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萬士兵招來了,李星瀚悄悄跟張禾說:“我給你送到天上,你可以帶着訓練了。”

張禾卻道:“不急,我先去拜會元始天尊,完了再訓練。”

李星瀚道:“咱們不是說好了麼?你先帶着練啊。”

“我先處理一些事情,到時候一起訓練吧。”張禾道:“現在我不能動,有好多眼睛盯着我呢,我想先去見見普京,看看能不能混在他的部隊裏面幫着訓練。”

“他能同意麼?”李星瀚問道。

“當然是要付出代價的。”張禾道:“一個是錢的代價,一個是消息的代價。我打算將元始天尊前些年研究出來的那些東西告訴他,然後給他帶一些樣品,看看能不能打動他。”


李星瀚道:“這個不好,元始天尊研究出來那些東西,不是一般東西,給那幫科學家,得研究幾十年都不一定成功。而且萬一讓他們仿製出來了,要是他私藏怎麼辦?”

張禾道:“就會幫咱們練兵了。。。”

“這個代價太大了吧。。。。。”李星瀚道:“那就不能是一萬了,等我招十萬兵讓他給我訓練去。”

張禾道:“想要佔他的便宜,不是很容易,但是他想白佔我的便宜,也不容易,咱們畢竟是身懷法力的人,我到時候跟他暗示一下,要是吃虧了,就暗殺他。”

李星瀚道:“這還行,公平交易,勉強能接受。”

張禾苦笑:“我也想佔便宜啊,實在是沒有這麼好的事兒。” 張禾下界的時候,是帶着蘇小茜來的,他帶着蘇小茜不是要回孃家,而是第一個去找了黃亦秋。

張禾找黃亦秋,可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樣,要給自己搞個二房,一夫多妻,而是因爲黃亦秋的一個特殊本事,這個本事就是變臉。

當黃亦秋聽說張禾了想法之後,眼睛瞪得大大的:“什麼,你要我冒充你,帶着小茜到處溜達?”

張禾道:“對啊,你會變臉,你扮演我,小茜扮演夫人,這樣一來,就是****的正式訪問,你冒充我去訪問日本。到了日本,要是有人找你你就見,要是沒人找你,你就呆在旅店不出來就成。基本上相當於旅遊,幹不幹?”

黃亦秋想了想道:“真的有這麼好的事兒?就是旅遊,不是讓我做間諜之類的?沒有任何危險?”

張禾道:“沒有危險,你的身份是明的,就是天上的皇帝,我。沒有人想要暗殺我,我在地球上的形象還是很好的嘛。再說就是你不幸別人,也不該不信我啊。咱倆是什麼關係啊?”

一直不說話的蘇小倩忽然道:“嗯?你倆是什麼關係啊?”

“你。。。。。。。”張禾本來想說:“她是我女朋友,你不知道知道麼?”但是想了一想,現在自己娶了蘇小茜了,好像不能這麼說,蘇小茜應該也是發對一夫多妻的吧,張禾只好改口道:“你不是知道麼?我們是好盆友啊。”

蘇小茜道:“誰知道你心裏想的什麼。”

一陣好說歹說,張禾又多次保證,就是去日本旅遊,沒有別的事兒,兩個女人終於答應了,黃亦秋扮演張禾,自然是爲了給人造成一種張禾正在日本的假象。這樣安排,有個讓張禾非常放心的地方,就是黃亦秋劍法超羣,可以保護蘇小茜。

辦完了這件事,張禾纔開始真正的奔走起來,他的第一個拜訪的對象並不是普京,因爲李星瀚招兵的事情纔剛剛開始,張禾也不打算就只拿這麼一點點兵去便宜他,起碼等李星瀚招來十萬兵再說。

張禾現在要去找的人,是一個叫做雲中子的人,此人是元始天尊門下,唯一一個跟張禾有點交情的人。

雲中子曾經救過張禾的命,雖然這是在元始天尊的刻意安排下的結果,但是也確實讓張禾對雲中子有了那麼一絲好感。

張禾找雲中子,自然是爲了昔年元始天尊在凡間研究出來的那一堆好用的玩意,照妖鏡啦,輻射***啦,很多都是專門針對有法術的人和有法器的人設計的,張禾現在想要用這些玩意武裝自己的軍隊,他是絕對不會去找元始天尊的,所以纔去找了原始的門下雲中子。

張禾知道,當年元始天尊研究這些玩意的時候,雲中子就在他身邊,因此,這些技術,雲中子應該十有八九是會的,就算有一些不會的,那也不礙事,張禾只需要最簡單的,普通士兵能夠很好地使用的那種,至於看門絕技之類的,張禾也不想,人家也不會給。

張禾認識原始、雲中子、廣成子等人,都是因爲早年的時候,曾經入了小玉虛宮的道派,如今張禾已經多年跟那邊沒有交集了,更不知道小玉虛宮上還有沒有半個人。

但是隻能先去小玉虛宮打探一下了,現在張禾沒有人接的手機,也沒有人家的QQ、微信,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去問了。

出門之前張禾好好地打扮了一番,將以前上大學的時候穿的衣服拿出來,穿在身上除了沒那麼髒以外,跟要飯的基本沒啥區別,因此走在街上誰也不會多看他一眼。

到了小玉虛宮,真是傍晚時分,天色將黑,卻還沒有黑下來的時候。張禾想起一個大學同學,他們的最後一頓飯吃完,從飯館出來,就是這種天色,張禾一直都記得那種感覺。

那個同學,當時好多人勸張禾去追,張禾沒有,如今不知怎麼樣了,只能憑空感慨。

到了小玉虛宮腳下,張禾擡頭望去,這裏的建築都跟以前沒有區別,在張禾的印象中,有一次他來這裏,也是這個時間,不過比現在稍微晚一點,天色也更黑。那時候,一盞盞的燈籠在張禾面前亮了起來,彎彎曲曲地伸向了遠方,伸向小玉虛宮的深處,那是張禾記憶中的美景。


如果小玉虛宮有人,今晚的燈籠還會亮起來。張禾坐在山腳下,靜靜等待着天黑,如果天色大黑下來,燈籠還是不亮,張禾就進去隨便轉一圈然後離開。

他等待的時間並不算很久,就像是合着他的心意似得,第一盞燈忽地就亮了,然後是第二盞,第三盞。。。。。。彎彎曲曲地伸向裏面。

張禾高興起來,一躍上去,進了小玉虛宮裏面,大聲問道:“是哪個師弟當值的?”

他本來恨透了小玉虛宮一門的人,但是現在來找人家打聽事,還是免不了客氣一些。

“是哪位師兄?”裏面有人應道。

張禾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道:“雲中子師兄在這裏麼?”其實張禾喊的輩分根本就不對,雲中子怎麼會和他是平輩?

果然,裏面聽張禾管雲中子叫師兄,便改口問道:“是哪位師叔?”

張禾道:“快說雲中子師兄在不在,急事!”

那人道:“雲中子師兄千萬崑崙山大玉虛宮去了,三天後回來。敢問是哪位師叔?”

張禾沒有理他,直接跑路了。

。。。。。。

崑崙山玉虛宮。

雲中子問張禾道:“想不到大天尊來找我,有什麼事情麼?”

張禾回雲中子:“我與你師父,積怨很深,我希望你能夠化解這場恩怨。”

雲中子嚴肅地說道:“這事,我願意效勞。”

張禾道:“那好,你也很清楚,是你師父對不住我,多次害我的。所以我這次來,是找你要一些東西,如果你給了我,以後我就不再計較你師父以前做的事情。”

雲中子道:“大天尊是要法寶麼?我這裏。。。。。”

張禾道:“我要法寶幹啥,你自己留着用。”

“那麼是要。。。。。。”

張禾這回便開門見山了:“以前你師父在人間,研究出很多對付仙道的法器,可以批量生產的那種,我需要這個。”

雲中子道:“這個。。。。。。事關重大,我要問問師父。”

張禾道:“其實我現在也不需要這東西,我就問你,給,還是不給。你要是說不給,我立刻走人。”

雲中子道:“大天尊何必着急這一時,我只需三五分鐘便可以問明瞭師父,要是師父說可以,我自然二話不說。。。。。。”

張禾道:“我難道不會自己去問你師父要麼?既然是來問你,就是跟你解決這件事!需要問原始的話,我自己難道沒有嘴麼?”

雲中子思索了一會,便道:“行,我去給大天尊拿幾件過來。”說着閃身到了不知什麼地方,一會又出來,手裏拿着一面鏡子和一個類似棒棒糖的東西。雲中子道:“這個是照妖鏡,剋制妖家,這個是改振器,剋制極多法寶。請大天尊拿去吧。”

張禾道:“不光要樣品,還有製作工藝,圖紙給我。”

雲中子道:“這。。。。。。這恐怕我必須問師父了。。。。。。。”

張禾變了臉色,罵道:“我把你當做能獨當門戶的人,你自己非要做奴才,不必問了!”正要拂袖而去,忽然天上冒出一片霞光。元始天尊立在霞光裏面,笑道:“何必爲難雲中子,你想要剋制仙道的法寶,我給你便是。”

張禾萬沒有想到會碰到元始天尊,他獨自來找雲中子,怕的就是這個。既然遇到了原始,張禾心想,東西是別想要了,說不定還得打一架。

元始天尊看到張禾緊張的樣子,笑道:“不必緊張,你既然想跟我化解恩怨,這也是我希望的,你要的法器,我給你,連同圖紙,還有車牀也可以給你,需要的話,我還可以給你一批工人。”

張禾目瞪口呆,這是真的麼?黃鼠狼真的給雞拜年了啊?

“你一定很疑惑,我爲什麼會給你。”元始天尊笑道。

“是。”張禾道。

“不是白給的,我要跟你換樣東西。”元始天尊道,要是不換的話,我自然不會給你。

“什麼東西?”張禾問道。

“其實也不算一個東西,”元始天尊道:“我只是希望給你東西,給的有安全感一些,我要在黃亦秋的身上種下一個印記,如果以後你找我麻煩,我就找她的麻煩。”

“好!”張禾滿口答應了,因爲通天教主上次就給他種下一個印記,但是因爲藥王。。。。。。

張禾忽然知道元始天尊的聰明瞭,藥王,現在已經是太上老君的人了,而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的關係,是很好的。 元始天尊答應了給張禾早年間在凡間做出來的那些東西,其實只是做個順水人情,化解一下當年的恩怨,至於什麼給黃亦秋種一個印記,其實只是元始天尊當着張禾的面,在面子上表示一下,我是原始,我也很牛逼,不是什麼東西都能白給你的。其實到這個時候,元始天尊已經聰明起來了,他知道,在這個量劫之內,張禾是處於上升期的,跟他有什麼恩怨,最後早點化解,免得引火燒身。

所以張禾走後,雲中子問說什麼時候給黃亦秋種下印記,元始天尊道:“不許再提這件事!”

倒是張禾,有些緊張,給黃亦秋髮信心:“下回洗澡,好好看看你身上多了東西沒,背上看不到,讓小茜幫你一起看。”

黃亦秋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什麼意思,但還是叫蘇小茜看了一回,也沒發現身上多了什麼東西,給張禾回信息問他是什麼意思。

張禾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元始天尊是真的來跟他化解恩怨的,因此以爲是原始將印記種在了極爲隱祕的地方。壞了,張禾心想。藥王的關係,可以爭取,但是黃亦秋的身上,能給藥王看麼?

看來這印記是無法消除了,張禾嘆了口氣,隨即笑道:“我這是怎麼了?化解了一個大冤家,應該很高興纔對啊!”

這一切,都被元始天尊看在眼裏,他叫來廣成子:“你送將這些東西,還有這些人,全部給玉帝帶去。”

廣成子緊張道:“要不讓雲中子和我同去?”

元始天尊道:“你傻麼?我讓你去,自然是讓你去化解恩怨的,讓張禾以後看你,也順眼幾分。”

廣成子不敢多問,帶了一批工匠,還有圖紙,樣品什麼的,找到了張禾:“師父讓我給你的。”廣成子說話的時候,心裏戰戰兢兢的,既不敢說的很張揚,又不願意太客氣。

張禾卻意外的客氣,說道:“好,喝杯茶再走吧。”

“好!”廣成子立即道。看來師父說的沒錯啊!張禾給他喝茶,就是表示,不再計較以前的事情了。

廣成子心裏高興起來,他跟雲中子不同,是被張禾收拾過的人,心裏是有一些害怕的,現在看張禾對自己客氣了,而自己的師父又說什麼“化解恩怨”,便知道,跟這大妖的一場恩怨,終於消於無形了。

爲了掩人耳目,張禾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誅仙陣圖,他就叫這些工匠,在陣圖裏面加工那些剋制仙道的東西,準備將來用來武裝部隊。

這件事情解決完了,張禾又聯繫李星瀚,此時李星瀚已經超額完成了人物,因爲社會上就業壓力大,失業人員太多,李星瀚不費吹灰之力就招到了二十萬兵。

是該會見一下普京了。

張禾以玉帝的身份給普京打了私人電話,因爲是同聲傳譯的,所以張禾聽到的不是普京本人的聲音。

“你好,請問最近有沒有發財的打算?”張禾問道。


“發財?”張禾聽到那邊笑道:“我什麼時候都有發財的打算,可惜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發財啊。”

“正好我想給你送點錢,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張禾問道。

“有人送錢,我當然高興極了。你知道,我高興的想要扒灰。”那邊道。張禾聽到扒灰這個詞的時候,有些想笑,不知道這是普京的原話,還是翻譯搞錯了。

“好,你給我個賬戶,我把錢給你打過去。”張禾道。

“哦,中國人有句話叫,拿人的手軟,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跟我說吧。”那邊道。

“是這樣的,我想從你那兒,買一批軍火。”張禾道:“我們那邊比較亂,最近可能要打仗,我希望早點做出一些相應的準備。”

“原來是這事啊,好辦。我傢什麼都卻,就是不缺軍火。”那邊道:“你要多大的量?”

張禾道:“要能武裝二十萬士兵的量,另外,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你們幫我訓練一下這二十萬人,並不需要練的多麼好,只要能學會開槍就可以了。當然,飛行員要學會開飛機,炮兵要學會開炮,這都是最基本的。”

“我們國家訓練戰士的方法,是你拍馬都趕不上的。”那邊道:“要讓我們幫忙訓練,還是二十萬這樣龐大的數目,我不認爲你能出得起錢,但是我有一個想法,可以免費幫你訓練,你只有出軍火的錢就可以了。”

“你說。”張禾道。

“我想,在你們南天門下面,建造一個宇宙軍事基地,如果你同意,我免費幫你訓練二十萬兵,並幫你免費裝備其中的一半。也就是說,你只要出十萬軍隊的裝備錢就可以了,你覺得合適麼,玉帝大人?”

“但是我有一個小小的擔心,”張禾道:“你們把軍事基地建在這麼近的地方,要是你打我,我可怎麼辦?”說着張禾乾笑了兩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