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點頭笑道:「是啊,如果在這裡發現了蛟的蹤跡,而且它還恰好帶著骨突。我們要是下水和他搏鬥,必然會引起圍觀。弄不好會傷及無辜的!」

譚萬山和蒙雲溪連連擺手:「你可別用『我們』這個詞,與蛟搏鬥是你一個人的事,我們要是下水了,也是給你添亂,白搭一條命!」

「兩個老狐狸!」郝仁笑罵。 章節名:063父子齊齊駕到護娘親

龍界……

現在還有忠與她父王而沒有叛變的人嗎?若是有,他們在哪裡?還是說,右青那一派都已經慘遭毒手?

「公主殿下,你可想好了?」沖夷嘴角的笑意陰沈而詭異,眸光落到了龍唯心那張絕色的容顏之上。

龍界公主,儘管是已經沒有了勢力的公主,但怎麼說曾經也依舊是個嬌滴滴的公主,曾經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就要實現了!

一步步走進,伸出一隻手便要去勾龍唯心的下巴。

「混蛋,竟敢欺負我娘親!」

一聲威嚴無比卻是稚嫩的童音響起,一身黃金裝的金固兒駕到了!


「固兒。」雖然金固兒來了或許可以多撐一時半會兒,但他們所有人的實力加起來都不是沖夷的對手,她到時寧願固兒沒有來,更何況現在屠龍刀也被沖夷奪了去。

屠龍刀……

目光落在沖夷臉上拿到長長的血淋淋的刀疤,一道靈光忽的閃現在她的心頭,也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固兒攻擊!」忽的向固兒開口。

金固兒二話不說,化身成一道金光利刃直逼沖夷面門而來。

王老將軍瞬間傻了眼,這小孩子竟然這麼厲害!而且也會飛!這都是什麼妖孽!

「哼,趕來送死的人還真多,就算是個小毛頭,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沖夷冷哼一聲,屠龍刀手中旋轉便是準備對著金固兒揮去。

就是現在!

「千山斬!」

龍唯心看準時機,一個健步飛身,召喚出體內長劍,一招一劍化千劍的招式晃花了沖夷的眼,與金固兒前後夾擊。


「雕蟲小技,公主殿下的智商看來還是沒有恢復啊!」沖夷鄙夷不屑的開口道,就憑這樣的攻擊也想傷到他,太天真了。

「是么?」

一聲淡漠如冰的聲音響起,龍唯心與金固兒並肩踏空而立,晃了晃手中的漆黑彎刀,龍唯心唇角帶笑的看向沖夷。

她的目標本就不是攻擊,而是奪寶!

就在那千山斬的一陣反光晃動之中,她已悄然的從沖夷的手中奪了這屠龍刀,奈何某人還洋洋得意的自吹自擂。

「啊!還我刀來!」沖夷發現空空如也的手心時,大驚伴隨著大怒之聲喊出,身形一動,一道丈寬的金色術法便沖著龍唯心席捲而來。

金固兒的身形也是跟著動了,「我答應爹爹要保護娘親,想動我的娘親,先打敗我!」

龍唯心卻是獃獃的站在那裡沒有絲毫動作,哪怕閃躲都沒有,不是她不想動,實在是……她動不了了。

屠龍刀握在手上的一剎那,一種強大而霸道的氣息瞬間鑽進了龍唯心的身體,巨大的衝擊力使得她五臟六腑的每一根筋脈都跟著抽痛了起來。龍唯心強忍著想要咆哮的衝動,鎮靜的面無表情,但握刀的手卻已經青筋暴起。

這他媽是什麼寶刀!簡直就是魔刀!

龍唯心心中忍不住罵道,難道王老將軍和沖夷拿著的時候也要承受這樣的痛苦,難道他們都與自己一樣有著這麼強的忍受能力,一點痛苦之色都看不出來?還是說這刀專跟自己過不去?

種種疑問,很快便揭曉了。

「小丫頭,很能忍耐嘛!」一聲蒼老雄厚的聲音突然傳進龍唯心的耳朵。

是誰?

龍唯心一個機靈,謹慎的盯著面前的沖夷,是誰在說話?這個時候她不能走神,更不能被分了心。

「我是屠龍刀的刀魂,我叫祭魂,沒想到我沈睡了幾千年後,竟然會是你把我叫醒,看樣子你現在的情況不妙,要不要本尊幫你一把如何?」

那個蒼老雄厚的聲音再次響起,龍唯心這次確定這聲音只有自己聽得到了,因為其他人均沒有任何異樣。

「既然是我叫醒了你,那麼我現在就是你的主人,幫主人分憂本就是你的分內事,上了,祭魂!」

龍唯心心中默默念叨,也不知道那叫做祭魂的刀魂能不能聽得到。

「竟然敢於本尊這麼說話,你這個丫頭實在是膽大!」

龍唯心確定了,他可以聽到,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不再廢話,龍界神兵屠龍刀在手,今天就屠了沖夷這條屎黃色的臭龍!

「我身體的痛什麼時候可以消失,我要去戰鬥!」剛準備動身的龍唯心卻發現這分筋錯骨般的疼痛雖是減少了一點,卻還是令人有些難以承受。

「我剛剛睡醒,一不小心釋放的能量有些大,你這身體也算是承受能力極強了,若是換了旁人恐怕早已爆體而亡,恩,你這身體與我這刀的能量融合的也很好,你可是武者?」

「不是。」龍唯心想了想后,突出兩個字,即使看了兩天的武者對決,她對於武者之靈力凝聚依舊沒有什麼頭緒。

「不是!怎麼可能,這身體素質完全可以成為武神不是問題啊!」

「武神?」龍唯心疑惑的問道。

「你按照我說的去做,首先閉上眼睛……」

龍唯心看了看此時的戰況,金固兒單獨對戰沖夷,而那十餘個黑袍人有餘被自己吸收了不少的靈力,此時正在調養,王老將軍與華東升也在王子茗和一眾士兵的守護下,正在療傷。

她深知現在的情況有多麼緊急,金固兒實力再強,也不過是個千年的凡間妖精,與靈氣蔥鬱的龍界生長的龍族對戰,敗,只是個早晚的問題,但是她現在的實力實在太弱,屠龍刀,一切全看你了,一定要快!

帶著滿心的憂慮,龍唯心最終一狠心的閉上了眼睛,仔細聆聽祭魂的話……

「固兒,留心!」

雲葉開踏著金劍急急趕來之時,便見到沖夷一手與金固兒周旋,另一隻手卻在醞釀一團黑色氣體,準備偷襲,快速提醒一聲后,雪白長靴輕點,滿頭金髮張狂之間,腳下的金劍脫離,直奔沖夷而去。

「倚天劍!」

沖夷被突然出現的金劍驚得心臟都是猛然一顫,不得不避其鋒芒,將已經凝聚好的法術擊在迎面而來的金劍之上,放開金固兒,順勢倒飛而出。

「爹爹,你看娘親怎麼了?」

金固兒不顧擦去唇邊的血跡,擔憂的看向緊閉雙目略蹙眉頭的龍唯心,向雲葉開問道。

雲葉開見龍唯心周身若有若無的閃著一層光暈,眉頭輕輕一挑,卻是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轉頭看向沖夷,漆黑的雙瞳中折射出寒冰的光澤。

在看清楚雲葉開的那張臉后,沖夷猛地向後退了一步,目眥盡裂,拚命的搖頭,似乎遇見了索命的閻羅王一般,滿目的恐懼。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一個小時之後,大家在亞馬遜河的南岸河谷下了輪渡。臨下船時,船主還指點他們,沿著河谷向南走,就會找到法蘭西和南非那兩撥背包客。

當天晚上,他們在亞馬遜河的南岸支流科阿里河邊安營紮寨。和往常一樣,譚明和韓冰負責生火,東、南、西、北四人搭帳篷,譚萬山和蒙雲溪象兩個大爺似的坐在那裡閑聊。

郝仁今天想吃魚了,他就從科阿里河中抓上來幾條魚,割成條形之後,讓譚明放在火上烤。

魚肉剛剛烤出香味,郝仁聽到附近的密林中傳來「嗡嗡」的聲音。

「什麼聲音?」譚明和韓冰一齊問道。

譚萬山和蒙雲溪兩個「大爺」也聊不下去了,他們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齊聲問道:「怎麼聽起來象是小蟲的翅膀振動的聲音?可是就算是蚊子在耳邊飛過,那時間也不會震撼!」

郝仁放出神識,仔細探察了一下,然後說道:「就在我們西南方向五十米處,有一群非常密集的蚊子,正向我們這個方向飛來。估計是聞到了燒烤的味道,被吸引來的!」


自從進入這片叢林,他們每天晚上都會遇到蚊子,但是都不算多。大家都是先天武者,等閑的蚊子根本不算回事,而且只要躲進了帳篷,一般來說都沒事。

郝仁既然用了「非常」這兩個字,顯然對蚊子的密集程度震驚了。

郝仁這麼一說,譚萬山立即下令:「快把燒烤給扔進河裡!」

郝仁搖了搖頭:「晚了,這群蚊子的後面還有人,我猜測,蚊子好像是被身後的那幾個人驅趕過來的!」

譚明當時就火了:「馬的,還有人敢用蚊子來害咱們,我這就讓他們好看!」

「對,我們這就讓他們好看!」郝仁笑著說道,「大家都躲進帳篷,只有老譚和老韓跟我在外面!」

郝仁的話不容置疑,譚萬山立即帶著東、南、西、北四人進了他們的帳篷。而蒙雲溪猶豫了一下,也進了他的帳篷。

隨著「嗡嗡」聲越來越響,象漸漸置身於一個熱鬧的工廠。很快,就有零星的蚊子飛了過來,向著郝仁、譚明和韓冰的身上叮去。

「小心啊,不要被它們叮了,這些都是毒蚊!」郝仁提醒道。

「沒事的,我身子熱得很,它們不敢叮!」魔明笑道。

「我也沒事,我身子冷得很,蚊子不敢靠近我!」韓冰也有辦法。

郝仁當然更不用怕。他的真氣已經逼出體外,蚊子再有力量,也撞不破這一層真氣的屏障。

眼看著蚊子越來越密,郝仁說道:「譚哥、韓哥,你們把熱風和冷氣放出來,把這些蚊子給弄死!」

「好!」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然後,兩人各自向著相反的方向跳去,拉開了五米多的距離。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互相不受影響。離得太近,譚明的熱風和韓冰的冷氣會互相抵消的。

譚韓二人一動,圍繞在他們身邊的蚊子立即跟著動了起來,依然把他們緊緊地包圍。

譚明首先發動,他一聲不吭地將真氣運到雙手的手掌,那雙手很快就變得紅如火炭,就連幾米外的郝仁都能感覺一股熾熱。

譚明揮動手掌,熱風一吐,空中頓時火星直閃,都是蚊子被熱風點燃后出現的。譚明手掌揮個不停,空氣中一股焦糊味很快就瀰漫開來。蚊子的屍體也都落在地上,積了厚厚的一層。

這下子蚊子再也不敢攻擊譚明,轉而向韓冰包圍過去。其實,它們也叮不著韓冰,只是覺得這邊涼快些。

韓冰雖然沒被叮著,卻也不打算放過這些小傢伙。他冷哼一聲,氣沉丹田,頓時一股寒氣透體而出。

韓冰身上的寒氣越來越重,似乎要把這裡的季節給顛倒了一般。那些蚊子剛才還是被譚明烤得幾乎死掉,來韓冰身邊「避暑」的,冷不防韓冰這裡又來「寒流」了。

這不是坑人嗎?啊,不,坑蚊子!

大批的蚊子還來不及飛走,就被寒氣凍得血液凝固。轉眼間,韓冰的身邊落了一層黑色的雪,比譚明那邊還厚了許多。

趁著二人身上的熱風和寒氣還沒有消散,郝仁又把自己的身子送了上去。頓時包圍他的那批蚊子又灰飛煙滅。

經過三人的輪番「蹂-躪」,原本密集如雪的毒蚊已經死得差不多了,就算還剩下極少一部分,也都紛紛逃竄。

「咦,怎麼回事!」附近的叢林中,傳來有人用西班牙的驚嘆聲。

「走,過去看看!能把我們精心培育的蚊子都驅散,看來是一批高人,我們得小心點!」另一個人放下手中的夜視儀說道。

叢林中,一共有六個人,他們一邊低聲說話,一邊走出叢林。

就在這夥人離郝仁的營地還有五十多米的時候,郝仁的神識已經探測出他們了。不過,他還無法確定就是他們把蚊子驅趕來的。

如果是,郝仁不介意開一次殺戒;如果不是,郝仁就與他們井水不犯河水。之前的猜測畢竟是猜測,他不想草菅人命。

既然拿不準,那就試探一下吧!

「譚哥、韓哥,我們都趴下,我不起來,你們就別動!」郝仁說著,自己先趴下了。同時,他還傳音給帳篷里的譚萬山和蒙雲溪,讓他們暫時不要出來。

譚明與韓冰雖然不知道郝仁是什麼意思,卻還是照著他的意思,也都趴在了地上。

郝仁在躺下的同時,用意念給褲襠里的毒蜂下了個指令。如果來人心懷歹意,郝仁就可以用毒蜂對付他們!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