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選項,安寧僅僅是看了一眼就有了定記。

沒什麼好說的,選1。

為什麼選1?很簡單,有了上次的經驗,排名靠前的二百五十名幸運玩家在這次遊戲中肯定能有所提升。

同時重新納入一批新人,反而可以不斷篩選出一部分能力出眾的人進行間接培養。

為了現實可能產生的異常,安寧也算是對藍水星負責了。

【選項1確認,被選中的幸運玩家將於沉睡后陸續進入遊戲場景,是否為幸運玩家開啟數據面板以及群聊模組。】

【註:開啟幸運玩家的數據面板與群聊模組后,您可以隨時觀看幸運玩家的面板數據與聊天內容。】

看到這樣的提示,安寧當然直接選擇了開啟。

因為夢境遊戲必須在幸運玩家睡著之後才能拉人,所以安寧此刻倒是不急著看玩家數據與所謂可能存在的聊天。

當前,安寧還是需要先顧慮一下自己的處境啊。

安寧此時化身的桃樹有三分之一都沒入了雪中,光禿禿的枝丫上甚至還結著冰。

狀況還是挺糟糕的。

作為桃樹,安寧本該沒有視野才對,但夢境遊戲顯然是為安寧加持了外掛的。

安寧身體雖然是桃樹,但視野卻可以隨意調整,他那不存在的眼睛就好似既可以存在於樹榦,也可以存在於樹尖。

所以他自身的情況幾乎可以被一覽無餘,同時他也能三百六十度調轉視野將自身周圍的一切盡收眼底。

安寧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處並不算太高的山頂,山頂坡度並不算陡,又因為大雪封山的緣故,視野倒是非常清晰。

四周沒有人,一片雪白中除了枯死的樹便是不斷在持續飄飛著的鵝毛大雪。

「就這鬼地方,還這麼冷怎麼可能有人來啊?而且背景描述還是小冰期,夢境遊戲你玩我呢?」

安寧很不開心,但就算不開心又能怎樣?

「算了,不管了,還是先嘗試這個所謂的特異成長吧,大冰雪的天氣只要我春意猛然自然能吸引到可能前來的人。」

這般想著,安寧當即準備嘗試。

前世他小說與動畫甚至是一些影視可不是白看的,咱冥想,對,想吸收能量成長的畫面應該行吧?

沒有太陽,就不嘗試想象光合作用了,咱吸地,吸雪。

這般想著,安寧說干就干。

而就在安寧這般嘗試的時候,於夢境世界的乾國大江南北,此時五百名玩家已經陸陸續續降臨。

【姓名:向開心】

【特質:小有運道】

【當前代入身份:祝辛嶸】

【性別:男】

【年齡:11歲】

【狀態:良好】

【評價:橋縣縣令長子,自幼飽讀詩書,小有才華。】

【註:夢境世界一切皆有可能,這是夢境但也是第二人生,完美度過一生或許能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火爐前,原本正在詢問府上丫鬟一些關於他便宜老爹的情況時,眼帘內突然冒出的數據面板差點沒把他嚇的跳起來。

略微詫異中,向開心看著這所謂的面板,神情頗為古怪。

「這東西上個夢境中可沒有?這是為了引導我們這些被選中之子而特意增加的嗎?」

「說是夢但看著這東西怎麼反而看起來越來越像遊戲了?仙神也懂與時俱進?但你好歹整個力量數據之類的啊,狀態良好?真是不倫不類的啊。」

向開心無聲的調侃幾句,隨後視野便突然注意到了自己數據面板最下方正在閃動的一個【聊天模組】的圖框。

「聊天模組?」

向開心面色更加古怪了,因為這越來越遊戲化了,反而讓他有些一時沒適應過來。

「好吧,幕後大佬你們牛逼,聊天群,嘿,剛好我也想知道有多少人進入了這個世界呢,這下倒是好了,大家互通有無還是可以的。」

「嗯?設置聊天昵稱?」

「第三方接觸吧,就用現實自己經常用的網名。」

「第一組聊天群?100人?我去,到底有多少組啊?怎麼不顯示?玩我呢?」

「……」 「九玄有名二曰速!」

一聲輕吟之後華光閃爍,瞬間便沒入寧榮榮的身體。

在九玄玲瓏塔的強力增幅之下,寧榮榮的速度得到不小的提升,腳踏醉仙望月步朝前方跑去。

「還想跑?昨天受到的教訓還不夠是吧?

給我定!」

瞧見這一幕的星河輕輕哼了聲,隨後抬手一點,一縷淡淡的白光便從他的指尖飛出,落在遠處的寧榮榮身上。

淡淡純白的光芒沒入寧榮榮后心,正快跑著離去的寧榮榮立時定住,左腳和雙手懸在空中,再也無法踏出一步。

被星河以定身術定住的寧榮榮滿是驚愕的瞪大了眼睛。

她眼角的一抹餘光瞧見星河正緩步走來,立時又羞又怒的大叫道:

「臭星河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不能動了?

你……

你別過來!

再過來我叫人了!!」

「哼哼,你叫啊,你叫啊,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星河邪邪壞笑道,臉上的表情像極了電視里那些凈幹壞事兒的反派。

而此刻正在一旁的獨孤雁和葉泠泠二人,則是一副沒眼看的樣子,匆匆轉過頭去。

星河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寧榮榮跟前,在寧榮榮惱羞成怒的目光中將其懶腰抱起,另一隻手對著她圓潤挺翹的屁股。

星河微微抬手用力,便是一巴掌下去。

「啪」的一聲……

寧榮榮滿是羞憤的瞪大了眼睛,那張粉嫩嬌甜的臉蛋變得無比羞紅,像是熟透了的紅蘋果一般,彷彿輕輕一掐就能滴出水來。

「臭星河死星河!

你竟然又打我的屁股,本姑娘這輩子都沒被人打過屁股,你混蛋!你可惡!」

她氣急敗壞的嬌聲怒罵著,星河卻是恍若沒聽到一般揮舞著右手。

不多時后,懲罰完畢。

星河將寧榮榮身上定身術解開,然後把她放回了地上,眨眼輕笑道:

「手感不錯,還和昨天的一樣。」

「你!!!」

聽到這話的寧榮榮眼神呆了下,隨後輕咬粉唇,無比惱怒的抬起右手。

心中惱怒的她正要凝聚魂力使出六脈神劍,星河卻抬起巴掌在她的眼前輕輕揮了下。

「想打我?考慮清楚哦,沒打過的話,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寧榮榮體內運轉的魂力立時一滯,緊緊咬了咬牙后,將自己抬起的右手放了下來。

「臭星河你給我等著!」

瞪著水汪汪的眼睛放完狠話,寧榮榮快步轉身離去。

而此時此刻,在距離星河他們六十米開外的地方,眼睜睜看完星河對寧榮榮懲罰的奧斯卡,無比憤怒的瞪大了眼睛。

「星河這個混蛋!

他竟然敢對榮榮這樣,分明就是變著花樣在占榮榮的便宜!」

奧斯卡怒聲說道,臉上儘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不行,我得去找他算賬去!」

他怒氣沖沖的低哼著,漲紅了一張小臉,朝星河所在的方向走去。

「小奧冷靜!冷靜啊!你打不過星河的!」

一旁的戴沐白與馬紅俊出聲勸著,奧斯卡卻不管不顧,向前走了幾步后,忽的停了下來。

「嗯?」

「小奧你怎麼不走了?我和戴老大還等著看好戲呢?」

身後馬紅俊有些奇怪的出聲問道,隨後一抬起頭,便見在距離他們數十米開外的地方,那個手拿金色大鐵鎚的彪悍少女,正直勾勾的朝他們投來視線。

「糟了戴老大,我們被發現了!!」

馬紅俊暗道不妙,此時立於前方,方才還怒氣沖衝要找星河算賬的奧斯卡,已是十分從心的向後退了兩步,來到他與戴沐白的身旁。

立於操場中央的獨孤雁默默看了遠處的戴沐白與馬紅俊等人兩眼,忽的用力一甩手臂,在他右手緊握著的擂鼓瓮金錘便猛地朝前方飛出,在幾十米的高空中化為一個金色的小點。

遠處的戴沐白馬紅俊還有奧斯卡他們微微愣了一下,一瞬之後,戴沐白驚聲道:

「快跑!」

然而戴沐白的這一陣話音才剛剛出口,便有一陣宛如雷鳴般的劇烈震響在他們耳邊響起,巨大的金色鐵鎚落在三人腳尖前方,地面寸寸龜裂,小半個鎚頭陷入其中。

「這……這到底是個,什麼怪胎啊?」

三人不禁在心中暗自呢喃,未過多時,一隻晶瑩如玉的小手在他們眼前浮現,一把抓住地上金色大鎚的錘柄,將其從泥地里拔了出來。

獨孤雁目光平靜的看了看跟前的戴沐白等人,隨後用力一揮,巨大的金色鎚頭擦著奧斯卡的小臉飛過,將他那一席白色的頭髮都掀得豎起。

手中巨大的鐵鎚被她抗在了肩上,獨孤雁輕描淡寫的出聲問道:

「有事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