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葉小小圓溜溜的小臉上,雙眸閃爍著亮光,軟萌的點了點頭,「只是,娘親,外面的人為什麼都在說娘親的壞話,還說,我是您和別人生的!」

小丫頭雖然活潑,但這心思也極為敏感。

如今這外面,都在說這件事情,她年紀小,也知道他們再說娘親的壞話。

她想幫娘親,可他們還要罵她。

那些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小小,那些人會這麼說,是因為有人散布了謠言,所以,你不要因為那些人的話就難受!」

「你要相信娘親!」

葉婠若輕輕揉了揉小小的腦袋,溫柔的說道。

「恩,娘親,小小知道了!」

葉小小微微點頭。

「那你去玩吧!」葉婠若。

「沉木!」

在葉小小離開了之後,葉婠若立刻叫來了沉木,更是在他的耳邊說了一番話。

沉木在接到了葉婠若的命令之後立刻照做。

頃刻之間,原本說葉婠若水性楊花給攝政王帶綠帽子這件事情,一下子變成了當今太子帶葉傾寧前往神醫閣的事情。

甚至還有人說,兩人在去的路上曖昧不清。

「天吶,太子不是過幾日要迎娶林家大小姐林洛了嗎?怎麼這個時候,傳出來這種事情。」

「要真是這樣的話,這置林家大小姐於何地!」

「就是啊,而且這葉傾寧看著,不是很得體大方嘛,不像是那種人,怎麼會和太子搞得不清不楚!」

「不過還別說,幾日前,我的確看到太子帶了不少人坐著轎子去了郊區,這轎子里,看起來似乎還有個女人,我當時還奇怪呢!」

「現在看來這女人恐怕就是葉傾寧了。」

如今太子和葉傾寧的事情,眾人議論紛紛,一下子掩蓋了之前說葉婠若名聲的事情。

畢竟太子那樣的辛秘,大家更為在意。

「王爺!」

「之前外面再傳王妃水性楊花給您帶了綠帽子這事,如今竟然沒了!」

「現在都再說葉傾寧和太子君九墨的事情了!」

「王爺,我們派出去找散布謠言的人還要繼續嗎?」

攝政王府內,獨玉擰著眉頭將這外面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夜北溟。

夜北溟眉心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著。

這風向變得這麼快。

看來是婠若自己解決的。

既然如此,現在外面都是不利於葉傾寧的,他也不必再去尋找那些散布謠言的人了。

「不必!」

夜北溟沉著聲音說道。

「對了,葉傾寧走了嗎?」夜北溟道。

「王爺,葉傾寧這幾日回了葉家,不過看那樣子,似乎還會再回來!」

「到時候,是直接不讓她進來還是怎樣?」獨玉恭敬的道。

「等婠若回來了,便將她趕走!」夜北溟說道。

而此時葉家,葉傾寧已然回到了府中,從回到了府中之後,她就一直有意無意的再說著葉婠若和別人生了孩子的事情。

畢竟,她知道如今葉婠若那麼高調的出現在京都,她活著的這件事情瞞不住了。

葉家人遲早知道。

她必須先發制人,讓葉家人討厭她。

那樣的話,就算這個女人再回來,那又如何?

葉家沒有一個喜歡她的,都巴不得她離開的。

到時候,她還是左丞相的千金,京都的貴女,萬千男子的夢中情人。

「老爺,彆氣壞了身子!」

「婠若那丫頭,許是有苦衷的,她能活著就好了!」

雲心看著葉青雲一臉氣憤的模樣,在一旁勸說道。

「是啊!爹爹,姐姐當初能活下來,我們誰都沒想到,也許她是遇到了救命恩人,所以才會替那人生下孩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對了。」

潛龍忽然起身,從柜子里拿出一個黑匣子,道:「這幾天你的電話打不通,這是夜鷹讓我交給你的,說是傀儡在西南那邊給復原了,想著也許你能用到。」

陳天龍當即接了過來。

傀儡精通各種機關器械,將黑匣子復原還是沒什麼難度的。

也許傀儡剛開始的目的只是一時技癢,但陳天龍現在還真的挺需要這個盒子的。

血殺部落追殺他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黑匣子。

如今血殺部落的大老闆跑了,大老闆肯定是要回來複仇的。

更重要的是,他已經得知,血殺部落背後還有神秘勢力。

還有一個信息差,那就是,對方並不知曉陳天龍已經打開了黑匣子,已經取走了黑匣子里的殘圖。

關鍵時刻,這隻修復好的黑匣子也許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將盒子收好后,陳天龍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微微昂首,眼中掠過一抹厲芒。

今天已經是七日之約的第六天了。

「是時候收網了。」

他雙手負背,緩緩說道。

……

上午十點。

陳氏集團。

總經理辦公室。

郭東平斜靠在椅背上,手指輕輕敲擊著膝蓋,抬頭看著天花板,眼睛輕輕眯起,面色顯得不太好看。

陳氏集團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股價暴跌,股民們紛紛拋售,陳氏集團內部更是炸開了鍋。

上上下下都流傳著陳氏集團要破產的流言蜚語。

可是……

這真的僅僅是流言蜚語嗎?

老闆陳天龍的死訊甚囂塵上,陳氏集團更是被千億體量級的大家族雪家給壓得喘不過氣來。

已經有一夥神秘人在暗中收購陳氏集團那些被低價拋售出去的股票了,郭東平很清楚,那肯定是雪家的人。

等雪家擁有足夠的話語權,陳氏集團就要再次易主了!

「爸,天龍哥哥……真的出事了嗎?」

郭沫沫站在郭東平身後,雙手搭在父親的肩膀上,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郭東平嘆了口氣。

儘管他也不願意相信,但陳天龍的座駕在隧道里被炸得只剩框架,這事兒新聞上已經報道了不止一遍。

如果陳天龍還活著,又豈會至今還沒有出現?

「李總,李總你不能進來!」

這時,門外響起一陣爭執聲。

接著,房間的門便被重重地推開了。

一個戴著金絲框眼鏡的中年男人,大踏步走了進來。

郭東平的小助理很歉然地沖著郭東平說道:「不好意思郭總,我實在攔不住李總……」

「沒事,你下去吧。」

郭東平擺了擺手,並沒有怪罪小助理。

這一幕,他早就料到。

陳天龍接管陳氏集團后,便將大權交給了郭東平。

郭東平接手公司後主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幫公司走上正軌,順利運營;第二,為公司廣納賢才;第三,則是清理公司蠹蟲,以及上官家族安插進來的人手。

這些日子,郭東平的清理大計一直很順利,可唯有一個人,想要清理並非易事。

此人便是眼前這位公司副總裁李山真。

李山真是上官家族的人,而且直至如今,還有幾位股東一直在支持他。

在沒有找到合適的理由之前,郭東平很難將他趕出陳氏集團。

「郭總。」

李山真進屋之後,立馬冷笑一聲,道:「陳氏集團遭逢大難,董事長不見影蹤,你這位總經理也無計可施。現在股東們損失慘重,你是不是應該給股東們一個交代啊?如果這個位置你做不來,倒不如早日換我來做。」

李山真背後站著的是上官家族,倘若換他來做,也許真能讓陳氏集團停止動蕩。

但如此一來,陳氏集團就再次落入上官家族的手中了。

一旦召開股東大會,所有股東為了利益紛紛站在李山真這邊,無論他的總經理之職還是陳天龍的董事長之職,恐怕都保不住了!

「李山真,公司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你現在跳出來想要謀權篡位,是不是太早了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