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臉色在同時,有些寒厲殺意。

他之前為了快點追上羅無生,消耗了不少的真元,現在又是攻擊又是抵擋,再次消耗了不少的真元。

雖然有丹藥恢復,但沒有那麼的快。

所以要快一點追到那小子,否則等下真元不足,對他不利。

只是在這時,羅無生已經出現在了蟲皇島的邊緣。

出現的時候,突然顯現出五道白影,向著身前虛空而去。

然後方向一轉,就向著下面的河流而去。

對於這五道白影,胡荃自然也發現了,但是沒有去管,因為羅無生還在黑色靈舟之上。

而且那五道白影,只是靈力虛影而已。

他的目標是羅無生,只要羅無生還在他的眼皮就可以。

想到這,他的身形離羅無生只剩下兩百丈。

而羅無生已經離開蟲皇島,出現在外面的河流之上。

至於那五道身影,紛紛進入河流之中。

然後四周分散,向著河底快速的游去。

「綠焰魔龍!」

接著胡荃再次接近十幾丈后,雙眼神色猙獰,就是一聲殺意暴喝。

對於這暴喝,羅無生自然也聽到了,接著雙眼狡黠光芒一閃。

接著控制傀儡,向著右側虛空激射出光柱。

因為此時的右側虛空,凝聚出一隻猙獰的綠焰魔龍。

其中的威力,根本不是之前那臉頰方長男子施展出的綠焰魔龍能比。

吼!

一聲怒吼,所有的光柱,被身前的龍爪給撕裂開來。

然後一個神龍擺尾,快速的向著羅無生追擊而去。

這一追擊,直接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羅無生見到這綠焰魔龍,神色不變,然後一瞬間,一道白色焰光而出。

待出現在半空時,一個爆裂,化為滾滾的冰焰火海,將羅無生黑色靈舟全部吞噬籠罩其中。

剛一籠罩,那綠焰魔龍轟擊在上面。

強大的攻擊,引得虛空一個急劇的波浪扭曲。

隱婚老公:離婚請簽字 胡荃見到這一幕,嘴角一揚,滿是輕蔑。

這一次,就算那小子不死,也要重傷不可。

可是下一秒,還沒有等他徹底的高興,整個臉直接僵硬在了那裡。

因為虛空之中,已經沒有了羅無生的身影。

不管是那黑色靈舟,還是那些傀儡,全都沒有蹤影,也一點碎渣都沒有。

見到這,整個人臉一下子憤怒到極點。

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接著想到了什麼,整個臉再次憤怒,然後方向一轉,快速的向著河流而去。

之前是他大意了,他沒想到羅無生居然還會形體置換這種手段。

但是這種形體置換,一般都是有距離限制的,那小子肯定跑不了多遠。

這一點正如胡荃所想的一樣,那白如意只是天階下品的靈器。

形體置換的距離,只有五百丈。

超過了五百丈,那白影就會自動爆裂開來。

但是五百丈的距離,其實已經不少了。

之前不在蟲皇島利用形體置換逃離開來,是因為蟲皇島到處都是噬靈蟲,就算逃離,也很快被發現。

而且第二次想要再使用成功,幾乎不可能,所以想要逃跑,只有一次機會。

現在在河流之中,沒有那噬靈蟲,也沒有其他的武者追擊,他逃離的機會,還是很多的。

而且五道白影五個方向,在河水下面分散開來,那胡荃根本不知道羅無生置換了那個白影。

至於此時的羅無生,在置換白影后,再次催動白如意施展出五道白影,向著四周快速的而去。

現在的他,就是通過不斷在水下置換形體,來逃離那胡荃的追殺。 耿宏毓低聲說道:「我尋了一個陸家的下人,給了他些銀子,將一具溺亡不久的女屍換了陸秋的衣裳。」

「當時我們早就跟那個替我頂罪的人套好了口供,說他在害了陸秋時,陸秋反抗激烈划花了自己的臉,再讓人將那女屍同樣毀了容。」

「溺亡的人本就模樣嚇人,再加上划花了臉在水中泡了許久,更是幾乎看不出來原本的模樣,而且陸家雖說對陸秋看重,可她畢竟只是個庶女,陸家在意她的恐怕也就只有她的生母。」

「只要買通了替她整理衣裙遺容的人,再想辦法讓她的生母因為傷心女兒逝世而病倒,錯過了裝棺下葬的日子,陸家便完全不知情,只以為那個被他們風光大葬的人是陸秋。」

狄念聞言深深看了耿宏毓:「耿公子想的可夠周全的。」

人證,物證樣樣俱全。

還順帶著斬斷了能夠辨認出陸秋身份的所有可能。

別說是陸家了,換做是狄念自己,在那種情況恐怕也難以察覺那棺材裡面的人不是陸秋,而這世間居然有人廢了這麼大的功夫,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目的就只是想要讓一個女子假死,將陸秋曾經的過往和她的身份抹得乾乾淨淨。

關鍵是,他們還並非是為了名利,更不是為了什麼圖謀。

就只是因為他們的劣根性而已。

狄念看了眼身旁氣得臉都青了,恨不得殺了耿宏毓的陸政博,突然就對遭了這無妄之災的陸家有些同情。

誰能想到,只是好好定個親,居然就會招來這種禍事。

那陸秋當年要真是死了也就算了。

如今人沒死,還變成了這個鬼樣子,惹了一身騷不說,連帶著陸家和陸政博也跟著倒霉。

狄念問道:「後來呢,陸秋是怎麼進的那宅子?」

「是我送進去的。」

耿宏毓低聲道:

「我以前從沒做過這種事情,對陸秋……對她也真的只是被人蠱惑著一時衝動,可陸秋下葬之後,這事也就回不了頭了。」

「當時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將陸秋弄出來后,心慌的不行。」

「我怕她會回去陸家,怕她會告了我,也怕事情鬧的太大,讓陸家的人察覺到陸秋沒死,知道那畫舫之上強要了陸秋害的她跳湖的人是我,以陸家人的性情他們勢必不會放過我。」

「我當時慌亂無措,甚至起了心想要乾脆殺了陸秋一了百了,可這個時候覃先生就來找我,說可以幫我安置陸秋,還說他知道我做的這些事情,說讓我跟他一起,否則就將事情抖落出來。」

「我怕……怕他亂說,只能依了他,然後就將陸秋送進了那宅子里……」

剛開始時,耿宏毓動陸秋的時候,真的只是因為愛玩。

耿宏毓是臨遠伯府的獨子,他娘死後,他爹將他寵的不知道天高地厚,這京中鬥雞遛狗的事情他都玩過。

正當他覺得日子膩歪時,就意外結識了一個人。

一個帶著他經歷了他從未經歷的一切,讓他處處覺著新鮮的年輕人。 第三百八十章胡荃憋屈

而在白影再次施展的同時,羅無生身形快速的向著遠處而去。

至於那胡荃,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就快速的前進而去。

前進的時候,袖袍一揮,噬靈蟲快速的向著四周而去。

之前五道身影分開,他現在也不知道具體的方向,只能藉助噬靈蟲,幫他尋找羅無生的身影。

而且河水渾濁,視線有些看不清。

而羅無生,對於胡荃會使用噬靈蟲來尋找他,心中早已猜到。

但是在水中飛行,可是要比在虛空慢了許多,根本比不上他全力催動黑色靈舟的速度。

我再也不要愛你 另外白影如果有所被發現,就將它們全部引開。

如果它們不跟上,到時候置換形體。

但那胡荃為了不讓他形體置換,肯定會滅了白影。

隨後就這樣前進三四百丈后,其中一道向著對面岸邊而去的白影,被噬靈蟲給發現了。

見到這白影,那些噬靈蟲的其中一部分,瘋狂的向著白影而去,跟羅無生所想的差不多。

至於同時,白影對噬靈蟲也有所發現,接著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遠處而去。

但最後還是被追上,畢竟白影的境界有些低。

原先一開始得到的時候,只能施展出靈穹境後期的白影,現在雖然將境界提升突破到了化元境中期,但白如意能施展出的強大白影,也只有天府境中期而已。

就算噬靈蟲速度減弱,也不是對手。

不過好在只是發現了一道白影,羅無生對此不是很在意。

其實就算五道白影全部被發現,也沒有什麼關係,因為他可以再次施展而出。

胡荃藉助噬靈蟲感知到白影,知道自己的方向錯了。

接著連忙在第一時間,身形一轉,再次向著羅無生追擊而去。

而羅無生與其他白影,相距五百丈的時候,再次施展出五道白影,向著四周快速的而去。

這一追,雖然胡荃期間發現了幾個白影的身影,但是追擊了幾十里,還是沒有追到羅無生。

對於這一幕,胡荃臉色有些一驚,施展形體置換,可是要消耗不少真元的,但羅無生施展出了這麼多白影,好像沒有什麼影響一樣,還在不斷繼續的施展而出。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羅無生為了不斷的催動白如意施展出白影,已經喝了半瓶靈乳水。

另外羅無生一路瘋狂的逃離,就是在消耗胡荃體內的真元。

追了這麼長的時間,其體內的真元消耗了不少。

等下再消耗一段時間,或許可以反過來滅殺那胡荃了。

他這邊的傀儡,他已經置換了新的靈石,能量充足。

至於他,有靈乳水,根本不用怕消耗。

「小子,這一次看你哪裡逃!」

而在這時,後面響起一聲胡荃的輕蔑殺意聲。

接著更是在一瞬間,羅無生的身後河水,絲絲心悸靈力激蕩而出,然後一隻綠焰巨爪凝聚,向著羅無生狠狠的抓去。

但是在綠焰巨爪凝聚出現的瞬間,一道道光柱伴隨著破空聲,已經轟在那綠焰巨爪之上。

同時乾玄冰焰極寒之力爆發,將四周河水全部冰封起來。

胡荃是火屬性武者,施展攻擊的威力,在河水之中,會有所下降。

而他的乾玄冰焰,雖然威力比不上那綠焰巨爪,但在河水中,會提升威力。

這樣一來,兩者攻擊的威力,差距會縮小。

咚!

雙方攻擊一個對轟,整個河水攪動而起。

然後靈力瘋狂一個席捲,形成一個巨大的水下龍捲。

雖然最後那綠焰巨爪,還是沒有被轟碎,但羅無生的黑色靈舟,已經出現在了幾十丈之外。

胡荃對於自己沒有抓住羅無生,雙眼神色猙獰之極。

他體內的真元,在快速的消耗,如果停下來恢復,想要再次追上那小子,就更加難上加難了。

從他修鍊開始,還沒有這麼的憋屈過。

以他真魂境初期巔峰的修鍊,居然抓一個化元境中期的小子,都抓了這麼長的時間。

最重要的是,抓了這麼長的時間,都還沒有抓到。

臉上的猙獰,早已扭曲。

等下如果抓到,一定要將其的雙腿打斷,關在他們胡家的禁地之中,每天折磨,直到死亡。

可是在他想的時候,羅無生控制著眾多傀儡,釋放出一道道光柱。

反正他現在的身上,靈石有的是。

就是不斷的消耗你,讓你等下體內沒有多少真元,到時候只有被他打的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