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撕這十萬浮屠步,其實並非隨機,蕭讓此時攻擊手段已經更進一步,殺傷力大增,九天星辰掌的「升級」便沒那麼迫切,但若他速度能再快幾分,無疑保命的把握更大。

這並非他膽小怕事為了逃跑,而是修界中實在是步步兇險,拼盡全力也無法匹敵的敵人不知何時就會出現。

就這麼在客棧中閉關,蕭讓連續三天閉門不出,他不知道的是,外界已經因為他而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萬瑰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方家,二少方銘,居然被人殺死在城外的隱霧林中!

而他隨身所攜乾坤袋,也已然消失不見。

人被殺死,乾坤袋還被兇手取走,這對方家,是侮辱,是打臉!

「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連方家人都敢殺?當真是膽大包天!」

「這方銘可了不得,天賦僅在其兄方寒之下,在我萬瑰城,除了四大天才能壓他一頭,無人能遮擋其鋒芒。」

人人都在嘆息,如此天才,卻慘死野外,委實可惜。

「我說,殺人者肯定是一江洋大盜,君不見方二少的乾坤袋已經不見了嗎?」

「愚蠢!哪個江洋大盜會不開眼的搶劫方家少爺,他有命搶也沒命花啊。」

「依我說,是尋仇,還是不得不報的血海深仇,要不是如此,誰會對方家人下手,那可是四大家族啊。」

「胡說八道,方二少風度翩翩一表人才,修為高絕為人和氣,實乃人中之龍,他怎麼會和人結下如此大仇?」

對方銘之死,眾人紛紛猜測其死因,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外界因為方銘之死大亂,而在方家,同樣是一片風雨欲來的壓抑氣氛。


方家大堂,能說上話的骨幹成員已經全部到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一位白衣少年身上。

這白衣少年天賦雖然不差,但卻不是很拔尖,比他逆天之人多得是,平日在方家是一個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存在。

但現在,他儼然已經成了方家焦點,上至家主下至弟子,都狠狠盯著他。

「方輕舟,據說你對銘兒之死有些線索?」

家主方淮開了口,威嚴的聲音響在大廳,一陣嗡嗡作響的,顯示他極為充沛的真元。

「是,家主,四天前,我曾在醉千古碰到一少年,大約十六七歲的樣子,胎息三重的修為,連風南雙都不是他一合之敵···」

方輕舟將醉千古中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他的心中,卻是一陣嘆息。

因為乾坤會武將至,所以很多人的話題都會聚焦在天才上,方輕舟那日歸家后,也是和幾個要好的方家子弟談論到天才,他順口就提起了蕭讓,言語之間對其大加讚賞,認為此子是不輸於四大天才的存在。

卻不想,此話被恰好路過的方銘聽個正著,方輕舟當時就覺得一陣不妥,以方銘自負自傲心胸狹窄的性子,多半會去找那天才的麻煩。

結果,第二天便傳來方銘的死訊。

!! 。。。。。。

眾人議論不停,似乎越來越疑惑了。

諸葛成也是看向了沐北冥。

「北冥啊,這件事你還是跟大家解釋一下吧,怎麼變成了他們?」

沐北冥自然不會說自己早先知曉,只是皺了眉頭。

「看沐如風對葉蓉的保護模樣,大家還不清楚嗎?」

沐北冥卻是輕輕一笑,望向了他們。

大家瞬間明白了。

此刻的葉蓉還躺在沐如風懷裡哭泣,沐如風剛剛奮不顧身的救她,這二人分明早就勾結在一起,或者是二人是戀人的關係啊。

所以若是沐如風做的事情,葉蓉不可能不知道。

說不定這件事就是二人一起謀划的,沐如風負責葯的事情,葉蓉負責找男人,嘖嘖,這二人還真是蛇鼠一窩狼狽為奸啊。

葉蓉一看,自然知道大家懷疑她,立馬從沐如風懷裡爬了起來。

「沒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啊,那個大力是胡說的,我根本沒找過他,我的帕子真的只是丟了。。。。」

葉蓉極力撇清自己。

那大力也簡直無語了,明明就是她,可是他剛要為自己辯駁,這邊沐如風卻是突然開了口。

「是我,都是我。」

沐如風一開口,大家一下子突然寂靜了下來,皆是看向了他。

沐如風傷的很重,還是站了起來,輕輕走過。

「大力那邊也是我找的,那個帕子是我從葉蓉身上拿來的,不小心落了,這個伊伊也是我指使的,這一切都是我做的,葉蓉完全不知情。」

「我之所以救她,不錯,是我喜歡葉蓉,我真的喜歡她,喜歡她了很多年,可是她卻一直都沒答應過。。。。」

沐如風一副坦白從寬的樣子,轉頭看了看葉蓉,還示意葉蓉不要多說。

卻不知此刻的葉蓉心中滿是得意。

沐如風這個傻瓜,還真是傻的夠可以。

「我的確是害怕北冥來爭權,我為沐家當牛做馬十幾年,為什麼還比不上這個突然而來的表少爺?」

「我不甘心,憑什麼要讓我的心血讓給別人?這沐家是我的,都是我的。。。。。」

沐如風說的跟真的一樣,自己也跟著憤恨起來。

當然,這些憤恨的確是真的,怕是這些想法也是真的。

「我承認,我技不如人,這一次失敗了,被你發覺,還反擊一下,我認輸。但是我還是不甘心,可是你也說過,一月之後你就找合適的繼承人,我希望你說到做到。」

「現在,離一個月,只剩十天了。」

沐如風還不忘提醒一下。

「謝謝你的提醒,放心,我都記著。」

沐北冥輕輕一笑,自然早就猜到這個結果。

沐如風似乎對那葉蓉十分的痴戀,能為她頂罪自然在意料之中。

只是若是他知道葉蓉對他只是利用,怕是最後也會絕望,所以,他不急。

遲早,這沐如風會為自己今日的愚蠢付出代價。

「不對啊,既然是陷害的少夫人和大力,為什麼連我大哥也給套進去了,到底誰在陷害我大哥?」

諸葛夢雨忽然叫了一聲,似乎想要為自己的大哥不平。 沐北冥卻是忽然看了過去,看向了那一直沒有吭聲的上官嵐。

上官嵐似乎看到了沐北冥的警告,他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也被沐北冥知道了。

這件事從頭至尾分明就是沐北冥策劃的,好玲瓏的心思。

既然知道他們的計劃,卻不動聲色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個啞巴虧他認了。

技不如人,他也認了。


只要沒牽扯到雲七七,就好。

「琦兒,不要說了,是大哥的錯,大哥當時看到沐如風慌慌張張的過來,以為出了什麼事情,就也過來看看,誰知道竟是中了招了,怪我多心。」

上官嵐一句話說的雖然含糊,但是也說明了他不怪罪任何人,只怪自己。

「我想那葯一定就在這屋子裡的,我一進來就神志不清了,你說呢,沐如風?」

上官嵐竟是看向了沐如風。

他這是篤定沐如風也不敢深究的,畢竟這件事是他和葉蓉而起,現在沐如風極力撇清葉蓉,自然也不希望這件事再繼續查下去。

深查下去,對他們誰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果然,沐如風神色一暗淡,點了點頭。

「是,為了以防萬一,我還在這屋子裡給下了毒氣。」

沐如風承認了!

眾人一個嘩然,似乎已經想通了這其中的錯綜關係。

是沐如風想要沐家,所以就設計要害沐北冥,要給雲七七下毒,找了一個臭男人,本來安排好在這個屋子讓雲七七和那個臭男人的事情被揭發的。。。

誰知這件事提前被沐北冥知曉了,於是雲七七逃過一劫,並沒有吃那葯,可是沐如風或許不放心,就來這裡看情況,或許又遇到了葉蓉一起過來看。

誰知道,為了以防萬一下的毒氣,卻成了沐如風最大的敗筆。

或許沒有這毒氣,什麼都不會再發生了,沐北冥就算察覺有毒藥,但是沒有證據,也證明不了什麼,這件事就會不了了之。

可是偏偏的,他們或許發現了不對勁,就跑進來看,結果。。。。。

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又或者可以叫多行不義必自斃。

不管怎樣,眾人似乎已經想明白了整個過程,這個過程恰好就是上官嵐和沐如風想讓大家這麼認為的過程。

「我。。。我就說我是無辜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只是也是恰好走到這裡,可是我。。。我還怎麼見人啊,我不活了。。。。」

葉蓉又哭了起來,這一次是真的哭了,因為她終於洗白了,不會再有人懷疑她了。

葉玲這邊卻是有些狐疑,劉立坤更是皺起了眉毛。

他就不信這件事跟葉蓉無關,不然葉蓉為何要把他給引過來,分明就是沐如風替她背黑鍋。

「原來是這樣啊,可是,如風大哥他怎麼會。。。。。。。」

諸葛臨有些不敢相信,他對沐如風的印象還是很好的,也從來沒有讓他當成普通人看待,雖然沒有跟上官嵐等人親近吧,但是也當成同輩大哥一樣的。

而且沐如風忠厚老實,對沐家那麼兢兢業業,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啊。 第四天清晨,蕭讓走出了客棧,十萬浮屠步和九天星辰掌的第一境界已經被他修成,在他的氣海正中央,懸浮著三片金燦燦的金紙。

幾乎是一走到大街,他便聽到了眾人的紛紛議論。

「方家二少,方銘,原來是你。」

眾人的話語中,蕭讓知曉了方銘的身份,他不由暗自搖頭,本來是萬瑰城第二梯度的天才人物,卻因為見不得別人更天才而慘死。


「哼,那惡賊當真罪大惡極的緊,為了方二少身上的乾坤袋,竟然裝作重傷,在方二少給他療傷之時突下殺手。」

「還虧方二少可憐於他、憐憫於他,在他最凄慘的時候接濟他、和他結交,豈知那惡賊竟然是個人面獸心的豺狼!」

「不得不說,這惡賊的城府當真可怕,為了方二少的一個乾坤袋,竟然硬是給自己弄了一身必死的傷,藉此博得方二少的同情。」

聽到這些傳言,蕭讓心底暗自發笑,方家人可真夠不要臉的,居然散布這種消息,不就是死了一個小輩嗎,混修界的,誰家沒死過幾個人,至於如此么。

「可憐方二少,天縱英才,卻落得個英年早逝,那惡賊當真不得好死!」

「對,莫要讓我碰到那惡賊,否則我一定將他千刀萬剮,給方二少報仇。」

群情憤慨,眾人皆被蒙蔽,畢竟方銘乃四大家族出身,又是僅次於四大天才的高手,說他被卑鄙偷襲致死,人人都信。

「女兒,我的女兒啊!你死得好慘!兀那惡賊,竟然害死我女兒,老朽雖一介布衣,手無寸鐵,也定要竭盡全力,斬你狗頭,為我女兒償命!」

一個哭天搶地的聲音在大街上響起,蓋過其他所有人的議論之聲。

眾人看去,只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頭上扎著白布,全身白衣,哭的老淚縱橫的,雙手抱著一個牌匾,上面寫著「血債血償」四個大字。

「啥?害死他女兒,他說得應該不是我吧?」

這一幕讓蕭讓大驚失色,努力的回憶自己到底有沒有喝醉酒或者夢遊之時禍害了某位姑娘。

「是李為先老先生,他這披麻戴孝的,怎麼了?」

有人認出了老者的身份,驚呼出口,這老者雖然是一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但在萬瑰城頗有些薄名。

「我知道,李為先老先生生有一女,名喚李秀蓮,生得是美若天仙,花一樣的美人,被譽為萬瑰第一美,求親者都踏破了李家門檻,但是李秀蓮眼光頗高,如此多的青年才俊卻愣是看不上一個。」

「直到有一天,李秀蓮在人群中遠遠的看到了方二少,那會方二少剛剛斬殺胡狼十八匪,騎著白馬進城。」

「就那一眼,李秀蓮便丟了魂,從此茶不思飯不想,發誓此生非三少不嫁,李老先生為了女兒幸福放下顏面,親赴方府,為女兒提親。」

「然,李老先生雖德高望重,但乃一書生,在武修眼中,實為腐儒,方家以武為尊,自是看不上一腐儒之女。」

「其後,李老先生每年的節慶之日都會備禮登方府,足足堅持五年,方府終被其誠心感動,答應讓李秀蓮嫁入方家做妾。」

「迎娶日子已經定下,便是今日,但方二少卻於四天前死於非命,再也無法迎娶嬌妻。得知這一噩耗的李秀蓮嚎嚎大哭,當場吐血三升,以頭搶地而死,自殺殉情!」

有知情人士紅著雙眼,用悲痛無比的聲音將李老先生的事迹大聲說了出來。

「好一對神仙眷侶,男方絕頂天才人中之龍,女方花容月貌三從四德,這、這便是傳說中的天作之合啊!」

「那李秀蓮雖不通武技,又是一婦人,但我卻不得不對她豎起大拇指,道一聲好漢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