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不在意你有什麼啥好在意的。」

死女人,別以為說兩句話就能糊弄過去。

要是真的承認,怎麼對他的示愛視而不見。

「我怕壞了二少你的名聲,讓全國十幾億女粉絲芳心破碎。」

「你倒是好心!!!」

「呵呵,我向來就是這麼有愛心,二少,這商店怎麼靜悄悄的?」

「被我全包了。」宮少霆口氣囂張狂傲,那口吻就好像跟市場上甩賣大白菜一樣便宜,輕鬆得不要不要的。 艾七七朝她豎了大拇指,有錢人就是好。

不過逛商場就是熱熱鬧鬧的,突然這麼安靜下來,還挺奇怪。

有錢人的世界搞不懂!

「走,去買衣服。」

宮少霆拉著她的手就走,既然她不喜歡被人圍觀,當然他也不喜歡她被一些亂七八糟的人打擾,考慮到這兩重原因,宮少霆也不勉強她。

氣也消了不少。

「二少,我不用買,我有衣服穿。」

無功不受祿,要是拿了他的東西花了他的錢,這關係豈不是不清不楚。

「你中午吃飯今晚難道就不用吃!!!」宮少霆調侃一句。

「……」

有這麼說話的嗎?這能一樣嗎?

「走!」

這衣服是買定了,一想到她平時穿的那些加絨難脫得要死的衣裳,宮少霆想剪了的心都有,為了幾天後他的興緻,她的穿著需要重新改造一番。

「可我真的不需要!」

透過他那雙帶著色彩的眼神,艾七七知道他在想什麼,還不是為了睡她方便。

打死她都不要買衣服,而且她在網上還買了不少。

這下輪到宮少霆發怒了,他板著臉,口氣十分不悅,「艾七七,要是你現在身子不方便我真想抽死你。」

她怕被人撞見他把人通通全部攆走,給她買衣服也不要,她還想咋樣!

女人就是不能慣,蹬鼻子上臉。

這話說得艾七七臉紅透,心裡直罵他臭不要臉。

「就說剛才哪些女人,哪個不想我陪著,哪個不想我陪她買東西,你就這麼不知好歹。」宮少霆很沖,從來沒有哪個女人讓他這麼挫敗,憋火。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讓他這麼低三下氣,用心地哄著,她還哪裡不滿意了。

艾七七嘴角抽了抽,這麼自戀也是沒誰了。

她嘀咕一聲:「那你就去找呀?」

她又不是他非做這些不可,他的給予難不成她都得全都接受。

宮少霆眼裡一點點黯淡下去,她這麼無視,無非就是心裡沒他。

「艾七七,你別後悔!」

他要讓她意識到她有多大的危機感,讓她知道她有該多榮幸。

宮少霆甩開了她的手,走去一旁打了個電話。

艾七七搞不懂他要做什麼,想走又不敢走,只好乾巴巴地站在一旁。

過沒一會,兩個長得妖嬈性感的女人踏著高跟鞋搖曳走過來,哪怕天氣再冷,穿得還是特別單薄,尤其是上半身的設計,兩個大球都快滾出來。

身材曼妙,眉眼間賣弄著風情。

一走近,更是兇器逼人,艾七七低頭看了看自己,簡直沒有可比性。

注意到她的小舉動,宮少霆掃了一眼,露出一抹嗤笑的表情。

艾七七翻了翻白眼,他這什麼眼神。

「二少,我好想你,你很久沒來找我了。」

「對呀,二少,你是不是忘了小美呀。」

聲音捏得好騷,艾七七不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是出來賣的嗎?

兩個女人一過來便圍繞著宮少霆轉,目光瀲灧,甚至視線紛紛朝她們這邊掃來,充滿敵意。

她們一靠近,宮少霆當著她的面左擁右抱,盡顯齊人之福。

甚至還挑釁地掃了她一眼。

艾七七一頭霧水,宮少霆這是幹嘛?

故意刺激她嗎? 「走,本少爺帶你們去買東西,你們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宮少霆十分闊氣,儘管是沖著那兩個女人說話,眼角的餘光卻時時徘徊在艾七七身上。

想要看她吃味的樣子。

「二少,我好愛你哦。」

「二少,你說話的樣子好迷人。」

一個兩個各種把宮少霆誇上天,始終不敢有親昵的舉動,就連手都不敢隨便放,識趣得緊。

艾七七努了努嘴,反正花的不是她的錢,她一點也不心疼。

既然他有佳人相陪,是不是沒有她的事情了。

艾七七腳步後退了幾步,正想下樓,宮少霆清冷的嗓音飄進耳朵,「誰讓你離開了。」

宮少霆臉色陰鬱得可怕,尤其是看她一點都不為所動的樣子,更是激怒了他。

艾七七抬起頭對上他那雙晦明晦暗的眼睛,她委婉地說著:「二少,你已經有人陪了,我不好打擾你們。」

「你倒是識趣,不過你不會閑著的,等下你幫她們拿東西。」宮少霆下了命令,他很生氣,十分生氣,非常生氣。

艾七七指了指自己,「我……」

「沒錯,就是你!」

他要讓她看看,多少女人對他趨之如騖,巴不得攀上他。

「憑什麼呀!」

艾七七極其不滿,宮少霆這王八蛋是存心給她難堪的嗎?

「憑你的朋友在我手中。」

宮少霆哼笑一聲,看她氣惱抓包的樣子,心裡稍微平衡了些。

艾七七跺了跺腳,咬著牙說,「行,拿就拿。」

她要是表現得太過在意,反而讓宮少霆太得意。

那兩個女人似笑非笑地看了艾七七一眼,心照不宣對視一眼:看來這不是什麼重要角色。

本來還顧忌著宮少霆在,她們不敢咋樣,現在艾七七被宮少霆當做傭人使喚,兩人自然不會再給她好臉色。

立馬開始耀武揚威,發號施令,「你,幫我把拿著包包。」

那叫做小美的女人手指懸著包包,裝得一副拿著手很酸的樣子。

艾七七最討厭這種命令的口吻,她站在那一動不動,裝作什麼都聽不見。

徐小美癟了癟嘴,撒嬌著說:「二少,人家手真的很酸嘛!」

艾七七抖了抖一身雞皮疙瘩,這女人不是出來賣的說了誰都不信。

宮少霆耳朵也飽受茶毒,本來想甩掉身上的女人,可一看到艾七七絲毫不生氣的樣子,他忍住了。

「艾七七,你沒聽到嗎?包包拿著。」

宮少霆視線掃來,不容置疑的命令。

艾七七咬著唇視線與他對上,最後憤憤不平地走過去,把包包拿了過來。

一個作妖完,另一個又作妖,也不知是不是成心想作弄她,還是想在宮少霆博眼球,當然也可能兩者成分都有。

王春麗脫掉身上皮裘大衣,只穿著那單薄的包臀裙,好身材一展無遺。

「諾,給我拿著。」

艾七七呵笑一聲,這不凍死才怪。

既然人家想脫,她只好成全,艾七七這次識趣得緊走過去把衣服拿了過來。

她乖順的態度更惹得宮少霆不滿,他倒要看看她還能忍到什麼時候。

「二少,那間珠寶項鏈質量好好,我們去買好不好?」 「行,你們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我最喜歡你們這兩人這麼知趣。」宮少霆話裡有話,艾七七懶得他那陰陽怪氣的口氣,屁顛屁顛跟在身後。

宮少霆既然想當提款機,她也沒辦法。

帝國第一有錢人,這點錢對他來說壓根不算什麼。

這兩個女人也不是簡單人物,一進店裡不待導購介紹,那眼睛賊毒得很,死命地往貴地挑。

看得出來兩人身上各種名牌貨,平日里鐵定攀上不少有錢男人,現在攤上宮少霆這麼個土地主,不往死里搬才怪。

女人愛珠寶天經地義,沒了那股莫名的敵意,艾七七樂得輕鬆。

一時半會想必她們也挑不完,艾七七站得腳酸乾脆找了張椅子坐下,拿出手機剛想跟簡小單聊,想問問她的傷勢。

哪知道還沒撥出去,就被一具陰霾的背影籠罩,宮少霆不陰不陽:「這就是你伺候人的態度?」

死女人,她心就這麼大,看他跟別的女人在一塊,給別的女人買東西,她這麼不在意,竟然還有心思玩起手機來。

「我又不是她們家傭人,再說她們不是還沒好。」艾七七覺得宮少霆好像不在她面前找存在感就會死一樣。

擺明是故意針對她來著。

說來說去,還不是沒把他放在心裡。

這個冒出來的想法讓他全身不舒坦,心臟好像針扎了般刺痛刺痛,難受得緊。

「行,我現在就讓人把簡小單綁在樹上吹一下冷風。」

他不舒暢,就需要找個人泄氣,她這麼不在意,那他就找她閨蜜。

有的是辦法治治她身上這臭脾氣。

「宮少霆,你有完沒完呀!你我的事情關小單什麼事情!你有本事沖著我來,只會威脅女人算什麼本事呀。」

艾七七怒了,整一小宇宙爆發。

怒火沖沖地站起來跟宮少霆對干著,空氣中火花四射。

她發現宮少霆就是存心來找茬的,看她坐得自在,他分分鐘鍾就很不舒服。

「我還就這本事,你能奈我何!」

她氣呼呼的樣子,成功取悅了他。

會沖他發火,至少總比她沒心沒肺地好。

艾七七氣得胸口一起一伏,「行,行,你有錢是大爺,我現在就回去跟她一起去吹冷風。」

艾七七說完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剛要踏出門口,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兩個保鏢,一身黑衣,手裡拿著大傢伙沖著她,嚇得她直往後退。

骨氣碰上這種硬氣的東西,也是沒轍。

艾七七隻好重新退了回去,宮少霆看她沒骨氣地回來,嗤笑一聲。

看來她也怕死呀!

艾七七忽視他那嘲笑的目光,而是走去一旁沒事看看。

作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決定她消耗不起太多錢的,自然沒法去看貴的,艾七七走去最角落比較平民化的一角。

她看中了一條很好看的項鏈,價格也是挺平民化的她付得起來,想到過不久就是簡小妞的生日,她想送給她值得紀念的。

一是表達她們姐妹情深,二是感激她這些年對艾寶寶的照顧。

正看得入迷,耳邊一陣濃烈的氣息撲面而來,「喜歡項鏈?」 歐爵那傢伙說得對,沒有哪個女人不喜歡首飾品的。

宮少霆瞥了瞥上面的價格,眉頭蹙了蹙,拉著她的手要走,「這些便宜的沒什麼好看的,要看就得看那些。」

他宮少霆的女人自然要配得上最好的。

艾七七甩了甩他的手,還氣在頭上,「我覺得好看就好看,適合我的才重要!」

最討厭他財大氣粗的口氣,他有錢就了不起呀!

她的經濟能力決定她消耗不起那些死貴死貴的,她只能量入為出。

「艾七七,你話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適合她的才重要?

她潛台詞是不是在說他不適合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