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千萬別生氣啊,晚上我帶你去吃小龍蝦好吧?!”

肖老父子都覺得臉上無光,家裏怎麼就教出了這麼個玩意兒來!?

姜超疑惑道:“正宗不?不好吃可別帶我去。”

肖子云一拍大腿道:“瞧你這話說的!我肖子云推薦的能差嗎?!你騙我,我總不能騙你吧?!”

肖泰平扶着額頭說道:“子云,姜先生能問出這事來,怎麼可能是騙人?”

肖子云老神在在道:“拉倒吧,那個牛二楞號稱自己是煉氣化神之境,你是董事長,肯定比他還厲害吧?”

“正強叔叔,你去和他比劃比劃,看看誰厲害。”

韋正強心中搖着手。

不去不去,怕了怕了。

我哪兒打得過他啊?!

“愣着幹什麼呀?快點呢,再不去我不請你吃小龍蝦了!”

韋正強的臉色極爲難看。

“小少爺,我,我打不過姜先生……”

所有人都有些詫異了。

“我靠,你這麼不給我面子?以後別跟着我混了!”

肖老父子及時反應了過來。

姜超上門是客,哪有動手打客人的說法呢?

可接下來韋正強說的,才讓肖老父子震驚呢。

“我用48秒的時間打倒了五個人,同一時間下,姜先生不僅打倒了六個人,更是從他們身上搜出了,搜出了姜先生自己的鈔票。”

“不僅如此,姜先生更是憑着我的三拳兩腳,看出了我的武功路數,還說我差二十年的火候,與肖老說的一字不差。”

肖子云睜大了雙眼,眼睛裏瞬間都是小星星。

他趕緊上前抓住了姜超的手一通狂搖。

“姜大俠!你好厲害啊!我拜你爲師吧?!以後我就跟着你,做牛做馬,絕無怨言!”

肖老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猛地站了起來。

“子云!你還有沒有一點姑娘家的樣子?!給我回房間去!面壁思過!”

姜超早就看出她是女兒身了,因爲她的眉毛和許葉雯是同款,應該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手筆。

肖子云完全將肖老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大俠!加個微信吧!我蘿莉音!社會着呢!”

姜超掃了二維碼後,說道:“我師父還不允許我收徒,不過我見你骨骼精奇,是個練武的料子,我暫且將你納爲記名弟子。”

肖子云一驚。

“真是太好了師父!你很有眼光!我爺爺也這麼說!不過他就會八極拳,沒什麼意思,你能教我降龍十八掌嗎?!”

“這是杜撰出來的武功。還有,入門費兩百萬,我等等把個人銀行卡號發給你。”

肖老問道:“姜先生,你說的是真的嗎?子云難教得很,你三思啊。”

老祖宗傳下來的八極拳不學,跑去跟人練降龍十八掌。

這叫什麼事兒啊?!

“放心,我最看重的就是品行。對了,方便把子云的生辰八字給我嗎?”

肖老點了點頭後便報出去了。

姜超一通掐算後,說道:“子云八字中帶戌亥天門,又是金水之相,註定要入我門中。”

肖子云也聽不懂。

“哎呀師父,別說這些啦,你先傳我一些牛逼武功啊!趙家有個小賤人總和我過不去,我非要收拾她一番!”

姜超點了點頭。

“有仇必報是不錯,但必須要合理合法。你基礎打得還行,先扎兩個時辰馬步吧。”

施展了定身術後,姜超看向了肖泰平。

“叔,我的貨,還要麻煩你幫忙查一下,爲了表示歉意,找到東西后,剩下的600萬就不用給了。”

肖泰平站起身道:“好的,我現在就去安排。”

四個小時後,姜超把定身術給解開了。

肖子云一下子就癱倒在地。

“我的媽呀,累死我了,師父!你搞什麼鬼啊?!這也太他媽累了!”

起初肖老也有些擔心呢,自己的寶貝孫女一動不動,跟她說話也不搭理,生怕出什麼事兒。

但看到姜超這鬼神莫測的手段,心想姜超真的可以治一治她。

該!

姜超淡淡道:“辱罵師尊屬大逆不道,念你初犯,姑且不罰,若是再犯,挑斷手腳筋,聽明白了嗎?”

肖子云看向了一邊,氣呼呼道:“哼,還以爲你多厲害呢,原來就是讓我扎馬步,早知道我就不拜這個師了,誒!”

姜超閉上了眼睛。

“那我是不是應該讓你知道知道,我有多厲害?”

肖子云面色不改道:“好啊!也讓我見識見識嘛!”

肖老知道姜超本領通天,趕緊勸道:“姜先生,子云少不更事,你千萬不要和她計較啊。”

韋正強心裏正想偷笑呢。

小少爺整天目中無人,總算能有個人能克她了。

“二十歲不是孩子了,都是你慣出來的,放在我手上,沒有那麼好的事。”

說完,姜超便把那水鬼給放了出來。

看向肖子云,姜超繼續道:“我問你,你有沒有飛過?”

“幹嘛?你有這本事啊?”

姜超打了個手勢。

“讓她飛。”

水鬼會意,揪着肖子云的衣領,來回地飛了起來。

這速度估計得有每秒八十邁。

尖叫充斥着整個別墅,還夾雜着“我錯了”。

韋正強實在憋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就連肖老也忍俊不禁。

十幾個來回後,姜超喊了停。

肖子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見識到爲師的厲害了嗎?”

頭髮亂糟糟的肖子云點了點頭。

“見,見識到了,師父你原諒我吧,我,我再也不罵你了。”

“嗯,快把入門費交了吧。”

浪費我半天時間,爲的就是這個。

“好……”

沒多久,肖泰平回來了。

“姜先生,我們找到了一具屍體,很有可能是湯龍。”

與此同時,姜超的手機響了。

“大師爸,我們找到了小湯的屍體,現在怎麼處理?” 姜超頓了頓。

“查!”

掛了電話後,姜超呼出一口氣,問向肖泰平。

“叔,能跟我講具體些嗎?”

肖泰平說道:“屍體是在鬆工區發現的,並且距離我們家也不遠。”

“根據湯龍身上的屍斑可以判斷,他死了大約10個小時左右了。”

姜超閉上了眼睛。

“有戰鬥過的痕跡嗎?”

肖泰平搖頭道:“沒有。”

姜超猛地站了起來。

“一擊格殺?!”

肖泰平有些緊張了,他小心翼翼道:“是的,甚至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傷口。”

“而且根據法醫鑑定,他死於心臟驟停,是,是被嚇死的……”

“放屁!我們公司就沒有孬種!屍體在哪?!我親自驗屍!”

肖泰平腦門上流下了一陣冷汗。

“在,在醫院的停屍房。”

姜超捏緊了拳頭。

“你報警了?”

“沒,沒有,那醫院是我們肖家的產業,我做了嚴格的保密措施。”

“帶我過去。”

鬆工醫院,門口。

“你們就在這裏等着,我自己去。”

肖泰平點頭道:“那行,遇到麻煩可以直接打我電話。”

待到姜超走後,肖泰平終於鬆了口氣。

這年輕人好厲害,言語間充斥着一股威壓,叫人喘不過氣來……

現在很多醫院,都沒有停屍間了,但鬆工醫院是個老醫院了。

停屍間也很少使用,姜超先是去拿了鑰匙,然後便走向了地下停屍間。

地下走廊陰森森的,可能是電壓問題,發黃的燈泡閃爍着。

空氣中有消毒藥水的氣味,還有股黴味兒。

“砰”的一聲,一名身穿黑色長衣長褲,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傢伙,跟姜超撞了一下。

“哎呀你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撞別人做什麼?”

豪門計:強寵契約小嬌妻 一五十歲左右的小老頭指責着。

然後對着姜超滿臉堆笑道:“嘿嘿,不要意思啊小夥子,這是我大侄,眼神不好,又不會講話,我替他給你賠不是。”

“嗯,你們來醫院做什麼?”姜超問道。

老頭嘆了口氣。

“他爹孃死得早,沒人管他,我尋思着他有這毛病,肯定不好娶媳婦,就帶他來看看。”

姜超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

老頭說道:“是啊,命苦哩。不談了,我們先走了。”

說完,兩人便要撤。

姜超靠在牆上,淡淡道:“死了就該去火葬場,來醫院看什麼?”

老頭的動作一僵,轉過身問道:“小夥,你在跟我們講話嗎?”

“這裏還有別人?”

笑容凝固在老頭的臉上。

“小夥,我大侄雖有毛病,卻也活着,你這麼講話,不好聽了吧?”

“我最不喜歡講好聽的話,說吧,你做這些是爲了什麼?”

老頭捏緊了自己的拳頭。

“當然是爲了票子,我憑本事吃飯,靠能力賺錢,你就莫要多管閒事好不?”

姜超又是點了點頭。

“說得很對,現在這個時代,我們就是要這樣。但是,你踩到我頭上,就是不行。”

老頭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明明是你自己撞上來的!哪個踩你了?”

姜超站直了身體。

“不討論這個,我希望你能坦白,爭取寬大處理。”

狂少皎皎 老頭掐起了劍指。

“爲啥子要逼我!我徒弟還小,急着用錢!放我一條生路不行嗎?!”

姜超嘆了口氣。

“你放湯龍生路了嗎?好了,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你自己不珍惜,現在我要對你進行制裁。”

老頭氣得渾身發抖。

“我不偷不搶,靠雙手賺錢有什麼不對?!你一再咄咄逼人,莫要怪我辣手!”

“還敢狡辯!”

說着,姜超便衝了過去。

老頭劍指一揮,只見他邊上的那人瞬間轉過身,擡起雙手,跳向了姜超。

姜超說道:“趕屍一脈還是落末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