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別動,再動我就生氣了。」

小臉上的表情,極其認真。

莫守拙不動,任由她把衣服解開。

「你的性格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我現在有點懷疑,你並不屬於這個時代,而是從別的時代穿越到了死屍堆里被我抱回來的。」

莫守拙嘟嚷道。

自己都能穿越進一個殘破的身體,有嬌為何不能穿越進一個死屍堆?

有嬌沒有心思聽莫守拙在這兒胡侃,也沒明白他說了什麼。

雖然看不到被棉紗包裹的傷口,但猜想傷勢定然不輕。

因為,莫守拙的臉色很不好,慘白慘白的。

有嬌從後面抱住了莫守拙,將一張小臉極輕極輕地貼在綿紗之上,「少爺,你定然傷得很重,我的心很疼。」

說這話時,淚如雨下。

莫守拙輕輕地拍了拍有嬌的小手,「好了好了,都老大不小的了,動不動就流眼淚,讓人看了會笑話你的。」

「這裡只有你我,誰會笑話?少爺,與你在一起,也不知是怎麼的,我一難過就想流眼淚。」

「這還不好理解?女人是水做的,而我,則是那個把女人變成了水的人。」

莫守拙笑著說道,一路上與穆贏在一起,心情極度壓抑,見到有嬌,心情一下子變得輕鬆起來,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說了出來,嘴上再也沒個把門的。

莫守拙喜歡這樣的說話方式,他本就是個屌絲式的人物,就算當了兩年兵,也沒改了這個本性。

「你這麼厲害啊?能把女人變成水?」有嬌「嘻嘻」一笑,鬆開莫守拙,來到他面前。

「當然厲害,我若是把這一趟出去遇到的事講給你聽,你就會覺得,我簡單是太厲害了,天下無敵。」

有嬌趕緊扶著莫守拙坐到椅子上,「那你講給我聽。」

「想聽?」

「想。」有嬌用力點頭。

「你先去燉只老母雞給我補補,我流了太多的血,若是不趕緊補回來,恐怕小命不保。」

「我這就去。」

有嬌很乾脆地應了一聲,轉身下了樓,去找贏老闆。

很快就跑了回來。「贏老闆去雞窩裡抓雞了,他要親自給你燉,我來聽你講故事。」

「你倒是挺會指使人的,好吧!趁著雞沒燉好,我便講給你聽。不是免費的啊!你聽了故事,便得替我做事。此後七天,天天幫我換藥。」

「換,當然換,別人幫你換我還不同意呢!」

接下來,莫守拙便將這三天的經歷細細地說了一遍,只是隱瞞了穆贏對莫守拙的感情。

故事很長,足足有一個多小時,聽得有嬌一會兒笑,一會兒哭,流著淚笑,笑著流淚。

「少爺,你這趟出去,真的是太危險了。」

有嬌很替莫守拙僥倖,雖然沒有親身經歷,但從莫守拙的話中可以聽出,每一場戰鬥,都極為兇險。

「能不能擦乾眼淚再說話,你現在看上去像只小花貓,很醜。」

有嬌笑,「丑嗎?」

伸手擦去臉上的淚水,「你不是喜歡丑嗎?給我做了個那麼丑的面具。」

「把你弄醜一點是為你好,安全。」

「有你保護我,安全著呢!」

二人正說著,贏老闆將燉好的雞湯端了上來,有嬌搶過勺子,幫著莫守拙盛了一大碗。

「少爺快吃,這是贏老闆喂得老母雞,正下著蛋,肥著呢!吃了能補身體。」

莫守拙也不客氣,抓起一條雞腿啃了起來,一整天只吃了幾塊乾肉片,還經歷了兩場惡戰,他的確是餓的不行不行的。

一陣一陣的頭暈眼花,不知道是被餓的,還是因為失血過多。

一大盆雞肉,被莫守拙吃了個一乾二淨,連一滴湯都沒剩下。

贏老闆以為他沒吃飽,低聲問道,「老闆,是不是不夠吃?若是不夠,我再去給您燉些豬肉,早晨剛買的,很新鮮。」

莫守拙硬是將一個快要打上來的飽嗝咽了下去。

「不能吃了,再吃就撐出毛病來了。贏老闆,夜深了,你趕緊回去睡覺吧!」

「有事您叫我。」贏老闆說完,拿著空盆子下了樓。

莫守拙買下了小刀子酒酒館,成為贏老闆的老闆。

但贏老闆卻只知道他出手大方,至於來自哪裡,又是幹什麼的,皆是一無所知。

贏老闆卻是從來不問,他只要把莫守拙照顧好就行。

贏老闆也能看得出來,這賣酒的生意,莫守拙根本就看不上,一天的盤點,他從來都懶得聽,是掙是賠,全然不管。 「原來他是武院的學生。」辰九游看着走進武院的鐘天鈞,心中暗道。

辰九游腳步不慢,重新返回武院門口,那兩名守衛也注意到他的到來。

那年輕守衛皺眉道:「剛剛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遲到就是錯過了,這是規矩!」

辰九游微微一笑,道:「我聽剛剛進去的那位青年說,你們武院有一個傀儡陣,只要闖過去,武院就必須收他為入院,這也是規矩吧。」

「什麼傀儡陣?我怎麼沒聽說過,小子,別胡攪蠻纏!想進武院,等明年吧!」年輕守衛不耐煩道。

正當他還想說出些難聽的話時,年紀大的守衛卻拉住了他,對他搖了搖頭,道:「這傀儡陣還真有。」

年輕守衛詫異地看着他,低聲道:「我咋不知道?」

年紀大的守衛回答道:「那是十年前設立的,只不過太久沒人通過了,就……基本沒人提了。

不過,真的有這個規矩,只要闖過陣就能進武院。

這是上一代院長為了那些遠道而來,錯過招生的武者能有個途徑進入武院學習。

只不過,院長還說,錯過招生說明此人與武院無緣,除非有驚人的武藝和天賦才有可能被破格招入,而這傀儡陣就是為此所立。」

年輕守衛點了點頭,表示了解了。

那年紀大的守衛質疑地看着辰九游,確認道:「你確定要闖陣?」

辰九游點了點頭,聳了聳肩,無奈道:「沒辦法,我想進,你們不讓啊。」

年紀大的守衛冷哼一聲,不屑道:「這傀儡陣,近十年來,通過者寥寥無幾,那幾位能通過的能人如今都成為了武林傳奇,你覺得你能和他們比?」

辰九游露出自信的笑容,開口豪言道:「既然有人能闖過,我必定也能,我周川不弱於任何人。」

「呵!」年輕守衛不屑地撇了撇嘴,「就憑你?盡說大話。」

年紀大的守衛深深地看了看辰九游,然後轉身走進武院,傳出聲來:「跟上來。」

說完也不等辰九游,自顧自地向某地走去。

辰九游斜眼看了看旁邊的年輕守衛,發現他不阻攔,便快速跟上年紀大的守衛。

年輕守衛看着辰九游欠揍的背影,哼了一聲,繼續守門了。

很快,二人來到武院門旁的建築群,這裏周圍灰塵遍地,看起來很久沒被人光顧了。

守衛指了指某間閑置的房屋,道:「這裏就是傀儡陣的房間了,你進去就會看到一個機關,只要按一下,便能啟動,你只需要一路通過長廊,到達盡頭,就算通過。」

辰九游點了點頭,抱拳答謝,便要走進屋內。

這時,守衛在背後開口勸道:「你可要想清楚!這傀儡陣是會死人的,我看你年紀輕輕有此武功,實屬不易,在這陣內身亡太可惜了,再等一年不好嗎?何必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

辰九游聞言頓住腳步,淡淡道:「多謝,但是,我不想等。」

說完,辰九游毅然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年紀大的守衛嘆了口氣,之後收拾好表情,繼續回到崗位值崗。

而另一邊,辰九游進去之後,果然看到高台上有一道機關按鈕,想必這就是傀儡陣的開關。

辰九游沒有馬上啟動傀儡陣,而是將精神力散佈出去,不一會,精神力收回,周圍無人窺視,在他的精神力感知下,先天也無法藏身。

「既然無人偷窺,那麼,應該可以在此發揮全力了。」辰九游喃喃道。

想到就做,他快步上前,一掌按壓下高台上的機關,這時,房間響起上一世常聞的機械轉動聲,而房間周圍的佈置也隨着機關啟動,開始移動,唯一不變的就是高台。

之前房間內的裝飾和傢具都全部移走,留下極為空曠的大廳。

咔嚓一聲。

牆壁一側,機關門打開,門扉處有着一道人形暗影。

辰九游面色一緊,眼神專註地看着慢慢從門中走出的人形傀儡。

傀儡身上全是鐵甲,高度與他持平,看起來平平無奇,但在辰九游眼裏,卻不容忽視。

「還好,看起來挺笨重的,速度應該不快。」辰九游心中暗道。

下一刻,傀儡飛速轉身面對辰九游,轟的一聲,儘是極速向辰九游衝去。

「該死?這速度根本不正常,這和《終結者》裏的機械人有何差別?」辰九游吐槽道。

雖然心裏在吐槽,但是辰九游腳步不慢,飛快閃過傀儡的撲擊。

就這樣,辰九游一邊在躲閃,一邊目測傀儡的速度、力量、靈活度等數值。

很快,他就對此心裏有數,不再一味躲避傀儡攻擊,開始慢慢與傀儡交手。

屋內響起轟鳴碰撞聲,通過這一陣的攻擊辰九游也試驗出傀儡的耐打力。

做到萬無一失之後,辰九游開始發揮全力,以明顯比傀儡快得多的速度,從傀儡眼前消失,然後從背後一個肘擊打在傀儡的脖子處。

咔嚓!

傀儡的脖頸直接斷裂,辰九游眼疾手快,一把抓起傀儡的首級,用力悍然將頭顱拔斷,傀儡失去頭部后,轟然倒地。

同時,當辰九游解決傀儡后,屋子前方的機關門打開,又露出一個房間。

辰九游觀察了會,發現沒有陷阱,便快步走進了新的房間。

這時,房間內已經有兩具傀儡出現在辰九游的眼前。

辰九游也知道這傀儡陣的大概佈置了,估計是每個房間就會多一個傀儡,當然也可能是多兩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