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那看起來是我輸了。”耳邊傳來了清脆的打響指的聲音,而緊跟着,那些機器人便頓時化作了粉末,無論是最終都難以釋懷的傑西卡,還是一心希望着傑西卡幸福的醫生,亦或者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兩具屍體。“和你們玩一場,真的讓我很開心,很久沒有這樣開心了。”

看着那些消失的機器人,肖莫迪忽然覺得有些悲哀,雖然是遊戲的設定,但是他彷彿已經太投入進去了,這種深深厭惡卻又無法掙脫的情緒讓他心情無比的壓抑。是因爲,太過真實的關係吧?因爲太像真的了,所以明明結束了,卻還是無法走出來。

“我們得救了,對嗎?”路西弗也同樣地看着這一幕,直到機器人完全化作了粉末,她才稍稍有了一點真實感。

“是呀,路西弗,我們可以出去了。”肖莫迪喜悅的告訴路西弗。

“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過多的壓力和突然的釋放,讓這個年輕的少‘女’有些承受不住,她雙‘腿’一軟,只是跌坐在地上。肖莫迪正要伸手出去將地上的路西弗拉起,耳邊卻傳來了不小的撞擊聲。

循着聲音看了過去,這才發現,之前的地道入口,不知何時已經關上了,而此刻,他們的同伴就在‘門’的那邊用力地敲打着。

“喂,怎麼回事!”

“爲什麼不開!?”

肖莫迪也試着,想要拉開,但是卻紋絲不動。他只能彎腰,對着那個方向建議道,“遊戲結束了,你們也不用進來了,就從原來的地方出去吧。”

“不行呀,那個地方被關住了,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出去了。”

“是呀,出不去了。”

“見鬼,這到底怎麼回事?”

裏面七嘴八舌的開始怒吼和抱怨,但是肖莫迪馬上從各種紛‘亂’的抱怨中知道了原因。那傢伙!又在耍‘花’招了!只能是這個原因了!

“你到底還要玩些什麼?遊戲不是已經結束了嗎?”肖莫迪幾乎是破口大罵了。“你又在耍什麼‘花’招了!”

還是路西弗溫柔地拉了拉他,“別急躁了,慢慢來,我們纔是最終的勝利者,不是嗎?”

“哎喲,哎喲,莫迪少爺還真是脾氣暴躁了。我只是一時失誤,不小心關了密道‘門’而已,用不着這樣生氣吧?”依舊是得意洋洋的高分貝的聲音,“果然還是小姑娘讓人舒服了。漂亮的小姑娘,在你背後的那隻‘花’瓶,你幫我移動一下。”

路西弗走過去,手已經放到了‘花’瓶上,肖莫迪不甚放心地道:“你小心一點。”

路西弗謹慎地點點頭,然後開始轉動‘花’瓶,當‘花’瓶轉動的瞬間,那地道的‘門’也開始移動了。

“卡啦啦”地,‘門’被移開了,底下的人蜂擁而出。就在肖莫迪與旁邊接應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了刺耳的尖叫聲。 彭珍珍跟黃丹越跳躍亢奮,越來也越放肆,讓林不凡都感到明顯有些吃不消。

也難怪,別說他一個熱血青年,就算是成熟男人被兩個女人夾來夾去恐怕都難以忍受。

正好蔡妍跳累了,過去休息下。

林不凡趕緊跟著一起。

蝕骨危情 或許是經過剛剛的放肆,蔡妍壓抑的神情明顯有著緩解。

只是兩人剛坐下,歐陽武就趕了過來。

原來剛剛方淼離開之後,跟歐陽武報告了一下情況,告知見到林不凡。

歐陽武得知之後,立刻放下身下的女人,第一時間趕過來。在搞定家中事後,他就想找林不凡解決解藥的問題。

只是,林不凡不接他電話,他又不敢一直打。

「林,林公子。」歐陽武客客氣氣的。

蔡妍微微一怔,看這位男子穿著不凡,明顯不是一般人,沒想到對林不凡也是如此的客氣。

這林不凡看來真的不簡單。

林不凡眉頭一皺,說:「讓你的人照顧好我這位朋友,我們一邊聊聊。」

歐陽武忙趕緊吩咐手下辦事,要知道他現在可是中毒狀態,要等著林不凡解救呢。

寒門崛起 在蔡妍驚疑的目光中,林不凡跟歐陽武走到一邊稍微安靜的地方,坐了下去之後,好一會沒有說話。

歐陽武越發緊張,經過那一晚發生的事,再加上毒藥,他對林不凡是發自內心的敬畏,這人太可怕了。

「家裡的事都處理完了?」林不凡問。

「都搞定了,二爺爺走了。現在歐陽家,我說了算。」說到這個,歐陽武眼中都閃爍著興奮。

「哦?很厲害嘛。」

「哈哈,這一切還是多虧林公子幫忙。」

「知道就好,以後我有什麼需要你辦的事,好好給我去辦,沒問題吧?」林不凡淡淡道。

歐陽武呆了一下,臉色微變,忍不住地問道:「林公子的意思是?」

「不明白?我的意思是,歐陽家的產業是你歐陽家的,我可以不碰。但是,你以後得聽我話。」林不凡淡淡道。

「你要我做你手下?」

「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

「不可能!」歐陽武斷然拒絕,怒道:「我現在是歐陽家家族族長,天海市赫赫有名的人物,豈能完全聽你的話。」

「是嗎,你不要忘記這族長位置怎麼來的。」林不凡嘲諷道。

「你威脅我,信不信我告訴二爺爺,是你害死他們。」歐陽武怒了。

「可以啊,有種你去說,看看到時候誰死。」林不凡一臉無所謂。

「你!」歐陽武氣得臉色發白,本以為自己接下來就要登上人生巔峰,沒想到這裡還有個坎。

「歐陽武,別說你身上有我下的毒。就算沒有,我能讓你爺爺死,也有無數種辦法讓你神不知鬼不覺地死去。」林不凡冷冷道:「你能活著,只是因為你還有用。」

聽著這話,歐陽武寒氣直冒。他似乎忘記了,就是這個男人一個人幾乎要摧毀整個歐陽家。

歐陽武經歷了林不凡跟歐陽家作對的整個過程,想到這些就越發膽寒,顫抖說:「你到底要怎樣?」

「我說了,歐陽家還是你的歐陽家,平常我根本不會找你。但是如果我有需要,你隨時幫我做事而已。」林不凡說。

開始覺得不甘,但歐陽武現在仔細一想,其實這是可以接受的。自己只是多了一個管自己的人,又不損失什麼。

「如果真如你所說,我可以答應你!」

「好,接下來就有一件事要跟你談談。」林不凡說。

歐陽武臉色微變,無奈道:「公子請說。」他還挺識趣,答應之後立刻就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黑虎社是歐陽家幕後支持的吧?」林不凡問。

「是,但是方淼有不小的自主權。」

「我不管,你配合我,我找人接管。」林不凡淡淡開口,言語之間有著不容置疑。接管之後,自然要整改。

歐陽武臉色難看,這算是歐陽家一大股幕後勢力。只是面對林不凡的要求,他根本沒得拒絕。

兩人正聊著,門口突然衝擊來一大批的警察,領頭的竟然是一個英姿颯爽的女警。

警察查牌!

很快眾人都知道發生什麼事,尤其是最近來玩的人更是明白,因為這些時日這家酒吧經常會碰到這種事。

林不凡也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玩竟然就碰到這種事。

警察查牌說白了就是查驗眾人身份證,這裡面有沒有亂搞關係,或者有沒有一些什麼粉之類的。

「媽的,這個瘋女人,又來了!」歐陽武怒罵出聲。

林不凡楞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領頭女警,不由地問:「你招惹了她?」

「我哪敢招惹她!」歐陽武鬱悶道:「她就是盯上我了,知道哪些酒吧產業跟我有關,三天兩頭來查,生意被越整越差,有兩家都要關門了。」

「你歐陽家這麼強勢,也奈何不了她?」林不凡驚訝,以歐陽家在天海市的實力,竟然奈何不了一個女警。

邊問的同時,他不由掃過去。那女警身高恐怕有一米六八,小臉蛋相當精緻美艷,整個人神色特別冷。

雖然冷,但那身材絕對的玲瓏浮凸,腰部纖細的無一絲贅肉,一雙長腿修長纖細,絕對標準模特的版本啊。

女警正好轉頭之間,看到歐陽武,也注意到林不凡看自己的目光,能跟歐陽武這種壞坯在一起,顯然絕不是什麼好貨色。

「這女警父親不是一般人,我就算施壓,他領導都無可奈何,你說怎麼辦。」歐陽武鬱悶地解釋。

「你是不是對人家做了什麼壞事?」林不凡不由地問。

就在這時,女警已經走到眼前,冷冷道:「身份證!」

歐陽武怒了,說道:「劉冰冰,你別太過分了。再這樣下去,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好啊,我等著!但是你也記好了,我說過,只要我一天當職,就盯死你了,直到你徹底完蛋!」李冰冰冷冷道。

同時掃了一眼旁邊她覺得色色的林不凡,冷聲開口:「還有你,身份證。」 是路西弗的聲音,肖莫迪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地回過了頭,路西弗的身體儘可能地貼在牆角,她的臉‘色’慘白,她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哆嗦着,而眼神卻驚恐地看着某一處。

“路西弗?怎麼了?”肖莫迪拋開了其他的人,走到了她的身邊,想要扶住她,想不到她卻一把推開了他,然後徑直地跑到了房間的一邊。

肖莫迪這才發現,當‘花’瓶轉動的時候,打開的不僅僅是地道的‘門’,還有一扇內壁也被打開了,而內壁裏面,卻有一個年輕的‘女’人就那樣直‘挺’‘挺’地靠着牆壁站立着。很美,即使她只是瞪大着眼睛面無表情地站立着,即使她的衣裳凌‘亂’緊緊地貼着身體,彷彿在水中撩起了一樣,卻依然有一種bi人的美‘豔’撲面而來。

“姐姐!”

一聲姐姐,不單單讓肖莫迪吃了一驚,而其餘的人也把視線看了過來。

那是屍體,是一具真正的屍體。身後的人羣中,有‘女’人不受控制,開始尖叫。

路西弗將藏於櫃中的‘女’人拼命地往外拖,她的力道很大,幾乎沒有費力就把屍體拉到了外面。

最後,當路西弗將那具屍體放在房間的中央,將她抱在懷中失聲痛哭的時候,肖莫迪卻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他心中竟然寧可還困在遊戲中,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痛哭的路西弗。明明剛剛還在想着,終於可以出去了,然後就可以幫着她尋找她的姐姐了。想不到,一切還沒有開始做,已經看到了結局了。

“路西弗,這就是你的姐姐嗎?”鄭‘蒙’走到了她的面前,半跪在地板上,雙手不由地圈住了她的肩膀。

路西弗說不出話來,只是一個轉身,撲進了鄭‘蒙’的懷中,而哭泣之聲也更加大了。

“怎麼會是這樣?不是個遊戲嗎?”鄭‘蒙’拍着路西弗瘦弱的肩膀,心中有些莫名的柔軟感。

“那個傢伙,一定是那個傢伙‘弄’出來的。”肖莫迪仰起了臉,因爲沒有方向感,只能等着頭頂有些搖晃的水晶吊燈。“你出來!你給我出來!你這個‘混’蛋,爲什麼要殺了路西弗的姐姐?!”

“哎,好奇怪哦,怎麼竟然又出來一具屍體了!?太讓人詫異了。”

聽他這樣故意驚訝的話,幾乎讓肖莫迪氣憤了。“你說什麼,你敢說你不知道嗎?”

“你是在懷疑我嗎?你是在認爲我殺了那個‘女’人嗎?”

“難道不是嗎?”肖莫迪扯高了喉嚨進行質問,在他心中想不出還有其他的可能xing。

“當然不是我,我怎麼可能在遊戲沒有結束之前,就殺了我的遊戲參與者呢?我安琪兒可不是這樣的人。”說起來,這應該是她第一次提起了自己的名字。安琪兒代表了天使,是這個世界最最純潔的代表,可是在這裏,安琪兒卻只是惡魔的代名詞。

等等,她說了什麼?

“遊戲參與者?那是什麼意思?”肖莫迪敏感地感覺到事情可能又有什麼不對了。

“難道你們都沒有感覺到嗎?我之前就說得很清楚了,這個遊戲者的參與人是十二個人,而你們怎麼算都只有十個人吧?”安琪兒反倒埋怨起他們的不夠仔細。“她,葉納託絲小姐也是我的客人哦,和你們在座的是一樣的。我還在奇怪呢,怎麼後來就一直沒有看到她了,想不到她竟然被殺害了。”

是呀,因爲太過緊張了,因爲太想出去了,所以很多的細節根本就是想不到的事情。

“這根本就是你的‘陰’謀,一定是你殺了她,只有你才能夠設計出這樣變tai的事情來。”

“哎,死了就死了,不過就是一個jian民而已。”就在肖莫迪義憤填膺地要爲路西弗討還公道的時候,卻有人已經不耐煩地開始抱怨了。說話的是拄着柺杖的戴斯坦。

“是呀,不過是一個‘女’人。既然已經遊戲結束了,還等什麼,還不快點出去了。”而緊跟着附和的是魏別西卜。

“我要回去,這種鬼地方,我再也不要呆了。”艾麗也開始吵吵着要回家了。

“是呀,莫迪。這種是非之地不可久待,我們還是出去再做計量吧。”首相到底是首相,雖然非常在意自己的‘性’命,可是說出來的話,卻還是冠名堂皇地非常漂亮了。

肖莫迪想要發難,而這個時候,安琪兒卻先一步帶出了更加恐怖的話來。

“誰,到底是誰說你們可以出去了?又是誰說這個遊戲已經結束了?”

“怎麼沒有結束?”艾麗生氣地提高了嗓‘門’,“我們已經破開了破解死亡的祕密,也知道了其他三個人到底是怎麼死的。這個遊戲當然是已經結束了,你難道要食言?”

“NoNoNo,我在遊戲初說的原話,可不是艾麗小姐說的那些。我說的是,你們要破開了在古堡中發生的案件,並且懲罰了殺人者,這樣的話,你們就算是贏了。”

“這個有什麼區別嗎?”艾麗一時之間根本就不明白兩者的區別,她就把疑‘惑’的眼神投到了身邊的利維身上。“利維,有區別嗎?”

“也就是說,只要在這個地方有人死了,而我們又無法知道誰是兇手的話,這個遊戲就始終不能結束。”利維面‘色’凝重地回覆了艾麗的答案。

“賓果!就是這樣,和聰明人說話真是好。”安琪兒興奮地道。“因爲,那位小姐的死亡,所以,遊戲將再次開始。大家要加油了,爲了能夠逃出這裏,爲了這個島上所有人的‘性’命,加油哦!”

“憑什麼!爲什麼那個‘女’人的死要我們來負擔!”斯坦用力地用柺杖敲擊着地面。

而艾麗也是一臉的怒火。“是的,那個‘女’人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我們又沒有殺死她,爲什麼要我們來調查她的死亡呢?”

“可是,這就是遊戲規則呀?一開始,你們就接收了,不是嗎?”安琪兒的話如同一盆冷水,讓所有人的心徹底冷透。

“如果是你殺了那個‘女’人,我們就算查到死,也不可能得到結果的。”艾麗不服氣地說。“這種時候,我可不能答應這樣荒唐而不合理的規則。”

“呵呵,也是哦,你說的也有些道理。” 林不凡呆了一下,有些無奈,他這顯然是遭受魚池之殃了。看人家氣勢洶洶要拔槍的架勢,老實地趕緊去拿身份證。

歐陽武氣得不行,但也有些無可奈何。在這個女人面前,絕對不能衝動,否則她肯定會抓自己回警局的。

那多丟人。

兩人的配合併沒有得到劉冰冰的原諒,劉冰冰呵斥兩人站起來,同時招呼了一個同伴,上前搜身。

歐陽武臉色微變,右手握拳幾乎就要動手,但很快被劉冰冰目光盯的不敢動。

該死的,這娘們真是要命。

上一次他就是想憑藉自己實力讓這女人知道自己厲害,可沒想到人家竟然是後天大圓滿。

這麼強的實力,家中又有權勢,卻跑去當警察,真特么有病。

林不凡微微一怔,之前都沒在意。現在仔細一端詳,發現這小妞挺厲害的,離突破先天只有一步之遙了。

這看著看著都呆了。

劉冰冰注意到林不凡色色目光,冷冷掃了一眼。而且,這個時候手下從歐陽武身上搜到了一把槍。

對於歐陽武來說,藏把槍根本不算什麼。但在華夏,公民持槍是絕對違法的,除非有持槍證。

而歐陽武是沒有的,又碰到了刻意針對的劉冰冰,劉冰冰果然冷冷吩咐:「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