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為,以生死大法,突破第七劫的限制,吾以自己的方法達到了問鼎境,散仙殿,問鼎閣,今日我便要為我的徒兒討回公道!」

御空飛行中,這名中年男子沉聲怒吼著!

他不是別人,正是已經消失十年的仙辰陽,得知姜龍死亡的消息后,仙辰陽第一時間便已經崩潰,為了復仇他苦修十年,甚至於不惜連番衝撞雷劫,堅守意志以生死之法來讓自己受到了整整十年的折磨。

一切都只是為了一個公道,當年藍衣人的動作他清楚,可是卻萬萬想不到姜龍會死!

藍衣人說過不會對姜龍動手的!

在狂怒中不斷疾馳,不過在來到散仙外殿後,仙辰陽卻突然面容凝滯下來,凝滯之後變成了狂喜!

「是我的徒兒,他沒有死!姜龍沒有死,他還活著,他還活著!」

狂喜中,仙辰陽如同癲狂的嘶吼起來,隨後如同一顆炮彈般射向玄山天梯!

他一生中,最為愧對的就是姜龍,從來都沒有想過姜龍居然還會活著,會給他彌補的機會!

與此同時,在散仙外殿中,陰狼的忍耐已經達到了極致!

「既然你不放手,那就給我一起去死吧!」

他一直都在等待著姜龍的選擇,現在發現他完全沒有後退的意思,一時間異常的陰狠起來!

身軀一動間化作數道殘影沖向姜龍,瞬息間數指點向姜龍,每一指都凝聚著無盡的仙元!

陰狼是一尊散仙,並且是比袁魄更強的散仙,姜龍根本就沒有資格對付他!

「劍舞化龍,破!」

但是在自己要守護的人面前,哪怕再過磨難也將不是問題!

姜龍憑藉著劍舞化龍之威,艱難的擋住了這一式攻擊,可是身軀卻不斷後退,渾身經脈受到這一刻的衝撞,已經出現了碎裂!

「姜龍放開我吧,既然要死,這也是宿命,我的家族已經全部死絕了,不在乎在多死我一個!」

見到姜龍的抵擋如此艱難,一旁的鵬飛目赤欲裂,試圖從他的身後衝出來,他不想看著姜龍為他而死!

在陰狼動手時,所有人都在一旁看著,他們無法去阻止,陰狼的實力不要說是姜龍,就算是那些外殿長老,也根本就無法抗衡!

「我說過不然你死,現在他們想要你的命,那麼就先取我的性命,否則絕無可能!」

鵬飛的舉動頃刻便被姜龍察覺,仙元一動瞬間便將鵬飛限制住,可是這一次限制卻讓姜龍分神了,而陰狼則抓住了這個機會,一擊必殺的掌印已經凝聚,直射姜龍的心脈。

這可是來自於散仙的攻擊,不管姜龍有多強橫,一旦直面此次攻擊,也是必死無疑!

在強者對抗時,一個略微的失誤導致的就是生命消逝,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沒有外力,姜龍根本就無能為力!

當一切已經變的絕望時,隨著一聲巨響,後方的山壁傳來了一聲滔天巨響,隨後一把雷霆長劍橫空衝擊而下!

無盡的雷霆蔓延四周,頃刻間強大的氣浪擾亂了陰狼的攻擊,一縷雷芒覆蓋間,直接將散仙級的陰狼掀飛了出去! 「我仙辰陽之徒,豈容他人威脅!」

一息之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姜龍的前方響起,隨著灰塵消散,姜龍看到了一個讓他欣喜萬分的背影。

整個十五年了,姜龍已經十五年沒能見到仙辰陽了,本以為他的師尊已經陷入了雷劫中,卻沒想到居然能夠在今日看到,並且是在他最危難時出現!

「仙辰陽!」


「你怎麼會來到這兒?你莫非已經到達了問鼎?」

很快,其中一名長老便認出了姜龍,四百年前,仙辰陽從散仙殿中脫離的那一幕,他們都是親眼見證,但是他作為內殿弟子,曾經發下重誓,他會用自己的方法到達問鼎境,絕對不需要任何人幫助。

四百年後的今天,仙辰陽回來了,顯然他已經做到了,這一刻所有人都本能的忽略了仙辰陽的話,只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他媽是誰,擅自插手我執法弟子執法,你找死!」

這些外殿長老認識仙辰陽,可不代表陰狼認識,作為一名執法弟子,他擁有傲視同輩弟子的修為,同時因為殺伐過多,導致他的心性非常陰毒!

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明明剛才都沒有還手之力的陰狼竟然在這一刻再次沖了上來,正是可笑至極!

現在的仙辰陽還遠遠沒有消退怒火,他還未向陰狼出手,這陰狼竟然反而向他出手!

「雷霆指,罡破,神隕!」

迎面著陰狼衝擊而來,仙辰陽橫指一點,點向陰狼,澎湃的高階仙元瞬間爆發,頃刻之間陰狼的四肢皆斷,整個人如同一顆炮彈一般飛射向遠方!

「咳咳!」

在劇烈的咳嗽聲中,陰狼倒在地上,血液如同湧泉一般噴出!

「徒兒,這十幾年來,你是怎麼走過來的。」

「他們是不是向你出手了!」

仙辰陽根本就沒有注意陰狼,完全將注意力放在了姜龍身上,輕輕嘆息間,雙手抱住了姜龍。

此刻真情流露,仙辰陽根本就不知該怎麼向其回應。

姜龍是他最強的弟子,也是他最為珍重的弟子,這一次他本以為他已經死亡,能夠再次見到活著的姜龍,這種莫大的驚喜已經讓仙辰陽的內心完全沉寂。

「師尊,我……」

此刻姜龍也是神色哀嘆不知所措,雙目中的淚水奪眶而出,誰知殤不及心,只知嘆而不知。

姜龍對於仙辰陽的情是無以復加的,這一生能夠得此恩師,已經是姜龍畢生所求的,從此間再沒有多說之語。

此時無聲勝有聲,師徒相擁,所有人都將目光凝視在他的身上,這一刻沒有人敢再開口多言。

就連那些長老也是各自退到了一邊,他們開始向高層通報。

問鼎境的仙辰陽回歸,給予他們的是最強的震撼,此事若是處理不好,將是滔天劇變。

五名長老回到長老殿,很快就通過通靈境朝著宗門高層通報完畢。

得到這個通道,宗門高層為之震撼,數名內殿長老聚集而至,飛速的向這邊衝來。

仙辰陽以前便是他們玄宗人門的重要弟子,現如今回歸,自然要慎重對待。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仙辰陽與姜龍無視其他人來到了弟子屋舍中,而鵬飛的事自然也得到了解決,有姜龍以及仙辰陽守護,誰都不可能再針對鵬飛。

而鵬飛也是在第一時間進入了玄獸叢林,他的身份特殊,待在這外殿終歸不是什麼好事!

「姜龍,此仇不報!我陰狼誓不為人!」

在姜龍與仙辰陽離開后,陰狼面容陰沉的望著前方,陰測測的放下一句狠話后,拖著重傷之身轉身離開!

對於姜龍,他已經恨之入骨,只要下次再讓他碰到機會,他絕對會第一時間殺掉姜龍。

事與願違,有些事情並不是他針對就可以的,現在有仙辰陽在,不要說他,就算是內殿長老,也不可能能夠輕易殺掉姜龍,他此時此刻的想法,註定只不過是個臆想,根本就沒有實際性的意義!

「你的殺性怎麼會變的這麼重,你已經獲取了魔族道力?」

姜龍所在的屋舍內,仙辰陽探查了姜龍一番后,有些詫異的說道。

他是問鼎強者,對於這些道力非常敏感,他明白這其中的艱難,有些事情不是輕易就能獲取的,憑藉姜龍的力量,他實在是有些無法相信,姜龍竟然能夠獲取魔族道力。

這種掠奪性的施法,仙辰陽可以獲知,他知道沒有高人的幫助,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師尊,人族戰神玄燁,不知你是否知情?」

看著迷惑不已的仙辰陽,姜龍悄然解釋道。

「什麼,戰神玄燁,他不是早就死於天界大戰嗎?」

「等等,你是說你已經獲得了人族與仙魔大戰的真相,可是你當初?」

聽到姜龍的話,仙辰陽神色瞬間便轉變為驚駭,不可思議的說道。

「他沒有死,我經受了他附帶的傳承,成為了人族至高的傳承者!」


「現在我背負的,比師尊想象的要高很多,這魔族道力,就是在玄燁的幫助下完成的!」

感覺到仙辰陽的疑惑,姜龍一字一句的解釋道。

「那,那玄燁現在在哪兒?」

聽著姜龍的解釋,仙辰陽神情萬分激動,就連聲音都變的非常顫抖。

人族戰神啊,那可是人族戰神,在上古之時,那是所有人為之崇拜的對象,實力直逼人族至高,那是無法想象的強大!

「玄燁走了,他去找神族人復仇了。」

等到仙辰陽的這句話出口,姜龍的面容立刻黯淡了下來。

玄燁的欺騙,玄燁的離開是姜龍永遠解不開的心結。

「神族人復仇,天元大陸何來的神族人,難道是藏鋒!」

聽到姜龍的這句話,仙辰陽的眉頭皺了起來。

他一直都有一個猜測,直到現在方才才得到證實。

藏鋒就是那個藍衣人,也是仙辰陽認為最有可能對姜龍動手的人!

「藏鋒?藏鋒是誰?」

聽到仙辰陽的話,姜龍萬分疑惑,在疑惑中,目露精光的說道。

「藏鋒便是當初玄獸的締造者,如果你說這天元大陸有神族人的話,他就有最大的可能!」

為了解開姜龍的疑惑,仙辰陽一字一句的解釋道。

「藍衣人,藏鋒便是藍衣人,是他,他就是神族人!」

得到解釋后,姜龍目露寒芒,極其肯定的回應道。

「果然是他,果然是,當初我錯了,我不應該讓他肆意妄為的!」

聽到姜龍肯定的回答,仙辰陽面容沉寂下來。

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當初他錯了有多離譜!

當初他不光是差點讓自己的親傳弟子死於非命,甚至於讓神族人為禍蒼生,這放在人族是重罪。

「恩?這麼快便來了?」

正當仙辰陽自責不已時,一股氣機出現在了他的仙識感應中,這讓他眉頭緊皺!

「徒兒,我必須先走一步了,內殿大比我會在哪兒等著你的。」

低聲呢喃一句后,仙辰陽拍了拍姜龍的肩膀,一指仙元留在了姜龍的胸前。

「這是為師的全力一擊,在這外殿應該已經足夠保你一命了,兩個月後,我等著你的到來,倒是我將再次在這玄宗人門收你為弟子!」

做完這一切后,仙辰陽帶著笑容朝著姜龍說完這番話,隨後便飛了出去。

這種感覺對於姜龍來說非常溫馨,他們只是師徒,但是相互之間的恩,卻親如父子!

甚至於比父子還要親,這是屬於他們的情義。

「師尊,兩個月後,我一定會出現在內殿大比之上!」

望著仙辰陽的背影,姜龍並沒有追出去,而是拳頭緊握,在心中暗暗說道。

姜龍的師尊降臨了,在這散仙殿,姜龍擁有了最強的靠山,在成長到巔峰前,有了最大的依仗!

在外殿,仙辰陽正懸浮在半空中,在他的前方,幾名身穿青袍之人,正帶著喜悅的看著他。

「辰陽師弟,歡迎回歸!」

一行人在凝滯了片刻后,齊聲說道。

這句話以說出口,仙辰陽的面容便為之凝滯下來。

離開了四百多年,面對這些師兄弟,仙辰陽不可能保持平靜,雖然之前對散仙殿,問鼎閣有著極大的怨氣,但是他畢竟也是這玄宗人門的弟子。


「問鼎境,我終於還是成功了,走吧,離開了四百多年,我也想要去見見師尊了。」

「當初師尊把我從仙辰宗帶走,最後我又離開回歸仙辰宗,四百年的時間,不知師尊是否會原諒我當初的魯莽!」

望著眼前的師兄弟,仙辰陽低聲的呢喃道。

說完這番話后,他再看了弟子閣一眼后,跟隨著這些人離開了外殿,消失在了玄山之後。

回歸內殿,阻塞自己的位置,最後等待姜龍走入內殿中。

他曾經一直都有一個秘密未曾告訴姜龍,那就是他們執劍峰守護的是什麼,執劍峰守護的是魔性,是大地魔性,是為了玄宗人門,守護他們無法波及的地域。

一個時辰之後,仙辰陽他們離開了此地,而姜龍則是重新走出了弟子閣。

等到他再次走出來時,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姜龍。

現在已經沒有了嫉妒之心,有的只是崇拜。

崇拜姜龍的修為,也在崇拜這姜龍的背景,不管遭遇怎樣的兇險,總是會有人站出來幫助他,總是會有人為其出頭!

現在還只是一個外殿弟子,可是卻已經擁有了讓人仰望的資本,姜龍的任何一點都是他們望塵莫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