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濤聞言,也是再度點了點頭,葉天現在所表現出來的認真和凝重,也是讓得葉濤極為欣慰。 父子二人的談話終於結束,葉天也是對著議事大堂之外行去,而剛剛跨出議事大堂的大門,葉天便是看到那慌張跑開的林軒兒。

旋即葉天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開來自己方才和父親的對話,這丫頭是全部都感知到了。

搖了搖頭,葉天再度微微一笑,旋即也是對著自己的房間徑直而去。

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的確不是談論兒女情長的時間,即便自己這樣說會傷了林軒兒的心,可自己卻是沒有其他的選擇。

而另一邊,霍都則是在不斷的向家族的眾人解釋著葉天為何會身穿林軒兒的紗衣回到家族之中。

方才在議事大堂之內發生的一切,霍都都盡收眼底,葉天作為葉氏家族的族長,從來沒有面對過如此嚴厲的對待,更沒有見到他跪在前族長的面前!

而這一次,前族長如此嚴厲的處理這件事,可見前族長對這件事的重視!

而且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族長不得已而為之,眾人聽完這個事之後,自然不會再對葉天有任何胡亂的猜測,所以此時的他們看著葉天身穿紗衣回到房間的身形,也是沒有任何多想。

不過,這些聽了解釋的人當中,卻是不包括葉允。

之前的葉允看到葉天和林軒兒雙雙後來的身形時,就已經傷心欲絕了,那個時候的她直接奔回了自己的房間,對於霍都的解釋自然是一無所知,所以此時的她依然是淚流滿面。

而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自然沒有多餘的時間去顧及葉允的感受,更何況這件事葉允遲早都是要知道的,既然如此,早知道了或許也沒什麼壞處。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葉天便是迅速對涅槃尊者問道:「尊者,你也看到了,現在形勢危急,我必須馬上找到煉丹師,突破化天境!」

而涅槃尊者聞言,卻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說道:「小子,你以為煉丹是玩兒呢?就這枚化靈丹來說,堂堂四品丹藥,煉製起來沒個十天半個月,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你覺得,你能來得及嗎?」

葉天聞言,卻是無奈而又著急的緊皺眉頭,當即便是再度說道:「那您說,現在該怎麼辦嘛!?」

涅槃尊者再度嘆了一口氣,沉思良久之後終於是開口說道:「現在嘛,倒還真是有一個辦法,不過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您說!」

涅槃尊者終於說道:「你的七經八脈已經打通了二分之一,如果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將七經八脈全部打通,你的靈巢就可以恢復正常狀態,實力也可以瞬間提升至化天境後期,到那時,或許能夠和那個叫什麼奎懸的傢伙一戰!」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狠狠搖了搖頭,暫且不說需要幾天的時間,即便自己真的突破到了化天境後期,面對奎懸那個涅槃境中期的傢伙,也根本沒有勝算!

「尊者,你就別開玩笑了!」

葉天很是著急,卻又極為無奈,眼看著天越國生死存亡在於一朝一夕間,自己卻只能在這裡浪費時間,葉天自然焦躁難安。

而涅槃尊者自然也知道葉天心中的顧慮,當即便是再度說道:「我沒說讓你一個人和奎懸作戰嘛!不是還有我呢嘛!」

聞言,葉天卻是再度搖了搖頭,旋即說道:「尊者,您別騙我了,您的身體狀態您自己也清楚,說好的要好好休養的,我若是讓您和我一起戰鬥,我還是人嗎?再說了,您現在身體出現了狀況,即便和我一起對戰奎懸,只怕您也無法發揮真正實力的一半!勝算依然很渺茫嘛!」

葉天的一番話,也是說的涅槃尊者無話可說,葉天的每句話都非常在理,涅槃尊者也的確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態,如果戰鬥起來,的確無法發揮真實實力的一半。

拒嫁天價冷少 「可是……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不過涅槃尊者依然是極為無奈,很顯然,他也知道,現在除了這個辦法,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當即便是對葉天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也是再度疑惑的皺起眉頭,思索了良久,的確想不出一個好辦法。

煩躁的葉天也是直接躺在了床榻之上,腦海之中一片混亂,葉天覺得自己現在耽誤一秒鐘,南境就多一具天越軍的屍體!

片刻之後,葉天猛然從床上竄了起來,而後驚喜的說道:「有了!」

聞言,涅槃尊者也是一怔,顯然是沒有想到葉天居然真的想出了一個辦法。

「尊者!你先告訴我煉丹師的名字和位置,我去尋找他的途中努力打通七經八脈,到時候,丹藥成型,我先突破化天境,而後再恢復靈巢,或許,有機會直接突破到涅槃境!」

葉天此刻一臉期待的說道。

而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乾咳了兩聲,旋即大笑道:「小子,你以為涅槃就是你想突破就能突破的?即便你的靈巢有問題,現在恢復有可能直接突破到化天境後期,可是,等你吞服了化靈丹之後,實力自然可以突破化天境,到時候,你的真實實力或許可以和涅槃境初期的傢伙比肩,但是,你若是想要瞬間突破到涅槃境,沒有涅槃丹是不可能滴!」

涅槃尊者倒也不怕打擊了葉天的自信,說出此話的他沒有絲毫的遲疑,顯然沒有顧忌葉天絲毫感受。

而葉天聞言,也是再度失落的垂下腦袋,不過片刻之後,卻是再度抬頭,旋即堅定道:「不管那麼多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我只能拼一拼!」

涅槃尊者再度怔了怔,葉天如此堅定的態度已經讓涅槃尊者感覺到大事不妙,每次葉天漏出這樣的姿態,涅槃尊者就知道,九頭牛都拉不回葉天的想法。

所以,涅槃尊者倒也沒有再白費力氣,當即便是無奈道:「既然你偏要走這條不尋常之路,我倒是可以成全你,關於煉丹師的人選嘛,容我再好好思量思量,最好能找到一個六品煉丹師!」

得到涅槃尊者的支持,葉天當即便是興奮的緊握雙拳,旋即目光盯著自己房間的房頂,咬牙道:「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過!」 絕寵億萬甜妻 但是也不知道他們身上的這些植物枝條,到底是什麼做的,無論他們怎樣掙扎,這些枝條都是越收越緊,根本無法掙脫。

那最先來到院子的高階修者,眼看著火系的術法就要蔓延到他們身上。

手上瞬間拿出了一塊黑色的玉牌,狠狠地咬破自己的中指之後,一滴血珠迅速的朝那黑色的玉牌上飛了過去。

一道衝天的紅光,頓時從那黑色的玉牌中爆發了出來。

那片紅光,迅速的朝沐靈夕他們的方向聚集了過去,瞬息之間,就在他們的頭頂,形成了一片紅色的厚實雲層。

雲層中隱隱的有數道白光閃過,一片密集的黑色箭矢,忽然之間從那雲層中沖飛而出,迅猛地朝沐靈夕他們射去。

所有的狂戰隊員,看到這一狀況后,手中的靈力全都開始朝沐靈夕的身體匯聚而去。

沐靈夕在看到那人手中的黑色玉牌之後,就知道那人,估計又發出了什麼高階的符咒。

手中的靈力,瞬間一陣閃爍。

綠色的植物枝條,頓時在他們的頭頂,集結成了一片密集的防護網。地上的土石,也不斷的開始朝著防護網上聚集了起來。

院內的池水一陣翻湧,直接將沐靈夕等人,以及剛剛形成的植物護盾,全都包裹了起來。

只是看那厚實的紅雲,沐靈夕就知道,這個高階符咒的威力絕對比之前那個護衛所使用的符咒強大多了。

只見那黑色的箭矢,乒乒乓乓的撞擊在了那層剛剛凝聚的水盾之上,水盾上頓時被撞擊出了大大小小的裂痕。

沐靈夕快速的變換著,水盾的組成形式,只見那水盾,從原本堅硬的外殼,變成了一層柔軟的彈力防護罩。

原本脆弱的水盾,瞬間變得強韌了起來。

所有的黑色箭矢,全都被那柔軟的水盾反彈了回去。那片紅雲頓時一陣激蕩,裡面的陣陣白光,更加快速的閃爍了起來。

一個個像是透明氣泡的圓形球體,忽然之間從紅色的雲層之中緩緩的降落下來。

裡面蘊含著一種,五顏六色的粘稠液體。

那圓形的球體看上去普通,但是沐靈夕可不敢掉以輕心。

手中的靈力再次加大,原本薄薄的水盾再次加厚,表面上更是浮起了一層密集的尖刺。

當然五顏六色的氣泡接觸到尖刺上時,瞬間爆炸開來。

裡面的粘稠液體,在那氣泡中被炸開,四濺在了水盾之上。

一陣嗤嗤的聲音響起,水盾頓時被那粘稠的液體侵蝕出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破洞。

報告皇上,王妃要和親 原來那圓形球體里的粘液是帶有腐蝕是性質的,水系的護盾沒有堅持多久,就被那液體侵蝕透了。

還好沐靈夕在水系的護盾下,又施加了一層植物和土石形成的護盾,那些腐蝕性的液體,才沒有直接掉落在沐靈夕等人的身體上。

然而就在這時,沐靈夕之前施展的火系術法,早已經順著植物的枝條,蔓延上了那些修者的的身體。

那些修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火焰,迅速的蔓延上他們的身體。 葉天的這個想法其實並不是空穴來風,畢竟自己的靈巢一直都有問題這一點,葉天是一直都知道的。

而且,後來還從涅槃尊者那裡得知,自己的實力其實是可以恢復到正常狀態的。

而此時的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再度盤坐在床榻之上,涅槃尊者也是再度無奈的嘆息道:「你這小子,就算你不累,也得讓我休息休息吧?你這麼拚死的修鍊,我也得陪著你呢!」

聞言,葉天也是微微一笑,當即便是說道:「嘿嘿,尊者您儘管休息,我只是嘗試打通七經八脈而已。」

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用嗔怪的語氣說道:「呵!你都說了是打通七經八脈了,我還休息什麼?」

葉天沒有再說話,只是嘿嘿一笑。

「哎!也罷,誰讓我攤上了這樣一個不要命的徒弟呢!」

至尊小神醫 涅槃尊者再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如此說道。

說完之後,兩個人便是不在廢話,直接進入到修鍊狀態。

在之前的嘗試中,葉天已經打通了好幾條經脈,而此時此刻,也是在涅槃尊者的指導下,繼續嘗試打通剩下的那些經脈。

對於葉天來說,目前最大的敵人就是那風墟國的奎懸,雖然說鬼宗也一直都在虎視眈眈,但鬼宗一向都是神秘莫測,根本沒人知道他們下一次對天池城發動的進攻會是什麼時候。

所以,現在的葉天也只能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風墟國的這個奎懸之上。

而奎懸的實力則是葉天現在最為明確的目標,葉天現在只是魂覺境後期而已,即便打通了七經八脈,實力可以一躍突破化天境後期,距離涅槃境中期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葉天知道自己現在的時間非常短暫,自己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將七經八脈打通,而且還不能立刻恢復靈巢,要等自己吞服了化靈丹,突破到化天境後期之後,方可嘗試恢復靈巢!

只有那樣,自己才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突破到涅槃中期!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一下午的時間眨眼即逝,但是這對於葉天來說,遠遠不夠,經脈的打通葉天早已經有了充足的經驗,也知道這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完成的事情。

所以葉天倒也並不著急,雖然夜色已經降臨,但葉天依然沒有睜開自己的眼睛,而此刻的涅槃尊者也是極為認真的指導著葉天,似乎兩個人都忘記了時間的存在。

雖然涅槃尊者在修鍊開始之前不斷的抱怨葉天拚死修鍊,可一旦進入到修鍊狀態之後,涅槃尊者則是比葉天更加認真!

一夜的時間再度流逝,當第二天清晨到來的時候,葉天終於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感受著自己體內那微妙的變化,葉天當即便是對著納寶之中的涅槃尊者說道:「我又打通了一條經脈!」

涅槃尊者也是欣慰的笑道:「你這小子,悟性還真是有些驚人!我原本打算,讓你用三天的時間打通這條經脈,不過現在看來,倒是本尊小瞧你了嘛!」

「哪裡哪裡,都是尊者教的好!」

葉天聽著涅槃尊者的誇讚,自然是極為謙虛,當即便是將功勞全部歸功於涅槃尊者。

而涅槃尊者聽完之後也自然是極為開心,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好了,關於煉丹師的人選,我已經選定了,他的名字叫做邱一丹。」

「求一丹?這名字還真是奇怪啊!不過的確挺符合煉丹師的身份呢!」

葉天聞言,也是有些詫異,這天神大陸上居然還有人起如此奇怪的名字。

然而涅槃尊者當即便是極為凝重的說道:「不是你說的『求』,是邱氏家族的『邱』,你可知道,邱氏的來歷?」

「邱氏?難道是那個傳說中的煉丹家族?」

葉天皺眉思索了片刻,而後也是猜測道。

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說道:「可以呀你這小子!小小年紀,居然還知道煉丹家族邱氏!」

葉天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而後再度說道:「只是無意間聽人說起過而已,其實一點都不了解。」

「呵呵,邱氏家族,是天神大陸上最大的煉丹家族,基本上每一個邱氏人都懂得煉丹之術,不過煉丹一途有深有淺,那些頗有造詣的早已經聲名遠播,不過一些入門級別的,則是不怎麼顯眼,我方才說的這個邱一丹,便是邱氏家族年輕一輩中極為傑出的煉丹師,年僅四十三的他,便成為了一名六品煉丹師!這在煉丹界,可謂是一大奇聞了!」

涅槃尊者也是極為細心的對葉天解釋道。

而葉天聞言,卻是有些無奈的咧了咧嘴道:「四……四十三歲還年輕嗎?」

「在煉丹界里,六十歲八十歲的煉丹師數不勝數,甚至有很多人即便到了八十歲,也只是一名一品煉丹師而已,能夠在四十三歲成為一名六品煉丹師,可謂是千古奇人了!煉丹一途甚至比修鍊一途更加困難,對天賦和根基的要求極高,普通人根本無法進入那個行列。」

涅槃尊者聽聞葉天這不以為然的語氣,當即便是有些著急了起來,他對於煉丹師似乎有著一種莫名的情感。

而葉天也是再度點了點頭,而後說道:「尊者說的是,不過……既然他那麼厲害,我們去找他幫忙,他能答應嗎?」

「這個不好說,不過縱觀整個天越國,我能想到的六品煉丹師,也只有他了,如果你想要在極短的時間內煉製出思品的化靈丹,找他是最好的選擇。」

涅槃尊者思索了片刻,卻是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當即便是再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自己只是想要一枚化靈丹而已,想不到竟然是如此困難。

而涅槃尊者也是感知到了葉天此時的焦慮,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小子,相比其他人來說,你已經足夠幸運了,能夠得到風行者的炎玉,能夠得到我的指點,你不知道少走了多少彎路了!這點小麻煩,就不要再嘰嘰歪歪了!」

葉天再度無奈的點了點頭,而後「哦」了一聲道:「那……我們現在就動身吧!」 那些修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火焰,迅速的蔓延上他們的身體。

那緊緊捆縛著他們身體的植物枝條,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剛一沾上那十幾名修者的身體,瞬間就將他們整個包圍了起來。

一陣陣慘烈的哀嚎,從他們的嘴裡發出。

整個小院中,烈火衝天,那十幾名修者,痛苦的哀嚎著,從一開始的嘶聲烈號,漸漸的沒有了聲息,最終化作了一堆隨風飄散的灰燼。

就這樣,雲家派來的十幾名修者,終是沒有完成他們的使命,同時將自己的性命,當做謝禮送給了沐靈夕。

然而這一次的事件還並未結束,沐靈夕他們頭頂的紅色雲層還並未消散。

剛才的腐蝕性液體,雖然被植物枝條組成的防護罩給攔住了,但是,那超強的腐蝕性液體,也是將植物枝條漸漸的腐蝕出了一些裂痕。

沐靈夕並沒有接觸過這種高強度的腐蝕性液體,一時之間,還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

但是眼看著植物枝條已經被腐蝕出了一片片大洞,若是現在她還想不出辦法的話,很快,那些液體就要掉落在他們的身上了。

所有狂戰小隊的隊員們,也是一陣焦急。但是他們現在除了將自己身體內的靈力,朝沐靈夕的體內輸送,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就在這時,沐靈夕的腦海中忽然,傳出一陣聲音。

「神主,快用你的火靈原種之火,將那植物枝條組成的防護罩全都燒掉。」

希亞的聲音快速的從沐靈夕的腦海中傳出,沐靈夕聞言,手中的指決再次一變。

紅色的火光頓時從指尖上發出,快速的朝那植物枝條組成的防護罩上蔓延了過去。

整個植物枝條都開始熊熊的燃燒了起來,那原本超強的腐蝕性液體,在沐靈夕那紅色火光的燃燒中,漸漸地變成一團漆黑的粘液,最終化作幾縷黑色的煙霧,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然而,那天上的紅色雲層還並未消散。

只見那通紅一片的雲層之中,白色的光芒越聚越多。就像是雷雨來臨之際,蓄勢待發的閃電一般。

在看到這種狀況之後,沐靈夕就知道,剛才那人所發出的高階符咒,應該是一種連續性的術法符咒。

想到這裡,沐靈夕手中的指決再次連連變動,周圍那一片植物枝條,迅速的朝他們的身體周圍籠罩了過來,地上的土石一陣翻湧,快速的朝著植物枝條中的縫隙中聚集。

水系的護罩先是形成了一層堅硬的冰層,然後又在那堅硬的冰層之外,凝結成了一層像是膠凍狀的防護層。

直至此時,水系火系和土系三種元素物質之間,最終形成了一種陣法,互補互生,生生不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