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此同時,前方半空之中,神域使者冷乾風的目光,這才慢慢落在前方的葉飛身上。

「小輩,本使問你,你的古印訣傳自何處?」冷乾風面色平靜,一副居高臨下之感,目光掃向前方之人。

前方葉飛聞言,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與你何干?」

此言一出,四周的眾人,臉上的表情均是不禁微變,而那冷乾風的臉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

他自接任神域使以來,還從未有人敢對著他如此不敬。

「看來,需要將你帶回神域好好詢問一番了。」

「神域金衛,還不出手!」冷乾風那也是果斷之人,此刻一言不合,便是直接冷聲低喝道。

他這一開口,四周空氣之中,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後方那數十位金衣護衛,此刻體內的力量爆發,一道道視線可見的金絲,隨著向著前方不遠處的葉飛橫掃而去。

那速度之快,已然封鎖了其逃跑的線路,隨之向著內部收縮。

後方的仲黎,此刻見此情景,眼中頓時爆出幽芒。

「神域使,我方才說過,此事與師尊無關,他並不清楚外域魔地之事,你莫要欺人太甚。」仲黎此刻體內的力量被封鎖,想要掙扎卻是有些力不從心。 半空之中,冷乾風聞言,臉上劃過一絲冷笑。

「外域魔地之事,是否與他有關,並不是由你說了算。」

「但憑這小輩,懂得古符文印訣這一點,我神域仙境就有拿下他的理由。」冷乾風低喝一聲,目光同時鎖定了前方的葉飛。

若仔細觀察,可看到此人眼角的餘光,顯然是落在了葉飛手中的九玄劍之上。

極品仙寶,哪怕是神域仙境之人,那也是忍不住為其動心。

話音落下,半空之中,那數十位金衣劫境強者,祭出的金色靈絲,便是已然臨近葉飛,每一條金靈絲內,都蘊含極為恐怖的束縛之力。

「封識金絲,小輩,這次無人能救你了吧。」前方人群之中,古獸宗大長老李默,此時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看如今的情況,那把九彩仙劍,他怕是得不到了,但這小輩被神域仙境帶走,那留在葉門的控獸瞳,自然會會他所有。

如此想來,倒也算是不虧。

「雷爺爺,您說他會束手就擒嗎?」雷隱宗內,那位白衣宗主,此時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微光。

他儘管並不了解前方之人,但隱約覺得,此事不會如此簡單的結束。

一旁的白髮老者聞言,那平靜的神情中,不禁閃過一絲無奈之色。

「封識金絲,傳聞乃是神域獨有的束縛之法。」

「其中的每一道,都相當於一位劫境強者的全力一擊,以古符文之力融合之下,面對神域之外的武修,五重劫境之下皆沒有反抗之力。」

白髮老者低聲開口,如今神域使出現,他所能做的也是極為有限。

如此同時,後方不遠處,那已然被束縛身形的仲黎,還在不斷地掙扎著。

「師尊……」他此刻心急如焚,他可謂是深知那些金絲的威力。

前方半空,漫天的金絲,瞬間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瞬間包裹了前方的葉飛,將其身形牢牢封鎖,後方的冷乾風見此情景,臉上同時笑容。

沉吟少許,他隨即轉頭,望向四周的眾人。

「諸位前輩,在下的任務完成,今日之事……」

「嗯?」

冷乾風聲音陡然止住,只見他忽然轉頭,目光落向了前方半空。

四周天空之中,三大古宗,以及中原之地三門五宗的強者,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面色忍不住微變,目光掃向了同一個方向。

可見方才封鎖葉飛的位置,那數十道金絲形成的無形牢籠,竟是慢慢的消失不見,封識之術彷彿被前方之人吸入了體內一般。

「神域使,此子有古怪!」

後方半空,那數十位金衣護衛,原本那一成不變的神情,此刻也是忍不住出現了變化。

只見其中為首一人上前,不禁抬手開口道。

「這,不可能。」

「你等,再試一次,封識金絲絕不可能連一個通神境的小輩都困不住。」冷乾風此時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忍不住大聲開口道。

後方眾人聞言,立刻點頭稱是。

說罷,那數十位金衛,體內的靈力,隨之再度轟然爆發,一根根伸延的金色絲線,隨之布滿了半空,向著前方之人襲卷而去。

四周各大宗門的強者,在稍有一愣之後,均是來不及多想,目光全部再度凝聚在了葉飛的身上。

金絲臨近,如方才一般,剛開始將前方之人的身形封鎖,只是只待片刻,那些不滅金絲便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全部融入了葉飛的體內。

隨著金絲的融入,隱約間可感覺到,前方之人身上的氣息,似乎變得強盛了許多。

「雷爺爺,他在吸收封識金絲的力量?」雷隱宗內,白衣宗主臉上的表情,此時也是不免有些變化不定,都這種時候了,此人竟然還在恢復傷勢。

白髮老者聞言,只見其眼中有雷威閃動,不禁默默了嘴角的呼吸,臉上同時露出笑容。

而此時,一旁的古獸宗大長老,面色不免漲紅,似乎有些忍不住了。

「怎麼回事?」

「你們幾個,是不是沒有出全力,故意如此的。」李默目光一瞪,此刻忍不住開口道。

他彷彿忘記了,眼前這些人來自神域,經過方才一系列的事情,此人宛如是失了智一般。

「李長老,請注意您的身份。」冷乾風頓時目光一閃,體內的氣息不覺地凝聚,轉頭目光掃向了右側一旁的古獸宗。

他儘管表面上,對這些宗門強者,看上去較為恭謹,但其實在冷乾風的心中,對於神域以外的武修,都是有著極強的歧視感。

縱觀世間武道,皆傳至於神域仙境。

在他的理解中,若是仔細算起來,什麼三大古宗,什麼中原三門五宗,那些都只是他冷乾風的後輩而已。

而如此同時,前方半空之中,葉飛的嘴角不禁泛起的淡笑。

他的眉心處,隱約有微光閃過,似乎是於之前在天洪的傳承之地,接受了神域使者一職所知,他竟然能夠吸收那些金絲內蘊含的力量。

不光如此,那所謂的封識金絲,在靠近他身形之後,便是變得極為溫順,煉化起來更是極快。

「在多來一些。」葉飛目光一閃,此時並沒有首先出手。

他方才的傷勢,已然恢復七層左右,若是在吸收一次,定然能夠達到全盛時期。

數十位劫境金衛的力量,著實不容小視。

……

半空之中,古獸宗的李默,此刻身形不禁一顫。

「神域使恕罪。」

「方才是老朽失言,只是此子……」李默反應的速度極快,在回過神來之後,便是連忙抬手抱拳,向著前方之人抬手開口道。

冷乾風聞言,臉上的表情稍有微變,目光隨之掃向四周的眾人。

「既然如此,諸位前輩,這外域魔地關係到源界的安危。」

「晚輩此刻有請求,還請三大古宗出手,相助我神域仙境擒獲此子,此事在下定當如實稟報神域。」冷乾風神情平靜,此刻緩緩開口道。

他顯然是不想繼續出手,此地畢竟不是神域,四周的這些宗門之人,冷乾風信不過。

此人無疑是極為睿智之輩,無論如何保存實力,永遠是最為正確的選擇,而且通過此事,他還能看出,這中原之地,是否有宗門與那小輩有什麼關係。

冷乾風此言一出,四周各大宗門強者,眼中均是有微光閃過。

這些老怪物,都不是愚笨之輩,瞬間就聽了那冷乾風話語中的意思,若是此刻有人不肯出手,怕是今後免不了會被神域仙境盯上。

而相對而言,古獸宗的李默,在聽聞此言之後,臉上頓時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神域使者,此事本該如此,老夫願意出手。」李默此刻首當其衝,連忙上前一步,那是一臉的正色的神情,極為感染心神。

他在說完之後,更是轉過頭去,目光掃下雷隱宗的方向。

「依老夫所見,這小輩極為詭異。」

「我等三大古宗的帶領強者,應該一同出手,以免落得口舌,如此擒獲此子不在話下,不知二人同道認為如何?」

李默臉上的笑容不變,此時望向前方緩緩開口說道。

魔魂宗那邊,那位之前的黑袍男子,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此刻直接站出,五重劫境之力,同時爆發而出,表明了其態度。

雷音宗那邊,那位白髮老者,僅僅只是稍有遲疑,隨即向前移步,周身雷霆之力閃動,竟是同時爆發出五重劫境之力。

「哈哈,哈哈,多謝二位。」

「小輩,這一次,你必死無疑,你手中的那一擊長矛之力,我等三人聯手,足以無傷接下。」李默此時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本身的實力,就要強過葉飛許多,若不是因為之前的仲黎出現,已經葉飛手中擁有著一道極強的攻勢,他早在搶九階竹棍之時,便是已然下了殺手。

而此刻,三位五重劫境強者聯手,此時出手可謂是毫無顧忌。

前方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抬頭望向前方三人,他的眼中有精光閃過,體內的靈力隨之凝聚,雙眸中泛起了血芒。

「燃血!」抬手掐訣,氣血之力同時爆發。

這一刻,葉飛原本通神中期的境界,被瞬間提升至了後期,他的臉上滿是冷漠之色,手中的九玄劍發出一聲悅耳的劍鳴。

前方半空,三位五重劫境強者,此刻稍有一愣。

下一刻,那李默便是再度忍不住笑出聲來。

「呵,提升境界之術,只是催死掙扎而已。」李默的靈識掃過,臉上同時露出不屑之色。

一個劫境不到的小輩,此刻任何術法神通,那都是顯得蒼白無力。

而如此同時,後方神域仙境眾人的位置,此刻一股黑氣,陡然衝天而起,竟是那後方的仲黎,彷彿掙脫了束縛,但其眼中已然幽芒徹底佔據。

這種狀態,距離徹底魔化,顯然已經是不遠了。

「師尊,走……」仲黎緊咬著牙,其殘存的唯一半點意識,發出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

遠處的半空之中,葉飛身形微顫,他此刻的臉上,更是忍不住閃過一絲悲涼之意。 此刻的他,通過自己之前留下仲黎體內的封印,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此時的仲黎,已然是不顧生死,將體內的封印完全解除。

為了只是換來,這片刻的力量。

魔化之後,他將不在擁有意識,就算再度封印,以前的仲黎也是不可能在回來了。

「該死的,金衛全力封鎖。」冷乾風反應極快,身形隨之閃動,在退到一旁之後,他幾乎是同時大聲開口喊道。

神域仙境那數十位金衣護衛,此刻臉上同時露出嚴肅的神情。

下一刻,那數十人,幾乎是在同一刻全部出手,身形融入半空之中,化作一道道視線可見的金色靈絲,將仲黎的身軀完全包裹。

「落雲弓!」冷乾風目光一閃,手中的長弓隨之抬起。

他的眼中露出殺意,體內的力量湧入長弓之內,一股恐怖的毀滅之意,瞬間凝聚出一根赤金的箭矢,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一箭之下,彷彿萬物皆可抹去。

前方不遠處,葉飛感受到了那一箭之威,他眼中寒芒一閃,身形隨之帶出殘影。

「冷乾風,你今日必死。」

「誰敢阻,與之同罪」葉飛劍指前方半空,那冰冷的聲音隨之傳來。

此刻他的目光之中,唯有前方遠處,那位身穿錦衣的男子,

神域仙境十二金衛,已經將仲黎再度完全封鎖,而那冷乾風的一箭之力,足以斬殺五重劫境強者,只有儘快斬殺此人,仲黎才有一線生機。

「小輩,休得猖狂!」前方李默低喝一聲,身形隨之閃動此刻迎面而來。

魔魂宗與雷隱宗的強者,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同時閃身臨近,那恐怖的靈壓之力,更是讓四周的眾人,此刻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數步。

三位五重劫境,此刻同時出手,威勢可想而知。

葉飛此刻周身殺意涌動,此時無疑是他唯一的機會,只要擺脫眼前三人,他便能夠有機會斬殺冷乾風,顯然機只有一次。

一旦冷乾風與那數十位金衛反應過來,同時對他出手,哪怕葉飛再強怕是也難逃一死。

單單是那落雲弓,都不是如今的葉飛所能夠抵擋的。

「仙兵,現。」葉飛掌中紅芒閃動,兩道幽影隨之衝出。

仙兵傀儡,此刻並未分開,而是在葉飛控制之下,少有的出現了聯手的情況,同時向著遠處的雷隱宗那位白髮老者衝去。

白髮老者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咦,好強的傀儡!」僅僅是稍有遲疑,雷隱宗的白髮老者,此時故作驚嘆之色,周身雷威四周爆發而出,氣勢可謂不俗。

下一刻,此人已然與兩具傀儡戰在了一起。

葉飛見此情景,眼中同時有精光閃過,在深深地看了那雷隱宗老者一眼后,他隨即猛然轉頭,目光鎖定前方臨近的黑影。

極品透視狂兵 「魔魂宗!」葉飛低喃一聲,掌中同時有幽光閃過。

一根看似不起眼的枯木杖,此刻忽然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對於這個宗門,葉飛本身積怨已深,此刻一出手,便是沒有過多的猶豫,體內的靈力,融入了掌中的那根枯木之內。

霎時間,漆黑的幽芒翻滾,枯木杖融入半空之中。

半息之後,一根巨大的黑色長矛,隨之出現在了半空之中,長矛的四周散發出極強的威勢,相比五重劫境之威,可謂是不差分毫。

「嗯……滅神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