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禍事已經造成了,她只是想儘力做點事情。

路彥昭看著葉一朵一臉痛苦自責的神情,他深吸了一口氣:"你走吧,你站在我這裡,只會讓路彥琛覺得,我對你不利,如果你不想讓我跟路彥琛反目的話,我勸你快點走!"

葉一朵神情為難:"路彥昭,我今天來找你,就是為了跟你說清楚這件事,除非你原諒我!" 凌雲仙宗內部,真正的宛如仙境,一派祥和之氣,不斷有人飛過,散發仙光。

外面,則是人山人海!

數十萬的天人境高手齊至,場面那叫一個熱鬧。

但卻無一人敢在這裡造次,老老實實的等待著凌雲仙宗的安排。

數十萬人錄取一百人……

這個概率,真比地球清華北大的錄取更加艱難。

太過恐怖。

雖然來之前聽崔慶介紹過,但真正看到,還是很壯觀的。

「老實在這待著,下面我也幫不上你什麼,只能找我師傅多關照下,爭取讓我師傅把你收了,但這初期的篩選,靠你自己了。」崔慶開口說道。

這種場合,他不過天人境弟子,根本幫不上什麼,只能靠林楠自己。

「表現的越強,越驚艷,越是可能得到強大仙人境高手的垂青,真若是被幾位仙王看中,一旦收為弟子,那你就一步登天了。」崔慶介紹道。

哪怕是他的師傅,也只是一位人仙而已。

被仙王收入門牆,對於無數人而言,簡直是祖上冒青煙的造化。

林楠點點頭,這點他也清楚。

論實力,凌雲仙宗比靈韻仙族強大太多,雖然前面兩字讀音相似,但兩者並沒有任何交集,更不會懼怕什麼,只要林楠有本事,進入凌雲仙宗后,哪怕是靈韻仙族知道,也不敢來要人。

即便是要動手,也只能偷偷摸摸。

所以,接下來林楠要做的,就是足夠驚艷即可。

隨即崔慶直接進入宗門,讓無數天人境羨慕不已,能進入這裡都算是精英,隨時可能踏入仙人境的存在。

「等吧,只要能夠進入凌雲仙宗,一切都是值得的!」一群年輕男女自語,彼此打氣。

雖然很難,但不是沒有機會。

林楠站在人群中,耐心等待著。

與此同時,崔慶很快進入到凌雲仙宗一座仙宮內。

他的師傅,一位人仙境後期高手,雖然算不得太強大,但至少也算是仙人境的高手了,對崔慶這位弟子也頗為不錯,但奈何實力在這凌雲仙宗根本排不上號,能幫助的也有限。

「老師,弟子在外面交了一個好兄弟,帶回宗門了,也希望能夠加入宗門!」崔慶對林楠大大咧咧,對自己師傅還是頗為尊重的。

這位人仙境後期高手微微點頭,並不是太在意。

「這件事終究還是要靠他自己的,真若是入門還不錯,無人收的話,為師會收入門下。」

「應該沒問題的入門。」崔慶聞言,理所當然的回道,隨即補充了一句。

「他叫林楠,師傅聽過嗎?」

「額?」崔慶這位師傅聞言,頓時微微一怔,隨即臉色變得精彩起來。

靈域和亂域緊挨,雖然此地距離靈韻仙城二十萬里之遙,但對仙人境強者而言,這點距離算不得什麼。

靈韻仙族鬧出了那麼大的笑話,被一個下界之人殺上門打臉,甚至被弒仙,這件事亂域早就傳開了。

他也知道,只不過並不清楚這其中還有自己徒弟的事情。

畢竟,靈韻仙族主要通緝的還是林楠,對於崔慶之前根本沒有在意。

「弒仙的那個林楠?」崔慶的師傅覺得自己有些心動了,這種人,絕對的妖孽,收入門下自然不錯。

真若是以後這個徒弟強大起來,他這個當師傅的臉上也有光。

以往他的弟子其實都是凌雲仙宗那些大人物挑剩下的,能出崔慶這一位不錯的,便是極為難得了。

「是他,不過師傅難道不問問和他一起弒仙的其他人嗎?」崔慶開口笑道,知道自己師傅心動了。

「額?」

頓時,這位人仙境後期高手看向崔慶。

「另一人是你?」

崔慶聞言大笑點頭。

「弟子不才,也殺了一尊。」

這位人仙境強者足足楞了少許,而後也欣慰的笑了。

「好啊,沒有讓為師失望,你們這群師兄弟之中,也就你最有希望突破到仙人境眼下,能做到弒仙,足以說明你的實力,如此為師也就有底氣為你爭取進入仙緣洞的資格了。」

崔慶一聽,頓時大喜不已,他這次回來便是奔著這仙緣洞而來的。

林楠也是一樣。

「你且去吧,為師會關注外面的情況,第一時間會選擇他入門,當然若是其他人提前選擇了,為師也沒有辦法。」崔慶老者開口說道,隨即身形一閃,便直接朝著凌雲仙宗核心大殿飛了過去。

他要上稟,要挑選弟子,否則哪怕是林楠再驚艷,也輪不到他。

半日後,凌雲仙宗外里三層外三層的圍的掩飾,一位位人仙境強者坐鎮各方,而林楠所在的位置,赫然正是崔慶師傅所負責之地。

崔慶老實的跟在身後,不斷的朝林楠所在方向看去。

崔慶師傅,名為明軒,雖然是人仙境後期,但在整個凌雲仙宗只能排在百名左右的位置,可想而知地位如何了,而今他負責這一處弟子的考核,周圍足足有著五萬人!

五萬人之中,抉擇出五十人進入下一關!

一千比一的概率!

低的可怕!

「好了,規矩你們也懂,最後留下的五十人進入下一關!」明軒淡淡說道,隨手一翻,一道特殊的石台拋了出去,穩穩落在高空中,瞬間放大。

最終,一座方圓數里範圍的巨大平台懸空而立,周圍散發著陣陣精光。

一瞬間,明軒負責區域內的五萬名天人境高手齊齊朝平台上沖了上去,林楠也不例外。

機會,只有一次,五萬人在平台上廝殺,超乎平台範圍,即出局。

一直到最後,留下五十人結束。

這其中是生是死,一概不管不問。

仙界,天人境太多了,完全不缺,無人在意他們的生死。

極為殘酷之法!

適者生存,強者為王!

在這仙界之中,展現的極為明顯。

想最後留下來,只能拚命,死亡也可能只是瞬間的事情。

畢竟,那麼多天人境高手,哪怕是林楠這種強者,一兩位不懼,十位八位也不懼,但是當遇到數十位上百位聯手轟擊的情況,林楠也要咋舌,也要色變飲恨其中。

所以,極其危險,極其殘酷的考核方式。 葉一朵的眼眶微紅:"如果你不原諒我的話,我會想辦法,直到你原諒我,還有,我知道我只要在路彥琛身邊,你看見我,就會想到未央姐的死,我也不想造成你們兄弟倆之間的誤會,所以,我會選擇離開,但是,在我離開之前,我希望你堅強起來,人死不能復生,未央姐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的!"

路彥昭聽到葉一朵的話,猛地轉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懂什麼,你給我滾,我不需要你給我講這些大道理,還有,我跟路彥琛之間的事情,更不用你管,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自己三言兩語,就能化解我心中的悲痛嗎?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可以切身體會另一個人的痛,不會有人能體會的!"

路彥昭說著,痛苦的笑起來,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

葉一朵看著路彥昭這個樣子,她的心裡已經明白,自己無論說什麼,路彥昭都不會原諒她的。

她只能一直愧疚下去,可是,她卻不想讓路彥昭跟路彥琛離心。

或許,當初設計讓秦未央鑽入這個圈套的人,可能就是這樣想的。

如果秦未央死了,還是因為葉一朵的緣故,那路彥昭兄弟倆,肯定會反目。

葉一朵知道,她雖然喜歡路彥琛,可是,她卻不能自私。

就算是路彥昭不能原諒自己,她也要想辦法,讓他們兄弟倆不至於反目成仇。

想到這裡,她深吸了一口氣:"路彥昭,我今天就是來看看你,說實話,你原諒不原諒我,真的沒有那麼重要,我只是希望你能堅強一點,儘快好起來,就這樣,如果有一天,你能原諒我,我會再來見你!"

葉一朵說完,深深地看了一眼路彥昭,轉身離開。

路彥昭神色痛苦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最終低下頭。

他不懂,他為什麼要原諒葉一朵,他原諒葉一朵,誰能把他的秦未央給他,誰又能來救贖他呢。

葉一朵走了,路彥昭依舊要死不活的坐在床上。

雲夢恬沒想到,葉一朵這麼快就出來了。

她睜大眼睛,震驚的看著葉一朵:"這就說完了?"

葉一朵點點頭:"對啊,我們該說的話,已經說完了,走吧!"

雲夢恬點了點頭,目光掃了一眼路彥昭卧室的門,最終,還是沒有進去看看。

粉粉媽咪不準逃 雲夢恬和葉一朵,來的快,去的也快。

這件事情,守在郊區別墅的下屬,也沒有當回事。

畢竟,雲夢恬一天幾遍的來這邊,他們也不會太在意。

只不過,自從葉一朵和雲夢恬走了之後,路彥昭倒是開始吃飯了。

路彥琛聽到這個消息,當時就鬆了口氣。

話說,葉一朵和雲夢恬回到公寓里,葉一朵便說自己想休息,一個人回了房間。

葉一朵回到房間,直接給家裡打電話。

楚蕭接到自家閨女電話的時候,有些吃驚:"朵朵,你怎麼想起給爹地打電話了?"

葉一朵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爹地,明天上午,我會聯繫你的,到時候,你安排人在我住處周圍,帶我離開倫敦吧,我想回國!"

葉一朵一開口,就給了楚蕭一記重磅炸彈,炸的楚蕭有點反應不過來:"什麼?你要回家嗎?朵朵,怎麼突然想起回家了,實話告訴爹地,是不是路彥琛那個小子對你不好,你實話告訴爹地,爹地幫你教訓他!"

葉一朵聽到楚蕭的話,眼睛瞬間就紅了。

她搖搖頭,悶悶的開口:"沒有,他對我挺好的,我就是想離開這裡,我……我……有一些問題,在電話里,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你跟我媽也別擔心,明天派人來接我就行,到時候,等我見了你,我再告訴你是怎麼回事!"

楚蕭聽得出來,自家女兒心情不好。

他很想從電話那頭飛過來,看看女兒到底怎麼了?

可是,想到葉一朵說明天就安排人,接她離開這裡,他這才穩住心神:"好的,朵朵,你等著,明天爹地就安排人來接你,不管遇到什麼事,你都不要害怕!有爹地在呢!"

葉一朵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她哽咽著開口:"恩,我知道了,好了,爹地,我先掛了,明天記得安排人過來!"

葉一朵說完,就掛了電話,她害怕自己繼續說下去,會直接哭出來,害的楚蕭擔心。

掛了電話,葉一朵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癱軟了一般。

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可以讓路彥昭不會跟路彥琛起爭執的辦法,也是希望路彥昭能慢慢原諒自己的辦法。

那就是離開路彥昭的視線,讓他不再想起那些傷心的往事。

而她離開路彥琛,路彥琛自然也不會再為了她,跟路彥昭起衝突。

她心裡也不會太愧疚,所以,她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晚上,路彥琛回到家裡的時候,葉一朵很乖巧。

彷彿之前幾天所有的負面情緒,都消失不見了。

路彥琛知道,因為秦未央的事情,葉一朵自責愧疚的要命。

所以,他這幾天也只能小心翼翼的,不在她面前提起路彥昭的事情。

吃完飯的時候,葉一朵主動問及路彥昭的情況:"小白哥哥,路彥昭他還好嗎?"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神色微動,開口道:"他今天已經開始吃飯了,情況開始好轉,你也別擔心了,一切都會好的!"

葉一朵點了點頭,她想,路彥昭應該是聽懂自己的話了。

一頓飯,葉一朵吃的非常平靜,平靜的讓路彥琛有點心悸。

因為葉一朵的行為,看起來實在是太安靜了,有點反常,讓他的心裡,總是有點不安。

晚飯後,葉一朵就去睡覺了。

路彥琛本來想跟她好好談談,最終也放棄了。

第二天早上,路彥琛出門的時候,葉一朵還在睡覺。

路彥琛走過去,在她的眉心親了一口:"朵朵,我有點事情需要出去一趟,你好好在家呆著!"

葉一朵睡得迷糊,點了點頭,睡意朦朧的恩了一聲,翻身繼續睡覺。

路彥琛知道,孕婦一般情況下,都比較困,所以,他也沒有說什麼,就任由她繼續睡,便離開了。

葉一朵聽到開門聲和關門聲,她躺在床上,眼睛睜開,一點都沒有剛才睏倦的樣子。

她的眸子閃了閃,心微微沉了沉。

或許,這次走了,很難再見路彥琛了。

可是,她還是奢望,路彥昭又能原諒她的那一天,那樣,她就會回到路彥琛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