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內光線極為昏暗,蕭晨將體內微弱靈力運轉到雙目之上,也僅能面前看清前路,一路摸索緩緩前行。

深入十數丈深,蕭晨腳步突然一頓,將手從山體上拿起捻了捻,感覺到點點潮濕氣息,臉上不禁露出幾分訝色,低吟道:「難道此處還有地下水道不成?」

復前行,再度深入十數丈,空氣中潮濕之氣漸重,當他轉過一個彎道之時,耳邊果真傳來了點點水流聲。

而與此同時,一絲極為微弱的葯香味,也是隨之而來。

「嗯?碧蓮花的味道?」蕭晨臉上頓時露出驚疑之色。他在靈藥谷呆了數日,雖然未曾學到半點煉丹本領,但在幫忙外門弟子收拾靈藥之時,卻也記下了幾味較為珍惜的靈草,這碧蓮花恰好便是其一。

「不對,碧蓮花香味略帶香甜,這味道雖然與之極為相似,卻略有酸澀之氣,看來應該是某種野草的味道吧。」蕭晨微笑搖頭,這碧蓮花極為珍貴,可以用來煉製十餘種珍惜靈藥,怎麼可能隨處可見。

但此刻,蕭晨心中卻是止不住生出幾分好奇之意,伸長了脖子向前方望去,黑咕隆咚看不真切,便繼續邁步,向那水流聲源頭行去。

「嘩啦」「嘩啦」「嘩啦」

水流聲愈來愈近,空氣中瀰漫的葯香也是隨之增強,不禁有那碧蓮花,甚至連鐵青藤、金植草和何首烏這等上品靈草的味道也夾雜其中,令人深吸之下,便是感覺全身一震舒暢。

蕭晨腳下不覺加快了步伐,當他沿著石洞走到盡頭,卻發現面前竟然是一條死路,但那清冽的流水中,卻正是從這石壁后隱約傳來。蕭晨伸手在這石壁上敲了敲,頓時發出「嘭」「嘭」之聲。

「還好,這石壁應該不厚。」蕭晨略微鬆了口氣,伸手從儲物袋內將那靈劍再度拿出,法力灌注之下,便是向面前石壁用力一切。如刀削豆腐一般,一方可容常人進出的孔洞便被開鑿了出來。

隨著石塊落下,一道亮光驀然從那石洞**出,蕭晨伸手擋在眼前,虛眯雙眼向內望去。但還不等他將頭探入洞內,一股濃郁到極致的葯香,便是瞬間從那空洞內逸出。

「咳咳!!咳咳!!」鼻尖吸入一口,蕭晨面色頓時忍不住漲得通紅,反身劇烈咳嗽起來。這葯香至之濃郁實在超乎常人想象,竟似是將數十上百種靈草混雜中在一起,然後密封任由其生長,數十甚至數百年的沉澱積累之後,才能達到這般地步。

蕭晨雖然因為劇烈咳嗽而滿臉張得通紅,但其漆黑眼眸內卻是瞬間充滿了狂喜之色!此次這濃郁葯香入鼻,雖然讓他吃了點苦頭,卻也讓其瞬間確定,這面前石窟內絕對生長著數十上百種靈草,而且其生長年份絕對不低!因為剛才吸入那葯香之時,雖然葯香斑駁,但那一股辛辣之味卻是如何也遮擋不住!

「斷腸草!」蕭晨嘴角翹起,露出歡暢之色。這股味道,絕對是這種殺人於呼吸間的劇毒靈草散發而出!而且這股辛辣之味如此濃烈,遠遠超出蕭晨在靈藥谷內所見的百年年份斷腸草,可見其生長年限定然極為久遠!

略待片刻,蕭晨按捺住心中火熱,等到那葯香味道略微消散一下,便是以袍袖捂住口鼻,一步邁入其中。

四周石壁上散發出的淡淡熒光,讓他出現短暫的不適,待到視線恢復看清眼前情景,蕭晨嘴巴便是忍不住微微張開,眼中充斥著震撼之色。

只見這石壁后的石窟約數百丈大小,石壁表層生有一種顏色淺白的奇異晶體,這淡淡光線便是從這晶體內散發而出。在石窟上方有一道裂痕,娟娟水流便是從其上流淌而下。水流落在地面上,經過不知多久的衝擊,攜帶的點點泥沙在石窟內形成一方約二十餘丈大小的三角洲,其上無數種靈草雜亂而生。而那水流便是從三角洲上緩緩淌過,之後流在後面一方小小水潭之內。 重生娛樂圈女皇 這水潭應當與地下水道相接,所以水質極為清澈,但黝黑不見其底,不知深幾許。

蕭晨目光從這石窟內緩緩掃過,趕忙緊緊閉上雙眼,連連深呼吸十數次,這才將心中那直欲大吼大叫的念頭勉強壓下!

兩百年份的何首烏!

三百年份的金植草!

四百年份的金銀花!

三百年份鐵青藤!

看著這石窟內宛若雜草般生長著的重重靈草,蕭晨近乎有一種身在夢中的感覺!

良久之後,他才緩緩平靜下來,眉頭微微一皺,不禁露出幾分遲疑之色。

「這山腹之中,為何會生有如此眾多的靈草,在這種地方,它們怎麼能存活下來?」需知靈草種植極為繁瑣,需要修士悉心照料才能成長起來,但這石窟內明顯無人來過,此事卻是有些蹊蹺。

但就在此刻,蕭晨目光落在那石壁上的奇異晶體上,面色突然微微一變,隨即緩緩閉上雙目,體內《草木生化訣》緩緩運轉,下一刻,他便是駭然睜大了雙眼,半響后口中才蹦出兩字,「靈脈!」

在這石窟之內,靈力充裕程度遠遠高於外界,甚至比較葯道子種植靈草的葯圃都要濃郁許多!如此一來便只有一個解釋,那便是這石窟之下,隱藏有一小截靈脈!這靈脈絕對不大,甚至僅僅數米大小,否則定然早已被宗門內修士察覺到此此處異常,也無法等到被蕭晨發現。而這石壁上散發熒光的晶石,也便有了解釋,定然是因為被靈氣長時間侵蝕,而漸漸轉變而成,若是再過數百上千年,它們甚至有可能變為真正的靈石。

但即便找到了這些靈草生存下來的原因,可這些靈草種子,又是從何處而來?難道還能是自己憑空生出不成?

蕭晨目光在石窟內掃過,隨即微微一凝,快步走到那水流上方,目光銳利落在那清澈流水中,似是在尋找些什麼。片刻后,他眼前突然一亮,探手放入水內抓起,一粒青色、略扁種子便是瞬間被其拿在手中。眼神落在這種子之上,蕭晨突然間想起,好似整個落雲谷內僅有一條活水從山上流淌而下,並且恰好從他葯園不遠處流出。如此想來,宗內所有葯園用水,便是只有這一條水源可用!看著手中種子,蕭晨嘴角緩緩露出幾分笑意,隨即飛快擴散到他整個臉龐,口中低吟道:「造化啊造化!這便是我蕭晨的造化!」

落雲谷內無數葯園用水,便是需要將那泉水引入葯園內,這般一來便是偶然有那成熟的靈草將種子落入水流之中,被其沖走。而這水流卻是恰好沿著山體碎裂縫隙流入石窟內,而這石窟內又恰好有一小截靈脈。這般機緣巧合之下,才誕生了這石窟內隱藏不知多久的一方葯圃!

。。。。。

小半日後,蕭晨意猶未盡從那石窟內原路返回,雖然這荒廢葯園極為偏僻很少有人經過,但以防萬一,蕭晨還是將那石塊放回原位,之後又在外面隨意布置了一些雜草亂石,直到確定不會被人察覺,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本以為是一處廢棄之處,可是造化弄人。誰能想到在這荒廢葯園內竟是隱藏了偌大的機緣!」

「那段天華本意是要害我,卻沒想到竟是硬生生送了我一場造化!」

蕭晨仰面而笑,這世間之事便是如此奇妙,若此時被那段天華知曉,定會氣得嘔血三升當場斃命。

少頃,蕭晨心緒歸於平靜,沉吟道:「雖然葯園所在極為偏僻,但是為了防止意外,也應當在山谷外布下一些簡單禁止,即便無法阻人進入,但能夠起到預警作用,卻也已經足夠了。」

葯道子對他這名記名弟子倒是極為不錯,雖然未曾親自教授,但各種初級玉簡卻是未曾吝嗇,這《陣法基礎篇》便是恰好正在其中。

蕭晨心中打定主意,便是匆匆返回石屋,從儲物袋內拿出玉簡,放在額頭苦苦參悟起來。 一夜無言,第二日蕭晨抬起略微酸脹的腦袋,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陣法之道博大精深,包羅萬象,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會的。不過幸好他只是選擇一些簡單的迷幻遮擋視線的陣法,經過一夜琢磨,倒是學會了布置兩種比較低級的陣法。

蜃樓陣,陣法消耗極低,施展之後能夠自動生成淡淡白霧遮擋視線。

預警陣,陣如其名,沒有任何攻擊防禦作用,卻能及時預警。

花費了三個時辰,失敗了七八次之後,蕭晨這才勉強在山谷外布置好這兩處陣法,安裝上兩顆晶石之後,看著漸漸湧起的白霧,蕭晨臉上露出幾分滿意的神色。

回到石屋,將大部分物品留下,給人他居住在此的假象之後,蕭晨此刻卻是已經進入到那山腹中的葯園內。

將《煉丹初解》放到一邊,蕭晨心中反覆推敲了數遍,確定沒有任何錯誤之後,這才準備動手煉丹。第一次煉丹,蕭晨選擇的是聚靈丹,一種適合鍊氣期使用的靈丹,一品下階,使用材料也比較簡單。

「疾!」

手上恰起法訣,蕭晨向煉丹爐內輸入一點靈氣,煉丹爐內頓時升起一股熱浪。

小心根據記載按照順序時間將材料依次放入其中,不長時間,一股淡淡的葯香傳來。蕭晨心中一喜,可要頂內隨即傳來的一陣悶響,卻讓他瞬間呆住了。

打開藥爐,看著其中呈黑褐色的粉末,蕭晨無奈的嘆了口氣。

第一次煉藥,毫無懸念以失敗告終。

提起精神,蕭晨很快將藥渣全部清理乾淨,開始第二次煉丹。

先放青葉草,等到草葉變為液體只是再放入枯枝花,最後才是石楠花。

這次蕭晨非常小心,葯爐之內的葯香越發濃郁起來,現在已經到了丹藥定型的時候,撐過這段時間就煉好了。突然間,蕭晨臉色一變,葯爐內同時傳出一聲悶響。

第二次煉藥,失敗。

蕭晨面色有些陰沉,冷靜的將殘渣收拾乾淨,開始第三次嘗試。

失敗。

失敗。

失敗。

失敗!

一連十一次連續失敗之後,蕭晨有些頹然的坐在地上,或許他在煉丹這一方面,確實不怎麼有天賦。

還有最後一份藥材,蕭晨將其原本準備放棄,卻還是隨手將其丟進葯爐,機械性的注入一點靈氣之後,閉目打坐起來。以他此刻鍊氣期一層巔峰的修為,煉製聚靈丹已經消耗了他體內大半的靈氣。

運轉《草木生化訣》,外界濃郁的靈氣頓時向其體內湧入,蕭晨嘆息一聲,心神轉而集中到那散發著點點星芒的金印之上。

這金印不知是什麼材質,竟然能夠直接融入修真者元神之中,這這種事情,蕭晨卻是從未聽說過。神識小心翼翼圍繞在金印旁邊,卻是察覺不到任何異常之處。

「這金印在我元神之中,應當對我不會有害,不如將神識融入其中,看看會有什麼反應。」若是換做其他修真者,絕對不會在沒有徹底掌握金印之前如此冒昧行事,因為神識首創,恢復起來比身體傷勢要困難百倍,過程更是極為痛苦。可蕭晨踏入修仙之路不久,心裡自然沒有太多顧忌。

水乳-交融一般,蕭晨的神識沒有任何阻礙進入金印之中。

乖乖前任你別逃 方圓五十丈之內,任何風吹草動都清晰地出現在他腦中,一顆顆懸浮的小光點,輕飄飄在空氣之中飄蕩。

這應該就是靈氣了吧。

蕭晨心中生出幾分興奮之色,神識進入金印之後竟然被放大了五倍,這恐怕又是它的一項逆天能力!

神識緩緩從四周收回,蕭晨神識掃過葯爐,雙目陡然一凝,爆發出一陣神采。此刻在神識之下,他竟然能夠清晰的看到葯爐之內的所有變化。在他眼中,不再是藥物之間的融合,而是更本質的存在——藥力!

煉丹術,是修真者無數歲月來不斷試驗探索創造出來,將各種靈藥所蘊含的藥力合理的搭配在一起,煉製出各種效果非凡的靈丹。但這世上最優秀的煉丹師又或者是修為達到大乘的存在,也絕對察覺不到靈丹內的藥力變化,蕭晨現在所擁有的能力,已然超出了修真界的理解範疇!

從此之後,任何靈丹在蕭晨面前都不再具有挑戰,只要讓他看過成品,知道了其中的藥力組合方式,他就能自己調配材料,依樣畫葫蘆重新煉製出來!

「嗵!」葯爐內傳來一聲悶響,無人操控之下,煉丹毫無意外的失敗了。

蕭晨睜開眼睛,對此毫不在意,臉上帶著幾分激動之色深吸幾口氣平復了一下心神,反手間從儲物袋內拿出一枚聚靈丹,神識掃過之後,頓時明白了其中的藥力組合方式。細細看了數遍之後,蕭晨這才緩緩收回神識。

飛快將葯爐之內的藥渣清理乾淨,蕭晨揮手向其中輸入一點靈力,葯爐內再度傳出陣陣熱力。打開爐鼎,將煉製聚靈丹所需要的材料統統丟了進去。既然能夠察覺到藥力變化,到時候改變一下就好了,自然不用再顧及藥材的投入順序。

藥材進入丹爐,很快便是化為道道葯汁,融合到了一起。蕭晨不敢大意,神識盡數進入其中,按照剛才所見那枚聚靈丹的藥力組合方式排列起來。

淡淡的葯香從丹爐內傳來,此刻也是變得越發濃郁起來。突然,正閉目的蕭晨突然張開眼睛,低喝道:「成!」

瞬間,丹爐內的葯香陡然濃郁到了極點,蕭晨小心翼翼打開丹爐,十數顆圓潤的丹藥正安靜躺在葯爐之內。

成功了!

蕭晨心中突然湧出一陣狂喜,將丹藥從丹爐內取出拿在手上,細細比較了半響,果然與手中那枚一模一樣。

不浪漫的愛人 有了金印相助,之後煉製靈丹對蕭晨來說不再有任何難度,而且此地又有如此絕佳的一處隱秘葯園,各種靈藥齊全。。。

有這般種種機緣,蕭晨未來修道之路,不可估量!

金丹。。。甚至於元嬰,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也並非是全無機會。

想到這裡,蕭晨便是激動的渾身發抖。

半天後,蕭晨才平靜下來,一臉沉思之色看著手中的聚靈丹。

「這聚靈丹雖然煉製成功,但是神識掃過其中還是有一些藥力組合出錯,難道這也是煉製丹藥的需要?」

「還是說這本來就是丹藥之中的瑕疵,若是能夠改正過來,又會怎麼樣,難道能夠提升丹藥品階?」

任何一種丹藥,都分為上、中、下三品,以及存在與傳說之中的極品。可是在如今的修真界,修真者服用的大都是下品丹,中品便是極為稀缺,只有很小的幾率偶然煉製出來,至於再往上的上品和極品,則是從未聽說有此類丹藥問世。

反正煉製聚靈丹材料十分平常,蕭晨很快便有收集了數份放在面前,隨即再次開爐煉丹。

這次在組合藥力的時候,蕭晨在將固定部分完成之後,便開始分解重組錯亂的藥力。

時間一點點過去,蕭晨閉目之時臉色漸漸變得有些蒼白,額頭之上也是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嗵!」丹爐內傳來一聲悶響,蕭晨同時張看眼睛,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陰沉。

分離組合在一起的錯亂藥力所需要耗費的神識遠遠超過組合之時數倍以上,剛才蕭晨小心翼翼分解了大半之多,但是由於神識消耗太多出現了一絲紕漏,攪亂了藥力,丹藥煉製自然也就失敗了。

「看來我還是太心急了,以我目前的神識強度,想要一口氣將彈藥內的錯亂藥力清理乾淨,實在是有些好高騖遠。」蕭晨嘴角露出幾分苦笑,隨即盤膝坐在蒲團之上,今日神識消耗太多,實驗只能明天繼續了。

第二天,蕭晨張開眼睛,重新恢復了神采奕奕的模樣,經過一夜的打坐,體內的靈氣變得更加充盈了幾分,看來距離突破到鍊氣期第二層的境界不遠了。

清理好丹爐內的藥渣,蕭晨再度放入了一份煉製聚靈丹的材料。

等到丹藥成型,蕭晨再度開始分解藥力,不過這次他心中有數,等到分解至將近一半的時候,便及時將神識退了出來。開啟丹爐,看著其中不論顏色、香味、外貌都大有增強的十幾枚聚靈丹,蕭晨臉上露出幾分喜色。

中品聚靈丹!

果然,他的推測是正確的,如果繼續將其中錯亂的藥力組合分解,那麼上品乃至極品丹對蕭晨來說也不再是難事。

小心翼翼將手中十幾枚中品聚靈丹裝進玉瓶之內收在儲物袋內,蕭晨臉上露出幾分沉思之色。本來有金印幫助,他的修鍊速度已經變得極為驚人,此刻再加上他這近乎作弊的煉丹手段,大量丹藥堆積之下,之後的修鍊速度定然暴增一大截。

之後一段時間,蕭晨不斷開爐煉丹,靈力、神識消耗殆盡后便吞食丹藥打坐修鍊。如此一來,修鍊速度可謂是一日千里,進境極快。 這期間他也曾不斷試驗,發現以他目前的神識強度,最多只能勉強煉製築基期修真者使用的丹藥,至於分解藥力提升丹藥品階暫時就做不到了。而且煉製築基期修真者使用的丹藥太過耗費神識,計算下來還不如煉製鍊氣期丹藥來的划算,所以蕭晨僅僅煉製了十數顆以備突破瓶頸所用,剩下的時間都在煉製聚靈丹之類鍊氣期適用的靈丹。而且隨著煉製次數增加,每次煉製消耗的神識和時間都在不斷減少,這樣更是增加蕭晨的修鍊速度。

作為一名記名弟子,雖然葯道子對蕭晨的沉穩心性比較讚賞,但是沒有靈根,又長久不出現在面前,漸漸的,他這個靈藥谷的記名弟子好似被人遺忘了一般。

但是就是在這半年時間之內,蕭晨卻經歷了類似破蛹化蝶一般的經歷,正式踏入了修仙之路。

石室內,閉目修鍊的蕭晨豁然睜開雙眼,整個面龐好似冒出幾分熒光,隨即恢復常色。神識橫掃而出,以山腹葯園為中心,方圓百丈之內的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感應。

「鍊氣期第七層!」蕭晨用力握緊拳頭,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這半年時間,他不斷吞食各種鍊氣期靈丹,修為一日千里,半年之內高歌猛進,一舉達到鍊氣期第七層境界!

如此修鍊速度,即便對比一些號稱妖孽的大宗們天才修仙之人,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疾!」

蕭晨並指一聲低喝,面前一柄靈劍頓時飛起,飛快繞著他飛了三圈,隨即緩緩停在他面前。蕭晨滿意的點點頭,這件上品靈器是他得自那黑風老鬼之物,經過半年時間的溫養,如今終於能夠坐到劍隨心動的境界。又把玩操控了一會,蕭晨才有些不舍的將其收進儲物袋內。雖然以他目前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御劍騰飛而行,但他卻不能暴露自己的實力,否則定然會惹來極大的麻煩。

「現在雖然有鍊氣期第七層的修為,但是卻沒有半點攻擊法訣,不能完全發揮實力,看來是時候想辦法修鍊一些法訣了。」蕭晨臉上露出幾分若有所思之色,他所修鍊的《草木生化訣》修鍊門檻極低,因此竟是連半分神通都沒有附帶。

半日後,蕭晨走出山腹葯園,將洞口小心掩蓋之後,這才緩步向山谷外行去。谷口的蜃樓陣、預警陣都還在運轉,沒有外人進入的痕迹。蕭晨滿意的點點頭,換下兩枚靈力所剩不多的靈石,隨即出了山谷。

半年前他初入落雲谷,只是一個沒有半點能力的普通小子。

半年後他身有金印,更是憑此獲得了逆天般的煉藥之術,從此之後海闊天空任他翱翔!

想到這半年以來的變化,蕭晨臉上便是忍不住露出幾分淡淡的笑意。

落雲谷雖然不大,但是門下弟子也是極多,各人修鍊需要之物宗門不可能全部發放,所以漸漸便形成了一個眾人默認的宗門內部弟子交換會。

每月的初一十五兩日,需要參加交換會的宗門弟子需要交納一枚靈石作為入場費用,便可以獲得一件遮擋神識掃描的黑袍。畢竟前來參加交換之人,除了相熟好友,誰都不想得到寶物被人暗中惦記,雖說是同門之人,但是為了寶物暗中出手之事,也並非是沒有發生過。

蕭晨來到交換會舉行地點,面無表情向負責此事的宗門弟子繳納了一枚靈石,穿上黑袍後走了進去。

這黑袍頗為神奇,蕭晨試了一下,自己的神識果然無法穿透。雖然他不過是鍊氣期第七層,但是有金印相助,神識絕對不弱於一般的築基初期修士,因此他心中也就放鬆了幾分。

「各位,時辰已到,看來今日前來參加交換會的便只有咱們了,既然如此,小弟便拋磚引玉,第一個開始了。」說話之人聲音沙啞,顯然是刻意改變的聲線,以防被人認出身份。

這點眾人都會如此,自然無人驚異。

「小弟手中有五張火球術符籙,每張換取下品靈石一枚。」說著,這人便從儲物袋內拿出五張符籙,深黃色,蕭晨抬頭看去,果然與當初劉濤送給他那張一模一樣。

火球術符籙只能算是一品符,經靈氣激發能夠發出大約相當於鍊氣期五層修為的一擊。蕭晨看了一眼便扭過頭去,以他如今鍊氣期七層的修為,這種符籙對他沒有半點吸引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