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合陸瑤,三個人走出了大樓,看著滿是星星月亮的天空,葉風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當他被關在關押室的時候,心裡還是有點擔憂的。

即便他能憑藉自己的強大武力越獄逃出來,但他也知道,那種方式太極端,很有可能走上一條不歸路。

但現在進行利益交換成功,也算平安度過一個劫難。

「接下來我們去哪?」

秦朗問道。

「當然是去找生命元力了!」

陸瑤想也不想的便說道:「葉風,你現在就帶我過去!」

「這都快一點鐘了,好歹找個地方睡睡覺再走啊!」

葉風沒好氣的說道,這小妞也太著急了吧。

「不行,現在立即出發!」

陸瑤搖搖頭,十分強硬的說道:「以你的宗師境界,還需要睡什麼覺啊?別逗了,立即走!」

「那行吧,開車走!」

葉風看著陸瑤那強勢的樣子,也就沒轍了,答應了下來。

秦朗開著一輛嶄新的軍車,三個人坐上去,朝著石頭村開了過去。

……

在遙遠的中海,一處豪華的大莊園里,原本靜謐漆黑的莊園,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鈴聲。

「叮鈴鈴……」

這鈴聲聲音不大,但卻響徹整個莊園,不到五秒鐘,整個莊園里的燈光都亮了起來。

「出事了,出事了,少爺的命牌碎掉了!」

一個穿著下屬制服的男子拎著一個燈籠穿梭在莊園里,一路小跑著衝到了莊園的大廳里。

而燈籠上寫著一個字:崔!

這裡就是中海四大豪門之一崔家的莊園里,原本夜間十二點這個時候,大部分早就已經休息了,但今天,有人在值班的時候發現崔大勇的命牌碎掉了,這可是一件大事啊。

幾天之前,崔大軍的命牌碎掉了,也驚動了整個崔家!

而作為崔家嫡長子和第一順位繼承人的崔大勇也死了,那更是天大的大事啊。

不到片刻的功夫,整個崔家的頭頭腦腦們都已經齊聚在客廳里。

「你再說一遍!」

站在眾人之間的那名老者渾身顫抖的又問了一句。

崔建國,崔氏家族當代家主,崔大勇的爺爺,崔家的掌舵人,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他還有點不大相信,崔大勇去天海調查崔大軍的死因,另外要和天海秦家結為姻親,現在卻突然死了,這讓他有點接受不了。

要知道,在崔大勇的身邊,還有他派遣的十五名崔家暗衛啊!

「稟告家主,大少爺的命牌……碎掉了!」

那下人又彙報了一聲,「還有那十五名暗衛的命牌也碎掉了,只有……只有三爺的牌子沒碎掉,這一次去天海的所有人里,出了三爺,都……都……都死了!」

都死了!

這下屬彙報完,頭都不敢抬,死死的抵在地板上,渾身顫抖,他很清楚,一個不小心,也許崔家這些人會直接殺了他泄憤的。

「混賬!」

他似人間煉獄 「嘭!」

崔建國拿著拐杖狠狠的在地面上敲了一下,怒聲呵斥道。

「父親,您別著急,我們先派人去調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對,大哥現在不在,我們作為崔家人要團結起來,必須要給外界還擊,否則的話,他們還以為我們崔家人好欺負!」

「必須要去天海討個公道回來,家族繼承人還有十五名暗衛都死在天海,這裡頭,肯定有問題!」

……

一幫崔家的人都義憤填膺的罵了起來。

作為大家族,雖然平時可能會有勾心鬥角,但在這種家族存亡、特別是在遭受到外來襲擊的時候,是最能團結一心、一致對外的!

「很好,你們的表現都很不錯!」

崔建國一陣滿意,「前有大軍死在天海,現在大勇調查這個事情又死在天海,我倒要看看,這天海有什麼特殊之處,能讓我崔家兩個子孫都葬送掉!」

「這一次,我打算親自去一趟天海,徹底調查清楚!」

親自去!

崔建國的這個話也是讓崔家人都嚇到了。

崔家老太爺一向以諸葛孔明自居,以智慧、善謀著稱,這一次,也是徹底被激怒了,兩個家族後人都死了,讓他也坐不住了。

「崔強,這次你坐鎮家族,我帶暗衛前去天海,如果機會合適,趁著這個時間點,將青龍幫收歸己用,另外和秦家也達成合作,中海這邊,你要穩住了!」

崔建國看向旁邊的二兒子,開口說道。

「父親您放心,我會坐鎮好的,暗衛您全部帶走,這一次,誓要將我崔家的威名傳遍整個天海,徹底雪恥!」

崔強厲聲說道。

「好,那就這麼定了!」

崔建國點點頭,即便他現在是滿頭白髮,但誰也沒辦法忽視他,因為他的身份,是崔家家主,一個傳承了近百年龐大家族的掌舵人!

「父親,需不需要跟政府那邊……報備一下?」

旁邊的三兒子崔健擔憂的問了一句。

「哼,有什麼好報備的,我崔家的人都死了兩個在天海,也沒見他們來調查一下,真當我崔家人是傻子嗎?」

崔建國冷哼一聲,「改天你找個時間去下京城,跟那一位好好交流一下,他雖然是晉陞走了,但拿了那麼多年的好處,不能把我們崔家就這麼放棄了,我的手裡還有不少證據呢!」

「是,父親,我明白了!」

崔健低頭答道。

「收拾一下,暗衛隨我出發,崔志你跟我前去天海!」

崔建國一番吩咐,龐大的家族便運轉了起來,一個傳承百年,到了現在還十分強大的家族,其人員和物資儲備是很恐怖的,家主一聲令下,整個莊園都開始準備了起來。

短短的半個小時,車隊便出發了。

……

半個小時之後,剛準備入睡的秦烈便接到了崔建國往天海而來的消息,頓時一陣皺眉。

崔建國的身份特殊,他是老一輩的人,跟上面有不少老傢伙都有關係,跟他爺爺是一個輩分的,他這次來,肯定是要追究崔大勇的死因。

那葉風……

剛想了一下,忽然又鬆開了緊皺的眉頭。

葉風現在是軍方的人,又是被沈老看中的人,崔建國即便來了,恐怕也不好使!

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將崔家給徹底摧垮了!

這麼多年,借著聯姻的機會,想把秦雨給娶過去,看中的無非就是秦家在天海的影響力,崔家也好藉助這個機會,將自己的勢力滲透進天海,如今出了葉風這麼一個狠人,崔建國怕是也要踢到鐵板上了。

到時候別說他崔建國,就是整個崔家,怕是都要被葉風給毀掉了。

「啊切……」

葉風等人剛下車走進了石頭村,便打了一個噴嚏。

哪個美女又想我了?

大清早的就想我,可真是好時候啊。

「這是你家?」

陸瑤看著農村裡的一個大別墅,忍不住說道,很快,她便在別墅里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五六個美女,個個風格都不相同,頓時神色就古怪了起來。

這男的……怎麼家裡美女這麼多!

之前聽聞他風流,現在看來,一點都不假!

七個,一天一個,一個星期剛剛好,一天都不浪費! 陸瑤也自認為自己在上流社會圈子裡呆過的人,對上流社會裡那些男性的風流成性也是有所了解。

京城的那些大家族公子哥大少爺,即便結婚了,外頭如果沒有養幾個小的,那都是不正常的。

甚至,有些上流男性圈子裡,要是他們身邊沒幾個專門陪酒陪玩的人,都會淪為圈子裡的笑柄。

即便這個是很病態的習慣,但又無法阻止。

所以陸瑤也都看淡了,不過能在葉風的山村別墅里也看到這麼多的花花草草,絕代美人,也是真的讓她小小的吃驚了一把。

畢竟,這裡只是天海的一個小農村啊,居然也有這麼奢靡的一面,大大的出乎了她的預料。

「對啊,歡迎來到土地主的家裡,這些都是土地主的媳婦!」

重生之棄妃涅槃 葉風哈哈一笑,指著柳如煙等人笑著說道,「還有幾個在外地,沒回來,以後再介紹給你認識!」

還有幾個?

陸瑤看著面前的五個,一陣無語!

柳如煙、凌笑笑、美惠子以及玉蓮嫂和陳美霞,都在院子里忙活著,葉風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玉蓮嫂和美霞姐也都搬了過來,在別墅里住。

「你還知道回來啊,在外頭都浪了那麼多天,你不知道家裡還有這麼多人,嗷嗷待哺嗎?」

柳如煙對葉風可不客氣,直接走到了葉風的旁邊,一隻手揪著葉風的耳朵,沒好氣的說道。

額……

「疼……疼……柳姐,你先松一下,疼啊!」

葉風一陣喊疼,臉色都扭曲了,在外頭,他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大英雄,男子漢,但到了家裡,面對柳姐和蘭姐,就強硬不起來了,大概是跪久了,真的站不起來。

「你還知道疼啊,在外頭鬼混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老家的人啊!」

柳如煙知道這點疼對葉風根本不算什麼,也就不急著鬆開,而是呵斥了起來。

嗷嗷待哺!

柳姐用這四個字用的實在太恰當了,這一趟出去都快半個月了,連笑笑都回來好幾天了,她們有點怨氣那肯定是正常的。

這麼長時間得不到寵愛,要是沒點意見,那就該輪到葉風擔心了。

畢竟女人嘛,半個月沒有見到葉風,有意見說明心裡還有葉風,要是連意見都沒有了,那葉風該著急擔心,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畢竟,誰也不想便宜隔壁老王啊!

「如煙啊,算了算了,小風都回來了,還說那麼多做什麼!」

王玉蓮看著葉風那齜牙咧嘴的樣子,一陣不忍心,便勸說了起來。

「是啊是啊,大不了今天晚上讓他先伺候好你,彌補下這麼長時間的孤獨!」

陳美霞也笑呵呵的說道,「我們都還好,不那麼著急。」

額……

這話一出,柳如煙的臉色頓時『刷』的一下全紅了!

她本意是想給葉風一點教訓,結果這幾人倒好,居然取笑說她是因為沒有得到疼愛才有怨言!

天哪……簡直千古奇冤啊!

「你們……怎麼能這麼說,我……我是在為你們教訓這壞蛋啊!」

柳如煙放開了葉風的耳朵,指著玉蓮嫂等人說道。

「哈哈,我們都懂,不用解釋啦!」

王玉蓮捂嘴偷笑道:「昨天晚上誰還說想這個壞蛋了,這麼快就忘記了啊!」

額……

「玉蓮姐,你……你怎麼能……這樣啊!」

柳如煙捏著小拳頭,作勢要打的樣子。

「如煙啊,我們都懂的,你啊,也不用說這麼多,我們也理解你!」

陳美霞在旁邊幫著腔。

這……

可真是幸福啊!

秦朗和陸瑤也是看的傻眼了,他們知道葉風身邊女人不少,但能相處的這麼和諧,也是一大奇葩了,畢竟,女人大多數還是喜歡爭風吃醋的,但能像葉風身邊這些女人一樣,能毫無顧忌的開著玩笑,互相打趣,可真是很少見的。

「行了,都別說了,這次是我的錯,我回來先住幾天,會好好補償你們的!」

葉風嘿嘿一笑,眼睛在四處打量著,柳姐在村子里住下之後,明顯心情變好了,皮膚氣色等各個方面都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這麼多天不見,還真的有點想了。

「誰要你的補償啊,我做飯去了!」

柳如煙被眾人給取笑了一圈,轉身扭著身子走進了廚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