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葉靈沒有轉頭過去,但感覺到了曲星辰實在的把她看了遍。

「累嗎?」

「還好。」

曲星辰抿抿唇,不再問她。

葉靈認真聽著規則,在規則里做事才是取勝的方法,她忍不住又看了看曲星辰,待會一起的時候,記得提醒他不要拿第一了。

她微微嘆口氣,感覺曲星辰未必會同意。自己有能力拿第一,卻故意不拿的話,一般人是不肯的吧?何況是這種公眾場合?

可是他如果再勝出的話,對他們不會有什麼好處吧?葉靈有些疑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那樣勸他,是為了他還是為了自己?

她為什麼不想讓他得第一了? 葉靈抿著唇,目光有些漂浮。

「身體不舒服嗎?」

兩人要配合遊戲,葉靈卻有些不在狀態。

葉靈聽到問話連忙搖頭,看見自己組落後了,馬上奮起直追。

本來比她們組快的突然失誤,需要從頭再來。

葉靈在想要不要自己也失誤,這樣就不會得第一了,這樣想著,只是微微一動,但曲星辰馬上救場,看著他下意識深呼一口氣,心裡有些不忍。

如果他很在乎能不能得第一怎麼辦?

那先問問他的意見吧。

葉靈他們組又勝出,但是鏡頭卻只對準他們拍了一下,就移到另一位女星身上,女星正埋怨她的拍檔。

「他都顧著自己走……」

遠遠聽見女星的話一出,男人垂首,再抬起頭的時候,口裡道歉說:「剛才是有點心急,是我的錯。」

男人承擔了責任,可是女星還是嘀咕了一句:「還說是體育冠軍呢……」

體育生握了拳,但很快又放下,一臉禮貌的笑容。

葉靈收回自己的目光,看見曲星辰正望著她。

葉靈沖他一笑,他眸色一深,把她收進了自己眼底。

葉靈看向古月,似乎玩得蠻開心,明明已經輸了,但是還開開心心的玩下去,而男星則一臉寵溺的樣子。

正看得起勁的葉靈被人摟了腰。

不,應該說是她放在背後的手被他牽住。

掌心還被他的手指按了按,彷彿在提醒她忽略了什麼。

或許是被那邊的情緒影響,葉靈抬頭看他的時候,眼裡還帶著笑意。

溫柔得像盛開的鮮花。

曲星辰暗暗咽了咽口水,想要移開目光,卻又定定的看著她。

葉靈紅唇微張,小聲的跟他說:「古月玩得很開心。」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曲星辰不太聽清她的話,但是開心兩個字卻進入了他的大腦,「你也可以玩。」

葉靈看看古月,自己大概是做不出那樣的動作來,於是搖搖頭。

曲星辰看著她,又看看她注目的方向,低眉垂首的在思考著什麼。

等古月他們堅持著完成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大半個小時,節目組也不催促,有更多的鏡頭反而是他們慶幸的事。

遊戲得來的東西會讓他們在接下來的事件中活動的更順利些。

葉靈他們自然是得到更好的。

與別人的差別有些大,他們應該是要做砍伐類的事情,她和曲星辰得到的是斧頭,然後有鐮刀菜刀鏟刀水果刀。

能力強的人還給最有力的工具,叫他們怎麼能不領先?

錦冠天下 果然,他們需要自己先砍木柴來做飯。

「你要不要來試試?」曲星辰砍了過半后問她。

之前都習慣一手包辦,這個時候怎麼想到她了?

她還真沒幹過這些活!

眼裡的躍躍欲試,被曲星辰看到了吧。

「我怕我會……慢。」

曲星辰把她拉到自己身邊,聽到她抬頭望著他說的話,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沒關係。」

他的語氣是真的沒關係。

葉靈想了想,做飯這件事也不用爭第一什麼的,那就試試吧。

曲星辰教她用斧頭。

「你怎麼會用?」大家都是城裡人,怎麼你就能不一樣?

「看就懂了。」曲星辰眼裡又藏著一句:你傻不傻?

葉靈認真的把斧頭看了看,似乎操作起來應該不難的樣子。

用過菜刀的人當菜刀耍……差點把斧頭甩了出去,嚇得旁邊拍攝的人都跳了一跳。

總裁大叔惹不起 「現在的人錢都在銀行卡,你揮刀也沒用。」曲星辰眉開眼笑的檢查她的手。

旁邊一個攝影師竟然贊同的點點頭。

葉靈有些羞赧的輕聲說:「我不是故意的。」

「我們知道。」曲星辰摸摸她的頭,把斧頭撿了回來,然後教她使用方法。

葉靈這回可認真了,真不想再出一次糗。

等她掌握了技巧,砍得不亦樂乎。

曲星辰乾脆放手讓她砍,自己去準備生火做飯。

「看我棒不棒?!」葉靈抱著一堆柴火回來。

曲星辰連忙接過,一把放下,竟然在口袋裡掏出了手帕替她擦臉。

「你竟然帶手帕?」這是多少男生不會做的事情?

看著仰著小臉的某人,曲星辰忍著親下去的衝動,幫她清理臉上的污跡。

「不然呢,想做只貓?」

葉靈想了想,大概是自己臉上花的像只貓,瞥了他一眼:「做貓也不錯呀,輕巧靈活又可愛。」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呵呵,你可以試試。」

「我又不是貓。」

「我不介意你做只貓……」

葉靈看著曲星辰突然不說話,正疑惑就看過去,卻發現曲星辰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緩緩的把目光收回去。

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他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跟她說悄悄話:「想看你穿貓女裝……」

葉靈氣得瞪眼。

他繼續討好:「我什麼也不做,只想看看……」

她相信才怪,眼神那麼赤裸!

突然想起古月問他們的事,想到某個內容,葉靈臉突然熱起來,怎麼也壓不下去的那種。

偏偏曲星辰在旁邊說:「你臉紅了。」

葉靈死活不承認:「沒有!」

曲星辰邪魅一笑:「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葉靈戳他:「沒有!!!」

曲星辰偷偷親她:「不急,等我們回去……」

只說半句,目光灼灼而幽深。

葉靈拚命搖頭,眼裡帶著些驚慌。

曲星辰看得心裡一緊,連忙安撫道:「我不會強迫你什麼,只要你不願意的事,告訴我,我絕對不做。」

葉靈知道他是真心的。

剛才那一剎那的心慌,她甚至都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她並不是不知道男女朋友之間的那些事,可是,她只能維持最基本的關係,更深入的,她似乎是接受不了,也不願意去接受的,像在心底抵觸著一般。

會不會是她心理有問題?

葉靈看著曲星辰,如果只是她自己的問題還好,到時她離開之後,原主回來的話,應該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了?那時,他會得到更多的滿足,感情應該就會更進很多步,而不是像他們現在這樣只在原地徘徊。

這應該就是曲星辰所希望的吧?他一直似乎也是這樣表現的,明裡暗裡有跟她提到過。

那樣挺好的,不是嗎?

葉靈撇開頭去,不再看他。 ……

陳鋒離開了林若煙的辦公室,手中仍舊拿著那個信封,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倒是林若煙,那一雙漂亮的美眸當中儘是水霧,不動聲色的側過了小腦袋,深處纖細的玉指拭去眼角的淚水,要說能捨得那是騙人的,畢竟經營了這麼長時間,哪裡能不心痛?

而在京城之中,此時正是這些世家大族歡欣鼓舞的時候,林氏財團即將被打下來,就是他們接管林氏財團的時候,能不高興嗎?

而最為高興的就是京城三人組和應家大少爺應海雄了,古風一度感動的淚流滿面,隱忍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把林若煙和林逸打敗了,這下子林若煙知道了吧,林逸不是無所不能的,他也有沒有辦法的時候。

隨著世家大族這邊資金大筆注入股市,林若煙也開始拋售自己手中的股份,當然了,林若煙也不傻,肯定不會比低於市場價來拋售手中的股份,短短十幾天,林若煙就套現了好幾百個億,古風手中林氏財團的股份越來越多,到後面都超過了百分之五十,這下子古家成了林氏財團最大的股東。

隨後,世家大族聯盟的這些人全部都來到了華海,規模是空前的,這麼多企業家同時來到華海,這可不是一件容易見到的事情,這些人聯合在一起,跺跺腳整個國內都要顫三顫。

盛世集團的陳老爺子望著古風:「恭喜古二少爺成為了林氏財團最大的股東,這樣一來,古家可就是國內第一民營企業的掌舵人了,真是可喜可賀呀!」

「沒錯沒錯,恭喜古二少爺!」一旁另一位世家大族的公子哥道。

古風「哈哈」一樂:「各位抬愛了,不過現在我還沒有完全掌握林氏財團,等我掌握了林氏財團,那我一定不會虧待各位的!」

「那是……那是……」

眾人齊聲道,現在古風在這些世家大族當中的影響力可比任何時候都要大,不因為別的,就因為古風打敗了林氏財團。

「沈少,張少,陳老爺子,你們三個人今天陪我去一趟林氏財團的總部。」古風道。

陳老爺子的眉頭緊鎖了起來:「古二少爺,這麼早就去?」

「宜早不宜遲,現在我已經掌控了林氏財團超過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已經有權力要求重組林氏財團的董事會,以防林若煙做出什麼破釜沉舟之舉,我們還是要儘快搞定這件事情才好!」古風沉聲道。

沈從文、張成虎和陳老爺子三個人俱是點了點頭,同意古風的看法。

四個人直奔林氏財團而來,林氏財團此時已經是人去樓空,古風進入林氏財團的時候,卻連一個接待的人都沒有,古風的眉頭忍不住緊鎖了起來,曾經輝煌的林氏財團,現在居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一旁的陳老爺子皺眉道:「古二少爺,我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沈從文同樣道:「沒錯,林若煙不會留給了我們一個空殼子吧!」

「空殼子?」古風輕哼一聲:「我巴不得這樣呢,經過幾次的大清洗,林氏財團裡面這些人全部都是忠於林若煙的,如果只剩下一個空殼子,那我就不必費力的去清洗了,只需要安插我的人手就可以了!」

眾人點了點頭,然後幾個人一起走。

「幾位,這邊請!」

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仔細一看,才發現是美姬子,只是美姬子的神情當中儘是冷漠,很顯然,美姬子並不待見面前的這些人。

古風絲毫不以為意,而且這種時候也沒必要得罪美姬子,別看他們四個人全部都是世家大族的人,可實際上他們四個人都不會任何身手,而美姬子不同,美姬子是伊賀忍者當中的後起之秀,幹掉他們四個人實在是太簡單了。

四個人坐上了電梯,很快就來到了頂樓的待客室裡面,此時的林若煙就在待客室裡面,面前還有一大堆的資料放在桌子上面,古風等人進來了以後,就坐在了林若煙的身邊。

林若煙沒有說話,眼觀鼻鼻扣心,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到。

古風卻是一點也不以為意,坐在一旁,饒有興緻的望著林若煙那張絕美的容顏。

這個女人是他多麼想要得到的,現在就近在咫尺,古風感覺到喉嚨有些乾涸,渾身上下都在散發熱氣,他很想要衝動一次,可是林若煙背後站著的美姬子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林小姐,你敗了!」古風緩緩道,表情當中儘是得意。

林若煙輕抬臻首,緊緊的盯著古風:「你說的沒錯,我敗了!」

古風站起身來,他想要從林若煙的表情當中看出一點求饒,可是並沒有,林若煙雖然失敗了,可表情當中沒有一點求饒的意思。

「林小姐,其實只要你求饒,我還是可以……」

「我不需要,」林若煙冷冷的打斷了古風的話,站起身來,沉聲道:「古風,其實我男人很想要幹掉你們,是我一直沒有同意,否則你們現在早就去了閻王殿,而不是在這裡了!」

聽到林若煙說她的男人,古風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想起了林逸,這個讓人提起就非常可怕的男人。

「好了,不和你說那麼多了,林氏財團已經是你的了,」林若煙拿起旁邊那一大堆的資料,推到了古風的面前:「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說完這番話,林若煙離開了,走出林氏財團的大門,林若煙感覺渾身上下特別的輕鬆,好像身體上面所有的負擔和責任全部都消失了一般。

回到了湯臣一品的別墅中,見到了林逸,林逸的身上還有傷,不過林若煙並不知道,林逸也不想讓她知道,害怕她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