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來的早,在家沒什麼事,就過來看看你咯。」肖雅把小桌板放好,又沖她調皮的笑著說:「我的寶貝女兒!」

這一聲,讓莫雨晴心裡說不出的滋味來,瞬間就熱淚盈眶了。

肖雅洗了手,把餐盒擺好,又給她擦了手,最後遞給她筷子,說:「今天做的煎魚,沒有刺,你多吃點,對大腦好。」

「你吃了嗎?」莫雨晴夾起魚肉問。

「嗯,吃了。」肖雅愛憐的看著她吃,又問:「邵霆還沒下班嗎?什麼時候來啊?」

「今天他有應酬,估計會很晚。」莫雨晴說:「你等邵霆來的再走唄。」

「這當然了呀。」肖雅說:「快吃吧。」

晚上九點多鐘,顧邵霆回來了,說是去應酬去了,但並沒有醉態。

「既然你回來了,那我走了。」肖雅看時間也不早了,站起身要走。

莫雨晴拉住她的手,嬌俏的笑著說:「有時間你還來哦。」然後,用口型說了「媽媽」倆字。

肖雅點點頭,沖她眨眨眼,和顧邵霆說了一聲,就離開了。

肖雅回到家,已經十點多了,她上了樓,輕手輕腳的推開了卧室的門。顧震沒有睡,正在看書,肖雅一愣,「怎麼還沒有睡呢?」

「你從醫院回來的?」顧震翻了一頁書,不似在意的問。

「嗯。」肖雅拿著睡衣去了浴室。

她知道,等下顧震肯定是要問她莫雨晴孩子的事的,她暗暗告訴自己,不要和他吵,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

從浴室出來,她看顧震還在看書,知趣的默默先躺下了,關掉了這邊自己的檯燈。

顧震的翻書聲在耳邊響起,伴著他的問話:「莫雨晴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你想好沒有?」

「阿震,孩子是顧家的血脈,是邵霆的,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呢?」肖雅抑制住激動,冷靜的問。

顧震冷笑一聲,「是又怎麼樣?莫雨晴配不上我們顧家,這個孩子不要也罷,以後給邵霆生孩子的女人是要和他比肩站在一起的!」

「阿震!」肖雅轉過了身,哀求的說:「別這樣,邵霆會恨你的……」

「我是為了顧氏家族!」顧震啪地一聲把書合上,「肖雅,你不要以為你不做,就沒有人去做。你不想和我離婚,那就要拿出你的忠心來!」

「你不要逼我好不好?」肖雅坐起來,痛苦的看著他說:「阿震,我不要離婚,是因為我對你有感情,這兩件事怎麼能混為一談呢?」

她痛苦的搖著頭說:「我真的不明白,就是兩個孩子相愛在一起了,竟然就會引起你這麼強烈的反感與恨意,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顧震生氣的說:「因為我看出來了,你們娘倆,都是貪財的東西!」

「你這麼看我的?當初,你頂著所有人的反對,不相信所有的流言蜚語,只堅信我是真的愛你的人,而非錢,為什麼你現在會這麼看我了?阿震,你不要被蒙蔽了眼睛。」

「當初我才是被你的演技和謊言才蒙蔽了眼睛!」顧震說:「你生過孩子是吧?還是兩個!你不是和我說沒有結過婚嗎?怪我當時相信你說的一切,才沒有去調查你的底細。現在,孩子在你前夫那裡,你每月不止要寄給他們生活費,連家裡所有的一切開支都是你在負責。今年年初,你給你前夫買了車,之後過了兩月,你又給換了一套大公寓,呵呵,肖雅,你這一步步安排的,都不錯啊!」

這番話讓肖雅聽的毛骨悚然,真假混在一起,不知是誰只這麼告訴他的,還是他故意這麼說來試探自己的?

她使自己鎮定下來,真誠的看著他說:「阿震,我不知道這些話都是誰告訴你的,肯定是居心叵測!有些事,我確實瞞了你,是我的不對,但我絕沒有前夫,更沒有給別人花錢的事,你要相信我啊!」

「我是不會再相信你了!」顧震冷冷的看著她,「你瞞著我所有事,我怎麼還會留你在身邊?」 肖雅沉默良久,微微的閉了閉眼,憂傷的對顧震說:「阿震,你不要生氣,我並不是有意瞞你,我有苦衷啊!我並沒有所謂的前夫,更別提什麼買車買房!那只是年輕時候交往的男人,我還被他給騙了……」她頓了頓,又繼續說:「是,我確實生過孩子,可孩子生下來后就有病,我就給扔到福利院了,現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何來跟著前夫這一說呢?」

顧震狐疑的看著她,觀察她的表情,問:「就算不是前夫,那也是孩子的父親,他人呢?」

肖雅說:「死了,真的死了。」她激動拉住他的手:「阿震,我對你說的這一切都沒有騙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我之前沒和你說,也只是因為我害怕,怕你嫌棄我,真的沒有惡意的!」

顧震無情的把手甩開,眯眸看她,「好,這事我不跟你計較。現在談談莫雨晴肚子里的孩子的問題,是你動手,還是我找人去動手?」

「你真的要這樣做嗎?你不怕邵霆知道了,恨你嗎?」肖雅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說:「阿震,現在你歲數也大了,公司里的事也不用你操心,家裡我天天陪著你,你想去哪,想吃什麼,我都可以做,咱們倆就好好的過日子不好嗎?顧家現在這麼壯大,不需要用聯姻來鞏固的,雨晴是好女孩,會對邵霆好,會對我們倆孝順,以後再給生個孫子,含飴弄孫的日子不好嗎?阿震,我真的很珍惜很珍惜我們的婚姻的……」

「頭髮長見識短的女人,鼠目寸光,你懂什麼?」顧震並沒有對肖雅的話心動,反而是更來氣,使勁的推了她一把,憤恨的下了床。

肖雅猜到他可能是要去打電話,急忙的也跟著下去,一把拽住他的胳膊,苦苦哀求道:「阿震,你不能這麼做,邵霆會知道的!」

「你敢!」顧震怒喝道:「你敢告訴他試試!」

「如果你要執意這麼做,那我肯定要和邵霆說的!」肖雅折回去拿起床頭上的手機,就要給顧邵霆打。

顧震走過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抬手啪地一聲給她了個響亮的耳光!力氣很大,肖雅沒站住,身子一歪坐到了地上。

「阿震!」肖雅的聲嘶力竭的大喊,「你別逼我!這對誰都沒好處!」

路過的傭人聽到裡面的爭吵聲,面面相覷,急急的跑下樓去找管家。

早晨的太陽還未升起,顧邵霆的手機嗡嗡嗡的震動。

莫雨晴被吵醒,揉著眼睛看著他沉著臉接電話,低聲說:「我這就回去。」

「怎麼了?」莫雨晴問,心裡不安。

顧邵霆穿衣服,淡淡的說:「沒事,公司里出了點狀況,我過去解決一下。」

「現在幾點啊?」莫雨晴迷迷糊糊的說:「那你開車小心啊。」

「你睡吧,才兩點多。」顧邵霆在她額頭上一吻,說:「我走了。」

莫雨晴閉上眼睛,嗯了嗯。

顧家大宅,救護車停在院子里,閃著耀眼的燈。

管家見顧邵霆回來,急急的奔過來,滿臉悲痛之情,聲淚俱下的哽咽著說:「大少爺,老爺他……走了……」

顧邵霆身形一動,眼睛瞪大,不敢置信的問:「你說什麼?」

管家老淚縱橫,「救護車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老爺他已經……」

顧邵霆推開管家,大步流星的往裡走,正巧醫生護士抬著人朝外走,後面跟著掩面哭泣的肖雅。

「醫生,請問我父親的死因是什麼?」顧邵霆鎮定下來,問道。

醫生說:「是心梗。老先生之前就有這毛病吧?我們來的時候,已經搶救不過來了。請節哀。」

顧邵霆點點頭,看著被白布蒙著的父親,心痛之情難以訴說,他緊抿著唇,慢慢的把白布往下拉了拉,露出顧震的臉,紫黑色,想必走之前是遭罪了的,他又顫抖著手把白布蒙上,轉過了身。

肖雅走過來,哭著對他說:「邵霆……你爸走了……」

顧邵霆問:「我爸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犯心梗了呢?」

「都是我不好……」肖雅哭的傷心,「晚上和你爸吵了幾句,以為會沒事呢,沒想到……」

顧邵霆的臉陰沉下來,冷聲問:「又因為什麼吵架?」

肖雅看他,一臉猶豫不決的樣子。

「說呀!」他不耐的喊了一句。

肖雅說:「你爸知道雨晴懷孕的事,很生氣,叫我想辦法把孩子弄掉,如果我不做,他就要找人去做,就因為這個,我們才吵起來的。」

顧邵霆仰頭望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吐出,「這事他不止和你說一次了吧?」

「是。」肖雅低聲說:「我也沒敢和你說,就想著能好好勸勸你爸,說不定他就會回心轉意了……」

這時,管家過來說:「夫人,大少爺,誰跟著去醫院?」

顧邵霆說:「我去吧。」說完,轉身上了救護車。

肖雅眼裡含淚,怔怔的看著救護車開走,心裡那份緊張害怕並沒有減少,身側緊握的拳頭,指甲嵌進了掌心裡。

顧邵霆在醫院打點好一切,也已經天光大亮,他回到老宅,顧邵陽和夏芷兮已經回來了。

「哥!」顧邵陽急急站起,「咱爸他……」他聲音哽咽,說不出話來。

顧邵霆坐在沙發上,拍拍他的肩膀,「給姑姑打電話了嗎?」

「打了,已經坐最近一班航班回來了。」顧邵陽擦了眼淚,問:「要現在把消息公布嗎?」

顧邵霆無聲的點點頭,「你聯繫媒體吧,記者會你去吧。還有家裡的親戚朋友,也都通知了吧。」

肖雅坐在一邊不說話,默默的哭著,夏芷兮安慰著她,並沒什麼用。

管家來請示靈堂在哪裡布置,顧邵霆看看,說:「就在大廳中央吧。現在就著手辦吧。」

「是。」

追悼會的事務繁瑣複雜,顧邵霆請來了專業團隊。律師接到消息,也在第一時間過來了,顧震生前已經下好了遺囑,有一項就是身後事想要如何辦的。

「我死後,與我已故亡妻合葬在一起。」律師一字一句嚴肅的念著。

肖雅一怔,不由得脫口問道:「那我呢?我死後孤獨一人?」 律師臉上掛著客氣的笑,沒有說話。

顧邵霆冷聲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先把爸的後事料理好。」

肖雅眉頭深皺,默默的點了點頭。

早上,莫雨晴也沒敢給顧邵霆打電話,怕他沒忙完。 九零福妻好難追 無聊的點開平板,卻沒想,滿屏的顧震去世的消息,讓她嚇了一跳!

「什麼?顧震去世了?」她捂嘴輕叫出聲。

視頻里,顧邵陽一身黑,召開記者會,宣布消息,面色沉重,一臉的悲痛。

「二哥……」莫雨晴喃喃的叫了一聲。

她把平板放到一邊,急急的給顧邵霆打了電話過去,那邊好半天才接起來,「晴寶,醒了呀?」

「邵霆……」莫雨晴心疼的叫他,「我看網上新聞了,家裡現在很忙吧?」

顧邵霆說:「嗯,這兩天恐怕不能去陪你了,我叫陸怡涵過去了,你凡事都小心。」

「你還好吧?」莫雨晴小心翼翼的問。

「嗯,還好。」顧邵霆無聲的長出了一口氣,又說:「你小姨很傷心,但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

「節哀順變。」莫雨晴安慰他說。

「晴寶,你再睡會兒吧,我這邊還要忙了。」

「好,記得吃早飯啊。」莫雨晴囑咐道。

掛了電話,她卻自言自語道:「父親去世,怎麼會有胃口吃呢……」

八點多鐘,陸怡涵提著早餐來醫院了。

「雨晴姐,我來了!」她笑呵呵的看著她,上下看了看,「多日不見,長胖了。」

莫雨晴嗔笑,說:「怡涵,謝謝你來給我送早餐啊。」

陸怡涵往外拿東西,說:「姐,你和我說什麼謝謝啊。我們都多長時間沒見到了。」

名門貴媳 「是呀,最近的事,一件接一件……」莫雨晴感慨道。

陸怡涵見她傷感的模樣,笑著說:「先吃飯吧,邵霆哥特意囑咐我去徐記家買,說你愛吃這家的東西。皮蛋瘦肉粥,還有小籠包,他說你愛吃腸粉,我也給你買了一份。」

「徐記那麼遠。」莫雨晴嗔怪道:「邵霆也真是的,我又不是非他家不吃。」她說:「謝謝你啊,妹妹,辛苦啦。」

「快吃吧,左一個謝,右一個謝的,你再這樣,我走了啊。」陸怡涵嬌嗔的說。

簡依然一早醒來,習慣性的拿過手機來看,新聞里的消息叫她大呼一聲,猛地坐了起來,手緊緊的握著手機,臉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動。

「這個老傢伙居然突發心臟病歸西了?哈哈哈哈哈!」簡依然狂笑,「真是蒼天有眼啊!」

譚淑儀聽到動靜,開門進來,問:「依然,你怎麼了?睡魘了?」

簡依然笑容滿面,興奮的說:「媽,我醒了,沒魘著。」

「那就出來吃飯吧。」譚淑儀往外走說。

身後簡依然說:「不吃了,我有事,要出去。」

在衣櫃里挑了一套黑色西裝出來,戴上墨鏡,簡依然出發去了顧家。

顧家老爺子去世的消息發出去后,顧家大宅瞬間變得門庭若市,前來弔唁的人絡繹不絕。簡依然把車子停在離大門很遠的地方,慢慢的朝大宅走去,臉上是悲傷的神情,但嘴角如果細看,會有一絲絲隱隱的笑。

管家看到簡依然來,招呼道:「簡小姐來了。」

「嗯,你們家大少爺呢?」簡依然看著四周,並沒有看到顧邵霆。

管家說:「大少爺和律師在書房。」

簡依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朝樓梯那看,正巧顧邵霆和律師下樓來了。

「邵霆。」簡依然叫了他一聲,他也看了過來。

「替我送送陳律師。」顧邵霆對管家說,又看著簡依然說:「你怎麼過來了?」

簡依然眼眶紅紅的,「我早上看到新聞了,邵霆,節哀順變啊,叔叔在那邊一定會過的很好的,他不希望看到你難過的樣子。」

顧邵霆無聲的點點頭。

簡依然又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不用跟我客氣,畢竟也是差一點要成為親人的。」

「有專業團隊來做,不需要幫忙的,謝謝了。」顧邵霆淡淡的說,「這裡又忙又亂,招待不周,你先回去吧。」

「邵霆,我沒別的意思,你別誤會,我只是想要看看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大少爺,段家老爺子來了!」管家急急的來報。

顧邵霆一聽,立刻朝外去迎接。倆家世交,這老哥們兒走了,怎麼能不親自來送一程呢?

簡依然走到靈堂那裡,看著顧震照片,嘴角帶著一抹戲謔的笑,輕佻的說道:「叔叔,您走好,啟陽,我會好好管理的,您就放心的走吧!」隨後又冷笑一聲出來,轉身離開了。

經過院子的時候,突然她聽到有兩個女人的聲音,一個問另一個:「阿香,大少爺今天有沒有找你?」

另一個壓低聲音說:「也找你了,是不是?」

「誒呦,可嚇死我了呀!」阿香小心翼翼的說:「是問老爺去世的事吧?」

「對對,大少爺問的可詳細了。還說要好好的問問管家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