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傾城沒想到莫清月居然識破了自己的身份,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便鎮定了下來,看著莫清月說,

「這位姑娘,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我也不姓蘇。」

「哦……是嗎?」莫清月勾了勾唇,「那你何必將你的面紗摘下來給大家看看,想必,迦樓國第一美女,還是有人認識的。」

周圍的人紛紛點頭說,「是啊,蘇傾城的模樣我們是見過的,你說你不是蘇傾城,那你將面紗摘下來啊!」

蘇傾城面紗下的嘴角揚了揚,他看著莫清月,說,「既然姑娘不信,我摘下面紗就是了。」

然而,當蘇傾城摘下面紗后,露出的卻是一張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臉了,連清秀都算不上,更別說第一美女了。

「姑娘,我已經摘下面紗了,你現在知道了吧,我不是你說的什麼蘇姑娘。」蘇傾城有些委屈地對著莫清月說道,

「這張臉的確不是蘇傾城的啊,千月姑娘,你是不是認錯了?」有人小心翼翼地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你們怎麼都在這圍著?」葉安的聲音自人群後方傳來,眾人紛紛回頭,只見司空逍和葉安還有諸位長老都走了過來,

所有人立即恭敬地行禮道,「參加宗主,各位長老。」

「行了,」司空逍擺擺手,看著莫清月的背影,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回宗主,是千月抓住一個人,說她是靈丹宗的蘇傾城,可是這會兒有發現那人不是蘇傾城。」

「靈丹宗的?」司空逍皺了皺眉,靈丹宗的怎麼會跑他們千影宗來?

葉安走到莫清月身邊,看了看地上的蘇傾城,問道,「你說你不是蘇傾城,那你告訴我,你是誰?」

蘇傾城支支吾吾了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葉安大怒道,「你既不是我千影宗弟子,偷偷跑來,是何居心!」

蘇傾城嚇得眼淚立馬留了下來,一臉驚恐地解釋說,

「我……我只是山下的普通百姓,是聽說千影宗的新人大賽開始了,想看看,所以才偷偷跟著下山的弟子溜進來的……剛才我……我以為那位姑娘發現了我,所以才跑的。」

蘇傾城這話,也正好解釋了剛才她逃跑的原因。 司空逍聽了蘇傾城的話,眉頭緊皺,這人不是他們宗門弟子,不能按宗門規矩處罰,可如果不處罰,又有損宗門顏面,這可如何是好?

「清月,這人真的是蘇傾城嗎?」燕如風來到莫清月身邊,小聲問道,

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一臉疑問,想從莫清月這知道答案,

莫清月點點頭,「是她,我不會認錯。」

「你說你不是蘇傾城?」莫清月說,「既然不是,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何必要戴著人皮面具呢?」

「你……你什麼意思?」蘇傾城有些緊張地捏了捏手,低下頭去,「我不懂。」

「不懂是嗎?」

莫清月眼神一凜,幾根銀針從手中飛出,射向了蘇傾城的臉,

只見一張人皮面具自蘇傾城臉上剝落而下,露出了她原本絕美的臉來,

蘇傾城驚恐地看著手中的面具,滿眼錯愕地看著莫清月,「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是怎麼做到的,就不勞蘇小姐你費心了,」莫清月還要說什麼的時候,蘇金宇忽然沖了出來,跪在司空逍面前,

「宗主恕罪,是小妹說想看看宗門的新人大賽,我才偷偷將她帶來的,小妹只是貪玩,絕無半點壞心,一切都是弟子的錯!」

蘇金宇又看向莫清月,一臉歉意道,「千月姑娘,小妹無知,在下替她向你道歉。」

莫清月看到蘇金宇臉上並未半點虛假之意,暗自暗自嘆了口氣,這蘇金宇倒是不壞,只是沒看清蘇傾城的真實目的罷了。

司空逍怒道,「胡鬧,宗門大賽這種事情,豈是外人隨便能進來的!」

「你即使靈丹宗的弟子,這件事情本宗主自然會告訴你們宗主,至於他會怎麼懲罰你,就不關本宗主的事情了!」

司空逍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蘇金宇,嘆了口氣,原本他還是挺看好他的,

「來人,將蘇金宇帶去禁閉室,嚴加看管,禁足三個月!」

蘇傾城聽了司空逍的話,暗暗鬆了口氣,回到靈丹宗,她最多就是被罰一下而已。

而就在這時,莫清月卻有開口了,

「等等。」

「事情還沒完呢。」

司空逍看了眼莫清月,問道,「沒完?還有什麼事?」

莫清月走到蘇傾城面前,手中突然多出了三個銀針,問道,

「蘇小姐,我想你跟我解釋一下,這銀針剛才為什麼會在我比賽的時候射向我呢?而且……」

莫清月頓了頓,冷冷地看了蘇傾城一眼,看得蘇傾城心裡莫名一寒,

「這銀針剛才,好像是從你這方向射出去的呢?」

司空逍臉上閃過一絲瞭然,難怪剛才比賽的時候千月會突然收掌,原來是有人暗算她!

真是好大膽子,敢在他面前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司空逍冷冷地盯著蘇傾城,如果真是她的話,他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的!

蘇傾城被盯得心裡發毛,撇過臉去,說,「我……我不知道,我沒見過這東西!」

「傾城?真的是你?」蘇金宇怎麼說也是蘇傾城的哥哥,見她那反應就知道,那銀針一定是他乾的!

他看著自己妹妹,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有些不認識她了,他記憶中的妹妹是美麗大方,又善良的,怎麼會做出這種卑鄙下流的事情呢?

「不是我!哥哥,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蘇傾城拉住蘇金宇,哭的很是可憐,讓蘇金宇不由心一軟。 莫清月眼中帶著諷刺的笑意,「你說不是你,那這樣吧,你敢讓我將這銀針扎你身上,我就相信了。」

「不……」蘇傾城猛地搖頭,「我不要!」

那上面有什麼東西她怎麼可能不清楚,要是真的扎她身上,她就死定了!

「為何?那不成這上面還有什麼東西?」莫清月故作不解道,

蘇傾城故作鎮定道,「你都說這是別人暗算你的,說不定這上面真有什麼毒物呢?那我被扎了豈不是沒命了!」

「我來!」蘇金宇忽然站起來說,「你扎我,我替我妹妹受!」

蘇傾城立馬反對說,「不……」要,要字還未出口,莫清月已經飛快地將那三根銀針扎蘇金宇脖子上了。

「哥!」蘇傾城美目瞪大,滿是恐慌,她轉頭死死瞪著莫清月,語氣怨毒無比道,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知道銀針上面有劇毒,所以故意扎我哥身上的!」

「劇毒?」莫清月冷笑,「原來你知道那上面有劇毒啊?」

蘇傾城一下子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情急之下說了什麼,跌坐在地,「我……」

蘇金宇回頭看著癱軟在地的蘇傾城,知道真的是她做的,眼中滿是失望,還有氣憤,「傾城,你怎麼變得這麼狠毒,對一個陌生人都下毒手!」

說完,蘇金宇才發現自己好像一點事都沒有,「我……我沒中毒?」

莫清月說,「她發射的銀針早就不知道哪去了,這三跟不過是普通的銀針,自然沒毒。」

蘇金宇眼神複雜地看了眼莫清月,最後垂下了頭,低聲道,「對不起……」

「你騙我?!」蘇傾城美目瞪大,絕美的臉龐因為憤怒和怨毒變得扭曲,

莫清月嗤笑一聲,「這叫兵不厭詐。」

司空逍這才冷聲道,

「來人,將她帶下去,交到靈丹宗,將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們宗主,順便告訴他,本宗主等著他給我一個交代!」

蘇傾城聽了司空逍的話,整個人都像是失了魂一般,她此刻心裡想的不是對莫清月的怨恨,而是想的君陌離。

她回去一定會被逐出宗門的,那她就學不了煉藥了,當不成煉藥師了,她的名聲都毀了,回去也是被人恥笑,那殿下會不會一怒之下跟她解除婚約呢?

一定會的!一定會的!被帶走的蘇傾城忽然抬頭,面容扭曲地看著莫清月,她知道君陌離喜歡莫清月,現在自己成這樣了,他一定會放棄自己轉而追求她的!

千月,千月,都是你害得我,我一定不過放過你的!

那些圍觀的人看著被帶下去的蘇傾城,搖了搖頭說,

「真沒想到,這蘇傾城長得那麼美,心腸居然這麼毒!」

「對啊對啊!我以前還把她當我女神呢,現在看來,真是瞎了眼啊!」

還有些人偷偷看了看莫清月,低聲道,「不過這千月才真的美啊,比蘇傾城美幾倍去了,而去修為也強大,你們沒看她剛才將那個地靈者都打敗了嗎?」

「對啊,這樣的女子,真不知道誰才配得上她。」

旁人揶揄說,「總之不是我們這種凡人能肖想的就是了!」

司空逍和眾長老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司空逍看著下面的人,清了清嗓子,朗聲道,

「好了!都安靜!」

廣場上的人瞬間安靜了下來,都抬頭看著司空逍。 司空逍繼續說,「此次新人大賽已經結束,現在,請十九名獲勝者上台來,本宗主和眾長老將會在你們中挑選合適的收為徒弟!」

聽到能被宗主和長老收做徒弟,所有人都興奮了,特別是那些獲勝的人,更是喜不自勝,在旁人羨慕嫉妒的眼神中走上了台。

不得不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跟莫清月在一起的燕如風月墨軒等人,都是獲勝者,就更讓旁人嫉妒了。

司空逍作為宗主,有率先選擇權,他走到那十九個人面前,滿意地點了點頭,最後停在莫清月面前,

「你叫千月是吧?」

莫清月點點頭,淡淡道,「是。」

「你可願做本宗主的徒弟?」司空逍問道,語氣很平和,絲毫沒有那種我能收你為徒就是你的福氣了的高高在上的感覺。

可不等莫清月回到,一道洪亮的聲音就在司空逍耳邊炸響,

「你小子,膽肥了啊!敢挖本座的牆角!」

司空逍聽到這聲音,自然知道是誰了,回頭看著氣呼呼的重陽子,臉色有些尷尬又有些無奈,

「老祖宗,是您自己剛才不過來收徒的。」

不過司空逍還在心裡默默的補了一句,您老就不能給我點面子嗎?當著那麼多人那樣叫我。

「收徒?」重陽子說,

「收什麼徒?」

司空逍無奈道,「您不是想收千月為徒嗎?」

其他人聽了司空逍的話,心裡別提府羨慕莫清月了,能被千影宗的宗主收為弟子,那以後莫清月的身份可是比宗主還要高了啊!

重陽子瞪了莫清月一眼,故作不悅道,「丫頭,你還不過來,怎麼還沒玩夠嗎?」

莫清月訕訕地摸了摸鼻子,走到重陽子身邊,乖巧得笑道,

「師父,我這不是回來了嘛!」

「你啊!」

重陽子點了點莫清月額頭,「拿你沒辦法,路上還順利吧?」

莫清月點頭,「嗯,很順利的,師父您放心好了。」

這師徒二人的互動看在別人眼裡,那表情簡直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當然除了若羽。

不是吧?這千月早就是千影宗的弟子?而且還是老祖宗的徒弟!

這簡直不要太打擊他們才是!

燕如風和月墨軒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瞭然,他們剛才也是很震驚,不過聯想起和莫清月在一起的種種事情,又覺得沒有那麼驚訝了。

難怪她小小年紀就能有那麼高的修為,還是煉丹師,難怪她能將燕如歌帶到千影宗來……

「好了,你們慢慢收徒吧!本座帶我的寶貝徒弟回去了。」重陽子說著,便帶著莫清月離開了。

留下一群面面相覷的人。

「咳咳……」司空逍咳嗽了一聲,「我們繼續。」

他還真沒想到,莫清月居然原本就是;老祖宗的弟子,難怪老祖宗會突然下山來。

最後,燕如風和月墨軒被司空逍收為徒弟,江凌峰和司徒靖被大長老收為徒弟,盧雲軒則是被五長老收為徒弟,若羽呢,由於她是莫清月的侍女,也就沒有當誰的徒弟。

其他的獲勝者也各自被其他長老收為弟子了。

除了蘇傾城那一點小插曲,這次新人大賽也算是圓滿結束了。 天山之巔,重陽殿。重陽子正帶著莫清月熟悉周圍的環境。

「月丫頭,你看,這是大殿,接待客人用的,不過平時一般沒人來。」

「這是清月閣,為師專門給你準備的住處,你看喜歡不,不喜歡再換,重陽殿大得很,你慢慢挑喜歡的。」

「這是……」

「師父,我知道了,您不用一處處帶我去逛了,」莫清月看著慈祥可親的重陽子,心底湧起一股酸澀,

「師父不是最喜歡我做的菜嗎?我給您做一頓飯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