。

秦未央趁著這個功夫,直接把腳抽出來。

結果,她剛抽出腳,就聽到一個上了年紀,卻中氣十足的聲音:"反了天了,居然在這裡,還有人敢打我的寶貝孫女!"

然後,秦未央就看見,路彥昭臉色微白,跟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一起走了過來。

許沫兒的臉色變了變,她低聲在秦未央耳邊開口道:"這個是冷汐月的爺爺,冷韞成,算是摩洛哥基地這邊的主要負責人,也算是摩洛哥長老會的主要成員,話語權比較大,他是昨天才跟他孫女冷汐月回到基地的,結果,基地就出了事,他一直覺得是你的原因,不然,基地也不會出事,這不,他的孫女估計也是聽了他的,跟你胡攪蠻纏!"

聽到這些話,秦未央的臉色微微變了變,目不轉睛的盯著路彥昭和冷韞成走過來。

冷韞成一雙精明的眼睛,在秦未央的身上掃了掃。

他這才彎腰,將地上的冷汐月扶起來,責備卻又寵溺的開口道:"你這丫頭,一個女孩子,怎麼能任人把你弄到地上,也不知道起來!"

聽到冷韞成這樣說,許沫兒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冷老,有些話,看不能這麼說,你這口口聲聲的,好像有人把冷汐月踹倒了一樣,沒有證據的話,可不能亂說啊!"

冷韞成的臉色一變:"難道我說錯了嗎?"

許沫兒的表情變得似笑非笑:"是啊,你就是說錯了,你說的不但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的寶貝孫女攜凶傷人,未央的手都被她弄破了,而且,冷老,說話的時候,可千萬別憑空猜測啊!"

許沫兒的一番話,瞬間讓冷韞成的神色變了又變。

路彥昭在聽到秦未央受傷了之後,眼睛一下子定格在,她拿著床單的手上。

他快速的走過去,擔心的看著秦未央:"你的手受傷了?"

秦未央微微搖了搖頭:"沒什麼大事,就是沫兒太擔心我了!"

許沫兒氣得哼了一聲:"什麼叫沒什麼大事,一直在流血,那也叫沒事!"

路彥昭正要看看秦未央的傷口,結果,他的手剛搭在秦未央的胳膊上,就聽到冷汐月氣呼呼的跟冷韞成告狀:"爺爺,你幫我說說話啊,才不是我傷了她呢,是她打了我,沫兒姐還以為這個女人踹我一腳,我只是想要阻止她銷毀贓物而已,她手裡拿的東西,肯定是她勾結別人,害的摩洛哥基地出事的證據,結果,她非但不給我看,還一再的言語侮辱,甚至動手打我!"

聽到冷汐月的話,冷韞成頓時緊張的看著她:"月兒,快讓爺爺看看,傷到哪裡了?"

許沫兒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路彥昭拉著秦未央胳膊的手,也僵了僵。

秦未央忍不住翻白眼,這樣的奇葩,她真的是見都沒見過。

以前,要是有人在她面前表現的讓她不舒服,那她會讓對方更不舒服,哪裡能見到這個奇葩的事情呢!

她扯了扯嘴角,不說話。

畢竟,許沫兒和路彥昭都沒說話呢,她在暗夜組織,說到底才剛來,人微言輕。

只不過,不等路彥昭發話,那個冷韞成倒是先開口了。

他沉沉的看著路彥昭,緩緩開口:"彥昭啊,你看,這件事情,怎麼處理呢?"

路彥昭沉聲道:"未央不可能是你們所說的那什麼內奸,至於她來洗床單,這算什麼證據,你們這樣污衊她,不覺得很無理取鬧嗎?"

冷韞成的臉也冷下來:"彥昭,我是親眼看著你長大,進入暗夜組織的,你可不能這麼跟我說話啊,雖然你是暗夜組織的老大,可是,該有的尊重,你怕是也要給我吧!"

路彥昭的臉色沉了沉,他最討厭這種倚老賣老的,可惜,這個冷韞成老是犯。

要不是看在他是暗夜的老人,以及父母的面上,他真的不想忍。

他的眸子閃了閃,臉色冷峻:"冷老,該給的面子,我已經給了,你就說吧,你想怎麼著,反正,我是相信未央的,至於你說的那些子虛烏有的事情,我希望你慎言,否則,我不確定,我能一直忍下去!"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冷韞成的臉色,變得格外難看:"好,那些話,我不會再說了,但是今天,無論如何,我跟月兒都要看看這個床單上,到底有什麼東西,畢竟,這個別墅里,有洗衣服洗床單的阿姨,要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我不相信,秦未央會來這裡!" 南方異境內,異常屠戮在瘋狂進行。

十五位化靈境強者,一兩百位尊者境高手,在五階異獸王者全部被屠戮的情況下,剩下的普通異獸如何抵抗。

半天的時間,南方異境方圓三百萬平方公里的範圍盡數被搜尋了一遍。

五階異獸王者,一頭不留。

四階異獸,但凡發現,也絕對無處可逃。

最深處的源地,也被掌控,強大異獸全部斬殺,人類大軍駐守,徹底代表著平定這座異境。

剩下的,便交給普通的華夏修鍊者大軍。

留下高宇這位化靈境坐鎮此地,華夏其他尊者境高手也都留守此地,繼續擊殺異獸軍,林楠則轉身帶著十四位化靈境高手直奔澳洲異境而去。

此刻澳洲異境這邊人類雖然佔據優勢,但想要完全覆滅這些異獸王者幾乎不可能,但是林楠等十五位化靈境強者的強勢加入,完全就不同了。

再然後,是非洲異境,林楠等人馬不停蹄,一處處的襲殺。

所過之處,所有五階異獸王者全部被誅殺!

就連歐洲異境那邊,在華納神庭的爆發之下,也總算是取得了大勝,斬殺一群異獸王者。

就連四階異獸都斬殺大批,使得四大異境內的高階異獸基本上被清理殆盡。

留下少許高手鎮壓住源地,大量的修鍊者大軍可以慢慢在其中絞殺。

同時,各大秘境內的資源也就可以收取了。

歐洲那座異境,被兩大神庭瓜分。

華夏南方異境更是不用說,華夏牢牢把持。

但澳洲異境和非洲異境成了瓜分對象。

尤其是澳洲異境,完全是華夏大軍打出來的,死傷不少,大量的資源自然不可能放棄,哪怕是林楠也需要給這些參戰之人資源,讓他們去變強,去繼續戰鬥,繼續保家衛國。

為此,毫不客氣的,大群華夏高手可以搜刮起來。

這其中有隸屬戰部之人,也有著各大秘境小世界之人。

這一刻,沒有人阻止。

瘋狂收集吧!

即便是澳洲本土的高手,這個時候也加入進來。

現在是最好的時機,真若是異境蹦碎了,他們什麼得不到。

而且即便是現在瘋狂搜刮,也不可能將其中的資源都搜刮乾淨,只要異境能保住,對澳洲本土而言,就是大機緣。

非洲異境那邊,同樣是如此。

華夏修鍊者大軍和阿薩德神庭大軍瘋狂搜刮其中的天材地寶,除去深處的巍峨大山內的礦脈不動,其他但凡能搜刮的,全部收取。

太多了,以至於哪怕是大家不屬於同一個陣營,也不會出現爭奪的情況。

大量的天材地寶,源源不斷的被運了出來。

而這個時候,各方都開始羨慕了。

羨慕華夏這邊的情況。

須彌戒指,華夏這邊不少高手都有,尤其是人家還有虛空神殿這種至寶在異境口懸空,所有人的寶物竟然都可以堆積在上面,那麼大的空間,隨意堆吧。

一時間,無數的天材地寶堆積而來,甚至兩大異境口還各自有著一枚特大號的須彌戒指,早就送了過去。

自然,這讓華夏大軍在收集天材地寶時,方便太多了。

相比而言,其他各方都羨慕了,完全沒有這個條件。

哪怕是之前從林楠這裡兌換了不少的須彌戒指,但也不夠。

他們的須彌戒指太小。

而且那麼多的天材地寶,想要運回去也麻煩,無奈只好都堆積在某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