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決定找找看。

「你想種蘑菇?」朱建安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葉靈。

頗有種「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思。

但是小女孩有這樣的志氣,他也不好打擊,於是把資料都幫她搜索了一遍。

「咦,這個不難呀,只要有大棚,然後控制好溫度跟濕度,至於消毒……」朱建安一邊搜一邊皺眉,似乎有什麼難解的難題。

「怎麼了?朱老師?」

「沒有……小月呀」朱建安把手機收了起來,然後語重心長的跟她說:「這個培植技術需要很多高科技的投資,你一沒技術二沒資金三還沒人力,做這樣的事情是做不起來的,你還是先念好書,長大了再說,哈……」

葉靈眨眨眼,沒有應他。

「朱老師,我在山上就採到蘑菇了,那也沒有什麼技術就自己長出來了,有沒有可能……」

「哦?是在哪座山呀?」

「就是在我們背後的那座山啊,不過不是近的,還要再翻過一座,因為近的這座都被找過了,沒什麼,後面那座才有。」

「小月呀,山上長出來的,你採到很多嗎?」朱建安又追問道。

「不多。」

「所以呀,這山上長出蘑菇來,就像是一個意外,要怎樣的巧合才會出現意外呢?當然是很少了。但人工種植就不一樣了,你要通過高科技的技術來製造出這樣一種巧合來,這花費的成本可就不少了。」

「小月啊,你想想」朱建安又勸道:「如果是那麼容易就能做成的事,哪會輪到你一個小孩子去做是不是?有那麼多的大人,他們的腦子是草做的嗎?有錢賺的事情他們不會去做嗎?如果真的能賺錢,他們怎麼會把機會讓給別人對不對?誰也不願意窮一輩子不是?」

葉靈想想也是,這裡的人也不是不認識蘑菇,而蘑菇的價格也不低,至於為什麼沒有大量的種植,要麼就是技術問題,要麼就是不賺錢,而這兩樣……不賺錢應該是最主要的原因吧,哪有人有錢都不賺的對吧?

葉靈嘆了口氣,本以為找到了一條賺大錢的路,誰知道路不通了。

還是乖乖的回去種紫蘇吧,紫蘇各種成本都不高,雖然賺的不是大錢,但是錢夠用就先用著吧,她想想還有什麼其它可以賺錢的。

葉靈邊開墾自己的菜地邊想著。

誰知道差點被一個小石子砸中。

葉靈看見一個小男生邊跑還朝她做鬼臉!

要不是要幹活,她就追上去把人揍一頓了!

「臭小子你在幹嘛?!」

葉靈剛低頭繼續幹活,卻聽到小男生的怒聲。

「誰讓你扔小月姐姐石子的!」

葉靈一聽像是小晚晟的聲音,連忙跑過去看個究竟。

齊晚晟差點被小男生摔到地上,葉靈連忙把人拉住。

「要打架是不是?」

把人拉到身後,葉靈瞪回去。

小男生剛感受了自己的手被葉靈有力的抓住,像鉗一樣,有點慫了。

「誰打他!他自己先來打我的!」

「你拿石子扔小月姐姐!我剛看見了!」

「關你什麼事!」小男生梗著脖子說道。

「就不準欺負小月姐姐!」齊晚晟從葉靈後面要竄出來保護她。

葉靈把人拉加後面。

「以後不準打架。」這話是對齊晚晟說的,但眼神卻是直視著小男生。

小男生斜眼看她,最後僵持不住了才說:「誰打他了!他不動我我幹嘛動他!哼!」

哼完後邊跑邊朝齊晚晟喊:「不知羞!才不要跟女生玩!」

齊晚晟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葉靈看人走遠了,便對他說:「回去吧,以後不要隨便惹人,你又打不過人家。」

「他欺負你!」

重回一把火 齊晚晟一副義憤的樣子。

「你先保護好自己。」再來談保護我。

齊晚晟抿緊了唇瞪著她。

「我說的是事實。你想保護別人,你自己要先長大,沒有力量,怎麼保護別人?」

像她一樣,如果有足夠的力量,也不至於讓外婆連就醫的機會都沒有。

齊晚晟看著葉靈離開的背影,唇抿得越來越緊……

一一一

葉靈看著自己地的紫蘇發芽了,一有空就去地里蹲著,每長一絲高興就多一點,就像看著錢慢慢印出來一樣。

葉靈又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再檢查了一遍,發現有的地方還是圍得不夠防護,於是又去砍了一些荊棘插在地里,這樣的話,如果不是故意放牲口進去,是不是會踐踏到小苗的。

做完這些,葉靈才放心的離開。

走到一半的時候,葉靈突然回頭,總是感覺有某些視線跟著自己一般。

可是背後看不見人。

葉靈轉了轉手腕,一直以來,自己不管是到哪個世界都習慣練健身操,這個身體也不例外,雖然不是太久,但是她發現了一個秘密,自從上個世界學了醫,前個世界又領悟了靈氣,她對身體的了解簡直可以說是赤赤的,連個關節都一清二楚那種,所以她才膽敢給外婆作針灸。

如果現在有人想對她做什麼的話,倒是已經不會像一開始一樣連去河邊抓個蝦都怕的那種了。

而且她也想知道,到底是不是那個人,一直想對她下手。

葉靈若無其事的走著。

那種感覺又像是消失了一般,難道只是半路遇到的,然後分開了。

還是她回頭的動作把人驚跑了?

這樣看來,倒不像是慣犯。

如果是慣犯,這點心理素質是做不成的。

想到這,葉靈的膽又壯了三分。

越是生手越容易露出破碇,她這個歷練了多個世界的「高手」,總也不會敗在一個剛出爐的「小毛賊」手上的。

葉靈甚至哼起了歌來,既然沒什麼可怕的,她怕他幹嘛,要是敢動手,那就試試看咯。

她現在的力量,可不輸給一個大人了。

到時鹿死誰手,試試看咯。 果然信心壯人行。

葉靈一路平安到家。

總裁的失寵新娘 人真的不能弱,彷彿一弱就全世界都會欺負你一樣。

還是有力量在手比較自信一點。

葉靈又開開心心的過了一天。

直到來了兩個婦女說叫她帶她們去采蘑菇。

她們自我介紹是朱老師讓她們來找她的。

朱老師?葉靈想起自己是跟他提過。

他也想吃蘑菇?

「可是,我外婆沒人照顧。」

葉靈攤攤手。

出趟門可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兩個婦人面面相覷,似乎是沒考慮過這種情況。

於是有個婦人出門打電話。

葉靈眨眨眼,聽著婦人的說話聲。

了解到某些事。

她垂垂眸,但抬眼時什麼也沒有表現出來。

打完電話,兩個婦人又自己商量誰留下來,葉靈看她們猶豫不決,在旁邊說了句:「如果要去,我們需要早點出發,要走二個小時才能到。」

「二個小時?」兩人發出驚呼。

「嗯,對啊,因為要爬過那座山到後面那座山才有哦。」

「你的意思是走二個小時的山路,采完還要走兩個小時才回到這裡?」

戀上”黑老大” 「嗯,可能不止兩個小時,大概而已,我們都是早上去晚上回來的,所以也沒那麼准,但二個小時不會少了。」

「那……你去吧。」兩個從爭論誰留下來,到爭論誰去。

最終,朱老師的老婆朱夫人去。

葉靈微微一笑:「阿姨,你有帶水嗎?我們每次上山都會帶水和吃的,都是自帶的哦。」

朱夫人看看自己就一個筐,一副想甩手不幹的樣子,但最後都忍了下來,又吩咐同行的婦人去村裡的小賣鋪買了雪碧和餅乾。

葉靈什麼也不說,等她準備好了,又吩咐了一番婦人,便帶人出發了。

裝作天真,葉靈一路隨意的聊著天。

「朱老師很喜歡吃蘑菇嗎?」

「呃……是吧。」朱夫人似乎也不是太清楚的樣子。

「鎮上沒得賣嗎?自己來采挺累的,有錢的話,自己買一點來吃也不太貴吧?聽說要晒乾才貴。」

「就是,十塊八塊吃個夠了,還……」朱夫人看了一眼葉靈,沒有說下去。

葉靈淺淺一笑,沒有追問。

走了不到半個小時,朱夫人已經開始喝她的雪碧。

葉靈看著還沒有一半的路,雪碧已經喝掉一半,不得不提醒:「阿姨,我們的路還沒有一半,你的水不能喝光了,待會回來還要喝水的。」

而且你是以餅乾充饑,到時沒水的話咽得下么?

正在暢飲的朱夫人:……

默默的蓋上了蓋子,放時籃筐。

葉靈看著開始喘氣的朱夫人,只能放慢腳步。

而朱夫人,已經受不了的往路邊坐了下去。

葉靈只好跟著歇腳,也不多問。

可能是羞於一個大人還跟不上小孩子,朱夫人硬是氣喘吁吁的挺到了目的地。

看著深山老林,朱夫人吸了一口氣,「就這地方啊?」

葉靈點頭。

朱夫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葉靈則把她帶到了自己上次採到蘑菇的地方。

「蘑菇呢?」

「采完了啊。我上次就是在這採的。」你不是讓我帶你來采蘑菇的地方嗎?我上次就是在這採的,沒錯呀。

朱夫人噎著一口氣,也不能跟孩子怎麼計較。

「那,哪裡還有蘑菇?」

「找呀。」難道蘑菇會自己跑過來呀。

「去哪……」朱夫人把話吞了回去,明白葉靈的意思。

「那我們在剛才下來的地方會合,你要記得回來的路哦。」葉靈吩咐道。

她也還是個孩子,丟了可是不負責找大人的。

葉靈明晃晃的眼神,朱夫人吞了吞口水,這深山野林的,她要怎麼找呀?

葉靈沒怎麼理她,既然來了,她是不打算空手而歸的,正好還想再來看看呢。

葉靈之前有了點經驗,這次又再往裡進深了些。

她之前在深山裡還有一項鍛煉過的技能,可不是用上了嗎?

如果能找到一株半株,也是一筆不錯的收入!

而朱夫人之邊,則是在原地轉了半小時,發現真的找不到什麼東西,也只好再往其它地方再進深些,雖然在家待了十來年,但始終也算是農村出來的,做做心理建設,膽氣還是有些的,一步步試探著向前走,總不能一點收穫都沒有,不然回去的時候面對什麼她自己是最清楚的。

只可惜上天不是很眷顧她,找了大半天,怕是就那麼一斤八兩的樣子,倒是草藥扯了一點,煮個涼水什麼的,雜七雜八的塞了半筐,也算看得過去。

而葉靈這邊收穫還可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