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慕青榮面色微變,緊張地看著葉青。

葉青沒有說話,他來深川市只是為了尋找弟弟葉軍,而不是來掙錢的。找到弟弟,他就要回北林縣,跟家人在一起生活,不會再回深川市。這份工作,他真的幹不了多久。

「我知道,你有更大的志向,雲馳公司沒法讓你把自己的才華施展出來。」慕青榮嘴角掛著一絲苦笑,低著頭,輕聲道:「這樣也好,男兒志在四方,一直蝸居在這個公司,對你並不是一件好事。你應該有更廣闊的天地,有更好的舞台,讓你施展自己的能力!」

葉青嘆了口氣,道:「你不要誤會,我並沒有想過要換工作。我只是……只是不會在深川市住多久而已。」

「為什麼?」慕青榮面色更變,這個消息比葉青要跳槽讓她更是難以接受。


葉青輕聲道:「原因暫時我不能說,以後我會告訴你的。」

慕青榮看著葉青,她知道葉青沒有騙自己。但是,得知葉青以後要走,她心裡還是有種說不出的絞痛。

「那……那你有沒有想過要換工作呢?」慕青榮看著葉青,道:「如果……如果林震南想讓你去給他女兒林花雨當保鏢,你……你會不會去?他開的工資很高。」

葉青微皺眉頭,沉吟了好一會,道:「我會去!」

慕青榮身體一晃,看著葉青,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她原以為葉青不會去的,葉青的回答讓她很是想不明白,這個人怎麼也變得這麼勢利了呢?

慕青榮根本不知道葉青心中所想,他不是勢利,他只是想要一點一點接近林老大。林家,毫無疑問,是最接近林老大的地方。給林花雨當保鏢的話,他就能了解林老大更多的事情,也有機會跟林老大正面接觸,找到弟弟葉軍的希望就更大得多了。

「既然這樣,那……那明天我幫你聯繫林震南吧……」慕青榮表情黯然,她心裡對葉青突然很失望。


葉青不知道慕青榮心裡在想什麼,但從她的表情能夠看出一些不對。葉青沉默了一會,道:「你是不是很生氣?」

「我生什麼氣?我幹嘛要生氣!」慕青榮將頭轉向一邊,故作平靜不看葉青。

「不管你生不生氣,我都想告訴你一句話。」葉青看著慕青榮,道:「你是我見過的,最堅強的女孩子。我很佩服你,佩服你這種執著。如果不是為了那件事,我很願意一直在公司里幹下去。但是,我有我的苦衷,有些事,我必須要做,所以我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希望你能諒解我!」

慕青榮看著葉青,葉青誠懇地面容,讓她知道葉青這不是在說謊。可是,得知葉青要離開雲馳公司,她心裡還是很痛,莫名其妙的痛。

慕青榮輕聲道:「不管怎麼樣,希望你能順利做成這件事!」

「謝謝。」葉青點頭,還想再說話,手機卻突然響起。

葉青接了手機,那邊傳來劉元鬱悶的聲音:「喂,葉兄弟,你今天怎麼沒過來?合同弄得怎麼樣了?今天老闆在催這件事,我也沒敢跟他說太多。你什麼時候先把合同送過來,我已經讓財務把這筆錢結了,你來了,把這筆錢也順便拿回去。工程款我提前付給你,但這合同得先拿回來,不然老闆可要抓狂了。」

聽著劉元這話,葉青心中一陣溫暖。今天幾乎所有跟雲馳公司有業務的公司都來毀約要賬,劉元那邊倒還能這樣撐著,這可是非常難得的。要知道,如果這件事暴露,劉元可就要丟掉工作了啊。他冒這麼大的風險做這件事,這也讓葉青很感動。

「劉大哥,不好意思,今天有點事耽誤了。合同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就給你送過去。」葉青道。

「什麼事?是不是那幾家公司去坑你們了?」劉元低聲道:「哎,這幾家公司也真是的,非要把人趕絕嗎?葉兄弟,你們那邊怎麼樣?你沒事吧?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葉青笑道:「沒事,也不主要是那件事,關鍵今天跟林氏集團這邊簽了一個合同,耽誤了點時間。這邊的事已經處理好了,沒有……」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劉元突然大叫出聲,道:「你剛才說,跟……跟什麼簽了個合同啊?」


「林氏集團啊!」葉青道。

「林……林氏集團?」劉元大喘了幾口氣,聲音很是激動:「深川市的林氏集團?林震南的那個……那個林氏集團?」

葉青:「是的。」

劉元興奮地道:「你們……你們跟林震南的林氏集團簽了個合同?什麼合同?幹什麼的?」

葉青道:「林氏集團新開項目里的監控設備,這項業務交給我們公司來做了。」


「真的?」劉元大喜過望,道:「我的天,你怎麼不早說?那我還擔心個毛啊,林氏集團都把業務給你們了,擺明就是在支持你們。靠,跟林氏集團比,那幾家企業聯合起來也比不上人一根毛。他娘的,你等著,一會我就給老闆打電話,看看他到底是怕林氏集團,還是怕那幾家狗屁企業!」

葉青沒料到劉元反應這麼大,他撓了撓頭,道:「那合同……」

「合個毛同啊,我做主,這合同不用拿過來了!」劉元大笑道:「林氏集團都把業務給你們了,小夥子,以後你們公司可是前途無量啊。葉兄弟,發達了可要拉哥們一把,有空介紹倆業務給我啊!」

葉青不由一笑,道:「劉大哥,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幫你留意一下。」

「行,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劉元笑道:「行了,先不說了,我給老闆打電話去。這王八蛋,今天催了我一天,我他娘的看他一會怎麼說。你先忙,改天有空過來咱倆聚聚!」

葉青放下電話,劉元的聲音很大,旁邊慕青榮基本也聽了個差不多。她微微笑了笑,道:「劉元這個人挺講義氣的。」

「挺好個人。」葉青淡笑回道,兩人之間的氣氛,被劉元這個電話沖淡不少,漫步回了小區。

剛進門,大黑便直接撲過來,湊到葉青身邊,親昵地舔葉青的手。

方亭韻和墨香在家裡,兩女還不知道白天發生的那些跌宕起伏的事情。見葉青和慕青榮回來,方亭韻立馬緊張地問道:「慕姐姐,你們公司怎麼樣了?我聽說,最近深川市幾家公司好像準備對付你們公司啊。」

「沒事了。」慕青榮淡笑,走過去坐在方亭韻身邊。

「真的沒事了嗎?」方亭韻有些不信,發生這麼大的事,怎麼能說沒事就沒事?

慕青榮把今天跟林氏集團簽約的事情說了一遍,方亭韻也是大喜過望。有林氏集團支持,那幾家公司根本不算什麼。最關鍵的是,慕青榮這一次拿到這麼一大單業務,夠雲馳公司一年發展了。而且,林氏集團是一次性把工程款付清,絕不會拖欠工程款,這將讓雲馳公司走上一個良性發展的道路。因為這一單業務,雲馳公司肯定要崛起了,這是慕青榮的一次機會啊!

「慕姐姐,恭喜你,你的付出終於有回報了!」方亭韻衷心地祝福。

「說來說去,還是得謝謝葉青了。」慕青榮看向葉青,葉青進入雲馳公司這麼長時間,雲馳公司接連發生好幾件大事,這一次幾乎垮掉。但是,在最後時刻,雲馳公司還是等到了最大的勝利。如果沒有葉青的話,雲馳公司估計也撐不了多久,最終會像許多小公司一樣,被無情地市場淘汰掉。

一直在看書的墨香突然抬頭看著葉青,道:「哎,對了葉青,你那個叫老王八的朋友去哪了?」

提起這事,葉青腦中突然一亮,他已經有好幾天都沒見過王老八了。這老傢伙,每次到飯點都會準時出現,這幾天怎麼沒見人了呢?難不成這人轉性了,不再蹭吃蹭喝了?

… 葉青不相信王老八這種人會改掉蹭吃蹭喝的毛病,但是,王老八的確治好了他的內傷,說明這個人還是有點本事的。

而且,王老八認識李三爺,看樣子跟李三爺之間還有些淵源呢。只是,葉青實在想不明白,王老八也算是有點能耐的人物了,怎麼會混的這麼落魄呢?

「你找他有事?」葉青頓了一下,道:「我也好幾天沒見過他了。」

墨香憤憤地道:「這個老傢伙,搶了我們班九個學生的零花錢,人家長都找到學校了。」

「呃……」葉青頓時無語,王老八乾的事怎麼就這麼挫呢?想想第一次見他時的情況,就有個中年婦女追著要打他,第二次見面更離譜,這傢伙還在給幾個小學生代寫作業呢。之後每次見面,他要麼是在騙人,要麼就是來蹭吃喝的。而這次更離譜了,搶劫小學生,先不說這是不是犯罪,關鍵你丟得起這個人嗎?

方亭韻驚奇地道:「不會吧,那老傢伙雖然有點無恥,但這種丟人的事,他應該干不出來吧!」

墨香氣鼓鼓地道:「什麼干不出來,他不僅搶了我們班九個學生,隔壁班還有幾個學生也被他搶了。我們學校做了個統計,就這兩天時間,他至少搶了我們學校三十多個學生的零花錢,犯案累累啊!」

方亭韻驚呼道:「我的天,他也真不嫌丟人啊!」

「他那種人,應該不知道什麼叫丟人吧。」慕青榮淡淡地道。

眾人一致認同慕青榮的觀點,王老八那張臉,絕對比秦始皇修的長城要厚得多。

墨香道:「學校最近組織了巡邏隊,附近警察局也派了人在巡邏。他這次別被抓到,要是讓抓到,那些學生家長非撕吃了他不可!」

葉青撓了撓頭,道:「這老傢伙不應該干這麼出格的事啊,兩天之內作案三十多次,他這是要幹嘛啊?」

「誰知道呢,這老傢伙真是沒事找事!」墨香頓了一下,道:「我聽說,他還在那一片兒散步謠言,說什麼前幾次的爆炸都是恐怖襲擊。而且,爆炸案不會停止,他還算到哪裡哪裡會再次發生爆炸,你說這不是造謠嘛!」

葉青無語,這倒是很符合王老八那猥瑣相師的說話風格。這傢伙說起話來就滿嘴跑火車,忽悠人一套一套的,但搶劫小學生這種事,貌似不是他的專業啊。

墨香道:「葉青,你哪天要是見了他,讓他趕緊想辦法給那些孩子家長道歉。不然的話,要讓抓到,他肯定要進去住一段時間!」

「好……好的。」葉青很是尷尬,聽墨香說這麼一番話,他都不想見到王老八了,認識他都是一種丟臉啊。

第二天清早,慕青榮和葉青如往常一樣去了公司。不過,兩人並沒有在公司逗留多久,而是直接又趕去了林氏集團。

林氏集團那邊已經把合同擬好了,慕青榮是趕去簽合同的。而葉青一起去,是因為他要去接受他的新工作,給林花雨當保鏢。

見慕青榮和葉青一起過來,林震南便知道是什麼情況了。他先跟慕青榮簽好合同,而後看著葉青,淡笑道:「葉先生,十分感謝你能過來保護小女,不知道你期望的月薪是多少。」

「隨便。」葉青很隨意地回道。

林震南倒是一愣,看了慕青榮一眼,他有點摸不準葉青的脾氣。他以為,葉青來當保鏢,是被金錢吸引了。現在看來,葉青好像對金錢並沒有什麼概念,隨便是什麼意思?

林震南遲疑了一下,從身上摸出一張卡遞給葉青,道:「這樣吧,這張卡可以透支一百萬,你先拿著用。有什麼需要,你可以隨時告訴我,只要是我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我會儘力滿足你的。而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要保證小女的絕對安全!」

葉青點頭:「沒有問題!」

「那就好!」林震南伸手笑道:「葉先生,希望能跟你合作愉快。小女脾氣不太好,是我寵壞她了。有些事情,麻煩你讓她一些。一會她就要過來了,今天上午她有兩節課,為了安全起見,恐怕要麻煩葉先生跟她一起去學校了。」

「好的。」葉青點頭應道。

慕青榮在旁邊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今天之後,葉青就不在她的公司上班了,她心裡總感覺空落落的。但是,她心底還是支持葉青的,因為她相信葉青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上午九點,林花雨趕到公司,她已經得知葉青要給她當保鏢的事情,小妮子很是高興。

林花雨不等林震南把話說完,便興奮地拉著葉青,道:「葉大哥,咱們今天去哪玩?」

林震南一陣頭大,他是拿這個女兒一點辦法都沒有啊。這馬上就要上課了,她反倒問起來去哪玩了。

葉青看了林花雨一眼,道:「你上午不是有兩節課嗎?我先送你去上課吧!」

「我才不要去上課呢!」林花雨立刻撅起嘴,道:「今天上午是高數課,我最不喜歡這節課了。我們那老教授說個話還啰啰嗦嗦的,煩人死了,我不要去上課,我要出去玩!」

林震南笑道:「花雨,你是學生,上課是你應該做的事嘛。你先去上課,等你上完課,再讓你葉大哥陪你出去玩,好不好?」

林花雨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不要,上課無聊死了,我才不要去呢!」

林震南一臉的無奈,妻子去世的早,林花雨被他溺愛過分,他根本管不住這個女兒。還好林花雨天性善良,雖然脾氣不好,為人任性,但也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這還讓林震南很是欣慰的。

「我先送你去學校吧。」葉青還是那一句話。

「我不要去學校嘛,上課太無聊了!」林花雨眼珠子一轉,突然抓住葉青的胳膊,道:「除非,你跟我一起上課。」

「啊?」葉青頓時愣住了,這算什麼要求?

林震南鬱悶地道:「花雨,你葉大哥只是保護你的,又不是去上學的。讓他去上課算怎麼回事。」

「那又怎麼樣?哪個學校還沒有個旁聽生了?讓葉大哥進去旁聽又怎麼了?」林花雨嗤之以鼻,道:「再說了,你就不怕我在課堂上被人綁架嗎?葉大哥得進教室里保護我,這樣我才能安全啊!」


面對林花雨的強詞奪理,林震南也無可奈何,只能轉頭尷尬地看著葉青。

葉青倒是平淡,他點了點頭,道:「如果學校允許進的話,我可以進去。」

「當然可以進了!」林花雨二話不說,拉著葉青便往外走:「爸,那我去上課了啊!」

看著女兒的背影,林震南不由嘆了口氣,這還是林花雨第一次這麼高興地去上學呢。

伍衛國坐在林震南的辦公室,他則是在看葉青的背影。過了好一會,他方才輕聲道:「花雨好像喜歡上他了!」

「什麼?」林震南立馬轉頭,盯著伍衛國看了好一會,堅決地擺手,道:「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她跟這個姓葉的就見過兩次面,姓葉的就救過她一次而已,怎麼談得上喜歡呢?」

「英雄救美,本來就是吸引女孩子最好的一種方法。」伍衛國淡淡一笑,道:「當年你和花雨的母親,不也是一樣嗎?當年你也算是拚命,奮不顧身地去保護她。你們兩個也是第一次見面,不也是一見鍾情,最後還是走到了一起!」

提起往事,林震南面上也不知是甜蜜還是傷楚。他微微抬著頭,沉默了好一會,輕輕嘆了口氣,眼神異常堅毅地道:「我女兒,不會喜歡上一個練武的人!」

「不一定!」伍衛國搖頭,道:「她身上,畢竟還流淌著沈家的血。你和沈家之間的恩怨,何必要延續到她的身上呢?」

「這不是恩怨的延續,我是為了她好!」林震南擺手,道:「算了,不要說這件事了。不管怎麼樣,她是絕對不能跟這個姓葉的在一起太久的。不過我想,她也是這段時間一時新鮮而已。等過了這段時間,等他厭煩了,我給這個姓葉的一筆錢,把他打發走,就沒有什麼事了。」

「呵呵……」伍衛國淡淡一笑,並沒有說什麼。

感情這種事,豈能被人計劃?

林花雨是深川大學的大一新生,從入學那天開始,就被很多人譽為新的校花。林花雨長得很漂亮,家世更是顯赫,被學校無數男生視為心目中的女神。只可惜,這個女神很難接近,這一點從她身邊的兩個保鏢就可以看得出來。

難以接近並不妨礙眾人對她的仰慕,而這種仰慕,往往都是帶著一種佔有慾的。任何一個跟林花雨走的近的男生,都被其他男生視為大敵。還好,開學至今,能跟林花雨走得近的男生並不多,唯一的一個還是林花雨的表弟。

至於其他人,最多也就是跟林花雨說過兩句話,之間還隔了至少兩米,林花雨的保鏢可不是吃素的。至於接近林花雨,那更是沒人做到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