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多人圍著在幹什麼?」容迦帶著人朝這便走來,一派紈絝子弟的架勢,混世魔王可是人人都認識的,誰敢擋住他的路啊?

就見他一路暢通的來到了慕雲傾面前,負手而立的打量著慕雲傾,一雙黑眸晶亮,嘴角還帶著玩味的笑。

「一直都聽說慕家大小姐囂張跋扈,果然如此,當街就打自己妹妹。」

慕雲傾還沒有開口,慕雲染就已經爬著來到容迦跟前,抬著蒼白的小臉哭起來,「容迦小王爺,救救我,我不過是讓大姐救救我娘,她……不但不肯幫忙,還出手打我。」

容迦垂眸審視著地上的慕雲染。

這就是那個太子喜歡的慕家二小姐?也不怎麼樣啊。而且在他跟前說這話是要將他當傻子嗎?他平日里是紈絝了些,做事也比較隨性,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被人矇騙過去,裝也裝的像一點,就這樣也想糊弄他?真不知道太子看上這女子什麼了。

沒意思。

慕雲傾倒是聽完慕雲染的話,直截了當的就問容迦,「你要管嗎?」

容迦怔了一下,過了一兩秒才反應過來慕雲傾這是在問自己呢。

「我又不是太子,管她做什麼。」

「那就別在這裡礙事,我正在執行家法。」慕雲傾抬了抬下巴示意容迦讓開。

容迦:……

這個慕雲傾是反了嗎?敢這麼跟他說話,什麼態度啊?

「讓一下啊。」見容迦傻站著不動,慕雲染又說道。

容迦真的就讓了一下。

但這麼做了之後他立刻就炸毛了,「你在命令我?」

「不敢,我只是提一個意見,容迦小王爺您不過是接受了我的意見而已。」慕雲傾笑眯眯的說著。

容迦分明很生氣,但對方沖著他笑,說的話又讓他無法發作,否則就顯得自己氣度太小,跟女人計較。

想他在皇宮也是橫著走的,這會兒對個女人沒轍了?

容迦站在一旁,仔細的想要如何對付慕雲傾。

另一邊,慕雲傾見容迦讓開了,手中的鞭子開始抽在慕雲染身上,那麼喜歡說,就打的她沒力氣說話!

「小王爺,容迦小王爺,救救我啊。」慕雲染被打的痛了,哭喊著哀求,她抬著頭看向容迦的位置,那樣子似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楚楚可憐一些。

奈何,容迦接下來的話讓她渾身一僵。 「哎呀,你可別看著我,醜死了。」容迦嫌惡的朝後仰了仰身子。

慕雲染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容迦竟然說她丑?她在蒼國可是第一美人啊!就算現在狼狽些,容迦也不應該這麼說她啊!她還想藉此讓容迦幫自己。

「你怎麼還看著我?」容迦見慕雲染還盯著自己看,皺起了眉頭。

慕雲染不甘心,她一臉委屈,「容迦小王爺,您,您怎麼可以這樣說我,而且,我,我還是太子殿下喜歡的人……」

不說太子還好,說了容迦就格外厭惡慕雲染了,太子那人他可不喜歡的很。

「太子眼神有問題,我眼神又沒有問題。」容迦毫不客氣的說道。

慕雲染微張著嘴,不知道說什麼了。

這時,她又聽到慕雲傾的聲音,「既然容迦小王爺已經說過不管她了,還請稍微讓開一下,免得鞭子上了小王爺。」

容迦果然往一邊走了兩步。

慕雲染絕望了!

現在除了容迦已經沒有人能夠幫自己了,慕雲傾不會停手,那她要怎麼辦啊?她會不會被慕雲傾活活打死?

「啊!」

就在她擔心之餘,鞭子已經落在了她的身上。

慕雲染再度哀嚎起來,容迦站在邊兒上旁觀,心裡想著這個慕雲傾還真是夠囂張跋扈的,下手夠狠,但給他的感覺又不是蠻不講理,挺奇怪的一個人。

不過,再怎麼奇怪也沒用,他必須要想辦法滅滅她的銳氣,要不然他這混世小魔王的頭銜豈不是白喊了。

「慕雲傾,你住手啊,你……你個惡婦!啊!痛死我了,救命啊!」慕雲染氣若遊絲的喊著。可慕雲傾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她說住手就住手?

「慕雲傾,你給我停下來!」這時又一道聲音傳來,緊接著就看到人群中有人擠了過來,走在最前面的是慕少澤,後面跟著慕少聰,倒是沒有見到慕雲蝶跟慕雲柔。

「大姐,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二姐啊!」慕少聰穿過人群走近后看到面前的情景,驚訝的張著嘴。

他是真的被嚇到了。

慕雲傾把慕雲染打的渾身是血,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都不能動了一樣,簡直慘不忍睹。

他非常想對慕雲傾動手,可按照輩分他是弟弟,這個時候他不能衝動,否則對他們不利,因此只能看慕少澤的了。

「少聰,你先將雲染帶上馬車,送回府中找大夫檢查一下。」慕少澤眼底騰著火氣,面上卻表現的十分冷靜。

「嗯,知道了大哥。」慕少聰過去抱起慕雲染。

慕雲傾看著並沒有說話,反正慕雲染現在也經不住打了,她也不想殺人,這樣對她來說不划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殺了慕雲染,可是要判罪的。

慕雲染被帶走了,只剩下慕少澤留在這裡,「慕雲傾,你想要幹什麼?身為長姐就是這麼對待自己的妹妹的嗎?平日里大家都讓著你,不管你怎麼折騰我們都不計較,但你這次太過分了!

「慕少澤,你說這些話都不會臉紅嗎?真好意思說出口,你們怎麼對我的,你心知肚明? 重生八側福晉 讓著我?我沒有被你們折磨死,那是我命大!」

被慕雲傾當眾指責,慕少澤臉上掛不住,雖然如此可他也不會因為慕雲傾這麼說就有所愧疚,反而更加顛倒黑白,「雲傾,我沒有想到你現在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自己做錯事動手打了雲染,還在這裡給自己找借口,看來我們平時真的是太縱容你了!」

慕雲傾冷笑著,眼底覆著冰霜,慕少澤被她盯著,不由的從腳底生出一絲寒意。

這個臭丫頭到底怎麼回事,身上的騎士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慕少澤,你可不可以別在這裡噁心我了?」慕雲傾真的是不想多看慕少澤一眼。

當然,她也知道跟慕少澤動手自己可能會吃虧,所以這個時候不宜跟慕少澤正面衝突。

奈何,慕少澤可不這麼想,好不容易有理由收拾慕雲傾,他怎麼可能放棄?

「慕雲傾,你用什麼口氣跟大哥說話?真的是平日里將你寵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今天一定要讓你知道是非對錯。」慕少澤說道。

「你難道忘記了慕雲染為什麼找我麻煩?」慕雲傾見慕少澤朝自己走來,突然開口。

慕少澤一愣。

他剛剛真的忘記了。

這個時候根本就不能動慕雲傾,慕少澤只覺得一口氣堵在心裡,發泄不出去,只能使勁的瞪著慕雲傾,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來。

「好,很好,慕雲傾你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慕少澤咬牙切齒。

「多謝誇獎。」慕雲傾笑起來。

慕少澤現在撕了慕雲傾的心都有了,但偏偏他又不能動手,最終只能說道,「來人,把大小姐帶回去閉門思過!」

說著,就有人上來要帶慕雲傾走,可那些人還沒有走到慕雲傾身邊,就聽到容迦的聲音,「慢著。」

慕少澤這才發現容迦也在,剛剛他要被氣瘋了,只想著對付慕雲傾,完全忽略了周圍的人。

「容迦小王爺。」慕少澤拱手拜見。

「嗯。」容迦點頭,上前幾步走到慕雲傾一側,「這個人我要帶走。」

什麼?

慕少澤驚詫的看著容迦,「容迦小王爺這是什麼意思?」

「她剛剛當街行兇,被我親眼撞見,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縱容,我要將她關押。」容迦說道。

他說完就在等著,想著以慕雲傾剛剛的舉動,聽到他這麼說肯定會掙扎,求饒,或者反抗,反正不管哪種他都樂於看見。

容迦有點洋洋得意。

慕少澤這會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來他想教訓慕雲傾,奈何不能動手,現在可好了,容迦倒是幫了他大忙,當然他心裡巴不得這樣,可面上不能表現出來,「容迦小王爺,您不會對雲傾怎麼樣吧?」

「本小王爺的事情是你能管得嗎?」容迦語氣不悅。

慕少澤吃癟,臉色不好,礙於對方的身份只能連連點頭,「是,是。」

「你們兩個說完了嗎?容迦小王爺,那我們走吧?」慕雲傾突然說道。 啥?

容迦覺得自己是聽錯了?慕雲傾主動跟著他走?不哭,不鬧,不掙扎?她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勁。

同時感到震驚的還有慕少澤,他覺得慕雲傾是不是傻了?難道她忘記了容迦是什麼人?那可是混世小魔王,到他手裡要是趕上不順心了,可就只能剩下半條命了。

慕雲傾這反映……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他就等著看慕雲傾遭殃了,慕少澤有點幸災樂禍。

「容迦小王爺?」慕雲傾眨眨眼歪著腦袋看身邊的男子。

容迦這才回過神,他正色起來,揮手,「給我把慕雲傾帶走,送入大牢!」

立刻有人過去押解慕雲傾。

只是這時慕雲傾突然沖著容迦笑起來,眸子彎起,睫羽微顫,陽光灑下來讓慕雲傾整個人看起來那麼的美好。

可容迦見著卻覺得心裡瘮的慌,一陣陣發毛。

「你,你怎麼還能笑的出來?」容迦不解。

「哦,我只是想跟小王爺你說一句話,古話說的好,請神容易送神難。」慕雲傾說著笑得更燦爛了。

容迦全身的雞皮疙瘩控制不住的冒出來。

「什麼神!你又不是神!」

「我說完了,走吧。」慕雲傾笑眯眯的轉身,也不用別人押著,自己就往前走了。

這怪異的行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這是頭一次見有人去牢房還這麼開心的,該不會慕雲傾腦子壞掉了吧?

容迦見慕雲傾走了,也跟著一起離開,不過他怎麼覺著本來想要挫挫慕雲傾的銳氣,結果現在看慕雲傾是越挫越勇?

他定然是眼花了。

慕雲傾跟容迦走遠后,圍觀的人也全都散開,剩下慕少澤帶著人還看向前方,又過了一會兒,那緊繃的嘴角最終勾勒出弧度,笑的張揚而得意。

這次慕雲傾肯定在劫難逃,心裡可真是高興啊!

慕少澤帶著人急匆匆回將軍府去。

慕雲傾在一群人的「擁簇」下走到了牢房外面,這一路上生怕她跑了一樣,一直到她進了牢房裡那些人才散了,只跟了幾個進來,再就是容迦。

牢房裡光線暗淡,空氣濕漉漉的,帶著一股子摻了血腥氣的霉味兒,四周的牆上好像能滲出水來似得,給人的感覺就是陰森森的。

再往裡面就是無數個被隔開的房間,冰涼的地面上零零落落的鋪著些乾草,看起來還算比較乾淨。

慕雲傾選了一間後站好,「就這個吧。」

容迦:……

他算是開眼了,自己跟著他來牢房不說,還這麼著急的選好了地兒?

「你……」容迦開口。

還沒有說完,慕雲傾就先說了,「反正呆不了多久,就不往裡面走了。」

「慕雲傾,你這說的什麼話?你以為我就是嚇唬嚇唬你?關上片刻就放了?我看你是平日里囂張慣了,不知道本小王爺的厲害!但凡到我手裡的,就不會有好果子吃。」容迦挺胸抬頭,拿出作為王爺的架勢啦。

「哦。」慕雲傾應了一聲。

容迦被打擊了,頓時就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一樣,但他不甘心,帶著幾分怒氣瞪慕雲傾,「來人,給我關進去!」

牢房的門被打開,慕雲傾乖乖的走了進去,看著自己被鎖在裡面,然後她找了個地方安靜的坐下,也不說話。

容迦真的是覺得難以應對,身體里抓心撓肺的,就是不知道拿慕雲傾怎麼辦。

用刑吧?

可他也沒個理由啊!

恐嚇吧?

慕雲傾應該也不會害怕。

這幅樣子總讓他想起來一個人,雖然他常年見不到他的面,但看一次就能讓他記住那表面風淡雲輕,實則狠辣果斷的樣子。

更慕雲傾還真是像!

諾大的蒼國,上至皇上皇后,宮裡妃嬪,下至家人,沒有他哄不住的,除了容衍,那是軟硬不吃。

想到容衍,容迦立刻轉身往牢房外走,聽說容衍要回來了,也不知道他常年都在外幹什麼,幾年下來都見不到個人影。

臨出牢房之前,容迦再次叮囑,「給我看緊了,看嚴實了,聽到了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