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身於幽燕關,當初也曾很系統地了解過雪地妖族各大軍團尤其是南傾軍團的重要人物的資料,一眼就認出來,這巨大的白熊,正是南傾軍團的副帥。

「明知故問,你們派出刺客,刺殺了我們尊敬的燃雪統帥,竟然還來問?」雪熊大妖聲聲咆哮:「人類,你這是在羞辱我們,縱然你實力再強,我南傾軍團也不懼,有死而已,今日哪怕是玉石俱焚,也不會善罷甘休。」

什麼?

葉青羽聽到這話,頓時也是大驚,道:「燃雪妖帥……隕落了?」

雪熊大妖怒吼道:「明知故問,你們這些卑鄙的人族,敢做不敢認?」

葉青羽看了看這個憤怒的南傾軍團副帥,再想想之前南傾軍團的瘋狂舉動,已經知道,這大熊說的話,應該不假。

只是燃雪妖帥竟然被刺殺,這個消息未免也太驚悚了一些。

要知道在之前,人族和雪地妖族的對峙之中,幽燕關軍方也曾想過無數的方法,想要將燃雪妖帥這個頭號大敵斬殺,可惜都威能成功,但偏偏到了現在,雪國上下已經不想再與雪地妖庭相互征伐的時候,號稱南傾軍團第一強者,即便是在整個雪地妖庭之中也能排進前十的妖族強者,竟然被刺殺了?

到底是什麼人做到的?

好像最近一段時間裡,帝國軍部已經停止了一切針對四方邊境異族的黑暗行動了吧?

葉青羽回頭看了看城牆敵樓下的陸朝歌等人。

陸朝歌臉上也是極為震驚的神色,輕輕地搖搖頭。

這不是幽燕軍做的。

「以本座的身份地位,沒有必要欺騙你們。」葉青羽再度開口,看著人熊大妖,面色平靜地道:「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證,雪國並未策劃這樣的刺殺行動,這應該不是雪國的人做的。」

「哼,人族強者刺殺我們燃雪大帥的經過,乃是我數萬南傾軍團戰士親眼所見。」白熊大妖冷哼道:「那人族強者,自稱是奉了雪國太子之令,來擊殺我們的大帥。」

葉青羽表情不變,道:「有的時候,眼睛看到的並不一定就是真相,這個道理,身為南傾軍團的副帥,你應該明白。」

白熊大妖怔了怔。

能夠成為一軍副帥,他也並非真的就是蠢貨。

「更重要的是,我想你還不知道,就在今日上午,我幽燕關中,也出現了一波雪地古妖,刺殺幽燕軍神陸大人,我幽燕軍損失慘重,」葉青羽看著白熊大妖,道:「只怕你們雪地妖族也要給我幽燕軍一個解釋吧。」

「什麼?」白熊大妖聞言,面色一邊,搖頭道:「這不可能,王城妖神雪山傳下令來,不許在邊境再生事端,我南傾軍團已經停止了一切進攻計劃,這……不可能是我們做的。」

話音落下,略微頓了頓,白熊大妖那猩紅宛如血潭一般的眼眶裡,精芒一閃,意識到了什麼。

「人類,你的意思是……」白熊大妖盯著葉青羽。

葉青羽點了點頭:「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有一些力量,在刻意挑動人族和雪地妖族的爭端。」

白熊大妖若有所思,沉默不語。

關於一些雪地古妖蘇醒的消息,上至妖神雪山下至各大軍團,都已經聽到了,之前雪地妖庭和這些古妖之間,也有過一些爭端,這些日子,古妖們的行動已經收斂了很多,沒想到他們竟然去襲擊幽燕關。

數十息之後。

白熊大妖抬起頭,看了看幽燕關北門城頭的陸朝歌,又看了看葉青羽,這才再度開口,神色堅毅地道:「不管如何,幽燕軍的陸朝歌還活著,而我南傾軍的燃雪大帥,卻已經遇難,殺害了他的人,就是你們人族無疑,這是不可撼動的真相,大帥在我南傾軍每一個戰士的心中,都如神明一般,人族殺了他,南傾軍就要報仇,哪怕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除非你們人族,能夠給我們一個交代。」

葉青羽點了點頭,道:「好,你們想要什麼交代?」

白熊大妖斬釘截鐵地道:「交出兇手,任由我南傾軍處置。」

葉青羽點了點頭,道:「好,這個可以。」

白熊大妖聞言,暗中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他雖然表面上顯得咄咄逼人,但實際上只不過是心中一口氣在這裡勉強撐著而已,委實是對面這個人族年輕人,實力太過於恐怖,白熊大妖在雪地妖族之中,也算是出了名的彪悍彪勇之士,是百戰而生的精銳軍中強者,但面對這個年輕人,內心深處依舊禁不住一陣陣顫慄,好在對方表現的很克制,並未暴怒,否則的話,這年輕人一怒之下,只怕是整個南傾軍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要在這片天地之間除名了。

而這個時候,白熊大妖也隱約猜出來,這個人族年輕人的真正身份了。

關於天荒界之中的各種信息,雪地妖庭也在緊密地關注著,雪國人族光明神殿殿主重現人間的消息,他們也已經受到,關於葉青羽這個殿主的各種訊息,實力評判,畫像,乃至於各種愛好脾性等等,都屬於重點關注的內容。

「十日之內,我會給南傾軍一個交代,」葉青羽道:「但是,你們必須撤軍,如果再以此為借口,擾亂幽燕關,那就休怪本座手下無情了。」

白熊大妖答應了這個要求。

妖族軍令號角之聲響起,天上地下密密麻麻宛如暗潮一般的妖族大軍,開始緩緩地後退,宛如退潮的潮水一樣,朝著遠處的雪山雪原方向消逝而去。

雪龍戰艦也緩緩地啟動,調頭離去。

就在這時,葉青羽突然再開口:「等一等。」

白熊大妖心中一凜,以為葉青羽變卦了,轉身道:「怎麼?人族光明殿主,你要反悔嗎?」

葉青羽笑了笑,道:「不是,我想與白熊副帥一同前行,去拜會一下雪地妖王,不置可否?」

白熊大妖面色一變,看著葉青羽,眼神極為驚訝。

「雪國太子殿下,早就已經照會過雪地妖王,我想白熊副帥已經知曉,你放心,此一行,我一個人去。「葉青羽笑了笑,道:「難道雪地妖王不敢見我嗎?」

白熊副帥當然聽得出來對方口中的激將味道。

但他還是很慎重地道:「這件事情,需要請示我王,人族光明殿主,你需要等一等。」

葉青羽點點頭:「好。」

雪龍戰艦飄然遠去。

這場突如其來的戰爭,算是畫上了短暫的句號。

但是幽燕關之中,每個人的心情都並不輕鬆。

燃雪妖帥被刺殺這個消息,給了眾人很大的震動,再聯繫之前古妖刺殺陸朝歌,情況已經稍微有點兒明朗,這一次暗中的波瀾,並不僅僅是人族掀動,很有可能是多方勢力的結合,絕對不像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連燃雪這樣妖庭巨擘都被刺殺,可見對方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一日之後。

南傾軍傳來消息,同意了葉青羽要求。

——–

還在糾結公眾微信號的事情,大家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提議啊。

沒有關注的同志們,快去關注一下吧,微信搜索公眾號亂世狂刀即可。我覺得要不要把自己的頭像換一下,奧特瑪換做我自己的,啊哈哈哈 白日。

晴。

巨大的雪龍戰艦,穿行在銀白色的雲海之間。

高空陽光的照射之下,它如同在汪洋之中破浪潛行的銀色龐然大物,一路朝著北境盡頭,雪地妖庭王庭所在的方向行進。

進入雪地妖庭領域,一切風貌大不相同。

這是葉青羽第二次來到雪地妖族的疆域之中,和上一次偷偷摸摸潛行進來,一路上提心弔膽不同,這一次他無比淡然,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心情極為放鬆地站在雪龍巨艦的艦艏,俯瞰下方的茫茫冰雪世界。

雪域世界里獨有的銀裝素裹,皓然一色的景象,重新出現在了葉青羽的視野中。

一個時辰之後。

雪龍戰艦來到了一處暴雪冰原腹地的上空。

廣袤無垠的白茫起伏之間,有一處地勢較低的巨大盆地,被暴雪籠罩的盆地上延綿著幾處宛如壁壘一般的寒冰冰層,這些造型奇特的冰層直聳入雲,寬厚如城牆一般,形成了一個大自然鬼斧神工而生的天然屏障,從高空之中俯瞰下去,無比瑰麗。

葉青羽站在戰艦甲板上,看到這片區域之後,不由得心神一動。

這是雪龍巢穴的區域。

他腦海之中浮現起當年與呆狗一起誤入雪龍巢穴的經歷。

沉睡的雪龍王、地下雪龍墳冢、冰棺槨中的女子,以及那一縷極為神秘的神魂……

那百萬年之前的神秘神魂,自從上一次在符文皇帝羅素遺址之中最後一次見面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但雪龍巢穴之中的一些神秘存在,對於葉青羽來說,依舊具有很大的誘惑。

「這次的事情解決之後,我得再去雪龍巢穴一次……也許會有一些收穫。」

葉青羽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冰窟的方向,緩緩收回了神識。

略過雪龍巢穴之後,雪龍戰艦的速度明顯加快起來。

雪域之地天氣氣象變化奇快,轉眼之間,晴空之中便是冰雪籠罩,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冰晶風暴像是盤桓扭轉於天地之間的惡龍一樣,撕裂冰天雪地,席捲而來,遠處凜冽的暴風夾雜著尖刀利刃一般的冰晶朝著雪龍瘋狂席捲,簡直就如同雪域末日一樣。

但這冰風暴在接觸到雪龍軀體上那一層散發著瑩潤光澤的冰晶鱗片時,就瞬間消融散去。

這就是雪龍戰艦的妙處了。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風暴才緩緩逝去。

葉青羽不得不感嘆,雪地妖庭統治的疆域,自然環境實在是太惡劣。

這種環境之中,也就只有像是妖族這樣的天生強悍的物種,才能生存了,若是人族生存其中,只怕是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就要滅族了。

時間流逝。

穿越異世:農女的qq空間 下方的雪域景色越來越瑰麗奇異。

巍峨高聳,冰層陡峭的山巔直入蒼穹,一座座積玉堆瓊,彷彿冰雪長劍一般的冰峰之間,被厚重的雲霧繚繞,更添一分神秘姿色。山巒層疊間的冰層裂縫之中,一道道倒掛在陡崖邊緣,被暴風精心雕琢的千丈冰晶瀑布形態各異,就像是凝固在汪洋之中洶湧澎湃的翻天巨浪。

這是一片望不到邊際,草木不生,完全沒有任何植被覆蓋,只剩冰雪的酷寒之地。

轟隆!

遠處時不時會有一座座的冰峰突然被暴風轟塌。

大片冰林瞬間粉碎,無數雪崩碎石朝著四周迸裂,激起一陣雪霧騰空而起,漫天翻湧。

眼前這個被冰雪所覆蓋,萬般景象皆是冰雪組成的世界,極為奇異,玄妙。

這種瞬息多變的雪域環境,的確如仙似幻。

但此時站在這一方冰雪天地之中的葉青羽,卻輕輕地嘆了口氣。

半日之後。

一路破風疾馳的雪龍戰艦,速度逐漸緩慢下來。

遠處雪霧繚繞之間,一座極為高聳,若隱若現的恢弘巨大山巒,出現在了葉青羽的視線之中。

「人類,前面就是妖神雪山了。」一直站在戰艦另一側靜默不語,不敢有片刻離開葉青羽身邊的的白熊大妖副將說著,命人朝著上空發射了一枚暗紅色的符光訊號彈。

血紅色的符光直衝雲霄,瞬間將一大片雲霞染得緋紅。

與此同時——

嗚!

對面隱藏在冰雪雲霧中的山峰上,回應起極為悠長低沉的號角聲。

奇異的景象出現了。

遠處。

包裹著山峰,如屏障一般的雪霧,彷彿受到了號角的指引,迅速朝著兩側退散。

妖神雪山就像是躲在紗簾之後的冰雪美人,終於露出了真容。

葉青羽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這是一座雄偉壯觀都不足以形容的巍峨山峰。

峰高入雲,似乎朝著天穹盡頭延伸而去,幾乎與天幕融為一體。

這座妖神雪山,不似一般的綿延相連的雪域山峰。

它孤立,冷傲,宛如一柄擎天巨劍,獨自矗立在冰原盡頭,又像是一個渾身寒冰銀甲的巨人,俯瞰著這一片廣袤的冰雪大地。陡峭嶙峋的冰崖極為險峻,就像是被大自然的冰刀巨斧斜劈而成,冰層崖壁之間,數百米長的倒掛冰柱晶瑩如玉,泛著潔白無瑕的光暈,還有一片片飛瀉姿態的冰瀑旁逸斜出。

這些雪域特有的自然風貌,將整個冰峰雕琢得更為精緻。

遠遠看去,那些凍結的瀑布,宛如一條銀雕玉塑的翱翔飛龍,主宰著這片蒼茫無邊的雪域。

雪龍戰艦不斷地靠近妖神雪山。

所謂望山跑死馬,眼看著就在咫尺之間的妖神雪山,以雪龍戰艦的速度,足足半個時辰之後,才終於到了山腳下千米之內。

雪龍戰艦的飛行高度,大約距離地面五千米,但靠近這妖神雪山之後,也不過才到了山麓高度位置而已。

葉青羽是真的再度被震撼了。

這妖神雪山實在是太恢弘太浩瀚,簡直如同一座連接天與地的太古神山一樣。

在這樣一座神山面前,不管是你實力多強,都會悠然而生一種渺小之感。

半炷香之後。

已經經過數十輪妖族衛兵檢查的雪龍戰艦,正式進入妖神雪山境內。

戰艦放慢了速度,開始朝著山間一片天然形成的冰原廣場降落。

廣場東面二十裡外,是一面萬年冰岩堆砌而成的城牆堡壘,高不可攀,宛如一面諸神之牆一樣,在一片銀白的世界里,冰晶瑩潤的城牆巍然恢宏,散發著極為耀眼的白芒,若是一般靈泉境的人族,只怕是還沒有走到城牆腳下,就已經被這些四散激射的白芒灼傷雙眼,無法復原。

葉青羽作為戰艦上多出來的一個人族,雖然只是穿著一襲月白錦袍,並無鎧甲兵刃在身,尤其身上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元氣波動,但還是引起了雪山妖族守衛中的巨大震動。

白熊大妖副將手持統帥兵符,帶領葉青羽徒步前行,朝著城門方向一路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