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磊出衛生間時,我還在沉思。他安靜的坐在一邊,看着我。

“頭兒,你已經有計劃了?”終於,黃磊忍不住了,問道。

7308就跟黃磊問得一樣,直接,決不藏着掖着。這樣可以減少猜忌,增加信任。

我想了想,如實地告訴他:“計劃倒有,現在缺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一,完整的突擊隊;二,情報,詳細的情報。”

黃磊低下頭,認真地說:“頭兒,第一個問題交給我,我給您整出一支突擊隊,這段時間我沒閒着,一直在做這樣的準備,就等您下命令。”

我明白他說的意思,他是指外面的新兵。我問:“他們能行嗎?”

黃磊重重點頭。說道:“應該沒問題,他們中間有幾個厲害的兵,應該能擔負起實戰的任務。”

我盯住黃磊的臉,半天不說話。在心底我很感激他爲7308做出的努力。

黃磊這個兵,細心,穩成,對待戰友像一股溫暖的春風,他吃苦耐勞,不計較個人得失,聰明能幹。這也是我爲什麼派他去軍校深造的原因。

李大牛是天生的狙擊手。一個新兵從那麼多老兵中脫穎而出,充分說明他的能力。

大牛是農村兵,力大無窮,擅於攀越,能在山林中行走自如,還能扛起無坐力炮。一個狙擊手獨立作戰,在敵後作戰必須具備這樣的條件,他可以攜帶更多的物資,在缺乏後勤補給的情況獨立支撐一個月。

李大牛什麼就好,就一條不令人滿意,文化程度低,只是個初中文化。當初進7308,有的人曾經反對過,說他文化底子不牢固,提升的空間不大,這也是我爲什麼送他上軍校的原因。現在學成歸來,我相信李大牛和黃磊已經脫胎換骨。只是時間太短,如果不是7308急需他們歸隊,我希望他們在軍校、在後勤單位進修更長一段時間。

不得不說,黃磊與李大牛的歸隊,燃起了我重新戰鬥的激情。我們身後有強大的軍隊做依靠,還有上級首長的信任,我相信7308會重新煥發原來的色彩。 381:黃金堡壘

烏衣婷不愧爲老牌的特種兵,動作就是迅速,一個星期後,她就弄來黑人峯的資料。

黑人峯,t國烏拉多拉省的吉普賽小鎮以西50公里處。四面環水,中間是一座高山。海拔700米。山體大多爲黑黑的岩石,黑人峯也因此得名。

通往黑人峯只有一條路,也就是一座鋼架結構的橋,這座橋很特殊,有點類似於中國古城護城河的吊橋。這座橋可以控制,能隨時切斷。只要按動橋頭的機關,鐵橋會自動伸縮,將橋面分成兩半。這樣的目的是阻止外人進入黑人峯。

黑人峯裏面有座城堡,是仿照歐洲風格建成的。城堡是用山上的石頭壘砌而成的,外面貼上金黃色的磨砂瓷磚。遠遠看去,城堡金碧輝煌。因此黑人峯上的城堡又叫黃金堡壘。

既然使用了黃金堡壘這個名字。那麼城堡是設防的,也就是說,城堡在建造的時候,就重新考慮了防衛效果。首先,護城河阻止外人接近,鐵橋可以斷掉進入城堡的唯一通道,大門口有機槍手和狙擊手,能在城堡上面控制1200米的距離。也就是說,只要開着車往城堡的方向走,敵人就能發現我們。

由於黃金城堡是個私人地盤,外界沒有得到許可,不得入內。就算t**警也不例外。5年前,湯姆遜旗下的plboos公司跟t國烏拉多拉省簽署一個備忘錄。plboos公司拆巨資購買黑人峯,用來做plboos公司的研發基地。湯姆遜說,plboos公司是鼎鼎大名的奢侈品與化妝品公司,這個研發基地相當重要,國際上有無數個競爭對手想搞他們的情報。之所以選擇黑人峯爲基地,就是看中了這裏的隱蔽環境,容易甄別與保衛。

烏拉多拉省在t國是個窮鄉僻壤的地方,經濟十分落後,沒有工業基層,他們巴不得plboos公司能夠拉動當地的經濟。所以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湯姆遜所有的要求。允許在城堡內部署荷槍實彈的警衛,未經許可,即便是t國的軍警,也不得入內。

可見,湯姆遜還是有一套的,他在黑人峯建造了一個自己的王國。

烏衣婷的資料只標明瞭地理位置,還有敵人大概的人數。這些敵人的數目還是通過t國出入境口岸查到的。人數爲24人。使用武器不詳,但起碼有狙擊步槍,自動步槍,還有手雷匕首手槍這些單兵武器。

爲了更詳細的瞭解敵人。使用了偵查衛星。通過拍照,基本弄清楚了古堡的形狀與外面的通道。

至於古堡裏面是什麼樣的,不得而知。衛星看不到裏面,外面的人也進不去,只好另外想辦法了。

不過,烏衣婷弄到了建築工人的錄音。當初古堡在建設的過程中,曾經招募了一些當地的建築工人。據他們回憶,這個古堡面積很大,有幾百個房間,三十多個大廳。有些房子還植于山體之中,跟山洞相連。

聽了這個情報,我更加堅定的認爲湯姆遜是我們的死對頭。不然,不會把古堡佈置這個樣子。他是想借固若金湯的防守負隅頑抗。

雖然黑人峯的情報不齊全,烏衣婷還是帶來了一個好消息。此次行動,t國特種部隊將跟我們一起戰鬥,共同消滅這股恐怖分子。如今,反恐成爲世界主流,t國也無法容允湯姆遜在自己的地盤上爲所欲爲。

具體的部署是這樣的:7308跟t國sas突擊隊進行一場聯合反恐實兵實彈演習。第一個科目是在訓練場進行,第二科目是在野外進行。然後藉助在野外進行聯合軍演的時機,悄悄敲掉湯姆遜的老巢。這避免了很多麻煩,一是後勤補給問題,二是執法權問題。

能夠達到這種聯合軍演的程度,說明烏衣婷動用了很多關係,包括把有關首長都指揮動了。不然,也不會有這麼恢宏的大手筆。

當時我根本不知道烏衣婷是軍情界的“教主”,擁有極高的聲譽與地位,她曾經教出很多優秀的學生,包括戰區的軍情負責人,還有商隱這樣出類拔萃的12部副部長,甚至還有飛鷹這名將軍級的特種兵。

有關飛鷹與烏衣婷之間發生過怎樣的故事這的確是一個令人着迷的問題。飛鷹深愛着梅子姐,梅子卻不在人間;烏衣婷默默的愛着飛鷹,她比飛鷹大三歲,可飛鷹現在癡癡呆呆,她卻不離不棄。

烏衣婷雖然五十出頭,終歸是個老姑娘。在中國這個傳統的國度,只要沒出嫁,無論多大的歲數,就是個姑娘。

烏衣婷作爲一個沒結過婚的姑娘,居然在營區跟飛鷹公開出入,成雙成對。這擊破了許多人的猜想。這個平日不苟言笑、嚴肅得嚇人的上校,居然還有這麼溫情的一面。着實讓人感嘆不已。

外面雖然有她和飛鷹的傳聞,可烏衣婷什麼也不顧。每天指導部隊訓練之後,就跟飛鷹在一起,陪着癡呆的飛鷹說東說西,訴說陳年往事。

軍區領導好像對他們兩個視而不見。這個態度有些曖昧,我認爲這是暗暗的支持。也是,飛鷹這個樣子讓人揪心。如果烏衣婷能讓奇蹟發生,能讓飛鷹醒來,那該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我幻想着,飛鷹一定會醒,他遲早會知道7308能夠艱難崛起,會比原來更強大。只是,目前還沒有這樣的機會。等着吧飛鷹,我會讓你看看,我是如何剿滅湯姆遜這夥恐怖頭目,會用行動向你彙報,最終的勝利一定屬於7308。

烏衣婷將資料交到我手中時,在飛鷹那間辦公室問我:“有信心嗎”

她跟我說話,從來就是這麼言簡意賅。4個字,我已經知道她說的意思。她是說,爲你準備了這麼多,包括特種兵大隊的訓練,我幫你弄好,還有黃磊和李大牛,都幫你召回來了。前期的工作,也督促你到位,那麼接下來的行動,就看你的瞭如果現在還沒信心,那簡直對不起她。

我點點頭,重重的回答:“看我的吧” 382:老巫婆的完美愛情

烏衣婷笑了,蒼白的臉蛋綻放出兩朵梅花。我發現她笑起來其實挺好看的,臉上有兩朵紅暈,還有兩個小酒窩。這個年齡的女人,居然這麼嫵媚,實屬罕見。

烏衣婷長吁一口氣說道:“這間辦公室,他在這裏呆了20年,現在留給你,這是你的位置,你應該回到你應有的崗位上。從今天開始,你在這裏上班,我年齡大了,力不從心了。特種兵大隊的未來,還靠你們年輕人”

她是想說,她要離開。

這對於我,難以接受。這段時間是凹子山最難熬的,她的挺身而出,幫特種兵大隊乃至7308走入正軌。

人心浮動,是她讓士兵們安安靜靜訓練。

7308梯隊沒搭起來,是她召回老兵,將訓練的責任大膽放在他們肩上。從結果來看,效果不錯。

前段時間,我思想波動,躁動不安,也是她想辦法激勵我,讓我重回t國,搜尋到可靠的情報,然後纔有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即將開始的中t兩**隊聯合打擊湯姆遜的反恐行動,也是她掃清了一切障礙,可以這麼說,她烏衣婷,是我們凹子山上上下下近千人的恩人,也是我艾九月的恩人。

現在恩人要離開,我於情於理都難以接受。

我對她說:“您就不能留在凹子山嗎不是還有他嗎”

我嘴中的“他”和她嘴中的“他”都是同一個人,都是飛鷹。我們心照不宣,已經是最好的戰友關係了。

烏衣婷沒說話,在這間不到30平方米的辦公樓走來走去。櫥櫃裏擺着幾十個金光閃閃的獎盃,那是在7308在國際比賽中、國內比賽中得到的獎盃。還有一摞摞獲獎證書與獎牌,都整整齊齊的放在辦公桌後面的櫃子裏。一塵不染,頭頂的燈射在玻璃櫃子內,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這是7308的榮譽,也是特種兵大隊的榮譽,更是飛鷹的榮譽。烏衣婷看着那些獎盃證書時,用眼神瞟着我,是想說:這些榮譽現在全部移交給你,希望你捍衛這些榮譽。

她看着這間辦公室的一切,充滿了無限眷念,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對這個辦公室充滿了感情。愛屋及烏,即使是外表冷漠的她,也概莫能外。

終於,她看夠了。突然對我來一句。“我要帶他走。”

我嚇得一大跳。結結巴巴的問:“帶帶他到哪裏去”

“哈哈哈”她發出一聲肆無忌憚的大笑。“我要帶他回家。回到我家裏,我家裏只有一個人,我想好好照顧他”

我心頭涌起一股溫暖的東西。

烏衣婷見我不說話,問道:“這是不是很好笑”

我使勁搖頭。說:“不,我覺得挺好的他需要你的照顧”

“不是我需要他。這樣吧跟你講講我們之間的故事。”

這個冷漠嚇人的老巫婆現在像個真正的女人,再向我講她與飛鷹之間的故事。

她與飛鷹之間,根本沒有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故事。甚至沒有展開一場戀愛。在那個年代,特別是7308組建的初期。時間與空間不在他們這邊,這些前輩們在跟時間賽跑,搶在時代的前面,組建了一支讓他們引以爲豪的突擊隊。

組建期間,她是上級,是教官,雖然年輕美麗,可男兵們不敢越差池半步。飛鷹其實是喜歡她的。但她在課堂上講,突擊隊的隊員之間不能談戀愛,這會影響戰鬥力。當初的突擊隊都吸納了這條經驗,都把“隊員之間不得談戀愛”當成鐵規,不敢違抗。

所以飛鷹壓住愛慕烏衣婷的感情。那時候烏衣婷炙手可熱,年齡比男兵大幾歲,又是上級,在凹子山,沒人敢向她求愛。以至於錯過了一次最好的機會。

烏衣婷在內心很喜歡飛鷹,她是個不善於表達的人,由於身份的原因,阻礙了她跟飛鷹溝通,結果讓她一錯再錯,後來在跟別人處對象的過程中,總愛把別人拿過來跟飛鷹比較,結果很遺憾,她一次相親都沒成功。加上工作又忙,工作上不許她隨便找人結婚。就這麼耽誤,一拖就是20年,成爲現在這個樣子。到現在還沒結婚。

烏衣婷還說,十年前,梅子在國外去世,那是一次極好的機會,她可以過來向飛鷹表白。可她心裏彆扭,她知道飛鷹深愛着梅子,即使梅子死了,也佔據着他的整個心靈。她不想成爲替代品。也因此,沒有跟飛鷹來往。

如今飛鷹得了這個病,她覺得她的時間不多了,她要好好照顧他,把原來的缺憾彌補回來。

她還說,不要把她想得太高尚,她爲凹子山爲7308爲我所做的一切,並不是站在國家與軍隊的高度,而是站在飛鷹的角度考慮問題。

因爲凹子山的一切,特別是7308,是飛鷹的全部。她想還給飛鷹一個完整的7308。也就是說,她把幫助我們當成禮物送給飛鷹。

這個女人如此坦白,讓我不知所措。

這愈發讓我尊重她。

她是個真正的軍人把愛情與理想,把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結合得如此完美無缺,足以窺見她的智商。

她是個活生生的女人。溫柔得像一汪清涼的湖水。我相信飛鷹在她的照顧下,會慢慢好轉起來。

我等着飛鷹醒來的那一天,我將用實際行動向他彙報。

我接受了烏衣婷的建議,搬到飛鷹的辦公室辦公,並向她表態,我已經挺過來了,從今往後,再大的狂風暴雨我都不怕。

烏衣婷認真地對我說:“你是我所見到的,最優秀的士兵”

我只能默默的朝她敬軍禮。

烏衣婷臨走時,黃磊李大牛黃土坡李古力柳葉刀過來幫忙。幾個漢子把飛鷹擡到車上,用繩索把輪椅綁在車上固定,爲避免飛鷹的頭碰到側面的車身上,還特意放一牀毛毯隔着。

她看見小夥子們這麼細心,開心的笑了。她對我說:“你所盼望的最強的突擊隊就在這裏,下次任務,我建議你帶他們去。”

我佩服她的一雙慧眼。我的確有這樣的打算,這幾個兵有各種各樣的特長,性格互補,是一個良好的組合。我決定去t國的時候帶上他們,打磨打磨。

烏衣婷是大笑着開車離開了凹子山。車啓動時,她在車內喊:“別讓我失望,我等着你們勝利的消息。等你們的戰旗再次舉起的時候,我帶着你們的老隊長回來。”

這一席話,讓我們熱淚盈眶。 383:共同的目標

烏衣婷離開凹子山後的第三天,軍區下達了跟t國國防軍sas突擊隊聯合反恐演習的命令。

這是烏衣婷促成的演習,只是表面上的幌子,目的是掩護我們消滅湯姆遜。沒想到命令這麼快就下達了,程序還走得這麼嚴謹。這意味着此次行動,沒有上次那麼有顧慮。這是一次公開的軍演,以軍演爲外殼,其核心是打擊黑人峯的恐怖分子。

根據計劃,我們的突擊隊將在三天後進入t國烏拉多拉省首府烏拉達市。在sas突擊隊營地的訓練場上舉行公開的開訓儀式。屆時兩**隊的領導都會上臺講話。

這次中方代表團的領隊是商隱,我是隊長。商隱已經在烏拉達市等着我們。可見商隱這次也是全力以赴,想活捉湯姆遜這個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頭目。

想必商隱已經籌劃了戰術計劃,我們趕到烏拉達市後,再做詳細規劃。雖然這次演習是兩**隊進行,實則是以我們爲主。 誘君 sas突擊隊的參與只是幫我們解決執法權的問題。中t兩國合作在到這種程度,讓人的確很驚訝。

軍區命令下達的第二天,我去省城見王處長。上次在鄔暘已經說好了,把去t國的情況通報給他。儘管聯繫方式有許多種,有電臺手機網絡和微信,但我覺得技術條件越高,越容易泄露,還不如最傳統的方式靠譜。

再說我也想問問王處長,警方那邊有沒有新進展。

三天後,新的計劃就要實施,再想找機會跟王處長碰頭,起碼得半個月後。從t國回來,一直處理部隊的事情,也在禁閉室呆了一個星期。連跟王處長碰頭的事情都耽誤了。

去省城本來想一個人去,黃磊說什麼都不允許,說我受過傷,開車時間長,舟車勞頓,還是他開車爲好。拗不過他,只好讓他陪着去。 美味攻略 誰知上車的時候,精鋼嗖地鑽上車,死皮賴臉的不再下去了。

車啓動時,黃磊朝精鋼發牢騷。“你也是個老兵了,部隊什麼紀律你難道不知道服從命令聽從指揮”

我說:“就遂了它的心願吧它是怕我們再把它丟了。”

黃磊聽了不出聲,心裏難受,他沉默了好長時間才狠狠丟下一句話。“從此,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妞把精鋼帶到19集團軍軍犬基地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誰打聽到內幕,這兩天大家都恨得牙癢癢,埋怨周嫺做事太絕,完全不顧及戰友情分。兩頭事合到一起,她現在簡直成爲凹子山的敵人。

幸虧她調走了。

其實我理解她。

她向軍區稟告,是想借上級領導之手,阻止我陷得過深,去擁抱快樂的生活。其實妞根本不知道,做了一個7308,想置身度外,那是不可能的。一輩子就跟7308的榮辱在一起,永不分開。

至於送走精鋼,也不復雜。當時凹子山誰會管一條軍犬大家傷心都來不及呢精鋼雖然是個無聲的戰友,終歸是一條犬。她的確是大意了,做事缺乏考慮,但又有誰能替她分擔呢當時的7308只是一羣菜鳥,都不瞭解情況,我又躺在醫院裏,她這麼做也是情非得已。

我們在省廳大門等了兩個小時,纔等到王處長過來。

王處長居然不是從省廳內出來,而是從外面開車來的。

找了個僻靜的小飯館,我們三個人一條犬圍在一張桌子旁說話。

小飯館叫“田二喜”,裏面的裝修仿照六十年代文革的風格。到處都是語錄和紅旗,牆壁上還貼着“農業學大寨”的標語。

飯館處於郊區農田邊,桌子放在涼棚內,可以眺望遠處的園林風光,涼棚在一座小山上,下面是碧波盪漾的魚池。

王處長鬍子拉碴的,看樣子剛剛出差回來。

王處長第一句話就問我:“怎麼樣去t國有收穫嗎”

我想了想,告訴他:“有,也可以說沒有”

其實我可以告訴他實情的,奔旺已經被我殺死了,我搗毀了他的老窩。由於軍隊與警方不同,涉及很多問題。所以礙於保密,我不得不隱瞞了這個事實,直接告訴他結果。因爲他要的結果是:國內有沒有潛伏的敵人我在t國沒得到這方面的情報,很遺憾。

王處長很失望,他砸了砸乾燥的嘴脣,長嘆一聲不說話。

這時候服務員把菜上端上來了。魚頭火鍋,烤牛肉,大塊大塊的饃,還有店老闆親自釀造的高粱酒。

我默默的幫他斟滿酒,也問道:“你呢有進展嗎”

王處長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說道:“我在鄔暘呆了一個多月,什麼收穫都沒有。目前那邊還在監控,希望有個結果。”

我想起t國一些事,曾經有個敵人說起一個叫刀疤的男人。不如交給他,讓警方查查。

我說:“我在t國打聽到一件事,去年9月,曾經有個叫刀疤的男人偷偷越過邊境線,他的身份很可疑。我懷疑受過專業的軍事訓練。”

王處長很驚訝。“你懷疑他是軍人爲什麼不在內部查”

我說:“我只是想把這個情況通報給你,目前還不能確定,只是想看看你們那邊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

“你懷疑他們跟敵人有關”

“很難說。”

“這個叫刀疤的已經出境了,應該跟潛伏在境內的敵對分子沒有關係,我們是否想想別的辦法”

我看了看四周,怕有人偷聽。

當看見四周沒有外人時,我才說:“接下來我們有個行動,將在境外打擊犯罪集團的老巢。有什麼線索等我回來再告訴你。”

王處長的眼睛亮,問:“跟我們查的那些事有關嗎”

我笑了,點點頭。

他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老鬼啊老鬼,你真夠鬼的,一邊說沒有進展,一邊說有大行動,你叫我如何信你”

我撓撓頭,尷尬地回答:“沒辦法,不能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