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當方逸天開車走了之後,林淺雪與甄可人她們想要去夜店玩玩,她們的提議遭到了蕭姨的拒絕,蕭姨說太晚了,要去也等到明天再去。

可是林淺雪與甄可人她們不肯,軟磨硬泡著,說就去酒吧喝喝酒而已,玩一會兒就回來休息了。

最終蕭姨還是經不住林淺雪她們的軟磨硬泡,而她又放心不過,就跟著林淺雪她們出來了。

前往藍調酒吧的路上,王思淼臨時有事就沒去酒吧,結果就是蕭姨跟林淺雪、甄可人、許倩她們三個女孩來到了藍調酒吧喝酒,剛開始一切都很正常,沒發生什麼事。

喝了一會之後許倩說她有事就離開了,便剩下蕭姨與林淺雪、甄可人三人。

她們也打算再坐一會就離開,豈知這時候走過來了這四個大漢,為首的刀疤漢指名要林淺雪跟他喝杯酒,貴為千金大小姐的林淺雪自然是不肯,刀疤漢便怒了,非得要林淺雪跟他敬酒不可,並且還拿酒杯遞到了林淺雪的面前。

林淺雪心中一氣,就拿起酒杯將杯中的酒直接潑到了刀疤漢的身上,怒斥了他一頓,衝突就此發生。

「他嗎的,你真是不知好歹,我們老大敬你酒你竟然不識抬舉,分明是想找死!」一個大漢沖著林淺雪大聲說道。

「各位朋友,我這位侄女一時衝動,冒犯了各位,你們就小事化了吧。」蕭姨站出來微微一笑,說道,同時她心中暗暗詫異怎麼酒吧里的保安連人影都不見一個呢?

「小事化了?美女,你還真是會說話,不過你要是陪我睡一覺大爺我也好說話!」刀疤漢一雙眼睛定格在了蕭姨那極度性感成熟的身段上,心想著今晚要不是有任務在身那麼他還真想跟這個成熟女人玩玩。

「你……」

蕭姨心中一怒,當即掏出手機,正欲打電話報警,可這時刀疤漢身上穿著的外套稍稍一掀,外套裡面赫然插著一把鋒利閃亮著的長刀,他對著蕭姨森寒說道,「美女,最好放下手機,不然,別怪我手下無情!」

蕭姨看著刀疤漢亮出來的鋒利長刀之後心中一驚,頓時明白了這些人是來者不善,於是她便放下了手機,不過卻暗中編輯了條簡訊發給了方逸天。

當方逸天撥打她的電話時候她也知道了,可是她不敢接,對方這四個人明顯是帶著惡意而來的,個個的手上都拿著利器,她生怕自己接電話后引起對方凶性大發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混蛋,你們這些混蛋,你們想幹什麼?你們要是膽敢動我們一根汗毛那麼你們將會死無全屍!」甄可人怒聲說道

「其實我也不想為難你們,這樣吧,我跟這位小美女出去談談,說不定就能小事化了了呢。」刀疤漢森冷一笑,然後朝著旁邊的兩個大漢示意了一下。

隨後,兩名大漢走上前,直接伸手把林淺雪拉了出來,林淺雪忍不住大聲怒罵著,可這時,兩名大漢的手中亮出鋒利的匕首抵在了林淺雪的腰側上,冷冷說道:「不想死的話就跟我們走出去,美女,你的性命可比我們貴著呢,我們不介意一命換一命!」

林淺雪臉色頓時嚇得煞白起來,而一旁正欲衝上的蕭姨與甄可人看到抵在林淺雪腰側處的鋒利匕首之後也怔住了,臉上禁不住流露出驚怕的神色出來,蕭姨定了定神,冷冷說道:「你……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說了,只要她跟我出去說兩句話,還要,你們最好不要大喊大叫,更不要愚蠢的想著去報警,要知道,刀口子可是很鋒利的,你們如果不想她有事的話就給我乖乖的坐在這裡!你們放心吧,我不會為難這位千金大小姐的!」刀疤漢冷冷的說著,然後一揮手,他們四人便劫持著林淺雪朝著外面走去。

蕭姨與甄可人心中一驚,連忙跟著跑了出去,口中呼著林淺雪的名字,眼中的神色驚慌之極,內心中也極為害怕。

不過,奇怪的是,從始至終,藍調酒吧的保安都沒有出現過,也沒有酒吧里的相關負責人出面調解過。

等到蕭姨與甄可人追著跑出酒吧的時候卻是看到那幾個大漢直接捂著林淺雪的嘴巴,將林淺雪整個人抬了起來,然後他們鑽進了一輛黑色奧迪轎車中飛快的飛馳的而去!

「小雪……」

蕭姨跟在轎車後面跑了幾步,口中凄厲的叫著。

「蕭姨,怎、怎麼辦?他們把小雪抓走了,我們趕緊報警吧!」甄可人咬著下唇,雙眼中禁不住的浮出了晶瑩的淚花。

「報警?」蕭姨木然的念了句,這時,一輛熟悉的黑色賓士轎車飛馳而來,接著,在她們的面前戛然而止,正是方逸天開著的車子。 小城不大,但也有著百萬人之眾,哪怕是傍晚,大街上依舊人來人往。

兩盤的店鋪,大街上隨意擺放的流動攤位,叫賣聲,討價還價聲,充斥著這個街道。

人群中,也就老村長和葉焱還算是淡定。

一個是經常出來,一個是見慣了大世面的人。

就連葉榮和葉七叔都忍不住有些興奮。

更不用說葉小仙這丫頭了。

從小到大,第一次見到那麼多人。

以前他們的生活,就在一個村子里,村外都不曾出去過。

「哇,太熱鬧了,好多人!」葉小仙興奮的叫了出來,之前葉榮和老村長的囑咐,全部都給拋之腦後了。

「焱哥哥,那個好漂亮!」

「快看這邊焱哥哥,那是什麼?」

「這是什麼啊?」

這一刻的葉小仙,高興的不行,好奇的不行,不斷的詢問著。

有些東西,葉焱認識,直接給她介紹,有些葉焱也不認識,只能求助老村長他們了。

大街上,人很多,葉焱也在打量著,但卻不是看周圍的東西,而是打量這個小城的一切。

人很多,但實際上也是以築基期,甚至鍊氣期的修真者為首。

金丹期的也有,但不算太多,至於元嬰期,估計這個小城內也不會太多,除了天上能偶然間看到,大街上遇到的概率不大。

這就是這個小城的實力。

至於大街上擺放的東西,和前世記憶中的大同小異。

無非是各種修真者需要的寶物,靈丹妙藥等等。

一看就是不入流的那種,葉焱也沒有太大的興趣,隨意掃了幾眼,便沒了興緻,只是陪著葉小仙不斷的掃蕩著。

老村長這個時候也不著急,此刻天色已然晚了,他們要販賣採購也是明天的事情。

「晚上沒事可以出來逛逛,但還是那句話,不許惹事,這城內也是不允許打鬥的。」老村長開口再度囑咐了一句。

在他看來兩個孩子也是難得出來一次,逛逛也沒事,他畢竟也是元嬰期高手了,只要別招惹到了那種人,也無大礙。

對這個小城,他也頗為熟悉。

葉小仙一聽,頓時大喜不已。

「謝謝村長爺爺!」

隨即哪還客氣,拉著葉焱就朝前面跑去,超級喜歡這個熱鬧的世界,這裡的一切都讓她覺得異常的熱鬧,有趣。

從傍晚,一直逛到大晚上的,其他人基本上什麼都沒有購買,葉小仙倒是買了好幾件漂亮的飾品。

在這個世界,通用的貨幣其實也是元晶石。

不過在這裡不叫元晶石,而是叫真元石。

修真者體內的真氣,在這裡也叫真元力!

其實在葉焱看來都一樣!

叫法不同罷了!

逛完之後,老村長難得破費一次,帶著葉焱葉小仙到一個不錯的飯館吃了一頓,味道連葉焱都不由稍稍感慨了一聲,確實不錯。

都是妖獸血肉,但在這裡明顯更美味不少。

葉小仙這一刻又化成了一個大大的吃貨。

酒足飯飽,一群人才找到一個落腳處,各自盤坐打坐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老村長便帶著幾人來到小城最大的一個商行中。

通天閣!

看到這個名字,再聽到老村長對它的介紹后,不由自主的讓葉焱想到了很多。

通天店鋪,通天閣?

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關聯?

因為這通天閣在這個世界的口號和通天店鋪的口號太類似了。

都號稱能耐通天!

根據老村長介紹,這個通天閣是虛界最大的一個商行,也是口碑最好的一個,基本上做到了童叟無欺的那種,老村長每次來小城採購,都選擇這裡。

一站式採購,最為放心。

果然,剛一到,一個金丹期的管事便走了上來。

「葉道友,好久不見,有段時間沒來了。」這位管事竟然認識老村長。

隨即似乎感應到老村長修為的變化,帶著一絲驚訝,而後連忙拱手。

「恭喜道友,再度突破一階,踏入元嬰期!」

老村長見這人,也頗為客氣。

「徐管事客氣了,老朋友了就不用客套了,又要麻煩了。」

徐管事一聽,臉上笑意又濃厚不少。

每次這位葉道友來,雖然採購的東西不高級,但數量不菲,一買一賣之下,利潤不小的。

「哈哈,就怕你不來麻煩我呢。」徐管事輕笑,隨即將老村長朝裡面引入,直接帶到一個貴賓間。

葉焱等人則在另一位通天閣夥計的帶領下,在通天閣閑逛著。

這也是帶他么前來的目的。

長長見識,順便也挑選各自最需要的東西。

通天閣很大,佔地數畝,數層樓高,位於小城最重中央位置,足見它在小城內的位置。

一樓,是鍊氣期築基期修真者需要的各種靈丹妙藥區域。

二樓,是金丹期修真者才能進入的範圍。

至於三樓,則就只有元嬰期以上,才有這個資格踏入。

當然,有著老村長在,他們也能進入。

不過葉焱不著急,帶著葉小仙直接在一樓逛了起來,葉榮二人逛了一會,索然無味,直接上了二樓,就讓葉焱帶著葉小仙在這裡待著。

反正在這通天閣絕對安全,任誰也不敢在其中動手,他們也放心。

帶著葉小仙,葉焱認真的打量每一件東西,想要找到最合適村裡人的東西。

一路上,葉焱都在思索這個問題。

什麼最適合村裡人需要?

靈丹妙藥,靈器之類的肯定是最需要的。

但以他們的財富,想要大量購買根本不可能。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於漁!

為此,葉焱有著他的特殊考慮。

在一樓逛了一大圈,最終葉焱什麼都沒有購買。

那些低等的靈丹妙藥,不需要!

不多時,老村長滿臉笑容的走出,徐管事還跟在身邊,也格外的高興。

這一次的交易,他很滿意,又是一筆大生意。

「小焱,有什麼看中的嗎?」老村長開口問道。

葉焱搖頭。

「爺爺,我想購買一些煉丹相關的資料,以及一座丹爐,一些陣法類的東西。」葉焱開口說道。 方逸天開車駛進藍調酒吧的時候猛然看到了前方的蕭姨與甄可人,他便急踩剎車,車子在蕭姨與甄可人的旁邊停下,而後他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蕭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淺雪呢?她沒跟你們一起?」方逸天大步走到蕭姨面前,低沉問道。

蕭姨看到方逸天之後她那顆慌亂驚怕的心不知怎麼的竟然逐漸的平靜了下來,情急之下她抓住了方逸天的手臂,說道:「小雪她、她被四個男人劫持走了,剛剛坐著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離開,跟你開車過來相差還不到十秒鐘。」

「什麼?林淺雪他被四個男人劫持走了?」方逸天一皺眉,眼中寒光一閃,目光變得極為犀利起來,而後他想起了什麼般,連忙說道,「你是說劫持林淺雪的人開車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剛剛走?」

「對對,怎麼辦啊,方逸天,你說我們要不要報警?」蕭姨心中焦急得直跺腳,著急說道。

「報警?等警察來的時候一切都晚了!上車,快,你們兩個快上車!」方逸天不由分說的命令道。

蕭姨與甄可人看著方逸天那冷峻沉著的臉,不由自主的坐上了方逸天的車子,而後方逸天調轉車頭,轎車飛馳而去。

「難道就是那輛黑色奧迪車子?」

方逸天心中暗暗想著,原來就在他剛開車駛進藍調酒吧的時候恰好有有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與他的車子擦身而過,由於他當時車速較快,對方的車速也是很快,兩車沒差點撞上,因此他對那輛黑色奧迪轎車的印象也很深。

「方逸天,小雪被劫持走了,你開車準備把我們拉到哪裡去?蕭姨,我們還是趕緊報警吧,我記得那輛車子的車牌號。」甄可人眼中噙著淚花,忍不住出聲說道。

方逸天不說話,他心知從藍調酒吧出來之後只有前面這條主幹馬路,這條馬路一直延伸到前面的七八公里才會有十字路口,而他所要做的就是要在這段距離之內追上那輛黑色的奧迪轎車。

蕭姨正想說什麼,可是甄可人看到方逸天沉默不語的臉色之後心中不由得一怒,冷冷說道:「方逸天,虧你還是林淺雪的保鏢,小雪被抓走了你這是在做什麼?拉著我跟蕭姨在兜風嗎?」

「你能不能閉上你的嘴巴?報警?你他嗎的真的以為警察都是萬能的嗎?等你報警,警車來了之後等警察聽著你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清楚,那輛奧迪車早已經不知開到哪裡去了!」方逸天忍不住怒聲斥道。

「你、你凶什麼凶?那你的意思是怎麼辦?難不成你要去追那輛車子嗎?」甄可人不服氣的頂了一句。

「至少,總比讓那些警察開著警笛鳴叫的警車來追趕的好!」方逸天低沉說著,接著,他猛踩著油門,車子上的時速指針不斷的朝著右邊打轉著,慢慢的,時速指針已經指到了180碼的刻度!

甄可人對方逸天本來就心有怨氣,聽著方逸天如此說話的語氣之後心中又怒又氣,張了張嘴,正想說什麼,可這時坐在她旁邊的蕭姨拉了拉她的手,而後蕭姨問道:「方逸天,你現在就是要去追趕那輛奧迪車子嗎?」

「不錯,運氣好的話應該能夠趕在前面的十字路口追趕上他們!」方逸天此刻的眼神犀利如刀,臉上的神色已經不是平時的那副玩世不恭弔兒郎當之樣,而是變得極為冷靜沉著,車子以著180碼的車速閃電般的在公路上飛馳著,可是他那雙握著方向盤的手卻是穩如磐石般的紋絲不動!

「那些人為什麼要劫持林淺雪?發生了什麼事?」方逸天沉聲問道。

「那些人似乎是故意來找茬的,非要小雪跟他們陪酒喝,小雪不肯,而且還對著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潑了一杯酒,然後那個男人就生氣了,他們就把小雪劫持走了。對了,那四個人的身上都帶有刀子。」蕭姨長話短說的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雙眼微微一眯,眼中寒光隱現,他本想還問蕭姨她們為什麼這麼晚了還要出來酒吧喝酒,既然出來了為什麼不事先跟他說明等等,不過他也知道現在還不是問話的時候,其他的事等到把林淺雪救出來之後再問也不遲。

況且,他將車速逐漸的加到了極速,如果稍稍分神了那麼就會有撞車的危險,因此他不得不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駕駛車子之上。

好在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因此公路上的車子極為稀少,方逸天才有可能把車速加到了將近200碼的車速。

不過,公路上雖說車少,但也是相對而言,平常人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此極速的開車飛馳可以說是極為危險的,然而方逸天卻是能夠一次次有驚無險的超越過一輛輛轎車,朝前飛馳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