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等了十分鐘,劉玉君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

「怎麼回事?你在哪裡?」肖雲急忙問道。

「肖肖,別著急,沒事的,我在醫院裡!」劉玉君輕描淡寫的說道。

肖雲嚇了一跳!醫院?該不會是劉玉君的發燒的毛病又犯了吧!

「肖肖,你別擔心啊!我沒事!不是我生病!是姨夫!姨夫出事了,出大事了!現在醫院呢!剛剛被推進了病房,安定了下來!所以,我這才有時間給你打電話!」劉玉君急忙解釋道。

「姨夫出事了?怎麼了,他出什麼事了?」

「是這樣的,你聽我說啊!我下午不是道村頭理髮嗎,理完髮閑著沒事,就在理髮店裡跟幾個人聊天。聊著聊著

就忘了點了!六點多鐘了,這才突然想起要回家!結果走到公路下邊的那個陡坡,遠遠的就看見姨夫開著他家的那

台手扶拖拉機,直勾勾的往坡下的果園裡開去!那速度,可快了!」劉玉君頓了一下:「我當時就納了悶了!這姨

夫,怎麼眼睜睜的往溝里撞啊!果然,姨夫連人帶車翻倒在果園邊上的那個不算太深的溝里!溝幫上有一顆大槐樹,

上次下雨的時候刮大風,那棵樹被攔腰折斷了!樹頭被人砍走了,只剩下了一個樹樁子!姨夫的左大腿正好扎在了

那個樹樁子上!當時就血流如注啊!」

「太嚇人了!姨夫沒事吧?」肖雲嚇壞了!那個溝,雖然不算太深,可也不淺!連人帶車掉進去,想不受傷,難!

很難!!

「我急忙下到溝里,只看見姨夫臉色蠟黃,就好像一張黃表紙似的!頭上臉上全是冷汗!再一看,姨夫的左大腿

已經被那個樹樁子穿透了!鮮血嘩嘩的,已經在身子下邊,積了有一小灣!我嘗試了幾次,都沒有把姨夫拖出來!沒

有辦法,只好安慰了姨夫幾句,騎上自行車就回村喊人!結果還沒有到村口,就遇到光明開著三輪車,拉著一幫婦女

趕海歸來!就急忙把他攔住了! 重生之極品仙尊 ,終於把姨夫弄了出來,送到了鎮醫院!」


「流了那麼多的血,傷的一定很嚴重!怎麼不送進縣醫院啊?鎮醫院條件差,可別耽誤了呀!」肖雲感到一陣后怕!

「我當時不是看到姨夫流了那麼多的血,心裡邊害怕媽?就怕姨夫中途有個閃失,就尋思先送到鎮上看看,不行的

話,再往縣裡送!鎮醫院有救護車,怎麼地也比光明的三輪車快呀!」

「那倒是!那姨夫現在怎麼樣了呀?」肖雲很著急,恨不得現在自己也在醫院裡,親自看一眼才安心。

「謝天謝地!還好,姨夫除了左腿上被那個樹樁子,捅了個大窟窿,失血過多!別的什麼事也沒有!骨頭沒事,是

萬幸!」劉玉君好像鬆了一口氣,緊接著說道:「你剛才打電話的時候,正是最慌亂的時候!」

「又怎麼啦?」肖雲的心又提了起來!

「鎮醫院裡,沒有庫存的血漿!要是往縣裡送的話,醫院方面又擔心,擔心姨夫會在途中因失血過多而發生意外! 蠱世錄 ,醫生就問我和光明,能不能先給姨夫獻點血,把病情穩定下來!我和光明就都去化驗了,結果,我的不符合標準!而光明,則正好跟姨夫血型相同!所以,光明就抽了八百毫升的血給姨夫!」

「八百毫升!」肖雲吃了一驚!八百毫升鮮血,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流了那麼多的血,八百毫升也不頂事啊!」

「是啊!醫生說,八百毫升,也只是暫時穩定住姨夫的病情!要是想徹底的恢復到出事前的身體狀態,怎麼地也得

養上一兩個月啊!」

肖雲點點頭!

「那光明現在情況怎麼樣?」

「他抽完血之後,說是有點暈!醫生說是正常現象!就讓光明先在醫院得病床上躺下,好好地休息一會,不讓他開車回來!」劉玉君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對了,肖肖,咱家離國盛哥和民安哥家都不算太遠!你現在馬上去他們兩家,讓他們倆來醫院,一個留下來照顧姨夫,另外一個送我和光明回家!在醫院裡,很吵,光明得不到很好的睡眠!還有啊,姨夫的手扶拖拉機還在溝里,再通知一下國富哥,讓他找幾個人把拖拉機給弄上來!」

「好!」肖雲答應一聲,想起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於是緊接著說道:「玉君,求你件事,你一定要答應我!」


「什麼事啊?」劉玉君有點納悶:「咱倆,誰跟誰呀,還要求我?」

「玉君,光明給咱姨夫輸血這件事情,你暫時不要告訴任何人!就連姨夫,也不能讓他知道!還有,國盛哥他們,

都不許讓他們知道!」肖雲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必須在第一時間把所有知道詳情的人的嘴巴封住!

「為什麼呀?光明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八百毫升鮮血啊!總不能做了好事還遮遮掩掩的吧?」劉玉君實在不明白,肖雲此舉什麼意思?

「你先不要問這麼多!等回到家裡,我再跟你好好的說!對了,還有醫院的大夫那裡,你現在就過去,對他們說這件

事!無論如何,都要對這件事情保密!」

「這,不過,這事情,好像有點難度吧?」劉玉君感覺有點為難。

「我不管那麼多,反正,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姨夫和國盛哥他們知道是光明獻的血救得姨夫!」肖雲第一次覺得自己

竟然也會這樣蠻橫不講理的說話!「光明那邊,不用你管!我會給他一個交代的!」 「這,好像有點難度吧?」劉玉君感覺有點為難。

「我不管那麼多,反正,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姨夫和國盛哥他們知道,是光明獻的血救得姨夫!」肖雲第一次覺得自己

竟然也會蠻橫不講理的說話!「光明那邊,不用你管!我會給他一個交代的!」

放下電話,肖雲顧不上想什麼,急急忙忙的就往國盛哥家裡跑去!現在正是三伏天,路邊有不少乘涼的村民!肖雲

借著家家戶戶窗口上射出來的燈光,跑的是深一腳淺一腳的,跌跌撞撞!

國盛哥正坐在門口和幾個鄰居聊天,看見肖雲前來,很吃驚!肖雲連氣也不敢多喘一口,就急忙把事情訴說了一遍,

並且把劉玉君的話原封不動的轉述了一遍!國盛哥一聽,毫不遲疑,馬上就開著三輪車走了!

肖雲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家裡,肚子很餓,但是卻好像並沒有什麼食慾! 月逝之後 ,腦海里又開始琢磨開來!

本來,肖雲就在想辦法瞞著光明的身世問題,這件事情,雖說處理起來,不是很麻煩,但也夠她頭疼很久的了!可是

,剛剛發生的這件事情,卻一下子把她的思路和計劃給完全的打亂了!光明給姨夫獻血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情!八百

毫升鮮血,可不是隨便拖出一個人出來,就會捐給你的!這可是救命的八百毫升啊!光明這樣做,足可以證明光明是個

心地善良的好人!就這樣天大的事情,自己竟然要劉玉君幫忙瞞著所有的人,肖雲現在想起來,都感覺匪夷所思!她知

道,自己這是給劉玉君和光明出了一個難題!雖然自己口口聲聲的說,要給光明一個交代,可是這個交代,自己究竟該

如何跟光明交代,說實話,肖雲的心裡還真的是一點底都沒有!

不管是誰捐了八百毫升鮮血給姨夫,救了姨夫一命,姨夫一家人就應該感恩戴德!帶著禮品登門致謝,是理所應當的


事情!但是如果是醫院血庫里的血,救了姨夫一命的話,那這件事情,就要另當別論了!現在,自己要劉玉君對姨夫隱瞞這件事情,讓他告訴姨夫,救他命的是醫院裡的鮮血!那麼,姨夫就沒有必要對任何人表示感謝!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對光明,無疑是一種傷害!——救了別人一命,別人卻並沒有感謝你!如果光明心胸寬廣,不計較這件事情,還好說!

反之呢,那就不好說了!

但是如果對姨夫說了事情的經過,告訴姨夫鮮血的由來,那麼上述情況就不會發生!兩家人的關係,也許會因為

這件事情,而變得更加的和諧!但是弊端就在於,很久之前,村裡的人就有關於光明和老好子的身世,傳出過不少的

流言蜚語!如果,把光明捐血這件事情公諸於眾,那麼,肖雲該百分之百的肯定,那個塵封已久的話題,會再一次的

捲起一陣軒然大波!很簡單的一句話:「怎麼這麼巧啊,光明的血型正好就跟老好子他爸爸的血型相符呢?」到了那

個時候,恐怕就連姨夫和老四叔也要重新開始審視這個問題的!那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肖雲就不敢去猜測了!

肖雲之所以要劉玉君保密,原因就在於此!

怎麼樣才能夠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呢?既可以讓光明的付出,得到應有的回報,又可以不傷害到老四叔和姨夫的

情感?

肖雲陷入了深深地憂慮當中!

肖雲若是沒有聽到梭姑和三姨的談話,這件事情或許就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了!不管事情發展到那種地步,也不管是

誰傷害了誰,那就都與肖雲無關了!可問題的關鍵是,肖雲不僅知道了,而且,還插手干預了!肖雲現在有點後悔自己

嘴賤了!

思考了許久,也沒有想出個什麼好的辦法!肖雲索性也不去想了!

看了一眼手機,已經快十二點了,劉玉君還沒有回來!

肖雲不由得開始擔心起來!

是不是姨夫的病情反覆了呀?要不然,劉玉君怎麼還沒有回來呀?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劉玉君回來了!

「還有飯嗎?餓死我了!」劉玉君一進門,就吵吵著喊餓!肖雲只得爬起來,給他熱了飯菜,陪著他吃完!等到收

拾完碗筷,已經是下半夜了!

劉玉君真的是累壞了,剛剛躺到床上,沒有五分鐘,就打起了呼嚕!肖雲無奈,只好在一邊和衣躺下!

經過一整晚的不眠,肖雲終於做出了決定!

劉玉君在天還沒有大亮的時候,就被民安哥喊去幫忙,去果園拖拖拉機了!肖雲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往梭姑家走

去!

走進梭姑的大門,光明正蹲在院子里的機井台上刷牙!看見肖雲,光明的兩隻眼睛頓時大放異彩!他急忙扔掉牙刷,

站起身來,沖著肖雲打著招呼:「肖肖,這麼早?」

肖雲點點頭,問道:「梭姑呢?」

光明沖著門口一努嘴,說道:「在菜園子里呢!」

肖雲也不多言,轉身就往外走!

光明緊隨其後:「肖肖,什麼事啊,對我說,也是一樣的!」

肖雲聞言,停下了腳步,說道:「你今天要是沒有什麼事情要出門的話,就好好的在家躺著休息!我一會兒還有事情

要跟你說!」

「嗯,我哪兒也不去!就在家等你!什麼時候?」光明倒是很聽話的說到!

「說不定,看情況吧!」肖雲繼續往前走:「光明,你給我姨夫獻血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對任何人說!」

「我誰也沒有說啊!昨晚回來,都已經那個時候了,我困得不行!倒頭就睡!我媽問我去幹什麼了,我也沒說!」光明問道:「怎麼了,有問題嗎?」

「光明,你給我姨夫獻血,救了他的命!我先代表我姨夫謝謝你!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遵守諾言!在我沒有許

可的前提下,不要對任何人提起!你可以做到嗎?」肖雲轉過身來,盯著光明的眼睛問道。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我能做到!」光明斬釘截鐵的說道。 「光明,你給我姨夫獻血,救了他的命!我先代表我姨夫謝謝你!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遵守諾言!在我沒有許

可的前提下,不要對任何人提起!你可以做到嗎?」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我能做到!」光明斬釘截鐵的說道。

肖雲輕車熟路的來到梭姑的菜園子,卻發現梭姑並沒有在菜園子里。許是聽說了姨夫的事情,過去慰問三姨了吧!

肖雲轉身回到了老四叔家。

光明還在院子里收拾著!小院不大,卻收拾的井井有條。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媽不在?」光明好像預料到了,肖雲肯定會撲個空似的,笑道:「我剛剛想起來,我媽說

先去老好子家坐會兒!」

肖雲「嗯」了一聲,也不客氣,直接拽過一個小馬扎坐在了光明的跟前,招呼道:「光明,你也坐!我有件事情想跟

你好好的聊聊!」

「什麼事啊?一本正經的樣子,好像挺嚴肅的!」光明嬉皮笑臉的坐下來,說道。

「光明,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說的不對的地方,你儘管提出來,我聽著!咱們再商量著辦,好嗎?」肖雲也不啰嗦,

直接開口說道。

「說吧!只要是你提出來的,我都答應你!」光明垂著頭,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

「那好!有三件事情。我先說第一件。。。。。。」肖雲看著光明,嘆了一口氣,說道:「李香粉那邊,你打算怎麼

辦?」

「你想讓我怎麼辦,我就這麼辦!我聽你的!」光明依舊低著頭,毫無表情的說到。

「光明,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絲毫沒有強迫你的意思!」光明的態度讓肖雲愣住了!她可沒有想到,光明會這樣說!

「光明,你的而態度讓我感覺,自己有一種犯罪的感覺!你別這樣,你這樣,好像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無所謂!你說吧,我聽著!」光明抬起頭來,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很真誠的樣子:「我知道,李香粉的事情,讓你

很頭疼!我理解你!說吧,你想讓我怎麼做?」

「嗨,光明,你何苦呢!」肖雲嘆了一口氣,這才緩緩地說道:「李香粉的爸爸媽媽過不了多久,就會從韓國飛過來!

他們說,要親自登門,感謝你救了李香粉!」

「哦!」光明點點頭,就不再言語了!肖雲想從光明的表情上讀出一點什麼東西來,卻失望了!光明的臉色很平靜!

肖雲訕訕的抹了抹鼻子,有點鐵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