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三:……

我那哪是懶?我是忙,我很忙的。

「先站起來休息三分鐘,然後繼續。」

一聽還要繼續,薄三頓時擠出一張苦瓜臉,「大哥,你要是再繼續,我這小身板非廢在你這裡不可,到時候,呵呵……」

「到時候怎麼樣?」

男人邪氣地勾起唇,一雙幽黯的眸,意味深長地瞧著叫苦不迭的老三。

薄三虎軀一顫,撥浪鼓似的搖搖頭,絲毫不敢再提其他的。

見老三完全老實了,薄寒池坐回了椅子上,手上的拳擊手套被他脫下來,「老三,有時間好好練練,不然下一次你還只有挨打的份。」

薄三:……

這日子沒法過了,我要投靠老二去!大不了學老二的,靠臉吃飯!

對於老三的抵抗情緒,薄寒池自動忽略,絲毫不打算安撫他。

他愜意地往椅背上一靠,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著桌面,「老三,我打算把陸氏名下的那家百鳴娛樂公司收購,到時候交給你打理。」

百鳴娛樂公司?這不是小姑奶奶簽約的那家公司嗎?

難道大哥都知道了?還是他誤打誤撞就這麼湊巧地給遇上了?

薄三心裡發虛,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大哥,我,我沒聽錯吧!你要讓我管理公司?你知道我不是這塊料。」

「我記得你在波士頓念管理的時候,每年都拿全額獎學金。」

「那不是沒辦法嗎?我那時候要是不努力讀書,你還不得讓我喝西北風啊!大哥,這活兒我真幹不了,萬一賠了豈不是……」

薄三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的擔憂在他大哥這裡,完全就不值一提。

「一家小公司而已,賠了也沒關係,就當是給你練手了。」

薄寒池漫不經心地開口。

擋不住的緣份 大手筆啊!薄三頓時覺得他跟他大哥比,不不!完全就沒有可比性。

他斂了斂眸色,似是瞬間下定了決心,薄三難得地認真起來,「大哥,你既然這麼信任我,那我也不好意思讓你失望。」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它做起來,讓它成為國內數一數二的娛樂公司。」

……

「這幾天的拍攝進程,比我想象中的要順利很多,尤其是阿黎的戲份。」

看著鏡頭下宋黎的精彩表現,寧弈不免朝身邊的讓你感慨了一句。

他越發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這丫頭,簡直就是天生的演員!

尤其是她的台詞功底,幾乎能趕上那些老戲骨了。

副導演鍾景州是寧弈好多年的朋友,倆人合作過好幾部電影,對於寧弈的想法,他也是身有體會。

「宋小姐真的很不錯,假以時日,一定會站在最高處。寧導,這可都是你的功勞,要不是你果斷,還真碰不上這麼好的女一號。」

「運氣!運氣!」

寧弈呵呵笑了笑,對宋黎自然是一百個滿意。

一個鏡頭拍完,宋黎累得癱坐在躺椅上,一句話也不想說。

作為助理兼保鏢的大鬍子,立刻就端著一杯水送過去,笑呵呵地說道:「丫頭,累到了吧!」

宋黎聳聳肩,從大鬍子手裡接過水杯,仰頭,一口氣喝完了,然後半眯起眸子微笑,「想賺錢哪有不累的,而且,我總要對得起寧導給我報酬啊!」

「宋黎小姐。」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 宋黎頓時愣了一下,扭頭望過去,眼裡閃著錯愕,「易管家,你怎麼來了?」

「是這樣的,宋黎小姐,少爺怕你餓瘦了,讓我給你送下午茶過來。」

說著,易胥就讓人把糕點送了過來,足足兩大推車,「對了,宋黎小姐,少爺還吩咐,你們劇組裡的每個人都有份。」

宋黎:……

薄大哥想得還真周到!

宋黎彎起唇角,露出兩個小梨渦,又想起昨晚上他說,那你知道我喜歡你嗎?今天他安排的下午茶,是想告訴我,他沒騙我?

想到這裡,她眉眼裡的笑意更盛了,幾乎要從裡面溢出來。

「寧導,可以讓大伙兒吃個下午茶嗎?今天我請客。」

心情不錯的宋黎,立刻就跟寧弈打招呼。

寧弈聽到宋黎叫他,扭頭望過去,他一眼就瞧見站在宋黎身邊的年輕男人,成熟穩重,不卑不亢。

但他能肯定,這個男人不是早上跟宋黎一起在酒店外晨跑的人。

「阿黎,你什麼時候讓人訂下午茶了?」

而且還是許記的下午茶,帝都出了名的茶點,有錢都未必能吃到。

據說祖上曾經是御廚,做出來的糕點連皇帝都稱讚過,這一代一代傳下來,手藝也越發精進,就連國家總統和外賓都都稱讚。

宋黎眯起眸子微笑,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不是我訂的。」

「再說,我比較窮。」

許記的下午茶人均好四五百,劇組所有人加起來,怎麼也有幾十,以她目前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根本就請不起這一頓。

聽她這麼一說,寧弈頓時明白了,估摸著就是早上那位訂的了。

想了想,他還是直言道:「阿黎,這個社會險惡著呢!你現在還小,千萬不要被騙了。」

易胥頓時覺得心塞,我家少爺看起來像壞人嗎?明明沒人比他更正直。

宋黎煞有其事地點點頭,這個社會是挺險惡的,前兩天她還差點被人坑了!

想到這裡,阿黎咧嘴一笑,露出兩個深深的小梨渦,一本正經地是:「寧導,您放心好了,他不敢騙我。」

易胥嘴角抽了抽,更心塞了!

眼前少女語氣篤定,眼神堅毅,寧弈覺得她有些盲目自信,可,這終究是她的私事,他要是干涉多了,平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你這丫頭,還真是自信。」

寧弈笑呵呵地說道。

阿黎莞爾,一雙透徹的眸亮亮的,如星辰般璀璨。她說:「薄大哥跟別人不一樣。」

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自從劇組裡的人吃了這頓許記下午茶,他們看宋黎的眼神都變了。

長得漂亮,性格好,演技好,能吃苦……最重要的是,還有個神秘的大金主給她撐腰,像她這樣的要是不火,那就真沒天理了。

不遠處,一直沉默的少年,眼底閃過不屑的譏誚。

……

夜間戲需要拍一場重逢,劇中寧桑和顏止的重逢,此時寧桑已經成為王的寵妃,而顏止因為刺殺王失敗,誤打誤撞闖入寧桑的寢宮……

「你,你是寧桑?」

見到眼前日夜思念的人兒,顏止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的寧桑,不是在家鄉等他回去嗎?為什麼……為什麼她會出現在王宮?

此時,寧桑早已經淚眼模糊。

他的顏止。

她日夜思念他,可他們卻在王宮重逢了。

「寧桑,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為什麼?你……」

看到寧桑身上的錦衣華服,顏止只覺得眼前一黑,幾乎要暈過去。

寧桑連忙伸手扶他,「顏止哥哥……」

「不要叫我!」

顏止冷漠地甩開寧桑,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

寧桑淚流滿面,她用力地擦了擦眼淚,冷靜地問道:「顏止哥哥,你,去刺殺王了,對嗎?」

「自然!」

「顏止哥哥,你殺不了他的,你不會成功的,如果你非要他死,不如……」

寧桑的眼神很堅定,「不如讓我來!」

顏止冷笑。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噪雜的腳步聲,「刺客往這邊跑了!快追!」

……

「好!很好!」

對沈默寧和宋黎的演技,寧弈讚不絕口,這倆人完全把劇中人物演活了,他們就是顏止和寧桑,再沒有比他們更適合的了。

《少年刺客》作為賀歲片檔,一定會贏得一個前所未有的好口碑。

不只劇本好,演員的演技更是難得。

聽到寧導喊「OK」的那一刻,宋黎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了,連忙擦了擦眼淚,討好地笑著問道:「寧導,這次能過了嗎?」

要是再重拍,她會崩潰的!

那眼淚,可是貨真價實的,絕對不是什麼辣椒水刺激出來的。

演了一晚上哭戲,估摸著明天眼睛會浮腫。

「能過!能過!」寧弈已經很滿意了,「阿黎,默寧,辛苦你們倆個了。」

阿黎抿唇一笑,大咧咧地說道:「身體不累,倒是眼睛累了,要是再過不了,我估計我眼睛里都找不到眼淚了全,流幹了。」

聽到她的話,大伙兒都忍不住笑了。

沈默寧輕輕嗯了一聲,話不多,跟他平日里一樣,性子有些高冷。

「照這個速度下去,我們的拍攝時間就大大縮短了,後期製作的時間又能多出一點。」

寧導今晚的心情顯然很好,又主動張羅著大家一起去吃夜宵了。

劇組的人紛紛響應,唯獨宋黎推辭了。

她無奈地撇撇嘴,一副嘴饞又吃不上的可憐樣兒,「寧導,你看我這眼睛,你看這裡……」纖白的手指指著自己的眼皮子。

「要是現在跟你們去吃夜宵,明天早上起床,我估計就得腫成大燈籠。」

「行!行!你趕緊回去休息。對了,你讓大鬍子找酒店客服要兩個雞蛋,趁熱敷一下眼睛,消腫的。」

「嗯,謝謝寧導,那我走了。」

……

回了酒店,大鬍子立刻找來兩個熟透的雞蛋,又剝了殼,遞給宋黎之後,他就離開了她房間。

看著擺在桌上的兩個白嫩嫩的雞蛋,宋黎突然覺得肚子很餓,她伸手抓起來,剛想要張嘴咬一口,突然想起這幾點是用來敷眼睛的。

早知道,就應該讓沈美人給她打包夜宵。

「嘀——」

一聲很清晰的刷門卡的響聲。 宋黎心頭一跳,連忙放下手裡的雞蛋,這酒店裡該不會有小偷吧!

她立刻小心翼翼地朝門口走去。

以阿黎的伸手,就算是來一打小偷,也不可能是她的對手。

她就站在門後面,然後看都那扇緊閉的門被推開,宋黎心下一驚,這年頭的小偷都這麼猖狂了嗎?她大叫一聲連忙衝出去。

外公說過,對待壞人,必須先下手為強!

然後,她看到被易管家扶著的薄大哥。

「呃?怎麼是你們?易管家,薄大哥這是怎麼了?該不會……」宋黎尷尬地嗤笑一聲,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

「易管家,你家少爺,這是又上哪喝酒了?你之前不是說……」

易胥猛然一震,只覺得眼前少女的笑容陰森森的,他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可,這是自家少爺的命令,他不敢不從啊!

「宋黎小姐,少爺非要來你這裡,我怎麼都攔不住,只好……呵呵……你也知道少爺的脾氣,他決定的事情誰都改不了。」

看著眼前這個不省人事的男人,宋黎又想起前兩次他喝多的樣子。

她忍不住扶額,沒好氣地問了一句:「薄大哥今晚上跟誰喝的酒?」

「呃,他身上好像還有香水的味道。」

宋黎的鼻子一向很靈,即使酒氣蓋住了淡淡的香水味,還是被她捕捉到了。

易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